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嘗試破開日月水晶棺,這一次,甚至將寒雪的虛空劍也借了過來,卻還是無法將它撼動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也只得放棄,沒有繼續折騰。

    “古籍上有記載,日月水晶棺乃是拜月魔教的一件聖器,傳承極其久遠,有着諸多妙用。此女死後,竟然可以用日月水晶棺來盛放屍身,她活着的時候,至少也是宮主、聖女級別的人物,甚至,有可能是一位古教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關於日月水晶棺的具體信息,張若塵與小黑了解得也並不多,想要查出她的身份,只有等到回崑崙界,翻閱關於拜月魔教的卷宗。

    像她這樣的人物,絕對不可能是無名之輩,要將她的身份查出來,應該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木靈希和神魔鼠雖然是魔教中人,可是卻很多翻閱這些卷宗,甚至,還是頭一次聽說日月水晶棺的名字,也就更加不清楚棺中女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寒雪偏着腦袋,好奇的道:“師尊怎麼確定,她已經死去?難道就沒有可能還活着,只是陷入了沉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從中古時期,到現在,少說也是過去十萬年。即便是大聖,也都已經化爲枯骨。除非是神,纔有那麼一點點的可能,一直活到現在。”

    “萬一真是一位神呢?”寒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寒雪的腦袋,講解道:“中古時期之後,再也沒有人能夠成神,所有神靈,早就已經消失在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寒雪又道:“剛纔師尊不是說過,這一具日月水晶棺,乃是中古時期之前的聖器?既然如此,爲何棺中就不可能躺着一位神?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張若塵有些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的東西,寒雪卻敢去想象,難道自己真的已經變成一個老古板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我推測得沒錯,她應該是已經死去,要不然,血月鬼王也不會從血湖中誕生出來。”

    寒雪恍然大悟的道:“師尊的意思是說,血月鬼王就是她的鬼魂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這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寒雪的眼神,變得有些黯淡,道:“如此說來,她的確應該是已經死去。師尊,你說,師公會不會重新活過來?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璇璣劍聖的遺體看了過去,眼神十分凝重,搖了搖頭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何嘗不希望璇璣劍聖能夠重新活過來,只不過,即便他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,卻依舊是死氣沉沉,沒有任何生機。

    魂魄都已經散去,哪還有活命的可能?

    除非真的如小黑所說,能夠找到一位精神力大聖,使用強大的精神力,幫忙將魂魄召喚回來。

    只不過,精神力大聖實在太罕見,傳說中,最近萬年,也就只有九帝之一的文帝,達到那個境界。

    文帝乃是儒道的領袖,當年,曾經輔助青帝和池瑤,統一崑崙界。正是這一份功績,第一中央帝國成立之後,池瑤便大力扶持儒道,使得儒道的勢力,達到能夠與佛道、太極道抗衡的程度。

    只可惜,第一中央帝國成立之後,文帝就功成身退,消失在崑崙界,再也沒有現過身,誰都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還活着。

    就算文帝還活着,即便張若塵能夠找到他,又能如何?

    難道文帝就能出手救璇璣劍聖?

    顯然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是精神力大聖,想要召喚回逝者的靈魂,也是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。他憑什麼要幫助張若塵?

    張若塵在他的眼中,與一隻螻蟻,又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也只能將璇璣劍聖的遺體,暫時放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繼續接受兩股生命之氣的蘊養。萬一會有奇蹟發生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月鬼王來到圖卷世界,就感受到,天地之間充滿生命的氣息,任何一地,皆是生機勃勃,綠意盎然,與死氣沉沉的陰間,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卻並不喜歡這樣的世界,因爲她是亡靈,需要源源不斷的死亡之氣、魂魄、陰煞,才能生存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算張若塵不殺她,要不了多久,她也會因爲鬼氣流失殆盡而亡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,她卻發現了一股無比強大的死亡之氣。那股死亡之氣,乃是從生命之氣最濃郁的地方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血月鬼王一直找來接天神木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站在山頂,向下望去,眼前是一幅讓她感覺到無比震撼的畫面。只見,一個巨大的朽木樹樁,坐落在地面上,大概有三十丈高。

    樹樁,猶如是一個巨大而平整的圓臺,根本看不到邊際。圓臺上,分部着密密麻麻的年輪,不知有多少萬道。每一道年輪,都像是一卷史書,記載着從古至今整個天地的風雨變換。

    很難想象,那株樹若是還活着,得有多麼巨大?

    這個樹樁,正是接天神木的樹根。

    根據血月鬼王的目測,樹根的直徑,達到兩百多裡,也就是十多萬米。若是這株樹還活着,一個普通人,需要花費一個月,才能圍繞它的樹幹行走一圈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來到此地,只能感受到新苗散發出來的濃郁生命之氣。可是,血月鬼王卻在樹根中,發現了無比滂湃的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那是接天神木死去之後,殘留下來的力量,藏在樹根的內部,與生命之氣交匯在一起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龐大的死亡之氣,而且,品質也是高得嚇人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將樹根中的死亡之氣全部吸收,我的修爲,也不知會攀升到何等程度?即便是神初鬼王,也未必是我的對手,足以成爲陰間外圍最強大的幾位存在之一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雙眸,浮現出兩團火焰,雙臂展開,化爲一隻輕盈的大鳥,向接天神木的樹根飛過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血月鬼王還沒有落到樹根的表面,卻有一道人影子晃了一下,先一步出現在樹根的邊緣,凝聚成一個英姿颯爽的年輕男子,揹着雙手,正是一臉笑意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臉色的喜色,頓時消散無蹤,飛落了下去,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道:“本王已經想通,倒是可以臣服與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詫異了一下,道:“怎麼突然就想通了呢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反問了一句,道:“除了這一條路,我還有別的選擇嗎?就算你不殺我,將我囚禁在這個世界,我也很快就會徹底死亡。目前,我還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十分明智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你的修爲實在太弱,若是我臣服於你,必定會被別的鬼王笑話,所以,你必須要答應我兩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早就已經想好了說辭,所以,顯得相當平靜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會提出條件,也在張若塵的預料之中。只要她的條件,不是太過分,張若塵都會答應。

    畢竟,一位鬼王,能夠選擇臣服,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。將她壓迫得太狠,反而會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無論是御人,還是御鬼,既要嚴厲,也要仁慈。若是太過嚴厲,必然會逼得屬下反叛。若是太過仁慈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管血月鬼王是真的臣服,還是假的臣服,只要張若塵能夠先成爲她的主子,今後自然可以用很多方法來調.教她,讓她真正的收服。

    終有一天,張若塵會讓她明白,今日的決定是多麼的明智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即便我現在臣服於你,在你的修爲沒有超過我之前,我們必須是平等的地位。我可以執行你下的命令,但是,對於不合理的命令,我也可以選擇不執行。若是,你不能答應這個條件,第二個條件,我也不用再提。”血月鬼王仰着下巴,顯得頗爲傲然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想要平等地位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一股強大的陽剛之氣爆發出來,猶如化爲一輪熊熊燃燒的驕陽,將血月鬼王壓迫得不停後退,道:“什麼是合理的命令?什麼是不合理的命令?若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界限,那麼,你所謂的臣服,又有什麼意義?若是你跟我耍手段,我留着你,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陽剛之氣,將血月鬼王身上的鬼氣不斷蒸發,使得她的臉色,變得無比蒼白。她卻依舊不肯認輸,道:“若是你的命令,有着巨大的危險,我當然不會執行。”

    只不過,她說出的話,已經不如先前那麼強硬。

    張若塵攜帶者強大的陽剛之氣,向血月鬼王走了過去,將她逼得繼續後退。

    此刻的血月鬼王,哪像是一位強大的王者,簡直就如同是一個被彪形大漢逼到角落裡的柔弱女孩。誰都不知道,下一刻會發生什麼?

    血月鬼王本就已經十分虛弱,遭受陽剛之氣的近距離震懾,根本無法抵擋,隨時都會灰飛煙滅一般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覺得已經差不多,纔將身上的陽剛之氣收斂起來,道:“放心,若是連你都覺得危險的事,我也絕對不會去做。第一個條件,我先答應下來。說吧!你的第二個條件是什麼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向腳下看了一眼,道:“我要吸收這樹根中的所有死亡之氣,以此來提升修爲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接天神木被稱爲崑崙界最後的一位神,從崑崙界誕生之初,一直活到中古時期的末期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被斬斷,猶如是一位神隕落,自然是殘留下海量的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恍然大悟,心中暗道,難怪血月鬼王突然改變主意,選擇臣服於他,原來是在打這股死亡之氣的主意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