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封住陰間和崑崙界的通道?

    在場,所有修爲都怔住,以爲自己聽錯。

    曹峯和曹固,甚至豹軍中那些軍士,全部都露出不以爲然的神情。其中一些人,甚至還譏誚的一笑,只認爲張若塵是在胡說八道。

    兵部、大地神殿、儒道、神工部的諸聖,甚至,兵部尚書和大地神殿的殿主,都親自駕臨殞神墓林,在屍河邊考察。

    但是,以他們那樣修爲通天的人物,也都無可奈何。張若塵纔是魚龍境的修爲,竟然也敢聲稱,能夠封住屍河,不是大言不慚是什麼?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,你以爲自己是千骨女帝嗎?就憑你的修爲,隨便一位鬼王出手,就能將你碾殺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笑,就連尚書大人都做不到的事,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,竟然說自己有那樣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沒有人相信張若塵,萬吉頗爲不耐煩,催促道:“曹峯,曹固,無須以他多言,直接將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曹峯和曹固二人臉上的笑容一收,身上的鎧甲,發出“嘩啦”的聲音。一塊塊巴掌大小的鐵片,將他們的身軀,完全覆蓋,不留下任何縫隙。

    兩人從地火龍豹的背上騰飛了下來,打出一道聖氣,捲起地上的鎖聖鏈,直奔張若塵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兩道人影閃了出來,分別是步千凡和史仁。

    步千凡雙腿下沉,手中的畫戟橫劈了出去,擊在曹峯的胸口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曹峯遭受重擊,倒飛出去,墜落進豹軍的軍陣之中。

    史仁一連打出三道電符,落在曹固的鎧甲上面,指尖向前一點,輕聲念出一個字:“破。”

    三道電符同時裂開,發出三聲天雷一般的聲響,數十道紫色的閃電衝了出來,將曹固打得墜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不過,曹峯和曹固倒也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並沒有受太重的傷勢,很快就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“步千凡,你要做什麼?莫非是要叛出兵部嗎?”萬吉的聲音,從戰車中傳出,顯然是十分惱怒。

    步千凡的手臂一抖,將畫戟插在身前,不卑不亢的道:“萬吉大人,何必這麼憤怒?我步千凡從小在軍營長大,當然不會背叛兵部。只不過,既然張若塵說他能夠封印陰間和崑崙界的通道,我們就應該給他一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曹峯的心中,怒火滔天,眼中猶如能夠噴出火焰,道:“一個連聖魂都沒修煉出來的人,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嗎?步千凡,本王看你是故意在幫助張若塵,想要助他逃脫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眼神,顯得十分銳利,與曹峯對視,道:“萬一他成功了呢?”

    “哏哏!若是張若塵真的都能封印住陰間和崑崙界的通道,本王就趴在地上,給他磕三個響頭。”曹峯冷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步千凡並不知道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,但是,他卻清楚張若塵的爲人。張若塵既然說出那樣的話,就肯定能夠做到。

    “好吧!誰不磕頭,誰就是孫子。”步千凡道。

    就連兵部尚書都做不到的事,張若塵能夠做到?

    曹峯自然是不以爲然,於是,他向萬吉的戰車走了過去,微微躬身,低聲傳音:“大人,要不要給張若塵一個機會?若是他沒能成功,我們順便還能將步千凡一起拿下,今後,大人在兵部也少一個競爭對手。”

    半晌之後,萬吉做出了決定,下令道:“既然如此,本王就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。若是,你沒能封印住通道,本王會將你和步千凡一起鎮壓。”

    三萬豹軍開始快速的排兵佈陣,在屍河之畔,組成一座星月大陣,呈現出半包圍的形態,將張若塵、步千凡、史仁、木靈希,全部都圍了起來,以防他們逃走。

    豹軍的軍士都是精銳,加上軍士之中還有一些魚龍境的強者,使得軍陣的威力,變得無比強大,足以鎮壓數位半聖。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步千凡和史仁看了一眼,由衷的表示感謝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局勢之下,他們還能如此信任張若塵,本就是相當難得的事。既然如此,張若塵也不能讓他們失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不緩不急,走到屍河的邊緣,體內的聖氣,快速運轉了起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眉心,光華一閃,乾坤神木圖飛了出來,懸浮在屍河的上空,緩緩的展開。

    緊接着,龐大的聖氣,從圖卷中涌出來,化爲一團青色的雲。

    雲中,一座青色石碑,緩緩的顯現了出來,墜落進屍河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。整個屍河中的水,猶如沸騰了一般,快速翻卷,形成一**十多丈高的巨浪。

    巨浪的中心,青色石碑的表面,浮現出一個個古老的文字。石碑的體積,也在快速增大,很快就變得足有數百丈高,猶如一座石崖立在屍河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屍河中的亡靈,全部都發出慘叫聲,在一瞬間,魂飛魄散,化爲一縷縷鬼氣。

    岸邊,包括步千凡和史仁在內,所有人都震驚得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曹峯的臉色,變得相當難看,怎麼也沒想到,張若塵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,莫非,那青色的石碑,真的能夠鎮住屍河,隔斷陰間和崑崙界的聯繫?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做到這一點,絕對是巨大的功德,朝廷若是繼續擒拿他,必定會遭到天下人的非議。

    漸漸的,這裏的空間,徹底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站在岸邊,衆人可以清晰的看見,陰間的亡靈,全部都退了回去,無法再踏入屍河一步。

    “天吶!張若塵竟然真的鎮住了屍河,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只要陰間的亡靈,無法再進入崑崙界。以兵部的力量,應該很快就能將東域的動亂給鎮壓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座青色石碑,乃是一枚威力強大的石符,很有可能是人族的某位大帝煉製出來的寶物,專門用來鎮壓陰間的亡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木靈希的雙眸,卻是向曹峯的方向盯了過去,笑呵呵的道:“我記得,似乎先前有誰說過,十分崇拜張若塵,要給他磕三個響頭?”

    曹峯緊咬着牙齒,全身的青筋都冒出來,感覺到相當丟臉,恨不得有一個地縫直接鑽進去。

    步千凡冷聲道:“曹峯大人,乃是下等域王,統帥着十萬豹軍,自然是一言九鼎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遠處,萬吉從戰車中走了出來,揹着雙手,雙目顯得格外深邃,全身散發出渾厚的戰意和殺氣。他道:“曹峯,曹固,你們還愣着幹什麼,立即將朝廷重犯張若塵拿下。”

    曹峯知道這是萬吉在替他解圍,頓時鬆了一口氣,眼神變得相對冰冷,將全身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風怒斬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臂一揮,體內的聖氣,從手掌飛了出去,化爲成千上萬道風刃。

    只不過,萬吉下令之前,張若塵帶着木靈希、小黑、神魔鼠,卻先一步衝向屍河的方向,消失在迷茫的鬼氣之中。

    “破殺令。”

    萬吉的雙手合十,渾厚的聖氣,籠罩方圓百丈,將步千凡和史仁都震得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雙手之間,一枚金色的聖令飛了出去,化爲一道光梭,擊向屍河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破殺令落下,屍河的河水微微向下凹陷,水面上的黑色鬼霧,全部都散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的身影,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。雖然,破殺令的威力十分強大,卻病沒有傷到他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萬吉的五指一曲,將聖令收回,狠狠的一甩衣袖。

    張若塵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,讓他相當憤怒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,萬吉的修爲,竟然如此恐怖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半跪在地,手掌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史仁也遭受萬吉的聖氣衝擊,比步千凡還傷得重一些,不過,他還是在第一時間,將兩張符咒貼在雙腿,駕馭風勁,立即離開了此地。

    萬吉倒也沒有理會步千凡和史仁,再次下令,道:“所有人聽令,沿着屍河尋找張若塵的蹤跡,一旦發現他,立即傳訊給我。凡是能夠提供有用信息的人,一律賞賜百萬靈晶。”

    三萬豹軍,分成了兩股,分別向屍河的上游和下游衝了出去,尋找張若塵的蹤跡。

    屍河的河道,十分悠長,連綿不知多少裏。

    上游,距離此地大概一千二百里的位置,張若塵和木靈希再次登上岸邊,沒有做任何停留,立即離開殞神墓林,向兩儀宗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(零點之前,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