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二聖慘死,將無數人驚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的臉色,也變得相當蒼白,怎麼也沒有想到,璇璣劍聖活過來之後,竟然變得如此強橫,簡直比巔峰時期還要厲害幾分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的目光向封銀蟬和陰玄紀的方向盯了一眼,冷喝一聲:“快逃。”

    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諸位半聖,立即施展身法,向遠處逃遁,衝出鬼神谷,四散而開,飛向各個方向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並沒有逃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強勢擊殺倥侗聖者和紫墟聖者的時候,她便知道,璇璣劍聖的意志十分堅定,不可能放她逃走。

    她越是想逃,死得越快。

    與其如此,不如全力以赴的一戰,或許,還有一些希望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能夠掌控攝魂聖罐,在養鬼古族自然是有極高的地位,在整個崑崙界的諸聖之中,也是相當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鬼王大陣。”

    溼婆聖者的頭頂上空,凝聚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。

    攝魂聖罐位於漩渦的中心位置,緩緩的旋轉,掀起了一股狂暴的颶風。成千上萬道鬼影,在漩渦之中快速飛行,發出刺耳的叫聲。

    其中,四道鬼王的影子,最爲巨大,足有十多丈高,猶如四位巨人站在漩渦的四個方向。

    鬼王大陣匯聚有四位鬼王和千萬鬼魂的力量,隨着快速旋轉,散發出來的力量,越來越強橫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站在半空,顯得風輕雲淡,瞥了溼婆聖者一眼,道:“五百年前,養鬼古族的封溼婆,也是年輕一代的天驕爭相追求的美人。五百年後再次與你相見,才發現,昔日的美人,已經如此蒼老。”

    溼婆聖者摸了摸自己皺巴巴的臉,笑了笑,道:“我記得,那時的你,一直都在與九幽鬥劍,不是你贏,便是他贏。我以爲,你們兩人的心中只有劍,卻沒想到,你居然記住了那時的我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和溼婆聖者乃是同時代的修士,也都是出類拔萃的英傑,年輕時候,少年熱血,美人多嬌,總是會去參加一些盛會,因此,他們曾經見過數次。

    一人是死而復生,一人是垂暮將死。

    明明是生死相向的兩人,卻還能追談年輕時候的往事,恐怕也只有聖者才能做到這一步。

    兩人不再多言,兩股龐大的聖威,已經堆積到了巔峰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的一雙乾枯的手臂,緩緩向前一推,攝魂聖罐猛然一顫,調動鬼王大陣,向璇璣劍聖碾壓而去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依舊站在原地,顯得格外平靜。

    直到鬼王大陣到達他的面前,他的身體,化爲一柄光劍,爆發出無堅不摧的力量,咻的一聲飛出去,穿透陣法。

    即便是四大鬼王,也在一瞬間,全部都被劍氣擊穿,化爲四團鬼氣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白色的光劍,擊穿溼婆聖者的聖體。

    溼婆聖者渾身一顫,一雙蒼老的眼睛,變得沒有一絲神采,喃喃自語的道:“你竟然……已經達到了……那個境界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溼婆聖者的嘴角,流淌出一絲鮮血。

    她依舊站在岩漿海洋的岸邊,一動不動,身上的生命氣息,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一陣風吹了過去,她的身體,化爲一粒粒沙粒,飛了出去。到最後,只剩一具白骨,嘭的一聲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輕飄飄的落到地面,顯得各位從容淡然,伸出一隻手,懸在天穹的攝魂聖罐落到了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盯着不遠處的白骨,輕輕的一嘆:“紅顏枯骨白髮葬,一世風華歸塵土。五百年,有多少生命正在逝去?又有多少美好的東西徹底消失?那生死的真諦,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死而復生之後,璇璣劍聖的心境,得到了一次昇華。

    以前,他一直在追求劍道,畢生的願望,就是達到劍道的巔峰。如今,他卻更想去追求生命的真諦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望向那些正在逃遁的半聖,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,並沒有繼續出手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強勢手段,將隱藏在暗處的修士,全部都震懾住,沒有人再敢打岩漿海洋中的寶物的主意,紛紛退走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張若塵帶領衆人,繼續採集岩石,挖掘岩漿海洋之中的寶物,又找到了一些鎧甲碎片和神骨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六天,岩漿海洋中心區域的岩石和寶物,全部都被挖掘出來。海洋底部的神血赤土,也都全部搬運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“一共十二塊鎧甲碎片,四塊神骨,還有大量的神血,僅憑這些寶物,你就能建立起一個龐大的家族。”小黑向張若塵看過去,嘿嘿的笑道。

    吞象兔、魔猿、神魔鼠,全部都眼睛發綠,直勾勾的盯着神血。

    即便是木靈希,也都是俏皮的舔了舔嘴脣,兩根玉指輕輕的摸着下巴,道:“他就一個孤家寡人,怎麼建立家族?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顯得相當平靜,拿出了一小罐神血,遞給了木靈希,道:“最近一段時間,大家都很辛苦,端木師姐,你將這些神血,全部都分發下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接過接天神木雕琢而成的罐子,只感覺心臟在噗通噗通的直跳。

    整整一罐神血,至少也有一百滴。即便是一位聖者,攜帶如此多的神血,恐怕也難以保持平靜。

    三獸早就已經制作好容器,趴在木靈希的身前,猶如三隻哈巴狗一般,盯着她。

    寒雪頗爲好奇,盯着張若塵離開的身影,道:“師尊爲何不自己分配神血,反而將神血,交給木姐姐?”

    小黑嘿嘿的一笑,意味深長的道:“恐怕要不了多久,你得改口,把你的木姐姐叫做師孃。”

    寒雪偏着腦袋,仔細的思索,實在不明白爲何要將木姐姐叫做師孃。師孃不是煙塵姐姐嗎?

    這幾天,璇璣劍聖一直待在圖卷世界,研究那一塊青色石碑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青色石碑的不遠處,停下了腳步,只是盯着璇璣劍聖,並沒有出聲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目光,望着青色石碑,沒有轉身,道:“這一座石碑,的確是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。那一隻黑貓,很不簡單,居然也能看穿這一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站得筆直,臉上卻露出喜色,道:“也就是說,它真的可以將陰陽兩界的通道封住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點了點頭,道:“石碑中,蘊含極其強大的力量,可以鎮住天地之間的一些規則。不過,正如那一隻黑貓所說,石碑的力量,最多隻能將通道鎮住數年時間。數年之後,通道將會再次打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今,只有陰間外圍的亡靈,前往崑崙界。憑藉崑崙界現在的力量,應該是可以將它們擋住。但是,數年之後,恐怕陰間深處的那些強者,也會得知消息,殺入崑崙界。到那時,災劫會更加嚴重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轉過身,向張若塵望過去,道:“所以,爲師要去一趟陰間的深處,我想知道,那裡到底是一處什麼樣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太冒險了吧!據說,陰間的深處,還有第二條屍河。那裡,比陰間的外圍要危險數十倍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才必須要去。數年之後,等到石碑失去作用,崑崙界就完全暴露出來,成爲陰間的亡靈,隨時都可以入侵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眼中,有着一種沉穩和堅毅,又道:“若是可以,爲師很想帶上寒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明白璇璣劍聖的意思,道:“師尊想要去尋找千骨女帝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,道:“已經十萬年,即便是千骨女帝,很可能也已經隕落在陰間的深處。但是,卻肯定留下了傳承,若是寒雪能夠得到她的傳承,便能快速的成長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次活過來的那一瞬間,我彷彿看到了一幅畫面,整個崑崙界都被毀滅,天空變成血紅色,大地化爲碎片,所有生靈全部都死去。我想,或許是接天神木要告訴我一些什麼東西,又或許,那就是崑崙界的未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們所有人,都應該做出最大的努力,去阻止那一天的到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的汗毛都立起來,倒吸了一口寒氣,道:“大劫難就要到來了嗎?”

    崑崙界的歷史上,發生過很多次大劫難,每一次大劫難,都將結束一個時代。

    其中,中古時期的大劫難最爲可怕,就連諸神,也全部都隕落。甚至將天地規則都打得一片混亂,直到現在,也沒有人可以成神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道:“或許是,也或許不是。不過,我們必須要最好最壞的打算,要不然,一定會被打得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很久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去告訴寒雪,若是她同意,就讓她陪師尊去一趟陰間的深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時辰之後,張若塵、寒雪、璇璣劍聖,出現在鬼神谷的谷口。

    寒雪揹着虛空劍,俏生生的站在璇璣劍聖的身旁,一雙清澈的眼眸,盯着對面的張若塵,露出似哭非哭的模樣,道:“師尊,我一定會努力跟師公學劍。陰間的深處,雖然危險,可我不怕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