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只有鳳凰半人族的後代,血脈深處,纔會潛藏遠古鳳凰的神力,一旦覺醒,猶如是雛鳳出世,不可想象將來的成就,將會達到何等高度?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倒也並不完全都是鳳凰半人族,只是,木家的一位先祖,曾經與一隻冰凰結合,誕生過一子。這一脈,一直傳承至今。只不過,我們的這一脈,生育能力極差,每一代也只有一個繼承人,在木家,反而成爲最爲弱小的一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書上記載,火鳳和冰凰乃是古老的神獸種族,從太古時代,一直傳承到中古時代。不過,火鳳和冰凰都是相當高貴的種族,根本瞧不起弱小的人類,還是第一次聽說,居然有冰凰與人類結合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將背上的雙翼收了回去,柔美的臉上,露出欣喜的神色,笑道:“不管那麼多,反正冰凰的血脈已經甦醒,今後,族中的老傢伙,想要逼我做不喜歡做的事,我也有與他們談判的本錢。”?聽到這話,張若塵心中略微一動,暗道,她的內心,恐怕並不像表面上那麼開心、俏皮、愛笑。

    “木家的人,很不喜歡你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輕輕的一嘆,道:“拜託,若是那麼老傢伙喜歡我,就不會派遣我潛伏進武市學宮。那是多麼危險的事,一旦身份敗露,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是什麼下場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家族內部的利益爭鬥,還是教中的利益爭鬥,都是相當黑暗。任何人的頭頂上都有一個價值,有價值的人,可以風生水起;沒有價值的人,隨時都可能會被捨棄。而且,即便是有價值的人,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候。哎!”

    “我反倒希望,能夠一直待在陰間,待在圖卷世界,永遠都不要回去。只可惜,我卻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抱着木靈希纖細的蠻腰,將她摟在懷中。

    這一刻,整個世界,變得無比靜謐,兩人都沒有再想崑崙界的那些紛爭和仇恨。

    不過,並沒有持續多久,木靈希就從張若塵的懷中,掙脫出去,站到數丈之外,嘻嘻的一笑:“剛纔都怪我太情不自禁,實在是對不起,以後應該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木靈希之所以會說出這句“對不起”,那是因爲,他們之間還有着一個無法去面對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的三柄劍,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衣袖一揮,捲起一片聖氣,滔天劍、沉淵古劍、金蛇聖劍從聖氣中飛了出來,插在張若塵身前的地面。

    峽谷的底部,相當寒冷,空間結構也十分不穩定,只要力量波動稍微強大一點,就會將空間擊碎。

    那些修士雖然摔死,可是,他們身上的一些寶物,卻保留下來,並沒有損毀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所有完整的寶物,全部收集在一起,擺成一大推,仔細的統計了一番,一共有三十七件百紋聖器。

    其中,封寒的那隻百獸真鼎,更是《百紋聖器譜》上面排名第二十九位的聖器,價值難以估算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三具聖器鎧甲,分別是五行五獸鎧、寒冰蛇鎧、火聖金甲。

    聖器鎧甲的價值,自然是遠遠超過一般的百紋聖器,可謂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,哪怕是一般的聖者門閥,也無法一次性拿出三套。

    木靈希挑選了一具寒冰蛇鎧,捏在手中,只感覺十分輕薄,似乎沒有任何重量。

    木靈希將寒冰蛇鎧重新煉製了一番,站在張若塵的面前,沒有任何避諱,將鎧甲貼身的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纖細的手臂、圓潤的柳腰、修長的玉.腿,完全被一塊塊細小的白色蛇鱗覆蓋,猶如化爲了一條美女蛇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全身的鱗片,逐漸變得淺淡,最後完全與皮膚貼合在一起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隨後,木靈希纔是又將地上的衣衫撿起來,不緩不急的穿在身上,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優雅、嫵媚,充滿迷人的風情。

    “我就要它,其餘的聖器,全部都歸你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她也是知道,沉淵古劍需要吸收很多聖器,才能不斷提升品級,因此,主動放棄了這些聖器的歸屬權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將百獸真鼎拋了過去,道:“這個給你。”?木靈希接過黑色的小鼎,捏在手中,把玩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百獸真鼎,《百紋聖器譜》上面排名第二十九位的聖器,其價值,足以抵得上三十件普通的百紋聖器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噘起了嘴巴,道:“你就那麼不想,欠我一點什麼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答木靈希的話,而是將五行五獸鎧和火聖金甲收起來,同時,控制沉淵古劍,開始煉化剩下的三十三件百紋聖器。

    大概花費一個時辰,沉淵古劍將三十三件百紋聖器全部煉化,劍體內部的銘紋數量,一舉達到七百五十三道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沒有向劍體注入聖氣,沉淵古劍的重量,也已經達到一千三百多斤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懸浮在半空,劍體的表面,有着雷電、火焰、寒冰、獸紋……,各種力量在交織,散發出十分強大的劍氣波動。

    木靈希頗爲驚歎的道:“我的天蠶水晶球,擁有九百七十六道銘紋,在《百紋聖器譜》上面排名第六。可是,它與沉淵古劍比起來,似乎差了不少。若是,沉淵古劍排入《百紋聖器譜》,肯定能夠進入前三。”

    鑄煉沉淵古劍,使用的材料,乃是造化生鐵,自然比別的百紋聖器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了起來,盯向大坑中的白骨,道:“既然我們得到了他們的聖器,那麼,也要爲他們做一些事才行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和木靈希使用碎石,將那些白骨,全部掩埋,形成數十座石墳,也算是盡了他們的一份責任。

    來到封寒屍身所在的大坑邊緣,張若塵卻吃驚的發現,坑中,只剩下一具銀色的骨骼,血肉已經完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剛纔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木靈希瞪大雙眸,只感覺背心發寒,生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
    居然有生靈,能夠在他們二人附的眼皮下面,無聲無息將封寒的血肉吞食,簡直太可怕。

    對方能夠做到這一點,同樣,也肯定可以無聲無息的偷襲她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神印之眼施展出來,向四周望去,最後,目光落地大坑的底部,看到一道血紅色的細長影子,正在地底快速的遊動,正向遠處衝去。

    “快,追上它。”?張若塵將速度激發到極致,快速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木靈希覺醒了冰凰血脈,修爲本就提升一大截,再加上寒冰蛇鎧的速度加持,使得她的速度,達到與張若塵不分上下的程度。

    兩人也不知追了多久,一直追到一座地底火山的邊緣,才停下來。

    來到此處,那股無形的壓力,變得更加可怕,即便以他們堪比半聖的力量,竟然也只能徒步前行。

    黑色的火山,十分高大,顯得奇形怪狀,散發出無比巍峨的氣息,讓人內心顫抖,忍不住想要下跪。

    幸好,張若塵擁有諸神印記護體,木靈希擁有冰凰的血脈,他們二人才抵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火山的下方,乃是一片岩漿赤紅色海洋。

    海洋的上方,空間十分殘破,分佈有密密麻麻的裂紋和孔洞。

    “這裡……也太可怕……簡直就是一片混沌之地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屏住呼吸,感覺到靈魂在顫抖,道:“張若塵,對我們來說,這裡是一處禁地,還是趕快離開爲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着遠處的黑色火山,只感覺氣海中的諸神印記,全部都在閃爍,猶如是要從眉心衝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種預感,傳說中的神屍,很可能就在那座火山之中。若是不去查探一番,我很可能會後悔一輩子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露出了一個笑容,道:“放心,我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,給我一個月時間,若是不能成功,我們再退走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先前的懸崖,不僅分佈有空間裂縫,還有強大的重力。能夠活着到達懸崖下方,已經是相當幸運。

    以他們現在的修爲,根本不可能回到懸崖頂部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。

    其一:躲進圖卷世界,修煉幾十年,等到修爲突破成聖,倒是有機會,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其二:只能冒險去尋找神屍,尋找千骨女帝留下的痕跡,纔有可能,儘快逃出鬼神谷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十分急切回到崑崙界,所以,選擇了後者。

    木靈希卻更希望是前者,因爲,她並不想回崑崙界,能夠與張若塵生活在圖卷世界,過着只有兩個人的寧靜生活,才最爲美好。

    當然,她也尊重張若塵的選擇。

    木靈希看着張若塵眼中炙熱的光芒,雙眸中,閃過一道失落的神色,隨後,擠出一個笑容,露出欣喜的神色,道::“好吧!的確應該去拼一拼,說不定也是一條出路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