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色的陶罐,極其粗糙,在它的表面,甚至還有一道道乾裂的紋路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如此一隻普通的陶罐,卻將一位鬼王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不僅只是張若塵,隱藏在暗處的一些修士,也都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那是傳說中的攝魂聖罐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據說,攝魂聖罐乃是由養鬼古族的一位大聖祖師煉製出來,從中古時期,一直傳承至今。”

    “噬心大聖?”

    “應該沒錯,只有噬心大聖那等人物,才能煉製出攝魂聖罐。”

    攝魂聖罐在《千紋聖器譜》排名第十八,比滔天劍的排名更高,不僅能夠收服亡魂,也能抽取活人的靈魂,乃是一件相當厲害的兇物。

    攝魂聖罐纔剛剛將血月鬼王收進去,罐子就猛烈的搖晃起來,在其內部,發出“嘭嘭”的撞擊聲。

    “一隻兩劫鬼王,還想從攝魂聖罐之中逃出來?”

    溼婆聖者冷哼了一聲,將手指捏破,一滴聖血溢出,飛了出去,打在攝魂聖罐上面。旋即,罐子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,鎮壓住罐中的血月鬼王。

    就在溼婆聖者鎮壓血月鬼王的時候,張若塵使用劍意,將滔天劍喚了回去,收進空間戒指。

    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,並沒有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畢竟,在他們看來,張若塵猶如甕中之鱉,已經插翅難逃。

    除了三位聖者之外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一些半聖,也都現身,一共足有十多人,站在岩漿海洋的邊緣,每一個都散發出極其強橫的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除了陰玄紀和封銀蟬,其餘人全部都是壽元將盡的老輩霸主,至少活了兩百歲。

    封銀蟬的雙眸一眯,笑道:“張若塵,還不束手就擒,繼續反抗,已經沒有任何意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乃是時空傳人,又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對於養鬼古族而言,他這個人,便是一筆巨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養鬼古族將靈魂研究得相當透徹,可以使用秘法,將張若塵的肉身奪舍。

    若是,養鬼古族誕生一個具有五行混沌體的時空傳人,必定能夠,帶領養鬼古族走向興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四周望去,全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老輩強者,任何一個人的實力,也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眼神,不是戲謔,就是憐憫,猶如張若塵已經是他們案板上的肉,只能任憑他們宰割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不束手就擒呢?”

    雖然,處於相當被動的局面,張若塵卻並沒有妥協,顯得十分鎮定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

    倥侗聖者懶得與張若塵廢話,直接伸出一隻乾瘦的手臂,穿過數十里的空間,向張若塵的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使用的是“隔空取物”的武技,已經將這種武技,修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,即便是相隔百里,只需輕輕的伸手,就能將想要的東西抓取回來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聖道規則在快速穿梭,凝聚成了一隻長達二十多米的黑色手掌,向下一抓。

    眼看着張若塵就要被倥侗聖者擒住,這時,岩漿海洋中心的大坑底部,涌出了一道青色的光柱。

    光柱中,蘊含有十分濃郁的生命之氣。

    下一刻,岩漿湖泊的岸邊,石頭的縫隙之中,竟然長出青色的草葉,以極快的速度生長,化爲藤蔓、花朵、灌木。

    死氣沉沉的鬼神谷,轉瞬之間,變得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道劍氣,也不知是從什麼地方飛出,將倥侗聖者凝聚出了的大手,直接擊碎。

    劍氣並沒有消散,繼續向前飛出。

    “竟然還有高手。”

    倥侗聖者的臉色,略微一變,立即將三道防禦符咒打了出去,在他的身前,凝聚成三層光盾。

    每一層光盾,皆有三尺厚。

    平時的時候,他只需使用一張防禦符咒,就能化解危機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之所以,一連打出三道符咒,也是因爲那道劍氣的威力,實在太過強大,給他一種,難以抵擋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連三聲爆響,三道防禦符咒凝聚出來的光盾,頃刻之間,就被劍氣擊穿。

    劍氣劈斬倥侗聖者的身上,將他的右臂斬落下來。

    大量聖血,從倥侗聖者的體內涌出。倥侗聖者的嘴裡,發出一聲低沉的慘叫,倒飛出去,掉入進岩漿海洋。

    剛纔這一幕,實在太驚人,將很多人都震懾住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一劍,恐怕也只有劍聖,才能發揮出這樣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倥侗聖者已經成聖數百年,自身實力相當深厚,除非璇璣劍聖復生,要不然,誰能一劍斬下他的手臂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猜到張若塵還有底牌,原來,他的背後,竟然還有一位如此強大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衆人紛紛猜測的時候,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狂喜的神色,雙眼向岩漿海洋的中心位置望去。

    一道卓然的人影,從青色的霧氣之中,緩緩的走出來。

    看到那道人影,張若塵的雙眼變得有些溼潤,身體忍不住的顫抖,單膝跪下:“師……尊……”

    他還沒有跪下,璇璣劍聖便是虛手一擡,下一刻,出現在了他的身前,將他扶了起來。璇璣劍聖的一雙無比深邃的眼睛,仔細打量張若塵,神情相當複雜。

    死去的人,重新活了過來,即便是以璇璣劍聖的心境,也生出各種莫名的情緒,茫然、感動、驚歎,最終,變爲了平靜。

    已經是兩世爲人,自然能夠做到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手,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,道:“好孩子,你先退下去,接下來就交給師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有着千言萬語,卻還是忍下來,退了下去,站到璇璣劍聖的身後。

    師尊能夠重新活過來,已經是奇蹟之中的奇蹟。

    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,全部都震驚不已,死去的人,竟然真的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常年都與鬼魂和屍體接觸,自然能夠分別出璇璣劍聖到底是人,還是鬼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身上,沒有一絲死氣,反而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生命之氣,超過常人數千倍。

    原本的白髮,變成了青發。

    他臉上的皺紋,也都全部消失,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倥侗聖者從岩漿海洋之中衝出來,落到地面,雖然,斷了一臂,卻依舊散發出強橫的聖氣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他看到璇璣劍聖的時候,卻還是大驚失色,道: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身邊,涌出一圈圈生命之光,道:“倥侗,你竟然敢對本聖的弟子下手,真以爲本聖已經死去?”

    倥侗聖者深吸了一口氣,冷哼道:“肯定是張若塵幫你找到了起死回生藥,難怪那小子要在這裡阻攔我們,原來是在爲你爭取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,後悔了?”璇璣劍聖道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道:“倥侗,不要與他多言,他纔剛剛活過來,還沒有將起死回生藥的藥力完全吸收。趁此機會,我們聯手,將他鎮殺。說不定,還能從他的屍體之中,熬煉出起死回生藥。”

    隨即,溼婆聖者將攝魂聖罐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罐中,飛出一道道鬼魂,其中有四道鬼魂的氣息相當強大,堪比四位鬼王。控制四位鬼王,已經是溼婆聖者的極限。

    血月鬼王還沒有被攝魂聖罐煉化,趁此機會,她從罐中逃了出來,化爲一道鬼煙,落到地面,顯得相當虛弱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正在全力以赴對付璇璣劍聖,倒也沒有時間,再去鎮壓她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倥侗聖者和穿着紫金鎧甲的男子,也都各自施展出底牌,打出聖術,從側面攻擊向璇璣劍聖。

    三大聖者同時出手,造成的毀滅力自然是相當驚人,鬼神谷中的崖壁、山丘,全部崩碎,發出一道道轟鳴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擔心,畢竟,璇璣劍聖纔剛剛甦醒,肯定沒有達到巔峰狀態,未必擋得住三大聖者的攻擊。更何況,對方還掌握有攝魂聖罐。

    於是,他將滔天劍取出來,想要遞給璇璣劍聖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,臉上露出自信的神情,向前跨出一步,出現在了虛空。他以手爲劍,向前一斬。

    劍氣猶如一道十里長的瀑布,從天穹垂落而下,擊在趕屍古族的兩位聖者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倥侗聖體僅僅只是支撐了一個剎那,肉身就崩碎,化爲一團血霧。血霧中,有着碎裂的聖骨,墜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那位穿着紫金色鎧甲的聖者,也是慘叫一聲,鎧甲破碎,全身都在淌血,從天空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地面上,出現了一個大坑,還有一具破碎的屍體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擊,兩位聖者便隕落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