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死禪老祖收走神屍,在鬼神谷,造成了極大的影響,所有人都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緊接着,死禪教的諸位半聖,傳出死禪老祖的口諭:

    進入陰間的人類修士,只要願意加入死禪教,每人可以得到五滴神血,並且,死禪老祖能夠將他們帶回崑崙界。

    若是不願爲死禪教辦事,只能留在陰間等死。

    口諭一出,陸陸續續有人投靠死禪老祖,其中一些人是爲了神血,也有一些人是真的想要活命,想要返回崑崙界。

    只有少數一些人,依舊堅持自身的立場,沒有投靠死禪教。

    鬼神谷外,一座山谷。

    一位面帶福相的僧人,走進山谷,他的雙手合十,向前一拜,道:“老祖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強者,已經趕去岩漿海洋,張若塵恐怕是凶多吉少,我們要不要在這個時候,幫他一次,順便將他拉攏到死禪教?”

    死禪老祖盤坐在神屍的頭頂,全身上下,散發出一道道金色的光束,猶如神聖的佛雨,灑落在這一片大地。

    他的一雙佛目緩緩睜開,露出一抹微笑:“無需理會,讓他們鬥。岩漿海洋的底部,還是有一些寶物,應該會是一場龍爭虎鬥。”

    那位僧人又道:“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有一些老怪物也在陰間,就憑張若塵現在的修爲恐怕是擋不住。老祖若是不出手,張若塵豈不是必死無疑?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。我已經推算過張若塵的命格,此子的命格相當剛硬,有成爲神之命格的趨勢,絕不會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死禪老祖立即又道:“神初鬼王已經趕去了崑崙界,我們也該回去,不能再在陰間逗留。”

    死禪老祖很清楚,此次在陰間,他與神初鬼王已經接下仇怨,甚至還奪走了神屍,神初鬼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。

    若是,他不立即趕回崑崙界,恐怕神初鬼王會對死禪教的總壇下手。

    經過半個時辰的集合,所有歸順死禪教的修士,全部匯聚到神屍的下方,虔誠的跪伏在地上,膜拜死禪老祖。

    死禪老祖將萬寶袈裟打了出去,將所有修士,全部收進袈裟。隨後,他才控制神屍,離開鬼神谷,向屍河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岩漿海洋的東邊,一片鉛黑色的屍氣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一隻龐大的龍屍,站在屍氣的深處,形成一個猙獰的輪廓,時而,發出一聲震撼人心的怒吼,便是形成一股呼嘯的寒風。

    一具全身纏着白布的木乃伊,站在龍屍的背上,只有一雙青色的眼睛露在外面,顯得格外陰森鬼氣。

    正是趕屍古族的傳承者,陰玄紀。

    陰玄紀自然也能看出,這一片岩漿海洋極其不凡,蘊含神力,在其內部必定有神殘留下來的遺寶。

    只不過,岩漿海洋的中心,卻已經被人挖空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讓陰玄紀相當憤怒。

    “站住,這一片已經被塵爺霸佔,想要岩石,你們只能去岩漿海洋的邊緣挖掘。”吞象兔道。

    將神血赤土消化,吞象兔的修爲,已經突破到二階半聖的境界,自然是底氣十足,根本不懼陰玄紀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吞象兔旁邊的魔猿也是雙臂捶胸,仰天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“兩隻蠢物,還不立即滾開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身上的氣息相當陰寒,駕馭龍屍,大步向前,右手的手掌向前一擊,一隻十多米長的大手印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吞象兔立即施展出身法,向左橫移出去。

    魔猿依舊站在原地,雙目瞪得猶如燈籠一般,全身魔氣翻滾,一根根黑色的長毛全部都立起來,向前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掌力,相當強橫,將魔猿打得拋飛了出去,墜落在地,將一大片岩石砸得碎裂。

    “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向前一伸手,將龍屍頭頂的龍角拔了出來。

    龍角長達一丈七尺,十分尖銳,有着淡淡的幽光,從其內部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龍角刺了出去,擊在魔猿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噗呲。”

    鮮血從魔猿的腹部噴涌出來,緊接着,陰玄紀的手臂扭動了一下,龍角在魔猿的體內中一攪。

    魔猿躺在地上,嘴裡發出一聲慘烈的嘶吼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嘴裡,發出咯咯的笑聲,將血淋淋的龍角收了回去。他的雙眼,冒出青色的火焰,很快就鎖定了吞象兔的位置,“速度倒是挺快,只可惜,你的修爲卻還差得很遠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雙手結出印法,一股陰寒的聖氣從掌心吐出,附着在龍角上面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龍角化爲一道流光,飛了出去,穿過百丈遠的虛空,擊向吐象兔。

    就在龍角即將擊在吞象兔身上的時候,張若塵從大坑的底部衝出來,爆發出來的速度比龍角的飛行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,化爲一道殘影,出現在吞象兔的身前,伸出一隻手掌,將龍角緊緊的抓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有着淡淡的五彩光華散發出來,僅僅只是向後退了一步,就將龍角上的力量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陰玄紀察覺到失去對龍角的控制,眼中的青色火焰,變得更加熾熱,一縷縷火焰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終於又出現,這一次不逃了嗎?”陰玄紀聲音沙啞的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旋轉了一圈,將龍角捏在手中,向奄奄一息的魔猿看了過去,雙眉頓時微微的皺起,道:“鍋鍋,你先將魔猿帶下去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立即化爲一道紅光,出現在魔猿的身前,拖起它龐大的身軀,跳下了岩漿海洋中心的大坑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不遠處的陰玄紀,道:“我先來到這裡,按照修煉界的規矩,這一片岩漿海洋都應該屬於我。但是,我並不是一個吃獨食的人,你們若是想要採集岩石,後退三十丈,隨便採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你打傷了我的蠻獸,我們必須先解決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顯然是沒有將一頭蠻獸放在心上,大笑了一聲,聲音中充滿戲謔的味道:“幾塊岩石,就想將我打發?張若塵,別以爲你是時空傳人,就能跟我講規矩。在我這裡,只有絕對的實力,纔是規矩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