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初鬼王也感受到巨大的危機,巨大的身軀,輕輕顫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這略微的一動,整個火山都在搖晃,山頂冒出一道道火光,涌出金色的岩漿,從上方洶涌的流淌下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神初鬼王的嘴巴張開,吐出一團鬼氣。

    “螻蟻也敢對本王出手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那團鬼氣,飛在半空,凝聚成人形,化爲一尊身穿黑色鎧甲的巨靈鬼將,身軀高達四米,手指一杆黑色的長矛,低吼一聲,向張若塵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即便,神初鬼王此刻相當虛弱,吐出的一口鬼氣,卻也十分強橫,蘊含毀天滅地一般的力量。

    長矛刺出,使得火山的表面,飛沙走石,鬼氣瘋狂的涌動。

    岩漿海洋中,更是掀起巨大的浪花,眨眼之間,鋒利的矛尖,已經攻擊到張若塵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想要殺他,先踩過我的屍體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催動聖氣,纖細的嬌軀,完全被白色的蛇鱗覆蓋。

    她的背部,展開一對巨大的鳳凰羽翼,雙掌向前一推,將百獸真鼎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百獸真鼎快速旋轉,變得越來越巨大,最後,增長到三丈高,化爲一隻黑色的巨鼎,與鬼將刺出的長矛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鬼將以一種碾壓性的力量,將百獸真鼎打得倒飛回去,撞擊在木靈希的胸口。

    木靈希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最後盯了張若塵一眼,眸中露出淺淺的一笑,噗通一聲,墜落進岩漿海洋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的心中一顫,雙眼冒出一根根血絲,大吼了一聲: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數十道空間裂縫,同時向神初鬼王飛過去,整個空間,完全破碎而開,在一瞬間,將那位手持長矛的鬼將撕碎。

    破碎的空間,速度不減,繼續向半山腰飛去。

    神初鬼王也知道,已經到生死關頭,頓時,嘴裡發出一聲大吼,將自己的鬼體,震得四分五裂,化爲了一團鬼氣,脫離了三十六條佛文鎖鏈的禁錮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自損修爲的手段,雖然會元氣大傷,可也只有這樣,才能保住生命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?那一團鬼氣,從數十道空間裂縫之間,衝了出去,消失在火山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本王一定不會放過……你們……你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神初鬼王的聲音,越來越遠,最後,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就在神初鬼王發出一聲大吼的時候,張若塵就眼前一黑,倒在地上,七孔流血,暈死了過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依舊還是躺在火山的山腳下,一個穿着樸素佛衣的僧人,站在不遠處,正是用一雙深邃的眼睛盯着他。

    老僧顯得枯瘦如柴,猶如是一層褐色的老皮,蒙在骨骼上面。

   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卻給張若塵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,猶如,他的一根髮絲落下地上,也能將大地砸得顫抖;吐出一口氣,就能讓天地色變。

    即便是佛帝在世,恐怕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老僧露出和善的笑容,向張若塵作揖,道:“施主,你終於還是醒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着浪濤起伏的岩漿海洋,有些失魂落魄,眼神頗爲茫然。

    他的心,十分沉痛,從地上爬了起來,低聲的道:“靈希。”

    老僧微微一笑,道:“施主不必擔心,那位女施主已經被貧僧救了起來。女施主的體內,有着冰凰的血脈,生命力相當強大,沒有什麼大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一瞪,露出無比欣喜的神色。?直到這時,他纔看見躺在地上的木靈希,立即衝過去,將她扶起來,查探了一番她的傷勢。

    果然如老僧所說,木靈希雖然沒有醒過來,但是,卻氣息平穩,生命力相當旺盛。

    張若塵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向老僧盯過去,連忙站起身來,深深的向老僧一拜,道:“多謝前輩出手相救,晚輩沒齒難忘。”

    老僧宛如一株枯鬆站在地面,全身散發出一股古樸滄桑的氣息,猶如是史書中走出的聖賢。

    他的那雙蒼老的眼睛,打量張若塵,嘆了一聲:“都怪貧僧錯估了神初鬼王的實力,不該讓你們兩個小輩冒險纔對。”?張若塵看到老僧十分虛弱的模樣,於是,取出兩塊聖石,遞給了他。

    老僧倒也沒有推拒,再次向張若塵拱手,隨後,將兩塊聖石捏在雙手,開始吸收聖石中的聖氣,恢復自身的修爲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老僧的修爲,的確相當恐怖。

    聖石中,蘊含的聖氣何等驚人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即便花費三年時間,也未必能夠將一塊聖石中的聖氣吸收乾淨。

    但是,僅僅只是片刻過去,老僧手中的兩塊聖石中的聖氣就被吸收殆盡,化爲沙粒,從指縫中漏出,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僧的身體,終於恢復了一些,蒼老的臉上,也多出幾分血色。

    “在陰間,體內的聖氣,只會不斷流失出去,根本無法吸收回來。貧僧與神初鬼王,在這鬼神谷,鬥法了一年多的時間,身上的聖石早就消耗一空。若不是小施主出手,幫助老僧擊退神初鬼王,恐怕再過幾天,老僧就要油盡燈枯而死。”老僧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取出兩塊聖石,遞給老僧。

    但是,老僧卻輕輕的搖了搖手掌,笑道:“貧僧已經恢復了很多,就算再吸收聖氣,也沒有太大的作用。今日,多謝小施主的兩塊聖石,回到崑崙界,貧僧必定百倍奉還。”?張若塵見老僧這麼說,也就將兩塊聖石收了回去,問道:“神初鬼王逃走了?”

    老僧點了點頭,嘆道:“先前,他主動震碎自己的鬼體,逃脫出去。當時,貧僧的狀態,實在太過虛弱,又急着救你們,因此沒能將他留下。不過,他也已經元氣大傷,恐怕一時半會無法去渡第七次鬼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一肅,驚道:“神初鬼王已經要渡第七次鬼劫?”

    一旦渡過第七次鬼劫,那麼,神初鬼王就要改名爲神初鬼帝,成爲堪比大聖一樣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謂大聖,乃是智慧最爲超絕,通曉萬物之道,將聖道修煉到巔絕的存在。

    老僧點了點頭,道:“大概是一年前,貧僧來到陰間遊歷,正好遇到神初鬼王在此地渡第七次鬼劫,於是,纔出手阻止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神初鬼王爲何要在這裡渡鬼劫?這裡的空間十分脆弱,如何承受得住鬼劫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施主很聰慧。”

    老僧讚歎的道:“這一點,貧僧也相當疑惑。與神初鬼王,一連鬥了數個月之後,貧僧才漸漸想通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能夠來到這裡,一定聽說過千骨女帝斬殺神的傳奇故事,據說,那具神屍就墜落在鬼神谷。”

    “神初鬼王與這個故事,有什麼關係?難道……”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驚人念頭。

    老僧看穿了張若塵的心中所想,道:“沒錯,神初鬼王很可能就是那位隕落的神的鬼魂,所以,他來到這裡渡第七次鬼劫,可以藉助生前的神力,渡劫成功的概率會更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凝重,道:“若是,他真的是神的鬼魂,此次讓他逃走,今後肯定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老僧倒是顯得很平靜,道:“只能說,他的氣數未盡,命不該絕。鬼神谷本就是他的領地,佔盡了天時地利,即便是人族的大聖前來,也未必滅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太過於執着和遺憾,只會影響自己的修行,卻起不到任何作用,不如向前看,將來不是還有更多機會?”

    既然,神初鬼王已經逃走,就算再怎麼不甘心,也已經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看出,老僧的心境,的確要比張若塵這個年輕人高出許多。

    老僧又道:“貧僧一直不希望欠別人,可是今日,卻欠下施主一個天大的人情。這樣吧!貧僧在此承諾,可以答應替你兩件事,以此來償還人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老僧,見到老僧十分肅然的模樣,並不像是開玩笑。

    老僧的修爲,可以將神初鬼王壓制。由此可見,他就算不是大聖,估計也相當接近大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人物,答應替他做兩件事,這意味着什麼?

    這意味着,今後,整個崑崙界沒有幾個人敢得罪張若塵。即便,張若塵以前的那些敵人,見到他,也只能繞道而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表現得太過激動,顯得頗爲鎮定,問道:“據我所知,佛道有輪迴轉世的傳說。晚輩很想知道,以前輩的修爲,能不能幫助魂飛魄散的人,重新凝聚魂魄?就算不能將他救活,哪怕只是轉世修行也行。”

    老僧的修爲,可謂是高深莫測,正是如此,張若塵才生出渺茫的希望。

    老僧沉默了片刻,道:“施主是想要請求貧僧幫你救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老僧嘆道:“只有精神力大聖,才能將魂飛魄散的人的魂魄,重新召喚回來。貧僧的精神力,距離那一步,還差了一點點,實在是無能爲力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