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我們不認識上面的字,你可別騙我們。”神魔鼠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露出懷疑的神情,道:“小黑,此事非同小可,你別又做出不靠譜的事,你真的能夠看懂上面的文字?”

    見衆人都用懷疑的眼神盯着它,小黑實在是被氣得不輕,道:“你們應該對本皇多一點信任,本皇怎麼可能會認錯?你們先讓開,看本皇大展神通,現在就將符咒收取。”

    小黑顯得信心十足,昂首挺胸,大搖大擺的向青色石碑走過去,研究了一番,一雙爪子向石碑底部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突然,石碑上,一個個文字,化爲劍氣,全部都擊落在小黑的身上,將小黑打飛了十多丈遠。

    即便摔落在地,卻依舊有劍氣打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小黑不停翻滾,疼得怪叫,“怎麼可能會出錯……沒道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是我來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頗爲小心,雙臂緩緩的擡起,調動空間力量,附着在石碑上面,石碑上的文字頓時有冒出一道道強烈的光芒,眼看就又要轉換爲劍氣。

    “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使用空間挪移的手段,將青色石碑先一步移到了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的內部,石碑上,也有數十道劍氣飛出,但是,很快就消散,並沒有傷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石碑移開後,地面上,出現了一個大坑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進入圖卷世界,繼續研究青色石碑,突然,大坑的底部,冒出一團微弱的青色光華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走到大坑的邊緣,向下方看去。

    震驚的發現,大坑的底部,全身神血。

    神血彙集成了一個小型的地底血池,藏在青色石碑的下方,若不是將石碑移開,根本不可能將它發現。

    更加讓人震驚的是,血池的表面,長着一株碧青色的草。

    草,猶如藤蔓一般,漂浮在水面,一共長着七片葉子。

    第一片葉子,形態如龍,在葉子的中心,長着一顆赤紅色的果子,猶如一顆龍眼。

    第二片葉子,形態如虎,在那葉片上面,交織着一道道虎紋。

    第三片葉子,形態如鳳凰,散發出一絲絲火焰,使得葉片燃燒得如同燈籠一般。

    第四片葉子,形態如玄武;第五片葉子,形態如麒麟;第六片葉子,形態如同一輪驕陽烈日;第七片葉子,如黑夜中的明月。

    七片葉子漂浮在水面,按照七星規則排列在一起,散發出青色的幽光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光芒,變得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小黑也是衝了過去,看到血池中的七葉草,嘴裡不停流出口水,低吼道:“神藥……七星神苓……”

    它纔剛剛吼出,血池中,七星神苓的光芒就衝射出來,刺得衆人連眼睛也睜不開。與此同時,大坑中,響起龍吟虎嘯和朱雀、玄武、麒麟的嘶吼之聲。

    聲音傳出,宛如神雷在震動,即便是以在場衆人堪比半聖的修爲,也都感覺到耳膜疼痛,頭暈目眩,氣血翻滾。

    換做是魚龍境的修士,估計已經死在當場。

    隱隱之間,地底開始輕輕的搖晃,七星神苓的藤蔓變得越來越長,從大坑的底部衝出來,快速向上延伸。

    “中古時期以來,天地兩界符一直鎮壓在七星神苓的上方,使得這一株神藥,陷入沉睡。如今,天地兩界符被移走,七星神苓也開始逐漸甦醒。我們必須趁它沒有完全甦醒之前,將它收取。一旦甦醒過來,即便是聖者也收不了它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“廢話那麼多幹什麼,還不立即動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規則調動起來,形成一座空間領域,將七星神苓和血池,完全包裹了進去。

    此刻,七星神苓已經生長到數十丈長,藤蔓也長得足有手臂粗細,可以清晰看見,藤蔓上,長着細密的鱗片,有着一絲絲火焰蔓延出來。

    小黑倒也不含糊,兩隻爪子在半空,快速刻錄銘紋。

    一道道玄奇的紋路,猶如是一張大網,懸浮在半空,將七星神苓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摘取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爪子,向下一按,穿透了銘紋,向七星神苓的根部探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,七星神苓的第一片龍形葉子,竟然衝出一條數十米長的龐大龍魂,發出一聲振聾發聵的龍吟。

    強大的音波,反將小黑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同時,七星神苓生長得更快,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更加恐怖,將張若塵施展出來的空間領域都要震破。

    小黑掌握有摘取神藥的秘法,但是,自身的修爲卻太低,因此根本奈何不了七星神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血月鬼王瞪了過去,緊咬牙齒,吼了一聲:“還不快去幫忙,一旦七星神苓的力量震破空間領域,神藥的氣息,必定會泄露出去。若是將死禪老祖引過來,我們別說是得到神藥,能不能保住性命,也還是兩說。”

    爲了一株神藥,已經足以讓死禪老祖,做出殺人滅口的事。

    Www✿тtkan✿C O

    在場,血月鬼王的修爲最高,遠超衆人,只有她出手幫忙,纔有機會將神藥收取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只要將七星神苓的力量,壓制住一個呼吸的時間,本皇將能將它弄到圖卷世界。只要進入圖卷世界,本皇可以慢慢的收拾它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顯然也是十分清楚神藥的價值,雖然,一臉不情願的模樣,卻還是將全身的力量調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她的鬼體,化爲一縷黑色鬼霧,飛了出去,纏繞在七星神苓的藤蔓上面,將七星神苓的力量暫時壓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黑再次衝出來,雙爪在七星神苓的根部一按,將它從血池中拔了起來,打入進空間之門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空間領域在一瞬間破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衣服,完全被汗水溼透,大口穿着粗氣,半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也再次凝聚出鬼體,只不過,她的消耗,也是相當巨大,比張若塵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木靈希盯着空間之門消失的位置,道:“我剛纔看見,七星神苓的根部,纏着一塊什麼東西?它散發出十分明亮的光華,很像是一塊玉石。”?張若塵點了點頭,也察覺到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不過,七星神苓已經被收入進圖卷世界,倒也暫時不用去理會它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魔猿盯了過去,道:“魔猿,你去岩漿海洋的上方,查探鬼神谷中的情況,若是發現有別的修士趕過來,立即向我稟告。”

    魔猿離開之後,張若塵飲下一口玄武聖血,以聖血的力量,恢復消耗的聖氣。隨後,他才站起身,向大坑底部的血池看去。

    小黑咯咯的一笑,“足足一池的神血,咋們這是要發。”

    “小黑,你應該清楚,封印神血的方法吧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神血的能量相當強大,一般的器皿,根本無法承載,只有使用聖玉的玉髓,加上一種頂級的封印銘紋,才能將它保存起來。不過,這個方法實在太麻煩,咋們有更加簡單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方法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接天神木乃是一位神,它的一塊木頭,猶如是一塊神骨。雖然,接天神木只剩下一個樹根,就連殘留的神力也轉移到新苗,但是,接天神木畢竟是神木。用它做出的器皿,足以用來盛放神血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一拍額頭,恍然大悟,道:“對啊!先前我們怎麼沒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進入圖卷世界,從接天神木的樹根上面,削下一大塊神木,製作成了十多個大小不一的容器。

    隨後,他纔將血池中的神血,全部都收進容器,保存了起來。

    神魔鼠看到張若塵手中的神血,眼神十分貪婪,嘴脣舔了又添,很想撲上去搶奪。

    小黑一爪子拍在神魔鼠的肩膀上面,笑道:“怎麼?想要神血?”?神魔鼠渾身哆嗦了一下,連忙收起心中的貪婪,彎腰躬身,獻媚的笑道:“在黑爺的面前,我哪敢有這樣的想法。不過……若是黑爺能夠與張若塵商量一下,讓他賞賜給我一些神血,今後,我一定爲你們肝腦塗地,死而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小黑在神魔鼠的屁股上面捏了一把,眼神中,透着一股寒氣,道:“你若是老老實實替我們賣命,將來少不了你的好處。若是你敢打什麼歪主意,本皇可以讓你求生不得,氣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神魔鼠的四條腿都在顫抖,連聲道:“不敢,不敢,肯定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現在就去配合你教的聖女和寒雪,將神血赤土全部挖掘出來,搬運進圖卷世界。速度要快,若是幹得好,可以賞賜給你一滴神血。”小黑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