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手,託着下巴,道:“照你這麼說,只要有人能夠逼女皇出手,她豈不是就會隕落?”

    韓湫笑了笑,道:“道理是這樣一個道理,但是,剛纔我說的那些話,都只是謠言,誰知道是真是假?說不定就是朝廷故意傳出的消息,引那些膽大妄爲的人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整個崑崙界,能夠逼得女皇親自出手的人,也就只有那麼幾個,哪一個不是修煉了數百年,甚至上千年的老怪物?他們可是很珍惜自己的性命,誰都不會賭,一旦賭輸,就是死路一條,代價實在太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每個人都有畏懼之心,女皇積威多年,即便,她只是坐在原地不動,也能將無數人嚇得跪伏在地。”

    韓湫點了點頭,又道:“其實,這個謠言,還是頗爲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想,此次陰間的通道打開,對東域造成如此巨大的損失,女皇竟然都沒有現身,是不是太怪異了一些?”

    “以女皇以前的鐵腕手段,肯定已經以雷霆之勢,將陰間的諸位鬼王,乃至死禪教和不死血族的諸聖,殺得片甲不留,豈能容許他們爲禍崑崙界?”

    “女皇苦心經營數百年,纔有現在的盛世帝國,若不是受到了牽制,怎麼可能容忍被人破壞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點了點頭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韓湫的話,還是有幾分道理。

    接下來,韓湫又告訴張若塵一些事,比如,邵麟死後,做爲第一王者的黃煙塵,接替了他的位置,成爲九大界子之一。

    得知這個消息,張若塵還是爲黃煙塵感到高興,能夠成爲界子,必定能夠得到最好的培養。這樣的機會,相當難得,對她有無窮的好處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韓湫還告訴張若塵,黃煙塵將他的母親,也帶去了中域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還打算回一趟東域聖城,妥善的安置孃親。既然黃煙塵將孃親接去中域,反倒是讓張若塵少了一些顧忌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擔心就是他的那些仇家,得知他沒有死的消息,會去對付他的孃親。

    孃親待在黃煙塵的身邊,肯定比待在張若塵的身邊,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距離神臺城大概三百里,一隊騎着赤火紅豹的軍士,整齊的排列成一條直線,出現在山麓的頂部。

    緊接着,四頭火雲龍豹拉着一輛戰車,出現在地平線,使得方圓數十丈之內的大地,完全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萬吉坐在戰車之中,雙手間,託着一枚八角聖眼。

    八角聖眼足有一隻臉盆那麼巨大,分爲八面,每一面都相當光滑,猶如是充滿靈性的水銀鏡子。

    它自然不僅僅只是八面鏡子那麼簡單,而是,神工部煉製出來的一件探查敵情的寶物。

    將敵人的一道聖氣,注入進八角聖眼,那麼,只要敵人還在千里之內,八角聖眼就能將他找出來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身影,便出現在八角聖眼的其中一個鏡面上面。

    萬吉的目光望着八角聖焰,菱角分明的臉上,露出一道笑意:“不出本王所料,張若塵果然來到了兩儀宗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。”

    曹峯躬身一拜,顯露出十分佩服的模樣。?另一側,曹固頗爲不解的問道:“屬下實在是好奇,大人是如何猜到,張若塵會前往兩儀宗?”

    萬吉冷哼了一聲:“兵部的情報系統,早就已經有人分析了各方面的資料,推測出,張若塵很有可能是兩儀宗的天之驕子,林嶽。張若塵出現在兩儀宗的外圍,無疑是證實了這一點。”?“什麼?張若塵就是林嶽?”

    “林嶽在界子宴上出盡了風頭,並且一步步的幫助黃煙塵,登上界子的位置。很多人都說,他的天資,不在劍帝后人雪無夜之下。”曹固道。

    萬吉道:“那個黃煙塵,不就是張若塵的未婚妻?林嶽爲何不敢做界子,還不是因爲,他根本就不敢去見女皇。他的僞裝,瞞得過別人,又如何瞞得過女皇的眼睛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曹峯體內的聖氣,瘋狂的運轉起來,一道聖魂衝出身體,呈現在背後,道:“既然張若塵就在那座廢棄的城池中,我們立即去擒住他,免得他再次逃走。”?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萬吉的神情嚴肅,頗爲謹慎,道:“兩儀宗乃是東域的萬宗之首,宗門中,高手如雲,怎麼可能沒有人看穿林嶽的僞裝?”

    “大人是在擔心,兩儀宗是故意庇護張若塵?兩儀宗有那麼大的膽子,竟然維護女皇下令要抓的人?”曹峯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。我們最好還是不要驚動兩儀宗,無論如何,這一次,絕對不能再讓張若塵逃走。”

    萬吉的眼神,無比冰寒,立即下令,道:“豹乾、豹坤、豹龍、豹虎,你們四人各自帶領一隊人馬,在那一座廢棄的城池四方,佈置白霧隱陣。曹峯、曹固,你們二人攜帶地武聖光炮,佈置在東西兩個方位。本王親自進城,捉拿朝廷要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此次,萬吉帶出來的軍士,全部都是豹軍之中,一等一的精英,至少都是魚龍境的修爲。

    豹乾、豹坤、豹龍、豹虎四人,更是魚龍第九變的境界,乃是經歷了無數殺戮和鮮血洗禮的強者。

    很快,豹軍的軍士,分層四股,快速的分散而開。

    神臺城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,已經接近四十六階,感知能力自然也就超過木靈希和韓湫,很快就察覺到了不對勁。

    木靈希看見張若塵的臉色有異,於是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緊皺,快步走出樓閣,來到街道的中心,向上空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層層白色的煙霧,從四面八方涌了過去,遮擋住天空的陽光,很快就將整個神臺城都籠罩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突然起了這麼大的霧?”

    韓湫瞪大一雙美眸,感覺到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神臺城的地勢很高,即便是早晨,也很少有這麼大的霧氣,更別說是正午時分。

    如此詭異的一場霧,實在是讓人感覺到不安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問題,立即離開這裏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白霧之中,出現了一道強橫的聖氣波動。隱隱間,可以看見,一個高大的人影,站在那個位置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天下根本沒有你的容身之地,你還要逃到哪裏去?”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清脆的腳步聲響起,那是金屬戰靴撞擊地面,發出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道高大的人影,從白霧中走出來,身上穿着一具厚重的鎧甲,無形之間,散發出一股冰寒、霸道的聖氣。

    萬吉的那張冰冷的臉,顯現了出來,狹長的眼睛,鷹鉤鼻,濃密的鬍鬚,身體周圍還環繞着血紅色的殺氣。

    站在這樣一位強者的面前,即便是韓湫的修爲,也感覺到龐大的壓力,猶如是一座大山立在她的面前,讓她的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韓湫的心中,暗叫一聲。

    她一看就知道,對方乃是兵部的大人物。如此厲害的存在,親自趕來擒拿張若塵,以張若塵魚龍境的修爲,怎麼可能逃得掉?

    她的目光向張若塵盯過去,卻發現,張若塵並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畏懼,顯得十分坦蕩。

    “萬吉大人,你的嗅覺未免也太靈敏,竟然這麼快就追了上來。能不能告訴我,你是如何找到我的蹤跡?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說話的時候,將精神力釋放了出去,很快就發現,神臺城中,除了萬吉以外,還有另外兩位半聖。

    應該就是曹峯和曹固二人。

    曹峯和曹固都是二階半聖的修爲,按理說,對張若塵構不成太大的威脅。但是,不知爲何,張若塵卻在他們的身上,察覺到極其威脅的氣息。

    莫非他們二人的身上,攜帶有什麼厲害的戰器?

    萬吉冷峭的一笑:“一個階下囚,也有資格詢問本王?張若塵,這一次你插翅也難飛,若是不想死,最好束手就擒。免得動起手來,本王擔心一不小心……將你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氣,萬吉,你難道不知道,張若塵的師尊璇璣劍聖已經活了過來,你就不怕得罪他老人家?”木靈希十分不客氣的道。

    萬吉瞥了木靈希一眼,道:“魔教妖女,就憑你,也敢威脅本王?曹峯,先殺了她,免得她在這裏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

    曹峯站在西邊的城牆頂部,雙手擡了起來,使用聖魂,調動方圓數百里的天地靈氣,凝聚出一條白色的聖氣大河,注入進地武聖光炮。

    片刻之間,地武聖光炮就凝聚出足夠的能量,涌出一根直徑三尺的光柱,發出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向張若塵、木靈希、韓湫所在的位置,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地武聖光炮,乃是一件相當厲害的禁器,乃是由朝廷研製出來,只有兵部才能使用,專門用來對付半聖級別的強者。

    地武聖光炮中凝聚的聖氣越是濃厚,爆發出來的威力,也就越是強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小魚算了一下,前幾天,一共欠了四章,昨天還了一章,還欠了三章。

    本來,今天也想更新三章,但是,手臂上長了一個硬包,所以下午就去醫院檢查去了,還好醫生說只是一個纖維瘤,問題不大,可以不用做手術。

    至於明天,後天,還是兩章吧!因爲,10號的時候,又要出門兩天,必須要提前存稿,免得再次斷更。前幾天的更新真的太坑,小魚也不想再來第二次。

    所以,欠下的三章,只能等10號之後還上。嘿嘿!希望大家可以理解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