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殞神墓林的邊緣,兵部的大軍,正在修築要塞。雖然,時間尚短,卻已經建起一堵高聳的城牆,遠遠望去,猶如一條黑色的山嶺橫在地面。

    一座座陣塔,也是拔地而起,相互之間形成聯繫,組合成大陣,將這一片地域,防守得密不透風。

    要塞的西側,有一座懸浮在半空的宮殿。

    能夠看見,一個個身穿甲冑的軍士,整齊的排列在宮殿的兩側。

    此刻,萬擎橦的一道聖像分身,坐在宮殿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萬擎橦,乃是鎮守殞神墓林的主帥之一,同時,也是中域萬家的第三號人物,僅次於萬家的家主和萬家的一位活了上千年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萬吉身穿鎧甲,大步走進宮殿,單膝跪下,道:“稟告七太公,張若塵已經逃走,很可能已經離開殞神墓林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萬吉略微猶豫了一下,最終,還是將張若塵以青色石碑,鎮住屍河的消息,告訴了萬擎橦。

    萬吉繼續說道:“若是讓這個消息傳出去,張若塵立下的功勞,就比我們整個兵部的功勞都要大。到時候,朝廷再抓捕他,必定會惹來很多非議。女皇大人若是知道這件事,恐怕也會相當不悅。”

    萬擎橦顯得相當平靜,道:“你的意思是先封鎖消息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萬吉道。

    萬擎橦笑了笑,道:“當時,一共有數十位半聖在場,這些人,沒有一個是簡單人物,即便是我親自下令,恐怕也無法讓他們全部閉口。所以說,與其封鎖消息,不如想辦法,先將張若塵擒住。”

    萬吉肅然道:“張若塵乃是時空傳人,掌控有空間的力量,以我的修爲,也很難將他留下。別的人,想要擒拿他,更是難如登天。如今,他逃回了東域,更是潛龍出海,想要找到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況是擒住他?”

    щщщ ●тTk án ●C○

    萬擎橦的眼神頗爲冷銳,道:“張若塵的存在,關乎萬家的生死存亡。若是讓朝廷中別的勢力,先一步找到他,必定會用他來對付我們。僅僅只是一個欺君之罪,就能讓整個家族萬劫不復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五百年,萬家得到女皇大人的青睞,才能在崑崙界呼風喚雨。不知有多少人嫉妒萬家現在的權勢,想要將打壓我們,絕對不能因爲一個張若塵,讓整個家族淪陷。”

    萬吉也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,道:“我一定全力以赴,將張若塵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萬擎橦又道:“本聖已經看過張若塵的資料,要找到他,其實,也並不是太難的事。張若塵有一位未婚妻,名叫黃煙塵,乃是九大界子之一,同時也是女皇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張若塵還有一位母親。”

    “黃煙塵對張若塵倒是有情有義,一直將張若塵的母親帶在身邊侍候。她成爲界子之後,也將張若塵的母親接去了中域。”

    萬吉頓時心領神會,道:“七太公的意思是讓我先將張若塵的未婚妻和母親控制住,再放出消息,就能引張若塵上勾?”

    萬擎橦搖了搖頭,道:“不到最後時刻,最好不要動黃煙塵。畢竟,她是界子,身份很敏感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既然張若塵的未婚妻和母親,都在中域,那麼他也肯定會去中域。所以,想要抓捕張若塵,可以先封鎖通往中域的三座蟲洞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本聖已經將消息傳回了中域,萬兆億應該也佈置下天羅地網,等張若塵踏入中域,就能將他一舉拿下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你們兩人,一前一後,無論如何,也必須要將張若塵擒住,絕不能再讓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現在就去追擊張若塵,一定以最快的速度,將他擒拿。”

    萬吉立即退下去,帶領着一支精銳軍隊,離開了殞神墓林,趕去兩儀宗的方向。

    兩儀宗就有一處通往中域的蟲洞,張若塵很可能去了那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變化爲一位普通軍士的模樣,十分輕鬆的離開了殞神墓林。

    一直進入浩瀚的叢山峻嶺,他才變爲原來的模樣,站在一座四面崖邊的山嶽頂部,向殞神墓林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兵部的反應速度倒是快,短短時間之內,就在殞神墓林的外圍,建立起三層防禦工事。只要不是神初鬼王那種級別的存在,別的亡靈想要進入東域,真是難如登天。”張若塵感嘆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認,如今的第一中央帝國,比當初的聖明中央帝國至少也要強大十倍以上,乃是真正的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中域九州,聖明中央帝國只是暫居了其中三州。

    如今的第一中央帝國,卻是統治着整個崑崙界,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手指,輕輕的託着下巴,相當不悅的模樣,道:“咋們經歷九死一生,纔去陰間,找回了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,鎮住屍河。兵部的那些人,不僅沒有感激你,反而還要擒拿你,真是快要氣死我。”?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我們那麼做,本來就不是爲了向誰邀功。只要能夠少死一些無辜的人,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和木靈希去了一趟兩儀宗,一路上,他們經過的村莊、小鎮、城池,全部都是死氣沉沉,十分寂靜,很難看到一個活着的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城池,倒是發現了一些屍體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些屍體,全部都變成了乾屍,很顯然是被吸走了血液。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不死血族所爲。

    這一場災難,墜神山嶺中的宗門,受到的波及最爲嚴重,幾乎全部都被滅宗。

    一直來到兩儀宗的山門,張若塵才終於看見一些外門弟子。他們正在運送屍骸,一車一車倒進大坑,用泥土簡單的掩埋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外圍,已經完全變成一片荒蕪,大山被打得倒塌,河流被斬斷,曾經的藥田變成了焦土,即便已經過去了幾個月,卻依舊有鬼火在大地上燃燒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兩儀宗抵擋住了陰間諸位鬼王的攻擊,雖然損失慘重,卻並沒有傷到根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以林嶽的身份出現,畢竟張若塵沒有死的消息,已經傳了出去,估計,現在很多人都在懷疑林嶽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今後,林嶽的身份,肯定是無法再使用。

    ?就在這時,張若塵在一衆兩儀宗弟子之間,看到了一個極其美麗的身影。

    遠處,韓湫穿着一身潔淨的道袍,正在指揮外門弟子,淨化鬼火,修復損毀了的藥田。

    她的修爲,進步很大,已經達到魚龍第六變,成爲聖傳弟子之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韓湫的靈覺,相當敏銳,很快就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背後看着她。她當然是十分好奇,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敢打她的注意?

    當她轉過身,看到遠處的張若塵的時候,略微的驚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韓湫向四周看了看,發現那些外面弟子根本沒有將張若塵認出來,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見過張若塵真面目的人,畢竟還是不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着韓湫微微的一笑,以一種外門弟子的語氣,說道:“韓湫師姐,有一些事,我想與你談一談。”?畢竟,他已經離開幾個月,東域又發生如此巨大的變故,當然還是想要找一個人,瞭解一下各方面的消息,也好做接下來的打算。

    韓湫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抹笑意,與張若塵一起離開了兩儀宗的山門,來到了神臺城。

    神臺城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,街道上,全部都橫七豎八的屍骸,看不到一個活人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韓湫自然也就不再避諱,笑了笑,道:“剛纔,我還以爲是哪一個不開眼的外門弟子,竟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在背後盯着我。卻沒想到,竟然是失蹤了幾個月的林嶽師兄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韓湫是在試探張若塵,很想知道,他到底是不是林嶽?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瞞她,微微一笑:“見到我還活着,你就一點都不意外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