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站在死禪老祖的位置,在他的面前,只有兩種選擇。

    要麼獨自一人在陰間等死,要麼打開陰陽兩界的通道自救,到底該如何選擇呢?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嘆道:“我第一次覺得,做了一件挺後悔的事。”?“後悔救了貧僧嗎?”老僧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老僧笑了笑,又道:“其實,你也不用後悔。試想一下,若是你提前知道貧僧就是死禪教的教主,沒有出手相救。那麼,等到貧僧死後,接下來死的人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你若是沒有出手救貧僧,那麼,你永遠也無法修煉成五行混沌體。所以說,只要付出了,就一定會有回報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貧僧是你,只會認爲做了一件相當值得的事,絕不會有半點後悔。”

    老僧道:“張若塵,你知道貧僧當初爲何要離開梵天道,自創死禪教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盯了過去,道:“外界傳言,你修煉龍象般若掌,控制不住體內的力量,走火入魔,墜入邪道。”

    “全是一派胡言,傳言可以聽,但,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老僧笑了笑,道:“其實,貧僧是見佛門那些所謂的得道高僧太過虛僞,不屑與他們爲伍。所以,才選擇離開,自創一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譏誚的一笑,道:“至少,他們不會像你一樣,爲了自己的性命,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佛曾經說過,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。你做得到嗎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佛沒有下地獄,只有人下了地獄。”老僧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了眉頭,不再與死禪老祖爭辯。

    以他的閱歷,無論怎麼論辯,也不可能辯得過一個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老僧笑道:“即便是那些名震天下的聖者,主動來叩拜貧僧,貧僧也懶得理會他們。張若塵,你知道,貧僧爲何偏偏要與你講這麼多?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老僧道:“老實說,你的天資真的極高,又有強大的意志力,將來必定會有非凡的成就。若是你能夠拜貧僧爲師,可以在死禪教,享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,將來,死禪教教主的位置,也必定是你。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也是露出笑意,道:“當初,你認爲梵天道的人太過虛僞,所以,叛出了佛門。但是在我眼中,你卻太過自私,太過狹隘,因此,我不會拜你爲師。有一句話叫做……道不同不相爲謀。這句話的意思,你應該比我理解得更加清楚。”

    老僧倒也不生氣,反而更加欣賞張若塵,笑道:“張若塵,你是中古時期之後,唯一一個有機會修煉到魚龍第十變,鑄就神之命格的人。若是,貧僧助你一臂之力,你有很大的機會成功。前提是,你必須先完成三跪九拜,成爲貧僧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:“你不過只是想要儘快完成自己承諾的第二件事,使你的心境,變得更加坦蕩,何必要用收弟子做爲藉口?”

    老僧啞然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徑直轉身,向遠處的木靈希走了過去,頭也不回的道:“死禪老祖,你欠我的第二件事,沒那麼容易還。我會憑藉自己的力量,修煉到魚龍第十變,不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怕死禪老祖翻臉,但凡大奸大惡之人,必有大智大勇,肯定不會因爲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毀了自己的承諾和心境。

    對他的修行,有百害而無一利。

    心術佛師的雙眼,涌出兩團金色的火焰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:“師尊,你不方便出手,就由弟子出手,替我教除掉後患。”

    “心術。”

    老僧叫住了心術佛師,笑了笑,道:“你何必那麼極端?他現在不願意拜貧僧爲師,卻不代表,將來也不願意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回到崑崙界,他會明白現實有多麼殘酷,朝廷不會放過他,黑市不會放過他,不死血族也不會過他,正邪兩道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,等他走投無路的時候,一定會來求我。”

    “神血帶來了嗎?”?

    心術佛師立即將數十滴神血,全部取出來,遞給死禪老祖。

    老僧的衣袖一捲,一股強大的佛氣涌出去,數十滴神血表面的封印,全部碎裂而開。

    神血,散發出無比強大的氣息,猶如數十顆血紅色的星辰,飛在半空。

    緊接着,老僧又以死禪佛法,將一滴滴神血,不斷打落在黑色火山的山體表面,與他先前刻錄下的佛文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遠處,張若塵來到木靈希的身旁,將她軟綿綿的嬌軀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因爲聖氣大量消耗,木靈希顯得十分虛弱,依靠在張若塵的懷中,一雙明亮的眼眸,卻盯向遠處的死禪老祖和心術佛師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……那個老僧……真的是死禪老祖?”木靈希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問道:“他在做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也盯在死禪老祖的身上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終於有些明白,死禪教的那些半聖的身上,爲何都會攜帶一滴神血。

    估計,他們全部都是將神血帶來鬼神谷,準備交給死禪老祖。

    只不過,死禪老祖要用神血做什麼?

    “先離開此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上展開龍翼,抱着木靈希,施展出身法,衝出了黑色火山。

    憑藉先前的經驗,很快,張若塵就穿過岩漿海洋,到達岸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腳,剛剛落地,身後的方向,黑色的火焰開始猛烈搖晃,並且,山體不斷向上升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岩漿海洋開始劇烈的翻滾,掀起數十米高的金浪。

    海洋中心,一股震撼人心的神威,四散了出來,向四面八方輻射出去。以鬼神谷爲中心,方圓數萬裡的墓碑,全部都在搖晃,從地底冒了起來。

    陰間大地,四處都有亡靈在嚎叫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岸邊,身上散發出五彩混沌的光華,無比驚異的望着遠處的黑色火山。

    隨着山體不斷上升,黑色火山終於顯露出真容,竟是……一具形似人類的屍骸。屍骸的身上穿着黑色鎧甲,猶如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,站立在海面。

    與屍骸相比,站在岸邊的張若塵,簡直猶如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。

    先前,露在海面上的部分,僅僅只是屍骸的頭頂。

    屍骸頭頂的火山口,依舊噴涌出金色的岩漿,不斷向下流淌。可以想象,當年的千骨女帝,肯定是一劍擊穿他的頭頂,纔將他殺死在此處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這就是傳說中的……那具神屍……”木靈希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應該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死禪老祖來到陰間,本就是爲了尋找神屍,煉製戰屍。”

    死禪老祖站在神屍的鼻樑骨位置,向下俯看,揚聲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現在後悔,拜貧僧爲師,貧僧可以帶你離開此處,返回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心術佛師站在神屍的左肩位置,雙手合十,全身散發出白色的佛光,顯得無比神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地面,只是淡淡的一笑,卻並沒有做出迴應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搖了搖頭,顯得頗爲失望,不再多言,調動死禪佛法,控制神屍。神屍邁出巨大的腳步,只是向前邁出一步,便是橫渡遙遠的距離,跨出了鬼神谷。

    天地之間,那一股強大的神威,漸漸消散,張若塵和木靈希身上承受的壓力,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死禪老祖爲何能夠肯定,他可以回到崑崙界?莫非,修爲達到他那樣的高度,能夠打破屍河上空的空間極壁?”

    “修爲達到他那樣的境地,能不能打破空間極壁,還真的不好說。但是,神屍的力量,卻肯定可以打破空間極壁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輕輕的噘了噘嘴,道:“也對,死禪老祖掌控神屍,也就等於掌控了一種超聖的力量,當今天下,還有何人能夠與他一戰?”

    “千萬別小看崑崙界的各大中古世家和古族,他們能夠從古傳承至今,保持長盛不衰,皆是有一些非凡的手段,足以在大劫難之中自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再說,死禪老祖現在也只是初步控制神屍,想要將神屍煉製成戰屍,需要花費大量的資源和時間。至少,數年之內,他都不可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又道:“那麼,我們該如何離開鬼神谷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,神屍已經不在鬼神谷,此處的空間,就會逐漸恢復平穩。而且,那股鎮壓在我們身上的神威,也會快速消失。到時候,以我們的修爲,可以十分輕鬆登上懸崖,離開鬼神谷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接下來,木靈希將一塊聖石,捧在手中,吸收其中的聖氣,開始恢復修爲。

    岩漿海洋卻開始快速的冷峭,特別是邊緣的位置,已經變成暗金色,逐漸結成硬塊,化爲岩石。

    神屍在這裡,存放了十萬年,肯定讓周圍的一些事物,也變得神性十足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這一片岩漿海洋,就融入有大量神力,等到它冷峭,化爲岩石,隨便敲下一塊,帶回崑崙界,也能賣出不菲的價格。

    這種岩石,可以用來做陣法的基石,足以讓陣法的威力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同時,也能用來佈置祭臺,可以讓祭臺變得更加神聖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看不上這些東西,可是,張若塵卻看得上。這麼多蘊含有神力的岩石,將來肯定可以派上用處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能夠從岩漿海洋,撈出神的鎧甲碎片,或者是一兩塊神骨,那才真是無價之寶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