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雲崢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咳嗽了兩聲,將中年男子叫住。

    雲崢對白髮老嫗還是頗爲恭敬,立即收回手,眼神依舊沉冷的盯着木靈希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目光柔和,盯着木靈希,道:“靈希,已經出來玩了這麼久,也該回總壇吧?”

    “師尊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抿了抿嘴脣,一雙楚楚動人的星眸,悄悄的向張若塵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其實,木靈希是根本不願回魔教,一旦回去,恐怕今後就再也無法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事。而且,今後再想與張若塵見面,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看出一些端倪,問道:“你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正是晚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既然,白髮老嫗是木靈希的師尊,張若塵自然還是十分尊敬對方,神態謙虛,卻又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點了點頭,又將目光,盯向木靈希,道:“靈希,有些事,師尊想要與你單獨談一談,過來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木靈希輕聲的道。

    白髮老嫗和木靈希踩着落葉,向林中行去,很快,兩人就消失在一根根粗壯的樹幹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追上去,而是留在原地,靜靜的等待。

    雲崢的雙目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眼神頗爲沉冷,道:“張若塵,兩儀宗的那位天之驕子林嶽,應該也是你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前輩有什麼話,不妨直說。”

    雲崢揹着雙手,在他的身上,有着一股強大的聖力波動散發出來,地上的樹葉,全部都在旋轉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與靈希不是一路人,本座希望你能夠離她遠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雲崢實在是太過強勢,給人一種獨斷專行之感,猶如什麼事都必須聽從他的意志,就連纔剛剛與他接觸的張若塵也生出了一種牴觸的心情。

    難怪木靈希與他的關係會那麼不好,果然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雲崢的眼中,露出一道冷銳的神色,道:“你問本座爲什麼?那麼,本座是不是可以問你,你能給她什麼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竟是有些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雲崢道:“本座也就將話挑明,你的天資的確很高,也是一位年輕俊傑,配得上靈希。但是,你卻是有未婚妻的人,本聖並不希望自己的女兒,嫁給你這樣的人。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你若是真的喜歡靈希,應該有所瞭解,她雖然是神教的聖女之一,可是,在教中,卻並不沒有太大的權利;在家族中,也備受排擠。你能幫得到她嗎?”

    “第三,你的身份太過敏感,想要殺你的人,數不勝數。你覺得我會讓自己的女兒,與你一起流亡天下,過着擔驚受怕的日子?”

    “以靈希的優越條件,完全可以嫁給一箇中古世家的傳人,在神教,這樣的人傑,至少可以找出三個。只有得到一箇中古世家的鼎力支持,她才能在教中站穩腳步,今後,在木家,也就再也沒有人敢排擠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她需要的東西,你根本給不了她,你只能給她帶來危險和痛苦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雲崢是一個十分現實的人,但是,他的每一句話卻又切中要害,讓張若塵完全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在雲崢的眼中,張若塵的天資的確很高,只可惜,卻終究只是一個年輕後輩,勢單力薄,根本無法與那些傳承久遠的中古世家相比。

    他和木靈希,需要的是一個龐大的勢力做靠山,而不是花費鉅額的資源,去培養一個天才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的確有很大的培養價值,卻也要承擔巨大的風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苦澀的笑了笑,道:“我很想知道,你剛纔說的那些,到底是你想要的東西,還是木靈希想要的東西?”

    “她需要的東西,做爲她的父親,本座自然是要盡最大的努力去幫她爭取。神教中的爭鬥,相當殘酷,若是她再不努力爲自己爭取利益,遲早會死在殘酷的競爭之中。這一點,你永遠都不會懂。”

    雲崢又道:“你這樣的天才,本應該受到各大勢力的爭搶。可是,你知道,本座爲什麼卻並不想拉攏你進入神教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雲崢沒有任何情感的說道:“因爲,你就算加入神教,恐怕也活了不幾天。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疑惑的眼神,頓了頓,雲崢才又道:“教中已經有一位神子,不需要再有一位與神子的天資一樣厲害的天才。這個人的存在,只會威脅到神子的地位。神子背後的那些勢力,絕對不可能讓他成長起來。本座若是將你帶回神教,也就等於是與神子和神子背後的各大勢力,站到了對立面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和雲崢,最終還會帶着木靈希離開。

    離開的時候,木靈希一直低着頭,雙眸頗爲紅腫,顯然是哭過。也不知道白髮老嫗,到底跟她說過什麼?

    從始至終,她都沒有與張若塵說過一句話,格外沉默,眼神空洞,像是在思索着什麼,又像是失去了靈魂,猶如木偶一般,漸行漸遠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也像是石化了一樣,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不遠處,韓湫託着下巴,盯着張若塵看了許久,道:“我以爲魔教的修士,全部都是凶神惡煞的魔人,一言不合,就會大打出手。卻沒想到,他們居然不是動手,而是動嘴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是擔心端木師姐不肯回魔教總壇,與他們對抗,最終,只會造成適得其反的效果。”張若塵閉上的眼睛,竟是感覺到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無論是魔教,還是木家,對木靈希來說,都是一個火坑。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步入火坑,卻無法將她拉回來,這種感覺,實在太難受。

    韓湫道:“若是,你能夠挽留一句,我猜,她就是拼死,也會留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她一眼,一言不發,徑直向神臺城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韓湫獨自一人站在原地,有些莫名其妙,自言自語的道:“難道我說的沒有道理?”

    韓湫沒有錯,其實,問題出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爲,即便是到現在,他也不確定,自己對木靈希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?

    而且,雲崢的話,對他也造成巨大的影響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現在的他,的確給不了木靈希需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回到魔教,回到父親和師尊的身邊,總比與我一起,遭到各方勢力的追殺,更加安定,更加安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努力說服自己,隨後,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萬吉被白髮老嫗殺死,曹固也被抓走,只剩下一個受重傷的曹峰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殺曹峰,而是將他收入進乾坤神木圖,交給了小黑。

    於是,圖卷世界中,終於有了第一位半聖級別的苦力。這樣的高手,讓他修建城池,建造洞府,皆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韓湫看見張若塵施展出來的種種手段,早就已經不再驚歎,情不自禁的道:“張若塵,其實,以你現在掌握的力量和資源,完全不遜色於一個弱一些的聖者門閥。真不知道,木靈希的父親爲何還那麼狗眼看人低,換一個人,有你這樣的女婿,高興還來不及。”

    韓湫自然是見到血月鬼王之後,纔有這樣的感嘆。

    畢竟,很多聖者門閥,也只是有一位聖者坐鎮而已。張若塵的身邊,不僅有一位鬼王,他自身的實力也十分強橫,的確是已經可以和一些聖者門閥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再繼續談論這件事,問道:“我記得兩儀宗有通往中域的蟲洞,對吧?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中域?”韓湫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頗爲堅定,無論是因爲冥王劍冢,還是追查八百年前的真相,他都必須要去中域。

    有一些事,終究還是要去面對。

    也該回去一趟了!

    韓湫道:“兩儀宗的確是有一座通往中域的蟲洞,上古時代就已經存在。那些前去中域歷練的弟子,全部都是通過這一座蟲洞傳送過去。既然你要去中域,我去幫你打聽一下,下一次蟲洞開啓的時間?”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韓湫露出雪白的牙齒,呵呵的一笑:“收了你的好處,自然得替你辦事。再說,這事對我而言,本就是小事一樁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以一位外面弟子的身份,跟在韓湫的身後,進入兩儀宗的山門。

    如今的韓湫,乃是**院的首徒,在宗門中,地位極高,僅次於半聖老祖級別的人物。她要帶一個回宗門,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**院的修士全是女子,韓湫又是兩儀宗的四大美人之一,有着傾國傾城的容顏,可謂是聖傳弟子之中的風雲人物。張若塵與她同行,自然還是引來很多好奇和嫉妒的目光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以韓湫現在的修爲,已經沒有人敢冒犯她,一路上倒也十分平靜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張若塵就在韓湫的修煉洞府,暫住了下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