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有準備,因此,抓住木靈希的手,施展出空間挪移,從空間裂縫的邊緣逃脫了出去,出現在順天半聖的身後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並不知道是他自己的力量,震碎了空間,只以爲是張若塵施展出來的空間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“小輩,你以爲空間攻擊,就能奈何得了老夫?”

    順天半聖大吼了一聲,一根根閃電光梭從胸口涌出,向前一衝。藉助那股反衝的力量,他立即停住身法,雙腳在半空一蹬,想要退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在算計他,自然是不會錯過這一個除掉強敵的機會,只要將他擊殺,其餘的幾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也就不足爲懼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爆發出來的力量越強,周圍的空間,破碎得就越是厲害。最後,只剩下最後一處缺口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也是相當着急,立即將身法施展到極致,衝向那一處缺口。

    “還想逃出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將一道空間撕裂而開,形成一道巨大的裂縫,出現在順天半聖的身前。

    即便順天半聖的修爲再高,此刻,也是難以反映過來,噗嗤一聲,他的身體被空間裂縫從腰部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生命力極其強大,即便被斬斷成兩截,依舊能夠重新活過來。

    順天半聖的兩截身體,同時向對方飛去,嘴裡發出一聲大吼:“小輩,你敢暗算老夫?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,從順天半聖的體內爆發出來,將張若塵、木靈希、史仁、寒雪,甚至,就連不死血族的五位半聖,也都被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反映速度,也是極快,手臂快速的一甩,將一枚水晶小球,打到順天半聖頭頂上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水晶小球立即衝出一根根白色的絲線,化爲一張大網,將順天半聖的兩截身體收入進網中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向後飛退的同時,五根纖長的手指,快速一合。

    那張大網,將順天半聖完全包裹,並且快速的向內收縮。

    若是順天半聖還是全盛狀態,或許能夠憑藉強大的修爲,抵擋住網上的絲線。可是現在,他的身體斷成兩截,全身的經脈也都斷開,根本無法運轉聖氣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甘……心……”

    順天半聖咬緊牙齒,發出低吼聲。

    大網上的絲線,相當鋒利,隨着越收越小,將順天半聖的身體,完全切割成血肉碎片。原本的大網,也收縮成了水晶小球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手臂一收,水晶小球飛回去,懸浮在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只見,小球的內部,有着一團白色的光霧,正是順天半聖的半聖之光。

    “天蠶冰晶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認出了木靈希手中的聖器,嘴裡露出一絲笑意,道:“你居然得到了這一件寶物,機緣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眉毛上挑,翻了一下眼皮,頗爲得意的笑道:“難道只能允許你有寶物?本聖女的手段,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。”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這位大敵,終究還是隕落,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剛纔的一切,發生得太快,以至於,順天半聖死了之後,不死血族的幾位半聖,也沒能反映過來。

    即便,順天半聖即將老死,血氣衰退得厲害,可是,畢竟是一位五階半聖,怎麼會死在兩個魚龍境修士的手中?

    封寒依舊保持冷靜,盯向懸崖邊,只見,破碎的空間,正在緩緩的恢復,終究還是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他向另外幾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盯去,道:“這裡的空氣結構有些問題,快走,不能在這裡戰鬥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逃?恐怕沒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先一步出手,右手的食指,向封寒的位置一指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沉淵古劍飛了出來,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劍氣,化爲一道流光,擊向封寒的背心位置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木靈希再次打出天蠶水晶球,形成一張大網,將一位一階半聖級別的不死血族包裹了進去。

    史仁的衣袖一揮,一連甩出十張符籙,排列在半空,形成十道火焰牆壁,攔截住不死血族的退路。

    神魔鼠撲向一位不死血族的二階半聖,因爲速度太快,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,左手臂就已經被它給咬下。

    小黑從空間戒指裡面,將三十六具半聖戰屍放了出來,排列成一座戰屍大陣,同時將兩位不死血族的半聖困入陣中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半聖級別的羣戰,將周圍的空間,不斷打碎,撕裂出數十道裂縫,造成驚天動地的威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封寒的戰鬥,最爲激烈,兩人都是施展出全力,沒有任何保留。

    封寒的背上,長出兩對銀翅,進入最強的狀態,手持一柄百紋聖器級別的戰劍,一連施展出數十招威力強大的劍訣。

    能夠成爲璇璣劍聖的弟子,封寒自然也是擁有極高的劍道天賦,已經快要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道血紅色的劍氣,從張若塵的胸口劃了過去,與流行隱身衣碰撞在一起,冒出一粒粒赤紅色的火星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想與本皇子比劍,還得再練幾年。”?封寒的頭髮倒立起來,雙手持劍,一劍劈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聖劍上,蘊含的力量,形成十多道強大的劍氣,將空間劈出十多道裂縫,同時向張若塵席捲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處變不驚,穩穩的站在原地,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“空間凍結。”

    面對封寒這樣的強者,張若塵必須全力以赴,沒有保留任何底牌。

    空間凍結的力量,快速蔓延出去,與時間靜止有異曲同工之妙,使得封寒劈下來的劍氣,略微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時候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身法,從劍氣的夾縫中穿行過去,調動全盛的聖氣,一劍刺向封寒的眉心。

    封寒的瞳孔中,沉淵古劍的劍尖,不斷放大。

    “百獸真鼎。”?封寒憑藉強大的修爲,震碎凍結的空間。

    他的眉心位置,浮現出一粒血紅色的光點。一隻黑色的小鼎,從眉心飛出來,懸浮在身前。

    百獸真鼎,只有拳頭大小,卻相當精緻,散發出一種古韻。

    鼎中飛出近百頭蠻獸的獸魂,將他的身體,完全包裹起來,同時也將張若塵必殺的一劍抵擋住。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,我承認你的空間攻擊相當詭異、玄妙,可是,你的修爲,卻還是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封寒大笑一聲,將聖氣注入百獸真鼎,擡起一隻手掌,向前一按,百獸的虛影變得更加凝實,猶如活了過來,發出一聲聲獸吼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堅毅,冷哼了一聲:“神龍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龍珠的力量,皮膚上長出龍鱗,緊接着,體內涌出刺目的金芒,化爲一個直接十丈的光球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他的身體,化爲一條金色的巨龍,從光球中飛出,伸出兩隻巨大、鋒利的龍爪,不斷向封寒拍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每一擊落下,皆是將百獸真鼎打得顫動,逼得封寒不停向後退去,一直退到懸崖的邊緣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又有一位不死血族的半聖慘死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聽到不遠處的慘叫聲,封寒心中的壓力更大,回過頭向懸崖下方看了一眼,露出冷凝的神色,暗道:“張若塵的幾個幫手,十分厲害,異城半聖、紅翼半聖等人,根本擋不住他們。一旦他們騰出手來圍攻我,恐怕到時候,想逃也逃不掉。與其如此,不如拼一把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封寒不再猶豫,將百獸真鼎收起,縱身一躍,跳下了懸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若是我這次不死,下一次交手,本皇子不僅要廢了你,更要奪走你的女人,讓你也嘗一嘗痛苦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封寒的聲音,從崖下傳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金色的巨龍,化爲一道金光,落到懸崖的邊緣,凝聚成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崖下看了一眼,道:“這一次,絕對不能讓你再逃走。”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張若塵也是終身一躍,跳下了懸崖,前去追擊封寒。對於這一位欺師滅祖的四師兄,張若塵抱着必殺之心。

    不殺他,難以平心中之怒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向懸崖的方向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張若塵縱身一躍的背影,一雙星眸中露出擔憂的神色。她立即收回天蠶水晶球,化爲一道窈窕的身影,也是沒有任何猶豫,向懸崖下方追去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懸崖下方,到底有多麼危險?

    很可能,跳下去,也就意味着死亡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爲了復仇,木靈希爲了心中的情,卻都是毫不猶豫的跳下去。由此也能看出他們兩人的不同,一個是爲仇恨而活,一個是爲感情而活。

    那是他們心中,分量最重的東西。

    就在跳下懸崖的那一刻,一股龐大的重力,從上方壓了下來,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使得他失去對身體的控制力,加速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若是,任憑如此墜落下去,再強大的肉身,也會摔成血泥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將金蛇聖劍、沉淵古劍、滔天劍,同時取出來,施展出御劍術,使三件呈現出階梯的形狀,插在崖壁上面,依次向下排列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就可以踩在劍柄上面,不斷向崖下衝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看到一道白色的纖細人影,從上方飛落下來,正是木靈希。

    “她怎麼這麼傻,居然也追了下來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嘆了一聲,心中的情感,十分複雜。

    木靈希自然也看到崖壁上面的張若塵,眼眸中,露出一道喜色,手掌向沉淵古劍的劍柄方向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嘩啦一聲,一根銀白色的鎖鏈,飛了出去,纏繞在沉淵古劍的劍柄上面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封寒從一處內凹的位置飛了出來,揮出聖劍,向鐵索的中心位置劈斬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一變,顧不得其它,雙腳在崖壁上面一蹬,反衝了出去,從上而下,一腳踢在封寒的胸口,同時,兩道掌印擊在封寒的頭頂。

    只聽見,啪的一聲,封寒的頭顱裂出一道血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和封寒都是加速,向懸崖下方墜落,很快,他們的身影就被黑色的鬼霧吞噬。

    “張……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單手捏着鎖鏈,懸掛在崖壁上面,撕心裂肺的大喊了一聲,絕望的情緒快速蔓延。

    雙眸中,涌出一粒粒淚珠,不停滾落出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的嘴裡,發出一道清亮,並而尖銳的聲音。

    體內,血脈的深處,一股遠古的神聖力量,甦醒過來。鬼神谷中,殘留的神力,源源不斷的涌入她的眉心氣海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,化爲一隻長達數百米的冰凰,猶如是遠古的鳳凰重新活了過來,展開一對巨大的寒冰羽翼,向懸崖下方飛去。

    (今天提前更新,求一求推薦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