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站在河畔,將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去,覆蓋小半個郡城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設置有陣法的特殊區域,周圍發生的一切,全部都呈現在他的腦海之中。

    驀地,寬闊的河面,一艘帶着古韻的青色小船,劃破平整的水面,向他的方向緩緩的駛來。

    小船的船頭,站着一個身材纖瘦的少女,穿着儒袍,一雙充滿靈性的眼眸,四處尋覓,像是在找什麼人?

    少女,正是黎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先一步看到她,略微一笑:“不會這麼巧吧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黎敏也看到站在岸邊的張若塵,頓時,瞪大一雙眼眸,呆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她立即調轉船頭,加快划船的速度,返回大河西側的那座五層樓閣。

    青色小船靠岸,黎敏逃進樓閣,頗爲驚慌,道:“老祖宗,我沒有見到劍聖前輩,反而遇到了那個變態狂魔。他會不會跟上來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老者看見黎敏驚慌失措的模樣,卻依舊平靜的坐在地上,只是,兩條白色的眉毛,卻是微微向上一挑。老者有所察覺,道:“他已經到了!”?“已經到了?”

    黎敏更加驚訝,將精神力釋放出去,可是,卻並沒有發現變態狂魔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五層樓閣的頂部,腳踩金黃色的琉璃瓦,頭頂上方,乃是成千上萬盞靈燈。

    他揹着滔天劍,卓然而立,給人一種極其超凡的銳氣。

    “唰!”?張若塵的身形一動,從樓閣頂部跳下,出現在老者和黎敏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變態狂魔。”

    黎敏的驚呼聲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老者瞪了她一眼,訓斥一聲:“敏兒,不得無禮。”

    黎敏頓時嚇得立即扁了扁嘴巴,噤若寒蟬的模樣,低下了頭,不敢再說話。只是,她的那一雙眼睛,卻還是偷偷向張若塵盯過去。

    老者站起身來,仔細打量了張若塵一番,道:“靈燈出現的時候,我就該猜到是你。”

    黎枯乃是一位精神力半聖,在他看到張若塵的第一眼,也就看清了他的模樣,將他認出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就是冥王劍冢的接引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背上的滔天劍取下,橫放到老者的面上。

    老者接過滔天劍,確認了一遍,隨後,還給張若塵。他雙手抱拳,躬身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老朽黎枯,拜見持劍人。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黎敏的下巴都要驚得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祖宗竟然稱他爲持劍人?

    鎮獄一族的持劍人,一共只有六位,分別持有六柄極其厲害的聖劍。據說,每一位持劍人,皆是劍聖,乃是崑崙界最頂級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雖然黎敏一直將張若塵當成猥瑣大叔,可是,她卻並不瞎,也不傻,能夠看出,張若塵其實十分年輕,並不比她大多少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某位劍聖的傳人。”黎敏的心中,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前幾天,她才接迎了一位返回冥王劍冢的劍聖傳人,因此,再次遇到一位劍聖傳人,也並不是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那位劍聖傳人,黎敏的臉蛋就有些發燙。

    同樣都是劍聖傳人,爲何另外一個是那麼的溫文爾雅、英姿勃發,充滿了人格魅力,眼前這個卻是一個變態狂魔?

    就在黎敏胡思亂想的時候,張若塵與黎枯半聖交流了起來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道:“老朽年輕的時候,曾經見過璇璣劍聖一面,對他相當敬佩。可否冒昧的問一句,劍聖老人家真的起死回生了嗎?”

    本就不是什麼秘密,張若塵也沒有打算隱瞞,道:“師尊服下起死回生藥,的確已經獲得新生。”?黎枯半聖的眼睛一亮,露出一抹喜色,道:“既然璇璣劍聖依舊在世,爲何要將滔天劍傳給你?”

    黎枯半聖似乎覺得這麼問話,有些不妥,便又立即補充了一句:“按照鎮獄古族的規矩,只有上一代持劍人逝去,才能將聖劍傳給下一位持劍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能夠聽出,眼前這位接迎者似乎並不歡迎他。

    倒也是,現在整個青黎郡,貼滿通緝張若塵的畫像。兵部更是派遣大批高手,趕赴過來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一旦接納張若塵,也就意味着,將會得罪兵部,甚至遭到朝廷的制裁。

    只不過,滔天劍一脈,自古以來一共十六代持劍人,一直都是默默在暗中守護鎮獄古族,幫助鎮獄古族化解了多次危難。其中一些持劍人,甚至還付出生命。

    所以說,鎮獄古族欠下張若塵的列位師祖巨大的人情,若是因爲害怕招惹麻煩,就將張若塵拒於門外,未免顯得太過勢利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黎枯半聖才說得相當委婉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動怒,顯得格外平靜,道:“師尊他老人家要去辦一件極其重要的事,所以,纔將滔天劍傳給我,讓我回一趟冥王劍冢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必擔心,我不會在冥王劍冢久待,見過鎮獄一族的當代族長,轉告一件重要的事,就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黎枯半聖略微鬆了一口氣,道:“青黎郡的黎家,僅僅只是鎮獄一族的外圍家族,冥王劍冢也並不在青黎郡,而是在別處,老夫必須先傳訊回去,提前通知一聲。冥王劍冢派人前來迎接之前,希望持劍人就先住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一件事,萬兆億從元府的兵部大營,挑選出十大高手,前來抓捕你。其中有五人,正在青黎郡城,而且就住在黎家。因此,老夫也不敢將持劍人帶回黎家接待,希望持劍人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淡淡的一笑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心中,卻是暗暗一嘆。

    說到底,這位接迎者,還是頗爲排斥張若塵現在的身份。

    若是,璇璣劍聖親自駕臨,恐怕黎枯半聖立即就會畢恭畢敬的帶領他前往冥王劍冢,怎麼可能還將璇璣劍聖留在青黎郡城等待?

    很顯然,黎枯半聖是要提前詢問鎮獄一族核心人物的意見,根本不敢貿然將張若塵帶回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怪黎枯半聖,畢竟,他並不是鎮獄一族的核心人物,沒有決策權,自然是要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到來,顯然,還是讓黎枯半聖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向黎敏吩咐了一句,讓她幫忙接待張若塵。隨後,黎枯半聖就匆匆忙忙的離開,顯然是要去將張若塵到來的消息,傳回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黎敏看了一眼,無奈的一笑。

    好歹他也是一位持劍人,就算不能得到黎家整個家族的盛情款待,也不至於這麼寒磣,竟然讓一個小丫頭接待他。

    不過也好,張若塵現在的處境,相當危險,本就應該低調一些。有黎家的一位小輩在一旁,反而不會引起懷疑。

    黎敏一直在旁邊偷聽張若塵和黎枯半聖的對話,雖然,黎枯半聖從始至終都沒有提過張若塵的名字,她卻還是猜了出來。

    於是,黎敏小心翼翼的問道:“你就是那位傳說中的時空傳人張若塵?據說,你達到了天極境的無上極境?”

    整個修煉界,絕大多數人對張若塵的認知,依舊停留在他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那是張若塵第一次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隨後,衆人就都以爲,張若塵被九幽劍聖殺死,一位天之驕子就此隕落,猶如流星劃過天空,只是曇花一現。

    至於,他在劍道上的成就,還有他在界子宴和論劍大會的驚豔戰績,卻都是屬於“林嶽”,與張若塵根本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黎敏對張若塵的認知,也是如此。在她看來,一年多前,張若塵還是天極境的修爲,如今,最多也就魚龍第一變,或者魚龍第二變的境界。

    因此,她並不是十分懼怕張若塵,只是將他當成一個頗爲優秀的同代人在看待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回答黎敏,只是淡淡一笑:“青黎郡城應該有武市吧?帶我過去看一看,我要購買一樣東西。”

    青黎郡畢竟是處於中域的腹地,四通八達,有着連接各大州府的官道,即便只是一座郡城,也有極其豐富的修煉資源,或許可以買到,張若塵需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要買什麼?”黎敏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你對郡城應該十分熟悉,那麼你知不知道,哪裡可以買到銀月龍象或者盤天聖象的血液?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迫切將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修煉成功,隨後,才能煉出足夠雄厚的體魄,衝擊魚龍十變。所以,無論如何,也要儘快買到象血。

    越來越大的危機,讓他也越來越迫切,希望能夠儘快衝破桎梏,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另外兩章應該比較晚,大家最好明早再看,早睡早起,纔是好習慣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