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離開石林之前,張若塵將死去的血蟲,包括那條血蟲王,全部收入進圖卷世界,交給了受了重傷的吞象兔。

    若是將這些血蟲全部煉化,肯定能夠讓它的修爲,再次提升一大截,有機會突破到二階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史仁並沒有離開石林太遠,而是,藏身在石林的一處邊緣位置。

    Wωω● ttκǎ n● ¢O

    四周,懸浮着八張符籙,形成一座隱匿身形的符陣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符陣中,望向遠處龍屍背上的陰玄紀,倒吸了一口涼氣,道:“好強大的屍氣,那具龍屍,若是還活着,恐怕已經接近聖境。即便變成戰屍,爆發出來的攻擊力,想必也相當驚人。死禪教的死禪佛法與趕屍秘術,倒是有一些相通之處。”

    史仁道:“死禪佛法本就是從趕屍秘術脫變而來,並且融入陣法和佛法。與趕屍秘術比起來,死禪佛法既有優勢,也有劣勢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趕屍古族煉製出來的戰屍,能夠自己吸收天地靈氣和日月精華,提升自身的修爲。”

    “死禪教煉製的戰屍,卻必須要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煉製,每煉製一次,戰屍的力量,才能提升一步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和龍屍,已經遠去,消失在濃密的鬼霧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史仁看了過去,問道:“你先一步進入鬼神谷,有沒有什麼發現?”

    史仁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猶豫了片刻,才道:“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,能不能先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請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已經投靠了拜月魔教?”史仁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然沒有料到,史仁竟然會問出這樣的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看出,史仁對張若塵心存懷疑,並沒有完全信任他。畢竟,張若塵曾經和魔教的聖女、首鼠待在一起,任何人都會存在這樣的疑慮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說,我與拜月魔教一點關係也沒有,你會信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我相信璇璣劍聖的弟子,不會說這樣低級的謊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見過他老人家?”張若塵的神色一動。

    史仁點了點頭,道:“璇璣劍聖與我族有一些淵源,若是你得到滔天劍,繼承了他的衣鉢,將來自然就會明白我的意思。走吧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史仁的衣袖一揮,將八張符籙收了起來,隨後,先一步行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史仁一眼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鬼神谷中,不僅有一股鎮壓在修士身上的強大力量,而且,也有一些厲害的鬼陣。

    先前的石林,就是一座迷陣,半聖以下的修士,闖入進去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越是向鬼神谷的深處行去,頭頂上方的壓力,也就越大,即便是以張若塵與史仁的肉身強度,也必須要運轉聖氣,才能抵擋住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地面上,堆積着密密麻麻的白骨,既有人類的骨頭,也有蠻獸的骨頭。也不知有多少生靈,死在鬼神谷之中。

    史仁對這一帶已經相當熟悉,帶着張若塵穿過這片區域,來到一座黑色的懸崖邊緣。張若塵向下望去,只見,崖下一片漆黑,鬼霧翻騰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蹲下身,使用手指輕輕的撫摸崖壁的石頭,頗爲吃驚的道:“好強大的劍意,這一座懸崖,應該是由某一位至強,一劍劈斬而出。難道是……當初千骨女帝與神戰鬥,留下了的古戰場?”

    史仁小心翼翼的戒備四周,道:“我也是如此猜測,因爲,那股冥冥之中的壓力,在這裡,達到了一個新的高點。只有神的戰場,纔會讓十萬年後的人們,也感覺到巨大的威壓。鎮壓在我們身上的力量,很有可能就是殘存了十萬年的神威。距離神屍越近,那股神威,也就越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過沒有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史仁搖了搖頭,坦言的道:“即便是在崖邊,那股壓力,對我也造成巨大的影響。一旦跳下懸崖,以我的修爲,估計根本無法重新爬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應該小心謹慎一些。”?張若塵將圖卷世界中的寒雪、小黑、木靈希、神魔鼠,全部都放出來,衆人一起出現在崖邊。

    小黑揹着一雙爪子,在懸崖邊緣研究,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動,半晌後,信誓旦旦的道:“此地的確殘留着神的力量,不用再等,我們現在就下去,神屍必定是在崖下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卻顯得小心謹慎了一些,並沒有立即做出決定,而是,將目光盯向寒雪,問道:“怎麼樣?”

    若有人的性命,全部都捏在他的手中,任何一步,也不能出差錯。

    寒雪捧着虛空劍,與劍靈溝通,隨後向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劍靈指引的方向,也是在崖下。”?

    木靈希和神魔鼠出現的時候,史仁就退到遠處,露出戒備的神態。

    雖然,他信任張若塵,卻並不信任拜月魔教的魔道修士。

    驀地,史仁的目光,向身後的方向看了一眼,提醒道:“張若塵,不死血族的強者,向這邊趕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向身後的方向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以封寒爲首,六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猶如六片血雲一般,轉瞬間,便出現在崖邊。

    進入鬼神谷的這幾天,不死血族損失慘重,一起進入谷中的十多位半聖,不是失蹤,就是慘死,只剩下他們六人還活着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,封寒的眼中,露出冷峭的神色:“師弟,真沒想到,你比我還先到一步。”?“冤家路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封寒沒有任何好感,立即將沉淵古劍取出來,捏在右手,一座劍氣領域四散而開,隨時準備與封寒決一死戰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小黑、寒雪、木靈希、神魔鼠、史仁,全部都進入戰鬥狀態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從封寒的身後,走了出來,冷冷的一笑:“你們一羣小輩也敢在六皇子的面前放肆,信不信老夫一人,就能將他們全部鎮殺?”

    十分強悍的血煞之氣,從順天半聖的嘴裡涌出來,宛如大江奔騰一般,向懸崖的方向衝擊過去。

    每一個字,皆是如同雷音,震得在場所有人都耳膜發疼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判斷,順天半聖的修爲,絕對達到五階半聖以上,即便他們所有人,全部加起來,也沒有任何勝算。

    這是封寒一行人中的最強者,即便是在不死血族,也有不小的威名。

    就在順天半聖的力量,爆發出來的時候,張若塵敏銳的發現,懸崖的方向,空間竟然出現細小的裂紋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中古時期的那一場大戰,將這裡的空間打碎,即便經過十萬年的修復,卻依舊相當脆弱,根本承受不住太強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神的力量,能夠打碎空間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這裡的空間,纔會相當脆弱。

    將外界的空間,比喻成鐵塊,這裡的空間就如同是一張紙,半聖級別的戰鬥,就能將它撕碎。

    四階半聖以上的修士,哪怕只是散發出氣息,就能讓空間出現裂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想到了應對的策略,臉上故意露出懼意,連忙大喊一聲:“大家快退,此人的修爲,不是我們可以抗衡。”

    封寒看到張若塵驚恐的模樣,最近幾天的苦悶,也就一掃而空,輕笑道:“師弟,你現在也明白絕望的滋味了吧?要不,你先跳下懸崖,幫我們探路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也是露出譏誚的神色,道:“沒錯,你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機會,今日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若是跳下懸崖,替我們不死血族試探危險,即便你死去,我們也會替你照顧其餘人,不會趕盡殺絕。特別是,那位大美人和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其餘幾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也都哈哈大笑了起來,他們的目光,帶着戲謔的神情,盯在木靈希和寒雪的身上,露出淫邪的光芒。

    木靈希看到那幾位不死血族半聖的眼神,露出厭惡的神色,很想出手,挖出他們的眼珠子。

    但是,順天半聖的修爲太過強橫,只是散發出來的力量勁氣,便鎮壓得她受了一些內傷,全身的經脈都像是要裂開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一步一步的緊逼上前,將張若塵等人,逼迫到懸崖的邊緣。

    但是,除了張若塵以外,根本沒有人察覺到懸崖邊緣的空間,出現的裂紋,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木靈希退到張若塵的身旁,一雙美眸擡了起來,含情脈脈的盯着他,道:“一起跳下去,即便是死,能夠與你死在一起,我也覺得此生無憾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她伸出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,與張若塵的手掌扣在一起,眼中露出堅決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想要死在一起,恐怕沒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順天半聖冷笑一聲,飛躍起來,手臂向前一伸,冒出五道雷電的光華,五根手指向木靈希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受到順天半聖的力量衝擊,懸崖邊緣的空間,終於破碎而開,形成數十道巨大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的內部,形出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,化爲數十個巨大的漩渦,拉扯周圍的一切物質和能量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