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行,若是不將它解決掉,我們會被血蟲圍死在石林之中。”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停下腳步,雙腿向下一沉,半截小腿全部陷入地底。下一刻,他的體內,散發出無比明亮的金色佛光,佛光的中心,懸浮着一枚珠子。

    “嗷!”’

    一聲低亢的龍吟,從珠子中傳出來。

    隨即,龍珠散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聖龍氣息,飛了出去,擊向那條巨大的血蟲。

    龍珠飛過之處,一根根石柱,紛紛爆碎,化爲了石粉,地面上更是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凹痕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龍珠擊在巨大血蟲的腹部,將它打得慘叫一聲,飛了出去,甩翻在地上。腹部的位置,鱗片被打碎,冒出大片鮮血。

    不過,血蟲立即又翻滾起來,尾巴一抽,將龍珠打得飛了出去,將一長串的石柱,全部撞斷。

    ”好強的防禦力,難怪先前那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也被它吞掉。”張若塵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龍珠的力量,何等強大,若是擊在一位三階半聖的身上,就算不死,也會被打殘。可是,血蟲卻並沒有受多重的傷勢,反而還以極快的速度,發起反擊。

    速度、防禦,皆是頂尖級別,再加上比一般血蟲濃厚百倍的死亡邪氣。這隻巨大血蟲的實力,即便是四階半聖遇到,恐怕也會相當頭疼。

    “塵爺,我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的身軀,不斷膨脹,變得足有十多米高,張開一張大嘴,咬在血蟲的尾巴上面,咬出兩顆深深的牙印。

    但是,血蟲的反擊,卻也將吞象兔打得很慘,一根根鋒利的倒刺,從吞象兔的腹部劃過,差一點將吞象兔的身軀撕裂成兩半。

    關鍵時刻,張若塵再次打出龍珠,擊在血蟲的頭頂,將它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蟲的頭顱破碎,鮮血直流,遭受了不輕的創傷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能夠擊中血蟲的要害,吞象兔的攻擊,也是起到極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與血蟲對峙的時候,木乃伊男子悄悄的潛了回來,收斂身上的氣息,隱藏在一根石柱的後面。

    “這枚龍珠散發出來的氣息,真是厲害,竟然可以擊穿血蟲王的鱗片,肯定是金龍的龍珠。如此看來,他就算不是時空傳人,也應該是得到了時空傳人的所有寶物。”木乃伊男子的眼神,猶如毒蛇,十分的銳利。

    暫時,他沒有出手,繼續觀察,想要尋找更好的時機,以求做到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的血蟲,越來越多,其中一些,更是向躺在地上的吞象兔撲過去,想要吞食吞象兔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看來不使用一些手段,還沒辦法收拾你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,先是將吞象兔收入進圖卷世界,隨後,將體內的聖氣,以最快的速度,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圖捲上,一道道時空銘紋浮現出來,散發出金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棵高達十數丈的金色寶樹,從圖捲上面顯現出來,散發出無比耀眼的光華,將周圍的死亡邪氣,全部都淨化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動金色寶樹,向前一掃,颳起一股強大的風暴,將地面上的血蟲和石柱,全部掃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色寶樹的力量,對死亡邪氣和血蟲,有巨大的剋制力。

    血蟲飛出去後,直接爆碎而開,全部化爲死屍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那條巨大的血蟲,抵擋住金色寶樹的力量,化爲一道血影,撲向張若塵的脖頸,張開鋒利的牙齒,向下一咬。?張若塵再次將金色寶樹揮出去,一粒粒金色的光雨,從葉片上面飛了出去,將方圓數裡之內的鬼氣,全部都清空。

    巨大血蟲遭受金色寶樹的一擊,身體發出哧哧的聲音,血肉橫飛,斷成了兩截,重重的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的力量,對死亡邪氣,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壓制力。”

    出手之前,張若塵也沒有料到,金色寶樹的力量,竟然如此恐怖,僅僅一擊,就將最厲害的一條血蟲擊殺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和血蟲最後一次交鋒的關鍵時刻,木乃伊男子抓住時機,雙手向地面一按,纏在手臂上的兩塊白布,鑽入進地底,向張若塵衝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擊敗血蟲的時候,兩條白布從地底衝出來,纏住張若塵的雙腿,一直向上蔓延,纏繞到膝蓋、腰部。

    那白布,並不是一般的材質,沾有大聖的血液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木乃伊男子身上的白布,曾經用來包裹過一位大聖的屍體,具有十分強大的神聖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發現木乃伊男子藏身在附近,只是,先前被血蟲牽制,所以纔沒有對付他。此人出手倒是相當果斷,掐在極其關鍵的時刻,使得張若塵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“空間挪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突然之間,從白布中消失不見,再次出現的時候,已經在木乃伊男子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金色寶樹又一次揮出,向下一擊。

    木乃伊男子見識過金色寶樹的強大力量,於是,立即將兩條白布重新收回,纏在雙臂,隨後,雙手向上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木乃伊男子身上的白布,冒出淡淡的光華,呈現出一尊三米多高的黑色人影,宛如蓋世戰神一般,與木乃伊男子的氣息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某位大聖的影子?”

    看到那道黑色的人影,張若塵也是感覺到心驚肉跳,那種感覺,猶如對方一個眼神,就能將他殺死一般。

    黑色人影與金色寶樹碰撞在一起,爆發出一股無比強橫的能量波浪,將周圍的石柱,全部卷飛出去,化爲了一片空地。

    木乃伊男子向後倒滑了出去,身上依舊具有無比強橫的氣勢,渾身上下,一點傷勢也沒有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金色寶樹,落回地面,將大地踩出一道道裂紋。

    又一次,勢均力敵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半空中,飛來一張巴掌大小的黑色符籙,印在木乃伊男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符籙冒出絢爛的光華,爆裂而開,將木乃伊男子打得飛了出去,墜落到十數丈外的地面。

    木乃伊男子重新站起身來,彈了彈身上的塵土,向不遠處的石林中看了一眼,眼中露出露出忌憚的神色,彷彿自言自語的到:“多管閒事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,木乃伊男子化爲一股陰風,爆發出驚人的速度,眨眼之間,消失在了張若塵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即便全力激發流星隱身衣,張若塵的速度,也不可能達到那麼快的程度。

    當然,木乃伊男子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發揮出這樣的速度,要不然,在戰鬥的時候爆發出來,沒有幾個人能夠防得住他的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剛纔符籙飛過來的方向望去,只見一個穿着黃色長袍的高瘦人影,從石林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對方的雙眼,也正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的一笑,“史仁。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當初剛剛進入陰間的時候,與張若塵一起並肩戰鬥過的符法大師,史仁。

    史仁依舊是一臉嚴肅,道:“張若塵,你來得有些太慢,我可是已經到了五天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發生了一些事,耽擱了行程。你可知道,剛纔那人是誰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收回,頓時,金色的寶樹也化爲一道道銘紋,鑽進乾坤神木圖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那人乃是趕屍古族的一位英傑,名叫陰玄紀,因爲,闖入過一座大聖的墓,並且成功逃了出來,成爲趕屍古族炙手可熱的傳承者。據說,他在那座大聖墓中,得到了了不起的機緣。反正,此人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,絕不是泛泛之輩。”

    趕屍古族也是崑崙界十分神秘的古族之一,在其最輝煌的時候,誕生過大帝,能夠與不死血族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剛纔,陰玄紀與張若塵交手,沒有將戰屍放出來,,僅僅只是使用自身的力量,由此可見,他根本沒有使用出全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感覺到詫異,好奇的問道:“史兄爲何對趕屍古族如此瞭解?”

    “因爲,我也是來自於一個古族,或許與你應該是……”

    史仁本來是想說什麼,最終,卻還是收回了要說的話,立即道:“剛纔,我們兩人一起現身,所以纔給陰玄紀造成了不小的壓力,立即退走。但是,陰玄紀煉製的幾具戰屍,皆是相當恐怖,甚至比他自身的力量,還要強大很多。若是,等他將戰屍喚過來,必定會是巨大的威脅,我們還是先離開此地爲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趕屍古族也有一些瞭解,道:“據說,趕屍古族與養鬼古族同氣連枝,既然趕屍古族的傳承者出現在鬼神谷。很有可能,養鬼古族的傳承者也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養鬼古族的公主,乃是陰玄紀的未婚妻,的確已經進入鬼神谷,我曾見過她一面,差一點死在她的手中。”史仁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史仁離開之後,沒過多久,石林中,響起鈴鐺聲。

    陰玄紀再次出現在剛纔的戰鬥區域,手持一隻金色的鈴鐺,輕輕的搖晃。他的身後,站着三具半聖戰屍。

    三具半聖戰屍皆是散發出無比強橫的氣息,分別是一具金屍、一具龍屍、一具三頭六臂戰神屍。

    “逃得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冷哼了一聲,一雙青色的眼睛,冒出兩團火焰。

    石林中,響起一個縹緲的女聲,猶如是從虛無中傳出:“你確定對方是時空傳人?”

    “應該沒有錯,我親眼見到他施展出空間挪移。”陰玄紀沉聲的道:“搶走了我的神頑果,我遲早要讓他,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隨後,陰玄紀飛落到龍屍的背上,帶着另外兩具戰屍,離開了這一片區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