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黃銅棺材的表面,浮現出成千上萬道骷髏印記,四散而開,匯聚成陰森地獄一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因爲雙方的修爲差距實在太大,在對方的聖威鎮壓之下,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完全無法運轉,自然也就無法使用空間挪移逃脫出去,只能憑藉強橫的體制,勉強抵擋趕屍古族那位聖者老祖的威懾。

    陰玄紀站在黃銅棺材的旁邊,面對冷笑:“張若塵,趕屍古族的倥侗聖者就在你的面前,還不下跪叩拜?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咬牙齒,冷眼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陰玄紀早就很想收拾張若塵,自然不願放過這個機會,向前跨出一步,就要走過去。但是,他卻看見,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,出現在了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那女子的身上,竟然也有一股強大的聖威爆發出來,將陰玄紀震得連連後退,無法前進一步。

    這個美女,自然就是血月鬼王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走了過去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旁,伸出一隻柔長的玉手,在張若塵的肩膀上面輕輕一拍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股滂湃的鬼氣,從她的掌心涌出來。

    鬼氣將張若塵的身體包裹,那股作用在他身上的巨大壓力,瞬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退了兩步,盯向那具黃銅棺材,眼神變得相當凝重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竟然來了一位聖者級別的老祖,如此一來,局勢變得對他們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張若塵懷疑,還有別的聖者隱藏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出現了一位鬼王?”

    誰都沒有想到,竟然有一位鬼王在守護張若塵,即便是陰玄紀和封銀蟬也十分吃驚。

    黃銅棺材的內部,響起了一個沙啞的聲音:“張若塵,區區一位鬼王,保不住你的性命,繼續反抗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雖然,聲音十分低沉,卻傳遍岩漿海洋,將整個空間都震得不停抖動。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怡然不懼的樣子,伸出手指,在空間戒指上面一摸。隨即,一道劍光從戒指上面飛了出來,化爲一柄鋸齒般的古劍,懸浮在他和血月鬼王的身前。

    劍體上,散發出極其強橫的氣息,凝聚成一道道劍氣,飛行在這一片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“滔天劍!”

    黃銅棺材表面的萬千骷髏印記,猛烈震動了一下,在其內部,響起一聲怒吼:“璇璣劍聖竟然將滔天劍傳給了你,真是可惡。”

    滔天劍在《千紋聖器譜》,排名第二十七位,能夠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掌控滔天劍的時候,只用一劍,便能殺聖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將體內的鬼氣,源源不斷的釋放出來,打入進滔天劍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滔天劍劇烈震動了一下,衝出比先前多十倍的劍氣,凝聚成一片劍氣海洋,將陰玄紀和封銀蟬完全席捲進去。

    黃銅棺材的表面,飛出一道黑色的聖氣,將他們二人捲起,飛了出去。等到他們落到地面的時候,已經出現在鬼神谷的谷口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也是揮動了一下衣袖,將張若塵卷飛出去,扔落到數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隨後,血月鬼王的右手五指,向前一捏,抓起了滔天劍。滔天劍表面的銘紋,快速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數千道銘紋,猶如數千條聖氣大河,散發出毀天滅地的聖威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站在數十里之外,也感覺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連接天空和大地的劍氣,從血月鬼王的手中飛出去,將這一片空間,打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同時,黃銅棺材的內部,飛出成千上萬個骷髏,但是,纔剛剛與劍氣觸碰了一下,萬千骷髏全部化爲白色的齏粉。

    黃銅棺材也是一件厲害的聖器,只不過,並不能與滔天劍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棺材先是凹陷了下去,緊接着,裂出一道道紋路,猶如是陶瓷一般,隨時都要破碎。

    “給我死。”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頭上,長髮飛揚,眼神銳利,手持滔天劍,猶如化身爲一位女劍聖了一般,竟是有這一種睥睨天下的威勢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鬼神谷中,另一處地域。

    一片紫色的火雲,從地面飛了起來,向血月鬼王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火雲的內部,站着一個身穿紫金鎧甲的男子,全身皮膚蒼白如紙,一雙眼睛涌出懾人的雷電,雙掌之間,飛出一個金色的圓環,擊向血月鬼王的頭頂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反手一劍,揮斬出去。

    叮的一聲,滔天劍將金色的圓環,打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兩件聖器碰撞,散發出一圈圈強勁的聖道之力,將鬼神谷中的鬼氣,衝擊得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數十里之外,也遭受不小的衝擊,撐起了劍氣領域和空間領域,一連向後滑行了數百米。

    “那個身穿紫金鎧甲的男子,到底是倥侗聖者的戰屍,還是趕屍古族的另一位聖者?”張若塵的目光,望着天穹上方的那一片紫色火雲。

    無論是哪一種情況,都相當不妙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憑藉滔天劍,能夠擋住一位聖者,卻絕對擋不住兩位聖者。

    “現在,該怎麼辦?”張若塵的大腦飛速轉動,思考對策。

    破碎的黃銅棺材,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棺材中,走出一位身形佝僂的老者,蒼白的頭髮,從頭頂披散了下來,只露出半張皺巴巴的臉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倥侗聖者,活了接近五百年的老古董,即便是在趕屍古族,也是輩分最高的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倥侗聖者的兩個眼眶,乃是兩個黑乎乎的洞,猶如沒有眼球,道:“滔天劍果然厲害,若是璇璣那個老匹夫還活着,恐怕本聖擋不住他一劍。不過,由一位鬼王來驅使滔天劍,恐怕它的威力,已經是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天穹上方,穿着紫金鎧甲的男子,道:“奪取滔天劍,趕屍古族就又多一件鎮族聖器。”

    隨即,那個男子雙手結出印法,再次將金色圓環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色圓環快速旋轉,變得越來越大,最後,圓環的直徑達到數裏,懸浮在血月鬼王的頭頂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倥侗聖者的雙手按向地面,一股強大的撕裂力量,將大地分開,延伸向左右兩個方向。

    巨大的裂縫,一直蔓延到血月鬼王的腳下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的眉心,浮現出一個月牙形的印記,雪白無瑕的鬼體,散發出瑩白的月光,自身的力量,竟然又增強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她以一己之力,同時與兩位聖者鬥法,竟然不落下風。

    反而,倥侗聖者因爲太年長,血氣衰退,不能久戰,爆發出來的力量,正在快速減弱。若是持續戰鬥下去,恐怕血月鬼王真的能夠將兩位聖者擊退。

    “噗呲。”

    倥侗聖者倒飛而回,在他的胸口,出現了一道一尺長的劍痕。一滴滴聖血,從傷口中流淌出來,灑落在地。

    聖血蘊含有極其強橫的力量,每一滴落下地上,都會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身穿紫金色鎧甲的男子,也被擊退,他的金色圓環與滔天劍硬碰了數十擊,出現了一道裂縫。若是繼續碰撞,這件聖器,很可能會徹底毀掉。

    倥侗聖者的目光,露出陰冷的神色,厲吼了一聲:“溼婆,你還不出手嗎?你們養鬼古族的手段,可以剋制亡靈,對你來說,收拾一隻鬼王,應該不是難事吧?”

    鬼神谷的東邊,出現了一個老嫗,手持一根枯木柺杖,站在岩漿海洋的邊緣,笑道:“收拾一隻鬼王,當然不是難事。但是,本聖收拾了她,接下來的利益,該如何分配呢?”

    第三位聖者出現。

    正是養鬼古族的溼婆聖者,也是一位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,因爲壽元將盡,纔會來到陰間尋找續命的神藥。

    倥侗聖者的臉色一沉,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溼婆聖者微微的一笑,臉上的皺紋也少了幾根,道:“神頑果、滔天劍、張若塵,全部歸養鬼古族所有。岩漿海洋中的寶物,我們兩族各自一半。如何?”

    在溼婆聖者的眼中,“張若塵”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。他的價值,甚至還超過神頑果和滔天劍。

    這個小子,全身是寶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世代聯姻,同氣連枝,但是,涉及到根本利益,還是會爭得頭破血流。

    倥侗聖者冷哼一聲:“溼婆,你的胃口太大了吧!撐得下嗎?”

    “你不願意?”溼婆聖者笑道。

    倥侗聖者自然是很不願意,特別是神頑果,可以增加百年的壽元,關乎他的生死,怎麼可能讓給別人?

    不過,他現在必須藉助溼婆聖者的力量,收拾那一隻鬼王,因此,只能暫時忍讓。

    “好吧!本聖答應你,先收拾那隻鬼王,以免生出變數。”倥侗聖道說道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也很清楚,還有好幾股勢力,就在暗藏在附近,虎視眈眈的盯着這裏。

    只是因爲,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力量太過強大,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修士纔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現在,的確應該將血月鬼王收拾掉,儘快將張若塵和岩漿海洋中的寶物全部控制起來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的眉心,飛出一隻黑色的陶罐,騰空而起,出現在她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就在陶罐飛出的時候,血月鬼王的心中,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。於是,她立即揮動滔天劍,向黑色陶罐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陶罐的蓋子打開,散發出一片黑色的陰雲。

    罐中,響起萬鬼嚎叫的聲音,猶如是裝着一座地域。

    聽到那聲音,血月鬼王頓時心神不寧,全身劇痛,嘴裏發出慘叫聲。她的鬼體快速分解,化爲一縷縷鬼氣,飛進了陶罐。

    “嘭”地一聲,滔天劍從半空落下,墜落在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