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木靈希、寒雪已經開始搬運神血赤土,加上神魔鼠,搬運的速度,變得更快。

    鬼神谷中,還有別的勢力的強者,誰都不知道這些人什麼時候會趕過來搶奪資源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的速度必須要快,要趕在那些人到來之前,將絕大多數資源,運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七星神苓進入圖卷世界,就完全甦醒過來,化爲一株參天的神藤。藤蔓,比磨盤還要粗,從地面,一直衝到雲層上方。

    特別是神苓的頂端,第六片“驕陽烈日”一般的葉片,第七塊“黑夜明月”一般的葉片,簡直就像是掛在天空的日月,將整個天地都映照成奇異的景象。

    幸好是在圖卷世界,若是在外界,以張若塵和小黑的修爲,恐怕還沒有靠近它,就已經被它散發出來的力量鎮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傳說中的七星神苓,肯定是女帝大人,將它栽種在神屍的下方,吸收神血,經過千百萬年的孕育,神藥已經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在中古,一株神藥出世,也會造成驚天的震盪,諸聖都會因爲爭奪神藥而死。”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七星神苓的七片葉子,青龍、白虎、鳳凰、玄武、麒麟、日、月,對應着不同的藥力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是龍精虎猛。第一片青龍葉子,可以補精。第二片白虎葉子,可以煉體。”

    “補精,指的是對精神力修煉,有着巨大的幫助。若是能夠將青龍葉子服下,修煉到精神力大聖的境界,對你來說,應該也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煉體,也不是普通的煉體,而是肉身成聖,肉身成大聖。當初,孔雀族的一位老祖,就是將肉身修煉到大聖境界,刀槍不入,水火不侵,超脫到了五行之外,與神對擊三招,而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以你現在的修爲,根本無法吸收神藥,強行吞服,無異於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片葉子和第四片葉子更加厲害,鳳凰葉子,代表着涅槃,也就是起死回生。玄武葉子,代表着長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第三片鳳凰葉子上面,眼中露出激動得神色,十根手指捏緊,發出咯咯的聲音。

    真的是傳說中的起死回生藥嗎?

    小黑繼續說道:“第五片麒麟葉子,代表着氣運。將它佩戴在身上,修士可以得到無與倫比的氣運。當然,對於這一點,本皇持着懷疑的態度,即便是神藥,想要改變一個人的氣運,也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那麼,最頂端的兩片神藥葉子,又蘊含有什麼樣的神奇力量?”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我剛纔說的那些,其實都是古籍上面記載的內容,根本不能保證內容的真實性。而且,關於七星神苓第六片和第七片葉子的藥力,即便是古籍上也只是記載了隻言片語。”

    “唯一可以肯定的一點,第六片葉子和第七片葉子上面的露珠,稱爲日精和月華,乃是相當寶貴的靈物,若是在聖藥上面滴下一滴日精月華,足以將聖藥的品級提升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七星神苓的第五片、第六片、第七片葉子,具有的藥力,都是太過玄奇,超過了常人的認知。

    反倒是前面四片葉子,具有驚人的藥性和價值,實在是讓人狂熱和激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七星神苓的根部位置,看見一塊人頭大小的青色玉石,掛在上面。

    七星神苓的根鬚,將青色玉石緊緊的纏繞,包裹在中心,使得玉石只是露出了一些邊角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小黑也察覺到青色玉石。

    於是,它的一雙爪子,向青色玉石伸過去。

    七星神苓的藤蔓猛然搖晃起來,一條條根鬚,猶如鞭子一般,爆發出強大的力量,抽擊向小黑。

    小黑將七星神苓的根鬚擊退,強行將青色玉石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將青色玉石,捏在手中,把玩了半晌,也沒看出所以然,最後只是給出了一句評價:“應該是一件還算不錯的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青色玉石接過去,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木屬性靈氣傳出來,隨後,又調動精神力,準備探測青色玉石的內部結構。

    卻發現,青色玉石的質地相當緊密,即便是精神力也擠不進去。

    “它的力量氣息,倒是與接天神木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研究,暫時將青色玉石收起來,盯向接天神木的第三片葉子。

    第三片葉子的形態,像極了一隻飛在半空的鳳凰,完全被火焰包裹,形成一片赤紅色的火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十分嚴肅,道:“小黑,你去將第三片葉子採摘下來,我想試一試,將它服下,是不是真的能夠起死回生。”

    反正璇璣劍聖已經逝去,將鳳凰葉子給他服下,也算是死馬當作活馬醫,萬一出現了奇蹟呢?

    小黑當然明白張若塵的意圖,立即調動力量,將那一片類似於鳳凰的葉子,採摘了下來。

    隨後,小黑的兩隻爪子之間,冒出一團黑色的火焰,將鳳凰葉子簡單的祭煉了一遍,化爲一顆櫻桃大小的赤紅色丹藥。

    “拿去。”

    小黑將丹藥,遞給張若塵,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說道:“此藥相當珍貴,未必救得活魂飛魄散的聖者……”

    沒等小黑說完,張若塵接過丹藥,向璇璣劍聖的遺體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小黑的意思,這一顆起死回生的神藥,未必救得了魂飛魄散的聖者,但是,卻肯定能救活剛剛死去的修士。與其將它浪費在璇璣劍聖的身上,不如留給自己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沒有想那麼多,璇璣劍聖對他有大恩,哪怕只有一線希望,也一定要試一試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赤紅色的丹藥,放入進璇璣劍聖的嘴裏,接下來,便是漫長的等待。

    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後,遺體終於開始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一絲絲赤色火焰,從璇璣劍聖的全身毛孔之中涌出來,化爲一團巨大的火雲,將他的遺體,完全包裹了進去。

    滾燙的熱浪,撲面而來,逼得張若塵不得不向後退。

    火焰燃燒得十分旺盛,時而收縮,時而膨脹,猶如是遺體在呼吸一樣。

    “似乎真的有戲。”

    小黑瞪大一雙眼珠子,也變得十分緊張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接天神木的樹枝,猛烈的搖晃,一縷縷生命之氣,從樹葉上面涌出來,源源不斷的匯聚向璇璣劍聖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在懷中的青色玉石,受到一股無形力量的牽引,不受控制,化爲一道光梭,向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青色玉石出現在璇璣劍聖的遺體上方。

    經過火焰的烘烤,青色玉石的表面,竟然出現密密麻麻的紋路,與接天神木樹根上面的年輪極其相似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股無比龐大的生命之氣,從青色玉石中涌出來,竟是比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生命之氣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一驚,從空間戒指裏面,取出一片乾枯的靈藥葉片。

    靈藥葉片吸收了生命之氣,竟然恢復生機,逐漸變成碧綠色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長出根鬚和新的葉片。最後,葉片之間竟然還開出了一朵白色的花葯。

    “枯木逢春,起死回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難以平復心中激動得心情,雙手都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枯木可以回春,人呢?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天下間,怎麼可能還有比接天神木的生命之氣更加濃烈的寶物……不對……我明白了,本皇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比張若塵還要激動,瞪着璇璣劍聖遺體上方青色玉石,道:“那是……那是接天神木的結晶,蘊含有接天神木的所有精華之力,代表着神之本源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不明白,小黑在說什麼,怎麼會激動得語無倫次?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中古時期,神,將接天神木斬斷,把它煉製成了眼前這一塊青色玉石。換句話說,聖源是聖者畢生力量的結晶,青色玉石則是接天神木所有力量的結晶。難怪七星神苓的根鬚會附着在青色玉石上面,它是在吸收青色玉石中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明白了過來,感覺到窒息,再次向璇璣劍聖和青色玉石盯過去,心中的期望,變得更加強烈。

    “師尊,你可一定要甦醒過來!”

    突然,青色玉石向下一沉,進入璇璣劍聖的胸口,與他的身體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黑的四隻爪子,情不自禁的抓着地面,道:“接天神木的力量結晶,居然與璇璣劍聖的遺體融合爲一體。如此一來,璇璣劍聖恐怕是真的要逆天重生。而且,他得到了接天神木的傳承,一旦活過來,真不知道會達到何等高度。哈哈!都是女帝留下的寶物,她肯定是留給我,反倒是便宜了璇璣劍聖那個老小子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木靈希施展身法,趕了過來,顯得頗爲急切,道:“魔猿傳來信息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修士,達到了岩漿海洋。他們肯定也知道,岩漿海洋的底部有不少寶物,恐怕會出手搶奪。”

    “來得倒是時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突出一口氣,將嘴脣緊緊的一抿,道:“端木師姐,你在這裏看守師尊的遺體,讓神魔鼠和寒雪繼續搬運神血赤土,我去上面拖住他們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