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聽到這話,韓湫自然是立即明白過來,兩儀宗的那位天之驕子林嶽,竟然真的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無論是林嶽的劍道,還是張若塵的時空力量,皆是能夠威震天下,讓年輕一代的那些人傑、天驕,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當他們兩人重合在一起,天資又將達到何等驚人的地步?

    韓湫的一雙星眸,變得無比明亮,道:“我早就猜到林嶽很有可能是你,但是,卻一直覺得太匪夷所思,所以不敢相認。早知道,當初你追求我的時候,我就該答應下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正要告訴她,當初追求她的林嶽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可是,木靈希卻從一座廢棄的樓閣之中走了出來,精緻玲瓏的臉上,掛着十分玩味的笑容,道:“怎麼?張若塵還主動追求過你?”

    韓湫看到木靈希,略微詫異了一下。

    魔教的聖女,竟然與張若塵一起出現在兩儀宗,他們到底是來做什麼?

    不過,韓湫的心理素質還是相當了得,立即就恢復過來,伸出一條柔弱無骨的玉臂,挽住張若塵的手腕,頗爲傲嬌的道:“對啊!張若塵追求我的時候,還與人爭風吃醋,戰過好幾次。聖女殿下,是不是很嫉妒啊?”

    木靈希只是對她翻了一個白眼,張若塵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,她還不瞭解。根本不可能主動追求任何女子。

    就連她和黃煙塵都沒有那樣的待遇,更何況是韓湫?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乾咳了兩聲,開始說正事,道:“韓姑娘,此次我來找你,其實也是想要向你詢問一些事,同時,也希望你能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從空間界子之中,取出一節三寸長的珊瑚,遞給了韓湫。

    珊瑚的內部,有着赤紅色的血絲在遊走,猶如是一條條細小的虯龍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來不喜歡欠人人情,既然是要請韓湫幫忙,當然要給她一些報酬。

    韓湫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探查珊瑚內部的血絲。

    “聖龍之血……不,難道是傳說中的龍帝之血?”

    韓湫的手指,略微顫抖了一下,相當吃驚的擡起頭來,望着張若塵。珊瑚的內部,有着一股強橫至極的龍氣和血氣傳出,似乎要將她的身體完全吞噬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錯,正是一滴龍帝之血。”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得到神龍骨,曾經和神龍半人族做了一筆交易,換取三滴神龍之血和二十滴龍帝之血。

    三滴神龍之血,已經全部用掉。

    二十滴龍帝之血,還剩十五滴。

    與神血不同的是,龍帝之血更加容易被魚龍境修士吸收,對修士的修爲提升有巨大的好處。

    只要韓湫將那一滴龍帝之血煉化,完全可以在短時間之內,將修爲提升到魚龍第八變,甚至第九變。

    “如此珍貴的寶物,隨手就送了出去,這個傢伙身上的修煉資源,到底有多麼豐厚?”

    韓湫當然也是十分聰慧,神情變得十分嚴肅,道:“張若塵,我本就欠你一個人情,你若是真的有事需要我幫忙,只要吩咐一聲就行,沒必要一見面就送出一份如此厚重的禮物。龍帝之血,你說我到底是收下,還是不收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,看了半晌,道:“好吧!既然如此,我就開門見山的與你談。失蹤的這幾個月,我去了一趟陰間,瞭解到很多外界不知道的隱秘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,十年之內,很可能會迎來下一次的大劫難,整個東域,甚至整個崑崙界都有可能會蕩然無存。”

    韓湫的臉色,變得十分凝重,因爲她知道,張若塵並不是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,既然這麼說,肯定有這麼說的原因。

    於是,她問道:“與陰間有關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你的體質,乃是黑暗之體。大成的黑暗之體,凝聚有無盡的黑暗之力和陰煞之氣,可以自由穿梭崑崙界和陰間,能夠召喚鬼魂和亡靈,以聖屍爲兵將。所以說,我很希望,你能夠儘快將黑暗之體修煉到大成。”

    黑暗之體會不斷凝聚黑暗之力,越是往後,越是強橫。

    當然,身具黑暗之體的修士,也很容易夭折,很多人還沒有成長起來,便因爲遭受黑暗之力的反噬而死去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還是十分看好韓湫,畢竟,她已經修煉到魚龍境,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,算是已經達到黑暗之體的小成境界。

    韓湫則並不像張若塵那麼樂觀,輕輕的嘆了一聲,道:“想要將黑暗之體修煉到大成談何容易?若不是修煉兩儀宗的鎮宗法典《太極先天道》,可以平衡體內的力量,說不定,我都已經被黑暗之力吞噬。”?張若塵道:“如果你跟我走,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,幫助你儘快將黑暗之體修煉到大成。”

    韓湫略微詫異了一下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,斜盯張若塵一眼,脣紅齒白的一笑:“我今天才看出來,你竟然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。說吧!你到底是想要將我收於麾下,還是想要誘拐良家女子?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木靈希,再次翻了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沒有任何笑意,“我只是覺得,一個人的力量,終究還是有限,應該聯合更多的人,盡最大的努力一起去做一些有意義事。”

    在陰間,張若塵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既然池瑤可以拿出大把的資源,用來培養九大界子。那麼,他也掌握有大把的資源,爲何不能尋找一些頂尖級別的天才,也培養出幾個堪比界子的強者出來?

    他掌握着接天神木的新苗,又有十倍時間的乾坤神木圖,還有大量神血,不應該只是用來自己修煉,也應該組建屬於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將來,若是大劫難真的到來,他也不至於陷入單打獨鬥的困境。

    步千凡、橙月星使、敖心顏、韓湫、阿樂,這幾人,全部都擁有非同一般的體質,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,所以都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只不過,步千凡和敖心顏的背後,都有一個偌大的家族,想要聯合他們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相對來說,韓湫和阿樂,應該更加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,他們以前是有一定的交情,只要張若塵能夠提供給他們足夠的修煉資源,相信是可以將他們爭取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韓湫頗爲猶豫,於是笑了笑,道:“你不必現在就回答我,可以先考慮考慮,等到考慮清楚,再來找我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說到底,張若塵現在只是一個逃犯,仇家衆多,自然是無法與底蘊深厚的兩儀宗相比。

    韓湫憑什麼要離開兩儀宗這樣優越的修煉聖地,去與一個居無定所的逃犯一起修煉?誰知道哪一天,張若塵就被朝廷抓住,死於非命?

    韓湫點了點頭,道:“幸好你沒有逼我現在就給你答覆,要不然,我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你。說吧!你這次來找我,還有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離開的這幾個月,到底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兩個時辰,韓湫告訴了張若塵很多東西。

    首先,兩儀宗雖然擊退了陰間的諸位鬼王,但是,依舊有數十位鬼王逃走,帶領着殘餘的陰兵鬼將,進入浩瀚無邊的東域神土和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整個東域,各大郡縣,處處都在鬧鬼,造成了巨大的災禍,短時間之內,這一場動亂根本無法平息。

    第二,死禪教在南域,不死血族在北域,也已經建立起根基和領地,捲土重來,公然與朝廷對抗,也造成了巨大的動盪。

    如今,也就只有中域和西域,相對要平靜一些,不過,也是暗潮涌動,一些邪惡的勢力和野心勃勃的家族,紛紛與死禪教、不死血族暗中聯繫,想要顛覆第一中央帝國的統治。

    所以說,即便是中域和西域,也並不太平。

    若是說,一年前的崑崙界,還是太平盛世。如今的崑崙界,卻給人一種亂世將至的感覺。

    按理說,張若塵本應該很期待這一天的到來。只有這樣,他纔有機會,向池瑤報仇,甚至重新建立聖明中央帝國。

    但是,當他想到來自陰間的威脅,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他更希望,崑崙界能夠鐵板一塊,一起阻擋,不久的將來,很有可能會出現的大劫難。而不是,相互內耗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女皇的修爲天下第一,這些人到底是哪裡來的膽子,竟然敢公然和朝廷作對?”

    韓湫的神色,頗爲怪異,低聲的道:“我聽到了一個謠言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謠言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韓湫小心翼翼的道:“據說,女皇已經無法再與人動手,一旦動手,她就會被天道規則給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中古之後,無人可以成神,凡是接近神的人,全部都難逃一死。現在的女皇,就是這一類人。只不過,她使用了某一種秘法,隱藏自己的修爲,所以才躲過天道的眼睛。一旦她出手,天道就會發現她,叫她殺死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