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與此同時,陰玄紀的身體,緩緩的騰空而起,站在龍屍上方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滂湃的聖氣,向腰部的鈴鐺涌去。掛在他腰上的三隻鈴鐺,全部飛了起來,發出激烈的碰撞聲。

    下方,龍屍和金屍仰天長嘯,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音,冰冷的屍氣噴涌出來,凝聚出數十道龍影和一大片金色的宮殿。

    那具金屍,生前是一位古老的皇者,修煉成不滅金身,即便是死去數萬年,肉身依舊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那一大片金色宮殿的虛影,乃是它身上的皇氣凝聚而成,如同是聖體的法相,具有極其強大的聖威和皇威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陰玄紀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龍屍和金屍同時攻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小覷兩大戰屍,不斷打出空間裂縫,卻都被它們躲避了過去。最後,張若塵只能縱身一躍,飛到十多丈高的半空,以免遭到兩股強大力量的合擊。

    “攻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另一個方向,封銀蟬調動八千鬼兵,排列成一座戰陣,將所有鬼兵的力量,凝聚在一起,化爲一柄長達千丈的血刀,向騰躍在半空的張若塵劈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刀鋒劃過,將空間劈得不斷裂開,形成無數道碎片。

    這一刀的力量,就算是四階半聖,估計也接不住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,卻還是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右躲避,不敢與她硬拼。

    “養鬼古族的手段,果然如傳說中一般,相當厲害。她的實力,恐怕還是陰玄紀之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橫移出去,陰玄紀掌控的金屍,爆發出驚人的速度,轉瞬之間,便是穿透空間領域,攻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它打出的拳風,將身後的金色宮殿的虛影帶動,向前衝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神龍之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龍象般若掌,手掌心,飛出一道道龍影和象影,與金屍硬拼了一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從金色拳頭上面涌過來,將張若塵震得一連後退十八步,每一步落下,都會將地面的岩石踩得粉碎。

    金屍的力量,絕對比那具長着三頭六臂的戰屍,更加強橫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若是現在認輸,還來得及。只要你跪下給我磕頭,主動認錯,本公子便放過你。”陰玄紀搖動鈴鐺,眼中露出陰笑。

    他與封銀蟬聯手對敵,一直以來都是所向無敵,即便是半聖之中的老輩人物,也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還拿不下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?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右臂十分疼痛,右邊的半個身體都有些發麻,提不起來力量。

    金屍的戰力,估計與四階半聖比起來,也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修爲,很可能已經達到二階半聖的境界,否則,他不可能掌控得住如此厲害的戰屍。

    四階半聖級別的戰力,即便是在半聖之中,也算是相當厲害。畢竟,整個崑崙界的半聖,其中有一大半停在四階半聖以下,只有三四成的半聖,才能達到四階半聖以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面不改色,沒有任何懼意,只不過眼神卻變得相當嚴肅。他調動龍珠中的聖龍之氣,快速向右臂涌去,那股痛麻的感覺,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陰玄紀見張若塵依舊是冥頑不靈,冷哼一聲,再次將三隻鈴鐺搖晃起來,控制金屍,再次打出兩道拳印。

    金色宮殿的虛影,向前飛去,猶如一座世界壓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空間崩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眼神一沉,右手食指向前一點,將前方的空間擊碎,化爲一片破碎的空間地帶。

    特別是在鬼神谷,施展出空間崩碎,爆發出來的威力更加強大。方圓數十丈的空間,在一瞬間,向內坍塌,徹底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陰玄紀也相當吃驚,沒有料到,張若塵居然還會如此可怕的空間招數。如此厲害的一招,即便是五階半聖、六階半聖,估計也只能退避。

    金屍的速度,倒是相當驚人,立即向後倒退,竟然逃出那一片破碎的空間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封銀蟬掌控的八千鬼兵,排列成圓形的戰圈,將張若塵圍困在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八千道鬼氣,從鬼兵的體內衝出,化爲一根根水桶粗細的鐵索,交織成一座鬼氣牢獄。

    封銀蟬手持鬼幡,墨黑色的面紗,遮住了大半張俏臉,顯得頗爲神秘,道:“張若塵,這一次,你插翅也難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鬼氣牢籠的中心,顯得極其平靜,道:“你以爲一座萬鬼攝魂大陣,困得住我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萬鬼攝魂大陣,就應該明白,我只需要激活陣法,便能抽走你的武魂。失去了武魂,你還能控制空間嗎?”

    顯然,封銀蟬對萬鬼攝魂大陣有極大的信心,要知道,這座陣法,即便是在六級陣法之中,也算是相當厲害。

    別說是張若塵,就算是那些修煉兩百年以上的半聖,已經將聖魂修煉到極其穩固的狀態,也難以擋住萬鬼攝魂大陣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微微的一笑,不再多言,直接控制空間的力量,將遠處的十一道空間裂縫,同時拉引過來。

    若是遭到這些空間裂縫的攻擊,封銀蟬好不容易煉製成的鬼兵,將會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“真以爲我不敢殺你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的眼眸中,冒出寒光,將鬼幡打出去,懸浮在八千鬼兵的上空。

    隨着鬼幡緩緩的轉動,八千鬼兵同時向前衝出去,鬼體分解成了鬼氣,又凝聚成八千道鬼紋符籙,飛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遠遠望過去,張若塵的身體,完全被鬼紋符籙包圍。

    八千道鬼紋符籙在快速轉動,形成一個巨大的鬼氣漩渦,發出“嗚嗚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陰玄紀略微皺起眉頭,雖然,他也很希望封銀蟬能夠殺死張若塵。但是,張若塵現在還不能死,若是他死在這裡,那麼誰來帶他們離開陰間?

    封銀蟬使用萬鬼攝魂大陣來對付張若塵,還是有些衝動。

    吞象兔將魔猿送進圖卷世界,立即返回地面。

    不僅是它,血月鬼王也站在不遠處。只不過,血月鬼王卻顯得格外淡然,沒有任何表情,猶如是一位旁觀者。

    吞象兔擡起頭,向她盯了一眼,道:“鬼姐,你若是再不出手,塵爺恐怕會死在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兩位傳承者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向它瞥了一眼,道:“他沒那麼容易死,反倒是,在那暗處,有幾股十分厲害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能夠讓一位鬼王,也稱爲厲害,由此可見,對方絕對不是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臉上,露出警惕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爲,她能夠感受到,在那暗處,有着一股奇異的力量,正在變得越來越強,竟然能夠壓制她身上的鬼氣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,讓她感覺到相當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萬鬼攝魂大陣的中心,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五彩色的光華,將這裡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空間,撕裂出五道縫隙。

    八千道鬼紋符籙,同時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五行混沌之力,難道張若塵竟然修煉成了傳說中的五行混沌體?”

    封銀蟬的臉色,變得極其蒼白,立即控制鬼幡,想要將八千位化爲符籙的鬼兵收回去。畢竟,那些鬼兵,乃是她花費了大量精力和財富,才煉製出來。若是掉入進空間裂縫,將會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還是遲了一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十多道空間裂縫,同時打出去,將八千位鬼兵,全部吞噬。只剩六位無常級別的鬼兵,保住鬼體,飛回進鬼幡。

    至於另外兩位無常級鬼兵,遭受空間裂縫的襲擊,已經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鬼兵被消滅,封銀蟬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,嘴裡吐出了一口鮮血,立即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再次控制兩具戰屍,準備全力以赴的出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遠處的鬼霧之中,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:“紀兒,在這一片地域,空間十分脆弱,對張若塵有極大的優勢。你先退下去,由老夫來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隱隱間,可以看見,灰黑色的鬼霧中心,懸浮着一口鏽跡斑斑的黃銅棺材。

    剛纔的聲音,便是從棺材之中傳出。

    陰玄紀顯然是極其不服,不過,卻並沒有違抗棺材中那位老者的意志。

    此人乃是趕屍古族的一位老祖宗,修行了數百年,因爲壽元將盡,所以才冒險來到陰間尋找起死回生藥。

    雖然,陰玄紀是趕屍古族的傳承者,在族中,有着堪比聖者的權利,卻還是不敢得罪棺中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陰玄紀拱手向黃銅棺材一拜,道:“老祖,張若塵的身上有一枚神頑果,你若是將它服下,可以延壽百年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神頑果”三個字,黃銅棺材輕微的搖晃了一下,棺中人的呼吸,變得頗爲急促。

    神頑果是由神氣、神血,經過悠久碎月的沉積,最終才能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,它的藥力,比不上起死回生藥,卻依舊是一枚續命的神物,即便是聖者級別的人物,也十分渴求得到一枚。

    就在黃銅棺材出現的那一刻,張若塵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,雙腳逐漸下沉,很快,雙腳的腳踝已經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別說是戰鬥,就算是動一動手指,也無比艱難。

    (昨天實在抱歉,早上起來總算寫完一章,晚上再更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