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大坑底部,光線相當昏暗,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站在半空,身體懸浮,一根根烏黑的長發直垂而下,身體周圍有著數十道鬼霧在穿梭,眼神十分淡漠,道:「張若塵,你的心,真是夠大。你知不知道,你已經得罪了神初鬼王。他若是要你死,你就算逃到崑崙界,也是死路一條。」?張若塵暫時停下切割岩石,反而向血月鬼王盯過去,道:「是嗎?至少目前,神初鬼王更應該想一想,修為恢復之前,如何逃過死禪老祖的追殺。他差一點將死禪老祖殺死,我不信,死禪老祖會放過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,敢在這裡挖掘神的遺寶,就是料定神初鬼王和死禪老祖,必定會相互牽制。

    不為別的東西,就為神屍,他們也會勢不兩立,最後,只有一個人能活。

    當然,目前死禪老祖佔據了絕對的上方,神初鬼王的傷勢沒有恢復之前,根本不可能來鬼神谷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並不知道誰是死禪老祖,卻也能猜出死禪老祖是誰。

    先前,神屍走出鬼神谷的時候,可是造成了無比驚人聲勢,將陰間的很多鬼王都驚動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相當好奇,死禪老祖那麼強大的存在,怎麼會放過張若塵這個小子的性命?

    「你與那位死禪老祖,到底是什麼關係?」血月鬼王問道。

    「你不需知道那麼多,只要明白,死禪老祖若是要殺你,神初鬼王保不住你的性命,可是,我能夠保住你的性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漸漸回過味,死禪老祖幫他修鍊五行混沌體,也許真的是因為想要還他的人情,卻也有可能還有另一層意思。

    畢竟,他和死禪老祖,有著同一個大敵,池瑤女皇。

    最近百年,池瑤女皇親自下令抓捕的人,只有時空傳人張若塵一人。死禪老祖肯定會懷疑,池瑤女皇這麼做的目的。

    難道是池瑤女皇,懼怕時空傳人成長起來?

    所以,他幫助張若塵,也是在幫助他自己。因為,死禪老祖現在還沒有與池瑤女皇對抗的力量,必須使用別的方法牽制她。

    若不是被池瑤女皇逼得太狠,死禪老祖又怎麼會孤注一擲的來到陰間尋找神屍?

    因此,至少到目前為止,死禪老祖很希望看到張若塵成長起來。張若塵的勢力越大,對池瑤女皇的牽制,也就越大。對他,才會更加有利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小黑、寒雪、神魔鼠也趕了過來,出現在岩漿海洋的中心。

    同時,他們也給張若塵帶來一則重要的消息:死禪教的修士,沒有離開,而是在鬼神谷外,收服各大勢力的強者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這麼做,也在張若塵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各大勢力,皆有厲害的半聖老祖,趕來鬼神谷,尋找起死回生葯。如今,所有人的幻想破滅,想要活著回到崑崙界,只能選擇歸順死禪教。

    誰都不想在陰間等死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「那位死禪老祖,倒也真是一個人物,竟然將神屍也給收服,回到崑崙界,指不定會鬧出多麼巨大的風波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搖了搖,道:「死禪老祖此人,絕非等閑之輩,修鍊五百年,就有如此成就,實在是驚才絕艷。」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「即便是在中古時代,死禪老祖也是梟雄一般的存在,擁有成神的潛力。」

    「師尊……你快看……虛空劍……」

    寒雪雙手捧著虛空劍,只見,劍體上,冒出一圈圈白色的光華,猶如水面上的漣漪一般,向著岩石的底部涌去。

    「嘩嘩。」

    虛空劍輕輕的顫抖,突然,不受寒雪的控制,飛進岩漿海洋中心的大坑,向地底衝去。

    「莫非虛空劍感應到了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岩漿大坑的底部衝去。

    緊接著,小黑、寒雪、木靈希,也化為三道光梭,急速向下追。

    虛空劍的劍尖向下,快速旋轉,將岩石不斷震碎,只留下一道劍孔,消失在了地底深處。

    「按照虛空劍,留下的痕迹,向下挖掘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顯得十分激動,貓爪子在不停顫抖,道:「肯定是女帝,在那地底留下了什麼,要不然,虛空劍的感應不會如此強烈。」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身旁,傳來一股冰冷的寒氣。

    他轉過頭,看了過去,正好看到血月鬼王的那張冰冷的容顏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血月鬼王一言不發,鬼體分解而開,變成了一縷鬼氣,沿著劍孔,先一步向地底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加快速度,向地底挖掘,將岩石不斷分割,大概花費了一個時辰,終於穿透岩漿層,到達岩漿海洋的底部。

    瞬間,一股強大的死亡邪氣,從下方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展開乾坤神木圖,調動全身聖氣,注入進圖卷。

    圖卷的表面,一根根銘紋浮現出來,化為一株高達數十丈的金色寶樹,將周圍的死亡邪氣凈化一空。

    藉助寶樹散發出來的金色光芒,可以看見,岩漿層的底部,乃是血紅色的泥土。泥土中,不斷有死亡之氣湧出來,卻都被金色寶樹凈化。

    小黑抓起一把血紅色的泥土,雙眼冒出貪婪的光芒,笑道:「這裡的土壤,經過神血的侵泡,已經化為傳說中的神血赤土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,咋們一定要將所有神血赤土,全部挖空,帶回圖卷世界,足以培養出一片神土葯園。」

    「只有神土葯園之中,才能孕育出最頂級的聖葯。整個崑崙界,神土葯園的數量,絕對不超過十座。」

    聽到小黑的話,吞象兔立即撲了上去,張開大嘴,一連吞下十多口神血赤土。

    既然是神血侵泡成的泥土,肯定是好東西。

    它才剛剛將神血赤土吞下,腹中就傳來一股劇痛,猶如是吃下了十萬斤鉛鐵一般,直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,雙眼瞪圓,毛茸茸的大臉撐得鼓脹起來,猶如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檢查了一番,發現吞象兔竟然在運轉功法,煉化體內的神血赤土,而且,神血赤土竟然真的在緩緩的融化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隻吞象兔,真的相當神異,似乎沒有什麼是它不能消化。

    沿著虛空劍,留下的氣息,張若塵一行人,很快就找到先一步進入地底的血月鬼王。

    「有沒有什麼發現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向張若塵冷冷的瞥了一眼,隨後,轉過目光,向另一個方向盯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看過去,旋即雙眼一凝。只見,神血赤土的下方,竟然出現了一塊青色石碑,高達三十丈,顯得相當粗糙,與一般的巨石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若不是親眼看見,使用精神力,在岩漿海洋的上方,根本無法將它發現。

    但是,長期與岩漿接觸,卻沒有融化,怎麼可能只是一塊普通的石頭?

    此刻,虛空劍就插在青色石碑的下方,劍體上,依舊散發出白色的光華,將青色石碑映照成猶如翡翠一般的顏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,腳掌踩在地面,竟然踩出一圈圈細小的能量漣漪。他走到青色石碑的下方,伸出一隻手,向石碑輕輕的一按。

    「啪。」

    石碑的表面,頓時出現一道裂縫,緊接著是第二道,第三道……

    石碑表面的石皮,化為碎片,不斷的掉落下來,顯露出石碑的真容。

    青色石碑上,竟然出現一道道玄妙的劍紋,劍紋交織在一起,形成一個個古老的文字,將石碑完全覆蓋。

    小黑的眼睛,瞪得無比巨大,沖了上去,道:「女帝的筆跡,這是女帝留下的一道符咒……天吶!當年女帝,果然來過這裡。」

    「明明是一塊石碑,怎麼是符咒?」木靈希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「你們無法識別女帝的文字,本皇卻認識,石碑上面寫得清清楚楚,這是一道』天地兩界符』,乃是以女帝畢生力量,刻錄下來的一道石符。只要將這一道石符,帶到屍河,就可以將陰間再封印數年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