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吞象兔和魔猿煉化了半聖之光,已經雙雙突破到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對於這一點,張若塵倒是一點也不驚奇。

    畢竟,它們兩個一直都待在圖卷世界,本就有着十倍的時間用來修煉。而且,圖卷世界中的靈藥,多不勝數,隨便吞服,即便是一頭豬,也應該有了極大的成就。

    小黑將銘紋刻錄完畢之後,便用一股聖氣,將半聖屍骸包裹起來,打入進赤銅大鼎,開始煉造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:“你這是要煉製出一個半聖戰屍軍團?”

    小黑向張若塵瞥了一眼,道:“本皇現在一共有一百四十四具半聖屍骸,若是,全部都煉製成戰屍,可以組成四個戰屍軍團,每一個軍團三十六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使用玄武聖血來煉製戰屍,應該比一般的戰屍,更加強大一些?”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本皇最開始煉製的三十四具戰屍,全部都只是普通戰屍,戰鬥力大概只是相當於一階半聖初期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後來,本皇就用玄武聖血,煉製了一次。結果煉製出來的戰屍,戰鬥力堪比一階半聖中期的修士,一些厲害的戰屍,更是能夠與一階半聖巔峯的修士抗衡。至於防禦力,更加可怕,能夠與二階半聖比擬。”

    同樣是半聖屍骸,肯定也是有很大的不一樣。

    比如,一階半聖的屍骸和九階半聖的屍骸,本身就是兩種級別的體質。煉製成戰屍之後,爆發出來的戰力,自然也有一定程度的差距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略微的一驚,道:“竟然有這麼大的差距?”

    “本皇也是相當吃驚,所以,纔打算奢侈一點,使用玄武聖血來煉製戰屍。”小黑笑道:“就怕你會心疼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每一滴玄武聖血,也是價值連城。煉製一具戰屍,卻需要耗費大量的玄武聖血。很有可能,將一百四十四具半聖屍骸,煉成戰屍,就會將聖血消耗一大半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覺得心疼,要知道,那可是一百四十四具半聖戰屍,乃是一股龐大的戰力,足以用來橫掃一個聖者門閥。

    當然,前提是那個聖者門閥的聖者沒有出手,要不然,再多的戰屍,也擋不住一位聖者。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若是時間充足,本皇還打算使用青火玄武的殼,給他們全部煉製一具鎧甲。最好,再給他們各自配一件聖器。如此一來,才能做到,所向披靡,橫掃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四十四件聖器?你當聖器都是大白菜?即便是中古世家的寶庫,也不太可能有如此多的聖器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的笑容一收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除非什麼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沒什麼。”

    就在剛纔,張若塵想到了聖明中央帝國的國庫。在國庫中,儲存有大量的神兵利器,即便是聖器,也是多不勝數,乃是張家從古至今,積累起來的財富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國庫中的財富,估計都已經落入池瑤的手中。現在提它,又有何用?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需要多久,才能將所有戰屍煉製出來?”

    “至少也要三個月。”

    小黑伸出三根爪子,一本正經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皺了起來,道:“圖卷世界中的三個月,外界就是九天。九天時間,足以發生很多事。這樣吧!你在圖卷世界中煉製戰屍,我先去鬼神谷探查一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坐在不遠處的一塊石頭上面,捧着一本《死禪佛法》,專心致志的閱讀,也在研究掌控戰屍的方法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木靈希將書卷一合,站起身來,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鬼神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端木師姐,你還是先研究《死禪佛法》,雖然它是一種邪惡的修煉功法,卻也有很多可取之處,對你的修行必定有很大的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覺得我的修爲太低,會給你拖後腿?呵呵,要不要戰一場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雙手一合,隨即,一道道聖氣,從她的雙掌之間涌了出來,飛向三十六具半聖戰屍。

    三十六具半聖戰屍的身上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,呈現出三十六個巨大的玄武虛影,盤踞在她的身後。

    每一具半聖戰屍,皆是如同一座戰陣。

    三十六具半聖戰屍組合起來,卻是一座更大的戰陣,木靈希就是戰陣的陣眼,將三十六具半聖戰屍的力量,完全融入自身。

    霎時間,木靈希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,足以與三階半聖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肅殺戰氣,席捲方圓數百里,使得天地變色,就連天地靈氣也在猛烈的震盪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木靈希掌控三十六具戰屍,還是相當吃力,額頭上,不斷冒出細小的汗珠。可是,她爲了證明自身的實力,卻依舊在努力堅持。

    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,初步將死禪佛法掌控,可以看出,木靈希的悟性絕對是相當逆天,即便是與九大界子比起來,也是不遑多讓。

    只不過,僅僅只是堅持三個呼吸的時間,木靈希就再也撐不住,失去了對三十六具半聖戰屍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惡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很不甘心的模樣,使勁的跺了跺腳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端木師姐,我此次出去,僅僅只是先去探查鬼神谷,並不會貿然闖入進去。等我探查清楚,你應該也將《死禪佛法》完全掌控,到時候,我一定帶你一起進入鬼神谷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眨巴了一下眼眸,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決不食言。”張若塵的目光,十分嚴肅。

    任何人看到他的目光,也絕對不會懷疑他的話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木靈希伸出一根纖長的手指,點了點張若塵的胸口,噘着嘴脣,威脅道:“你若是敢騙我,離開陰間,我就去告訴塵姐,讓她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淡淡的一笑,倒也沒有將她的威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進入青火玄武的軀體的內部,攝取其中的死亡邪氣,煉製出六枚黑色的邪珠。

    死亡邪氣的力量,可謂是相當恐怖,當時,就連聖書才女也都中招,差一點死於一位半聖的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煉製出六枚死亡邪氣珠,也是爲了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它對陰間的亡靈,可能用處不大。可是,遇到不可戰勝的人類修士,或者蠻獸,卻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,說不定能夠保住一條性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六枚死亡邪氣珠,小心翼翼的保存起來,向小黑問了一句,“我讓你看住血月鬼王,你可知道,她現在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略微的一愣,最後,擡起頭來,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,道:“忘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額頭上,頓時冒出一根根黑線,很想將這一隻肥貓揍一頓,剛剛覺得它辦事認真的時候,立即就會做出一些不靠譜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急,反正是在圖卷世界,就算她的修爲再高,也翻不起什麼大浪。”小黑顯得信心十足,用爪子拍了拍肚子,不緩不急的道:“讓本皇來探查一下,她現在在什麼方位?”

    小黑閉上的雙目,冥想了片刻,道:“她此刻所在的方位,應該是……接天神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,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接天神木的方位趕過去。

    他並不是擔心,血月鬼王會斬斷接天神木。畢竟,接天神木雖然只是新苗,卻也不是她的修爲,就能斬得斷。

    張若塵真正擔心的是璇璣劍聖的遺體。

    畢竟,遺體中,還有璇璣劍聖的一些殘破的聖魂,誰知道血月鬼王會不會將殘魂抽取出來,用來提升她的修爲?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來到璇璣劍聖的遺體旁邊,沒有看到血月鬼王,才略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小黑做事,也太不靠譜,必須先將師尊的遺體細心的保存起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打算將師尊的遺體,收進空間戒指,可是,他纔剛剛蹲下身,卻吃驚的發現,璇璣劍聖胸口的劍傷,竟然癒合。

    一具死屍的傷口,怎麼可能自動痊癒?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頭皮發麻,心跳的速度,至少加快了一倍,立即伸出一隻手,按在璇璣劍聖的手腕上面。

    依舊十分冰涼,沒有任何生機。

    “一具死屍的傷口,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癒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上,將神印之眼激發出來,終於觀察到一些肉眼無法看見的奇異景象。

    周圍的空間,竟然有兩股生命之氣,從兩個不同的方向,流淌過來,源源不斷涌入璇璣劍聖的眉心。

    兩股生命之氣,分別來自於接天神木和日月水晶棺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已經誕生出智慧,再誕生出生命之氣,本就是十分正常的事,倒也沒有什麼好吃驚。等到接天神木誕生出來的生命之氣,濃郁到一定程度,就會變成液態,最終,化爲新的生命之泉。

    真正讓張若塵吃驚的是日月水晶棺,它怎麼也會釋放出生命之氣?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日月水晶棺走了過去,手掌在棺壁上面輕輕的撫摸,隨後,施展出神印之眼,向棺材中望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神印之眼比天眼還要神奇,穿透在棺壁,盯在棺中的女屍身上,頓時,張若塵又看到無比驚人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血月鬼王。”張若塵驚呼了一聲。

    棺中的女屍,竟然就是血月鬼王。

    不對,確切的說,應該是一具與血月鬼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屍。

    只不過,血月鬼王與她,一個是死氣森森,一個卻又充滿生命之氣,真是古怪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(求推薦票,求月票,小魚謝謝各位書友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