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上一次與封寒交手,張若塵拼盡全力,將所有底牌都使用出來,最終,還是敗得一塌糊塗。

    但是,封寒卻並不敢小覷張若塵。

    先不提最近一段時間,張若塵的修爲有着巨大的進步,僅僅只是詭異莫測的空間、時間力量,也是讓他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封寒依舊保持從容不迫的神色,嘆道:“師弟,師兄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,只可惜,仇恨卻矇蔽了你的心智,使你變得太過愚蠢。難道你沒有看見,我的身邊集結了十四位半聖,豈是你一個人可以抗衡?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知道,只有我一個人前來?”張若塵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封寒的心中,暗暗一驚,莫非大師兄青霄聖者,就在附近?

    他立即使用半聖之眼,向張若塵身後的方向望去,沒有發現青霄聖者的身影,才略微鬆了一口氣,冷哼一聲:“故弄玄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其實,就算我不出手,你也是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封寒更加覺得張若塵是在故弄玄虛,冷冷的一笑:“是嗎?”

    兩人看似只是在交談,卻都是在打擊對方的信心,先讓對方陷入絕望,才能更加輕鬆將對方解決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無論是人類,還是蠻獸,一旦跨過屍河,便永遠也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封寒大笑了一聲,道:“我族的一位聖者,就在屍河對岸,隨時可以接應我們返回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對屍河和陰間,還是不夠了解。你知道爲什麼,歷史上有那麼多強者,跨過屍河,再也沒能返回崑崙界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封寒看到張若塵的眼神,頓時,眼皮跳了跳,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    不僅是封寒,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各方修士,聽到張若塵的話,也都感覺到相當不妙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封寒冷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嘆道:“屍河,並不是河,而是一面空間極壁。生靈只能進來,卻出不去。陰間也不是一座中古遺蹟,而是一個完全獨立的空間,早就已經不是在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們踏入陰間的那一刻,已經意味着,你們所有人都將死在這裡。現在,你們還沒死,只是因爲,體內的聖氣,還沒有耗盡而已。”

    封寒臉上的青筋,全部都冒了起來,道:“危言聳聽。若是屍河真的是一面單向的空間極壁,爲何陰間的亡靈,能夠通過屍河,進入崑崙界?”

    “亡靈沒有實質的身體,自然是能夠穿過空間極壁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雖然,十分不願相信張若塵的話,封寒卻還是信了幾分。因爲,陰間真的太過寬廣,根本不可能還在墜神山嶺,肯定是一個獨立的世界。

    黑暗中,別的那些修士,也遭受巨大的衝擊。

    若是無法返回崑崙界,等到他們身上的聖石和靈晶耗盡,豈不是隻能在陰間等死?

    “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,我們回不了崑崙界,你也一樣回不去,也要死在這裡。”很顯然,封寒的確是受了不小的影響,連氣息也開始不穩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,我和你們不一樣。別忘了,我乃是時空傳人,難道還跨不過一層空間極壁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先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封寒的雙眼通紅,十指逐漸拉伸,長出十根鋒利的銀色爪子,赤紅色的血氣從毛孔中不斷涌出,猶如化爲一片液態的血海。

    地面上,石頭、塵土,緩緩的升騰起來,圍繞他的身體旋轉。

    響亮的氣爆聲,在半空炸響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個十多米長的巨大的手印,凝聚了出來,向張若塵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敢輕視封寒,將他激怒,也只是在爲自己爭取優勢。他的雙瞳,浮現出兩道神印。

    在他的神印之眼的觀察下,手印中的聖道規則,全部都顯現出來。很快,張若塵就尋找到,這道手印的力量,最爲薄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飛龍在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響起龍象之音,也是一掌打了出去,熾熱的火焰,從手掌上面冒出來,穿透了掌印。

    封寒和張若塵的手掌,結結實實的碰撞在一起,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着,兩人又快速分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向後踩出五步,隨即,腳掌一蹬,向後飛了起來,平穩的落地吞象兔的背上。

    封寒卻是後退了三步,就將張若塵的掌力化解,看着隱隱作痛的手掌,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,道:“你的修爲,明明沒有達到半聖境界,怎麼可能強大到如此程度?”

    這一次交手,對封寒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他也是自詡爲頂尖級別的天才,即便是聖體,也不放在眼裡。但是,以他二階半聖巔峰的修爲,竟然只是比魚龍境的張若塵略勝一籌。

    這樣的戰果,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淡淡的道:“我勸你還是節省一些聖氣,耗費一點,就會少一點。”

    封寒再也保持不住從容鎮定,咬緊了牙齒,準備再次向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遠處,一股陰寒的風,吹拂了過來。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陰兵鬼將,從地面,從天空,飛速的趕來,發出鬼哭厲嚎的聲音。

    陰兵的陣營中,衝出一頭披着黑色鎧甲的巨犼,拉着一輛白骨堆砌成的戰車,向鬼神谷的方向奔跑。

    “闖鬼神谷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戰車中,向前一個大吼的聲音,震得天地之間的鬼氣不停翻滾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血月鬼王的聲音,傳人張若塵的耳中,道:“白骨戰車中,乃是神初鬼王座下的懸印鬼王,負責鎮守鬼神谷,還不趕快離開此地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血月鬼王的聲音,是從何處傳來,看不見她的身影,只能聽到她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封寒與不死血族的諸位半聖,已經退走,衝進了鬼神谷。

    “追上他們。”張若塵下了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嘴裡,發出嗷嗷的聲音,邁開雙腿,調動速度規則,化爲一道紅色的流光,向前追上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成羣結隊的陰兵、鬼將,也都衝入進鬼神谷,繼續去追擊張若塵和不死血族的半聖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部分陰兵,留了下來,鎮守在鬼神谷的入口。

    踏入鬼神谷,張若塵立即感受到一股無形的重力,落在身上,就連吞象兔的奔跑速度也放緩了一些。

    追在後面的陰兵,卻依舊保持原來的速度,似乎並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張若塵只得暫時放棄追擊封寒,命令吞象兔,向左側的一片石林中衝了進去。

    石林中,分佈有一根根巨大的石柱,猶如拔地而起的竹筍,底部圓粗,頂部尖銳。

    那些陰兵果然沒有追進石林,而是向右側衝了過去,繼續去追殺不死血族的衆人。沒過多久,便有一道道震耳的戰鬥聲,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飛向天空,出現在石林的上方,正在繼續的飛逃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柄一百多米長的血紅色戰斧,從一片黑色的鬼雲之中,劈了出來,直接將那位半聖斬斷成了兩截,灑落下大片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吞象兔躲在石林中的一片鬼霧裡面,看到那柄強橫的戰斧,也是相當心驚。

    吞象兔變得只有巴掌大小,直接鑽進張若塵的懷中,懾懾發抖的道:“太可怕……怕了,塵爺,要不……我們還是躲進乾坤神木圖?”

    “躲得了一時,躲不了一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喚道:“血月鬼王。”

    一連喚了三聲,也沒有聽見血月鬼王迴應,張若塵不禁啞然一笑,暗道,“血月鬼王曾經說過,鬼神谷無比危險,即便是鬼王也可能會隕落在裡面,估計她根本沒有進來。”

    太過危險的事,她果然不會做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早有心理準備,很可能要獨自一人去尋找神屍,可是沒有血月鬼王這一大助力,顯然讓難度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頭頂上方,血紅色戰斧,又消失在鬼雲裡面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的兩截屍骸,墜落在石林中,距離張若塵不遠。因此,張若塵趕了過去,尋找半聖屍骸,畢竟半聖的身上,一般都有不少好東西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終於找到那位半聖的半具屍骸,看到的景象,卻讓他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半具屍骸,竟然只剩下骨頭,身上的血肉也不知是被什麼生靈,吃得乾乾淨淨。就連骨頭,也被啃得殘缺,露出一個細小的咬痕。

    半聖的骨頭,比玄鐵還要堅硬,一般的蠻獸,根本無法將它咬碎。

    “難道鬼神谷中,竟然生存着某種生靈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底,冒出一股寒氣,心中有所警覺,立即向地底看去。只見,血紅色的泥土下方,衝出一條條類似於蜈蚣一般的血蟲,長着鱗片,將他的雙腳包裹起來,露出鋒利的牙齒。

    更加讓張若塵吃驚的是,那些血蟲,竟是散發出淡淡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這股邪氣,與殺死青火玄武的孽海之柱上面的力量,乃是一模一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