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若是讓她將死亡之氣,完全吸收,也不知會成長到何等恐怖的境界?

    不過,對接天神木的新苗來說,卻是一件極大的好事。沒有死亡之氣的阻礙,新苗就能成長得更快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頗爲欣喜,可是,張若塵卻並沒有表現在臉上,依舊顯得十分平靜,道:“第二個條件,我也可以答應你。那麼現在,你是不是可以下跪向你的主人行禮?”

    “別忘了我的第一個條件,在你的修爲,沒有超過我之前,我們必須是平等的地位。所以,你休想要奴役本王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暗笑了一聲,只要能夠煉化樹根中的死亡之氣,她的修爲,必定會突飛猛進,張若塵的修煉速度又如何追得上她?

    等到她的修爲,強大到一定程度,就能打破這一個世界,到時候,自然可以慢慢的收拾眼前這個人類。

    “果然還是野性難馴,必須花費一些手段調.教一下,要不然,她肯定不是一個聽話的下屬。”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不跪也可以,鬼王嘛,應該有自己的尊嚴,我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搓了搓下巴,從空間戒指裏面,取出一個琉璃杯子,抵了過去,道:“去給我接一杯泉水過來,我還有一些事,需要詢問你。”

    見到血月鬼王站在原地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,張若塵的眼神,也是變得漸漸嚴肅,道:“你若是連這點小事也不會做,我不得不懷疑你,是不是真的臣服於我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五指捏緊,手臂不停顫抖,一把接過琉璃杯,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隨後,她的身體,化爲一團黑色的鬼氣,消散而開,向着遠處的山澗飛過去。

    “能夠指派一位美女鬼王端茶倒水,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。”張若塵盯着那團飛走的鬼氣,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曾經乃是聖明帝國的皇太子,也曾學習過帝皇御人之道,只可惜,卻沒有深入研究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成功收服血月鬼王,張若塵的心境,也肯定會發生很大的變化,將會逐漸脫變成強者之心,上位者之心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血月鬼王端着一杯泉水,再一次來到樹根的上方,擺着一張冰冷的臉,將杯子遞給張若塵,“你的泉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面,向她盯了一眼,將杯子接過去,卻並沒有喝,只是捧在手中,道:“先坐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倒也不客氣,盤坐在地上,頭上的黑髮,從臉蛋的兩側,一直垂落到了雪白的大腿上面,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,瞪着對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沒有喝下泉水,反倒是有些失望,畢竟,在裝泉水之前,她先在水裏洗了一次腳,以此來表達自己的不滿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琉璃杯,放在地上,顯得頗爲平靜,道:“日月水晶棺中的女屍,應該就是你的肉身吧?”

    “或許是吧!”血月鬼王道。

    對於這個答案,張若塵自然是不太滿意,道:“什麼叫做或許是?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道:“她死去的時間,在我誕生之前,我又怎麼能夠肯定,她就一定是我的肉身?再說,我在誕生之初,也與別的亡靈一樣,渾渾噩噩了很多年,一直達到無常的境界,才產生出完整的智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血月鬼王說的都是真話,問道:“難道你就一點也沒有活着的時候的記憶?”

    “在我達到鬼王境界的時候,的確是得到了一些記憶碎片,但是,那些記憶根本就不完整,大多都是一些修煉法決、武技,除此之外,也就沒有別的東西。若是,我的修爲變得更高,或許能夠記起更多的事。”血月鬼王道。

    既然血月鬼王對生前的記憶,十分薄弱,張若塵也就沒有繼續去問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鬼珠取出來,捏在兩指之間,道:“你若是願意跟我一起去鬼神谷,我就將這一枚鬼珠還給你,助你恢復修爲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盯着鬼珠,雙眸一眯,舌頭舔了舔嘴脣,一把將鬼珠奪了過去,道:“既然我選擇臣服於你,當然是義不容辭。”

    沒過多久,血月鬼王就將鬼珠煉化,修爲再次恢復,達到鬼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旋即,一股無比龐大的寒冰之氣,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,形成厚厚的冰晶,發出哧哧的聲音,向遠處蔓延。

    雙瞳中,兩團青色的鬼王,再一次點燃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鉛雲滾滾,使得天地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。遙遠處,日月水晶棺將一縷鬼氣吸收了進去,頓時,棺中女屍的眉心,浮現出一個月牙形狀的印記。月亮的光輝,將她的屍身完全包裹,冒出粒粒白色的光點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、血月鬼王、吞象兔,已經離開了圖卷世界,倒也沒有發現女屍身上的變化。

    走進圖卷世界,血月鬼王的眼神就變得相當凌厲,十指捏成爪形。此刻,以她的實力,已經可以輕鬆的收拾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鬼珠,還給血月鬼王,當然也是在試探她。

    其實,他也緊張到了極點,手中一直捏在舍利子,只要血月鬼王出手,他就會立即解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懸浮在血湖上空的血月,散發出來的光芒,逐漸變得暗淡,最後完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血月鬼王感覺到頗爲驚異,暫時放棄了對付張若塵的念頭,向着漆黑一片的天空看去,道:“真是奇怪,血月一直懸浮在天空,已經不知多少年,怎麼就消失不見?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感應到什麼,立即將精神力注入進乾坤神木圖,發現圖卷世界的天空,出現了一輪明月,懸浮在日月水晶棺和接天神木的上空。

    那一輪明月,卻十分皎潔,並不是血月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有些非同尋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確定,血月鬼王生前,肯定是拜月魔教的某位大人物。

    血月發生的變故,也讓血月鬼王冷靜下來,想到日月水晶棺,想到接天神木樹根中的死亡之氣,最終,她還是沒有向張若塵出手,隱忍了下來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收斂身上的氣息,道:“血湖與鬼神谷相距十分遙遠,還是由我來開路吧!”

    “請!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化爲一團鬼氣,先一步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吞象兔瞪大一雙黑色的眼睛,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,道:“塵爺,我怎麼感覺你剛纔很緊張?那個女鬼,有那麼可怕嗎?我怎麼覺得,看起來真的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這隻傻兔子,竟然不知道,剛纔已經在鬼門關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不過,渡過這一關,張若塵也就不用再擔心血月鬼王會突然出手殺他,將舍利子收了起來,翻身騎到吞象兔的背上,道:“追上她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的身軀,足有十三米高,長滿赤紅色的長毛,全身上下,散發出濃烈的魔氣。看似相當肥胖,奔跑起來的速度,卻是快得驚人,超過了五階半聖的全速。

    這是吞象兔一族的天賦,即便只是一階半聖的修爲,爆發出來的速度,卻能夠讓同境界的人類修士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有血月鬼王開路,一路上,沒有再遇到任何危險,花費三天時間,就趕到鬼神谷的外圍區域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立即就去闖鬼神谷,而是在邊緣的位置,觀察了整整一天,很快就發現不少崑崙界修士的身影。

    其中,絕大多數都是半聖級別的存在,來自各大勢力,顯然都是前來尋找傳說中的起死回生藥。

    當然也不排除有聖者級別的老古董,也已經趕至,只是張若塵的修爲太低,察覺不到他們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偉岸的身影,從黑暗中走出,身穿一具金色的鎧甲,手持一杆畫戟,臉上滿是鬍渣,目光銳利,散發出狂放之氣,向鬼神谷大步行去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兵部的新星,步千凡。

    除了步千凡以外,還有十多位兵部的半聖級統領,身穿戰甲,騎着強大的戰獸,氣勢恢宏的進入鬼神谷。

    “兵部的人,竟然也出現,有點意思。”張若塵笑了笑。

    步千凡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就連死亡墟界都敢闖,得到不死聖體,自然就更加無所畏懼,即便是陰間的亡靈,也可戰個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兵部的另一位天才,池萬歲,已經成爲九大界子之一。步千凡想要追上池萬歲,就必定要冒險,只有在死境之中,纔有可能得到更大的機緣。

    突然,又有幾道人影,出現在張若塵的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這幾人,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一股濃烈的仇恨,從心中涌了出來,咬牙切齒的道:“封寒。”

    封寒穿着一身白淨的衣衫,顯得風度翩翩,走在最前方的位置,出現在鬼神谷的谷口邊緣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跟有十多位老者,每一個的身上,皆是散發出十分強橫的氣勢,很顯然,他們都是不死血族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,走了出來,向封寒拱手,道:“六皇子,鬼神谷必定是相當兇險,你可留在外面,由老夫帶領諸位半聖,去將起死回生藥取出來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