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黎敏抿了抿嘴脣,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其實,我也不是十分清楚,只是,最近黎家的三位老祖宗,同時出關,接待來自兵部的貴客,在家族中,造成不小的震動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昨夜,我去拜見其中一位老祖宗的時候,才知道,十大高手來到青黎郡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材頗瘦的儒道學員,連忙問道:“到底是哪十大高手,應該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吧?”

    黎敏搖了搖頭,道:“那種級別的大人物,根本不是我可以接觸,怎麼可能知道他們事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所有學員都露出失望的神色,不過,卻也在他們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畢竟,萬兆億親自挑選出來的高手,至少也都是半聖。

    他們家族的老祖宗,也只是半聖而已。以他們的身份,想要見老祖宗一面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況兵部的十大高手?

    黎敏的一雙水淋淋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一轉,猶豫了一下,才說道:“我聽到一位族叔談到一些東西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?“管他是真是假,你先說一說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!哪怕只是小道消息,也比沒有消息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再次抿了抿紅潤的小嘴,道:“據說,十大高手,全部是從元府的兵部大營挑選出來,劍空子和風禽就是其中之二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兩個名字,在場的儒道學員,全部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劍空子可是我的偶像,據說,他已經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的境界。三年前,他與血龍殿殿主一戰,並且取勝。元府三十六郡,聖者之下,能夠擊敗他的修士,絕不超過十個。”一位腰挎玉劍的儒道學員,十分激動得說道。

    黎敏只是淡淡的一笑,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英姿絕代的身影,清秀的臉蛋,流露出崇拜和傾慕的表情。

    劍空子雖然也是威震元府的大人物,但是,與那人一比,卻是暗淡失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倒也是一個傳奇,竟然可以引得劍空子和風禽這些威名赫赫的人物,聯手對付他。”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這個稱號,便是一個傳奇。據說,他的年齡,也才二十多歲,與我們差不多,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修煉,怎麼已經可以和半聖叫板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諸位儒道學員的談論,張若塵還是得知到不少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既然,萬兆億在青黎郡,他就必須更加小心謹慎才行。

    對於萬兆億,張若塵有極深的印象,此人絕不是泛泛之輩。一旦被他盯上,即便張若塵掌握有聖旨,恐怕也很難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決定不再隱藏身份的時候,其實,已經料到今後的路,將會十分艱難。每走一步,都是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,就會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那些儒道學員,先後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鎖定在那個叫做黎敏的少女身上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根據先前幾位儒道學員的交談,張若塵大致瞭解到一些東西。比如,黎家乃是一個半聖家族,在青黎郡,可謂是數一數二的大勢力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十大高手的其中之五,來到青黎郡,纔是由黎家接待。同時,也能看出,黎家的超然地位。

    黎敏能夠稱爲黎家的精神力天才,精神力自然不弱,雖然,她才十六七歲,卻已經達到三十階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纔沒有跟她多久,就被她察覺。

    當然,那也是因爲,張若塵並沒有刻意收斂氣息,也沒有打算要瞞過她。要不然,以她的精神力強度,怎麼可能發現得了張若塵?

    黎敏倒也沒有驚慌失措,只是加快腳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前方的那個窈窕身影,暗暗一笑:“警覺性還是挺強。”

    不再繼續跟蹤,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出現在黎敏的前方,攔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黎敏相當聰慧,知道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,根本逃不掉,因此,立即尖叫了一聲,大喊救命,猶如張若塵是在非禮她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這一招,雖然很簡單,卻最爲實用。

    畢竟,現在是在郡城,一位樣貌清麗的少女的尖叫聲,足以將很多修士吸引過去。只要有人認出,她是黎家的天之驕女,那麼,肯定會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叫聲,沒有任何用處。街道上的那些修士,似乎根本聽不到她的聲音,顯得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明明站在人流川息的街道中央,卻如同處在另一個時空,沒有人能夠看到她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有人能夠看到她。

    “不要那麼害怕,我只是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黎敏緊緊的拽住書卷,手指都有些發白,聲音顫抖:“你……你到底要……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雖然她很聰明,可是,畢竟只是一個少女,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詭異的事。可以說,她現在完全就是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怎麼會不害怕?

    而且,在她的認知之中,凡是尾隨年輕少女的男人,沒有一個是好人,不是猥瑣大叔,便是變態狂魔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現在就與猥瑣大叔和變態狂魔,畫上了等號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有耐心,道:“我剛纔已經說過,只是想要問你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剛纔說過什麼?”黎敏的大腦一片空白,根本記不得任何東西,只想立即逃出變態狂魔的控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實在有些好奇,他也沒有做出什麼過分的事,怎麼就將一位精神力天才少女給嚇傻?

    不再廢話,張若塵直接詢問,道:“先前,我聽到你說起,萬兆億來到元府,乃是與冥王劍冢和不死血族有關。你能告訴我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說過。”

    黎敏使勁搖頭,根本不承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,皺得更深,道:“先前,你與那些儒道學員的談話,我聽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不僅尾隨她,竟然還偷聽她說話。

    黎敏更加確定,眼前這人,必定是一個變態狂魔,而且相當猥瑣,反正……絕對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黎敏露出可憐巴巴的模樣,哀求道:“大叔,我真的沒有說過,你一定要相信我,於我無關,肯定是你聽錯了!”

    “大叔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是想要從黎敏的嘴裡,問出一些關於冥王劍冢的消息,卻沒想到,竟然被她當成了不懷好意的猥瑣大叔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根本不可能,從她的嘴裡,問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。張若塵總不能將劍架在黎敏的脖子上,脅迫她,必須回答他的問題。

    若是那樣做,與猥瑣大叔又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領域散去,對她說道: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黎敏恢復自由,立即用一雙小手捻起儒袍的裙襬,快步的向前跑去,宛如一隻被人踩了尾巴的兔子。

    “黎家肯定有問題,不是與冥王劍冢有關,就肯定與不死血族有關。”張若塵盯着黎敏離開的身影,眼睛眯成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入夜之後,郡城依舊是車水馬龍,熱鬧非凡。

    城中有一條頗爲寬闊的河道,大河兩畔,全是華麗的樓閣。琴瑟和歌舞的聲音,伴隨男男女女的歡聲笑語,從樓閣中傳出來,迴盪在水面。

    那裡乃是才子佳人聚會之地,既是在談論詩詞歌賦,也是在討論聖道修煉中遇到的一些疑難。

    水面上,懸浮着一盞盞明亮的靈燈,猶如滿天星辰一般,將漆黑的夜空,映照得頗爲夢幻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站在岸邊一棵楊柳的下方,手中託着一盞紫色的靈燈。

    “希望可以遇到冥王劍冢的接引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凝聚出一道劍意,匯聚到指尖,打入靈燈。

    紫色靈燈,立即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奇怪,河面上,有着成千上萬盞靈燈,卻唯獨只有張若塵放出去的那一盞是紫色。

    紫色的靈燈,越飛越高,很快就超過別的靈燈,飛到雲霄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河的西側,一座五層高的樓閣頂部。

    一位身形枯瘦的老者,盤坐在地,身上穿着一塵不染的儒袍。

    黎敏跪在老者的身前,依舊心有餘悸,講述她先前的恐怖遭遇,道:“老祖宗,你不知道,那人真的相當猥瑣,不僅暗中跟蹤我,而且還偷聽我與別人的談話,與書上記載的變態狂魔,完全一模一樣。”

    老者笑了笑,道:“根據你的描述,那位變態狂魔,恐怕是一位相當厲害的人物,至少是修煉出了自己的領域。你能夠全身而退,已經是相當幸運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老者臉上的笑容一收,感應到了什麼,站起身來,眺望着夜空。只見,一盞紫色的靈燈,越飛越高,很快就穿過雲層。

    “有劍聖駕臨,敏兒,你去將那位前輩接迎過來,記得一定要對前輩恭敬一些。六大劍聖都是我們鎮獄一族的貴客,萬萬不能得罪。”老者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者的身份不一般,在郡城,有着極大的威名,因此,不方面親自出面,只得派遣黎敏過去接迎劍聖尊駕。

    黎敏也是相當激動,小心臟噗通噗通的直跳,在她看來,每一位劍聖,皆是一個傳奇。也不知,到底是哪一位劍聖,來到了青黎郡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一直寫到兩點,終於寫完第三章,爲了不被讀者罵,即便是熬夜也是值得,哈哈!明天繼續三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