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突如其來的變故,驚得黎敏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兵部的戰獸牧場?

    黎敏從小熟讀各種卷籍,知天文,知地理,知古今歷史,知朝廷律法,當然也就明白自己闖下多大的禍。若是,她被兵部半聖擒住,很可能會禍及整個黎家。

    黎敏感到驚慌失措,終於明白為何聖人都說「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」,書卷上的知識,的確相當豐富,卻也並非完全正確。只有出來走動,親自看一看大千世界,才能正確的理解世界,而不是閉門造車,紙上談兵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過去,卻發現,張若塵竟然並沒有任何慌亂,依舊相當冷靜。

    面對萬象王,他竟然還能如此鎮定自若?

    萬象王乃是萬象郡的郡守,在整個元府,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。雖然,在此之前,黎敏從未親眼見過他,卻也聽說過他的名諱,知道很多關於他的事迹。

    「張……張若塵……」

    黎敏有些緊張,聲音顫抖,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銀月龍象的屍首,收進空間戒指。隨即,他轉過目光,向黎敏盯了一眼,遲疑一下,吩咐吞象兔一句:「鍋鍋,你先帶她離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將黎敏帶出來,也就作罷,既然,已經將她帶來象王古林,自然也就要將她活着帶回去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吞象兔趴在地上,毛茸茸的身軀,如同氣球一般,不斷膨脹,最後,化為一隻蠻象那麼巨大的紅色兔子。

    它背着黎敏,化為一道赤色的光梭,急速向象王古林外衝去。

    「誰都別想逃出象王古林。」

    站在黑雲中的萬象王,取出一面青色的旗子,將聖氣注入進旗杆,奮力向前一投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旗杆變得越來越長,越來越粗,猶如一根直徑一丈的天柱,落到地面,插在一座山嶽的頂部。

    戰旗的銘紋,與地底的陣法連接在一起,使得周圍的山脈、河道,紛紛衝起一根根光柱,將這一片地域完全封住。

    吞象兔撞在一面無形的牆壁上面,將虛空撞得略微扭曲了一下。幸好,它的修為強橫,才沒有因為反震之力受創,很快就穩住身軀。

    「在這叢山峻岭之中,竟然還佈置有陣法,想要逃出去,恐怕難如登天。」吞象兔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,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,向張若塵盯過去。

    既然兵部將象王古林設置為戰獸牧場,自然是對古林中的地理結構,做過一番調整,佈置出很多天然的大陣。

    這些陣法,可以藉助地勢的力量,吸收天地靈氣,爆發出極其強橫的威力。

    曾經就有一批邪道半聖,闖入進象王古林,施展毒法,想要毒死牧場中的蠻象,以此來消弱兵部的力量。只可惜,那幾位半聖,全部都是有來無回,死在陣中。

    天空的黑色雲層之中,出現一道道閃電,發出轟鳴的雷聲。

    「現在,你們都是瓮中之鱉,還能往哪裏逃?」

    萬象王的大手一伸,黑色的雲氣與電光交織在一起,形成一隻數十丈長的大手,向吞象兔擒去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背上,黎敏感覺到一股讓她窒息的力量,正在壓迫下來,宛如就要天塌地陷,體內的臟腑,猶如是要破碎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速度極快,猛然沖了出去,躲開萬象王的擒拿。

    「哧哧!」

    萬象王的手掌,擊在地面,四周的石頭和草木全部化為飛灰,將一座山丘撕裂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立即調動空間之力,向其中一個方向揮斬過去,低吼了一聲:「破。」

    空間的力量,將陣法的氣壁,撕裂出一道三十多米長的縫隙。四方的天地靈氣,如同潮水一般,湧入進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隨着天地靈氣逐漸減弱,陣法的威力也急速下降。

    乘此機會,張若塵隔空拍出一道掌印,打出一條巨大的火龍虛影,發出震耳的龍吟聲,撞擊在戰旗的旗杆上面。

    「嘭」的一聲。

    戰旗的旗杆,轉瞬間,便是斷裂成了兩截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失去陣法的壓制,吞象兔的速度,完全爆發出來,沖了出去。那速度,讓萬象王也極其震驚,因為,即便是以他的修為,恐怕也很難追上那隻兔子。

    不過,象王古林乃是兵部的重地,闖進來容易,想要逃出去,卻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悠揚的笛聲傳了出來,化為一圈圈音波,與天地之間的某種規則形成共振,傳到數百里之外,甚至,數千里之外……

    聽到笛聲,所有蠻象,全部都躁動起來,向著笛聲指引的方向衝過去,形成獸潮。

    地面猛烈震動,令得林中的飛鳥受到驚嚇,全部向著同一個方向逃奔。張若塵站在叢林的中心,黑色長發在風中搖曳,抬頭望去,天空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小點,響起「嘎嘎」的叫聲。

    吹笛的人,是一位麻衣老者,站在一處險峭的懸崖頂部,大概只有一米三的身高,枯瘦如柴,看似侏儒,可是雙眼卻炯炯有神,透著一股戾氣。

    此人,叫做海旻先生,乃是萬象王座下的首席馭獸大師,精神力強度,已經達到四十六階。

    可以說,萬象王更多的時間,是在管理萬象郡的事物,並且訓練軍隊。象王古林的真正掌控者,其實是海旻先生。

    「一起殺出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縱身一躍,飛到魔猿的頭頂,將沉淵古劍打出去,懸浮在半空,顯化為成千上萬道劍氣,猶如一片劍雨,飛入進獸潮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遭受劍氣攻擊,地上的蠻象,頓時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吞象兔沖在最前方,體內的魔氣湧出來,帶有冰冷的寒勁,在地面上,留下一片一片的寒冰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那麼蠻象,抵擋不住,吞象兔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勁,全部都被衝撞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並且,那些蠻象的身軀,大多都被寒冰凍住,倒在地上,立即變得堅硬,無法重新站起來。

    黎敏坐在吞象兔的背上,一雙纖柔的玉手,緊緊抓住血紅色的兔毛,竟是有些熱血沸騰的感覺,恨不得自己化身為一位戰力強橫的精神力大師,施展出強大的法術,彈指之間,滅掉所有攔在前方的敵人。

    就在她這麼想着的時候,站在魔猿頭頂的張若塵,手持雷珠,強大的精神力散發出來,以他身體為中心,凝聚出數百道閃電,化為一片雷海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向前一伸,指向海旻先生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數十道閃電同時沖了出去,相互扭纏,化為一根粗壯的雷柱,穿透虛空,飛向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海旻先生看到飛來的雷電,停止吹笛,也是暗暗一驚,「他居然也是一位精神力半聖,而且,操控的力量,竟是充滿毀滅的雷電之力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海旻先生伸出一隻左手,一指點了出去:「風捲殘雲。」

    海旻先生不僅僅只是一位馭獸大師,也是一位精神力半聖,可以操控風屬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風捲殘雲,乃是一種六級法術,只有精神力半聖才能修鍊成功。

    整個天地,四面八方同時湧來劇烈的寒風,風的力量,極其強勁,形成一個急速旋轉的龍捲。

    龍捲乃是有風刃匯聚而成,從海旻先生的指尖延伸出去,變得越來越粗,與飛來的雷柱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兩股力量在半空相互衝撞,將天地靈氣,震得一片混亂。與此同時,不斷有電光和風刃,飛落下來,擊在地面,留下一個個坑洞。

    「那就是精神力半聖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黎敏抬起眼眸,盯着頭頂上空,刺目的雷柱與數十里長的風龍,頓時咬緊貝齒,感覺到相當羨慕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那個傢伙怎麼如此變態,竟然將精神力修鍊到這麼強大的程度,若是我也有這麼強該多好?」黎敏暗道。

    雖然,兩人的精神力強度,都是四十六階。可是張若塵僅僅只是剛剛達到四十六階,因此,比海旻先生還是要弱一小截。

    再加上,海旻先生本就是專修精神力,施展出來的法術品級更高,威力更強,很快就將張若塵施展出的雷電之力,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「劍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心二用,將強大的劍意激發出來,控制沉淵古劍,化為一道猶如流星般的劍路,順着雷珠,穿透風龍,擊向海旻先生。

    察覺到強勁的劍氣正在迫近,海旻先生的臉色,猛然一變,立即收起風龍,調動精神力,施展出另一種法術。

    隨即,一面半丈厚的風盾,快速凝聚出來,擋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只可惜,海旻先生還是太小看,張若塵在劍道上的造詣,與沉淵古劍的威力。

    那面風盾,僅僅只是擋住沉淵古劍一個剎那,立即轟然破碎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在海旻先生的胸口,即便有護身寶物抵擋,海旻先生卻還是飛了出去,撞在背後的山體上面。

    精神力半聖的肉身,本就很弱,經過這麼一撞,海旻先生直接丟了半條命,倒在地上,七孔流血,再也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就兩章吧!待會還有一章,很晚,建議各位書友明早再看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