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他的肉身體質,再進一步,變得更加強橫。

    可以說,即便是上古時期,神龍的幼崽,具有的體軀,也未必比得過如今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地面,運轉功法,體內的聖氣,化爲一條條金色虯龍的形態,從毛孔中噴衝而出,圍繞他的身體旋轉飛行。

    手掌向着地面一按,萬千道龍影,同時向下衝擊,將大地按得塌陷,形成一個巨大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隨即,他又將聖氣收回,所有龍影,頃刻間,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體質,應該已經達到魚龍境的極限,很難再有所提升,可以開始煉化第十滴神血。”

    別的修士,只有突破到半聖境界,才能完成魚到龍的脫變。張若塵雖然依舊還是魚龍境,卻已經完成脫變,化爲人中之龍,舉手投足之間有着一種非凡的氣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圖卷世界,再次出現在那座廢棄的古城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中,雖然已經過去四個月,外界其實才過去十多天。

    古城的中心,那座荒廢數百年的祭臺,已經被小黑修復,重新刻下完整的祭紋,隨時可以展開祭祀儀式。

    吞象兔和魔猿從古城的周邊,擒來大批蠻獸,足有數千頭,全部用鐵鏈捆綁,堆砌在祭臺頂部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將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,已經修煉成功?”黎敏見到張若塵出關,立即迎過去。

    黎敏並不知道張若塵是去什麼地方修煉,不過,既然他是時空傳人,肯定是有一些非凡的手段。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向她盯了一眼,能夠明顯感覺到她的精神力強度,已經達到三十一階。

    紅冠肉芝的藥效,還是十分明顯,短短數天,就能讓她的精神力提升一階。等到她將紅冠肉芝的藥性完全吸收,恐怕能夠突破到三十二階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黎敏站在張若塵的面前,足足矮了一個頭,一雙美眸,露出漣漣的光彩,道:“那麼,你應該是可以化爲龍身了吧?書上記載,曾有一位佛道修士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,身軀化爲一條百丈長的火龍,雙爪同時擊出,將方圓千里的大地撕裂,化爲峽谷。真的有那麼強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掌法的強弱,不僅取決於掌法的本身,也取決於施展掌法的修士的修爲高低。一位半聖和一位聖者,同樣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,爆發出來的威力,肯定也是天差地別。”?黎敏偏着腦袋思索了片刻,自言自語的道:“書上倒也沒有提,那位佛道修士的修爲,到底有多高。張若塵,你能不能演示一遍第九掌,人類真的可以化龍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繼續與她糾纏,向祭臺的頂部行去。

    黎敏立即追上去,跟在張若塵的身後,道:“明天晚上,乃是月圓之夜,到時候再展開祭祀,能夠更加容易打開神界之門,借來神靈的神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道:“明晚是月圓之夜?”

    “沒錯,所以,你應該再等一等,即便是想要煉化神血,也不用急在一時。對吧?”黎敏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向天空看了一眼,使用精神力推算一番。

    只要是讀過大量書籍的修士,都清楚,並不是什麼時候都適合祭祀,其中,冬至日和月圓夜,纔是最好的時刻。

    正如黎敏所說,明天晚上,更加適合祭祀。

    “也罷,那就再等一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黎敏的俏臉,露出一抹喜色,“張若塵,你送給我紅冠肉芝,我也不佔你的便宜,送給你一樣東西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她從衣袖中取出一卷竹簡,遞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伸手去接,只是淡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祭祀當然是需要祭文。這一篇祭文,乃是我花費無數心血才刻出來,也是我寫下的第一篇祭文。”

    黎敏顯得極其興奮,擡起頭,盯着張若塵,露出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是嗎?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便走下祭臺,盤坐在地,閉上雙眼,開始調息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儒道弟子,自然都希望自己寫的祭文,能夠用在祭祀儀式上面,用來溝通神靈,也爲自己積累氣運。

    只不過,祭祀儀式上的祭文,大多都是德高望重的賢者書寫和朗誦,年輕的學員,根本沒有機會參與其中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一次機會,黎敏自然是立即寫下一篇祭文。這幾天,她每每想到,即將在祭祀儀式,朗誦自己書寫的祭文,便是相當激動。

    誰能料到,張若塵竟是這樣的態度?

    黎敏很不甘心,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繼續喋喋不休,道:“祭祀怎麼可以沒有祭文?沒有祭文,神靈怎麼知道你的述求?張若塵,你連宣讀祭文的誠心都沒有,神靈怎麼可能降下神力,助你煉化神血?”

    整整一天一夜,黎敏一共找張若塵談了五次,相當嚴肅,振振有詞,幾乎是要將張若塵的耳朵都磨盤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實在受不了她,也就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天色漸漸暗下來,已經可以看見天空的月亮印記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的溫度,開始快速下降,有着呼嘯的寒風,吹進這座破敗、古老的城池,發出鬼哭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祭臺的頂部,雙手平放在膝蓋的位置,開始調整狀態,準備煉化第十滴神血,衝擊傳說中的魚龍第十變。

    對他而言,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時刻,必須要慎重對待。

    黎敏站在祭臺的下方,捧着竹簡,開始宣讀祭文:“時有古今,萬世所法。人心亦異,仰惟聖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個時辰過去,她纔將祭文朗誦完畢,顯然是頗爲滿意,捏了捏有些幹疼得喉嚨。最後,她努力鼓起氣息,道:“祭祀開始。”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祭臺上,所有蠻獸的身軀,完全爆裂而開,涌出緋紅色的鮮血,化爲血色溪流,匯聚進祭臺中的凹槽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古城中的天地靈氣,猛然震動了一下,向四方涌出去。

    一根血紅色的光柱,從祭臺的中心,沖天而起,擊穿雲層,直達宇外。

    整個天穹,完全化爲一片血紅。唯獨只有一輪巨大的明月,依舊懸掛在血雲之間,灑落下皎潔的光華。

    上空有着一股神秘力量,降落下來,進入張若塵的身體,與氣海中的諸神印記,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諸神印記紛紛從體內飛出,懸浮在祭臺上方,散發出一道道神聖的光芒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張若塵將一滴神血取出來,託在雙手之間,藉助神力,開始煉化吸收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才魚龍境,就如此厲害,能夠擊敗半聖,莫非真的是要衝擊傳說中的魚龍第十變。”黎敏緊拽着一雙玉白色的小手,屏住呼吸,一眼不眨的盯着祭臺上方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,張若塵突破到魚龍第十變,肯定比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的時候,造成的震動更大。

    距離這座廢棄的古城,六百里外,一隊騎着蠻象的軍士,發現了天邊的那片血紅色的雲彩,能夠隱隱感受到,天地之間的靈氣才輕微震動。

    他們乃是萬象王派遣出來尋找張若塵的一支象軍,正好找來這一片區域。

    “那個方向,應該是昔日的雁歸城,不是早就已經化爲廢墟,怎麼會發生如此驚人的異象?”

    “感覺像是有人在祭祀,真是奇怪,怎麼會有人選擇在那裡祭祀?”

    “反常必有妖,先稟告王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隊軍士,將消息稟告上去後,萬象王察覺到異常,立即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萬象王站在原野的中心,手託八角聖眼,只見聖眼的其中一個面,浮現出張若塵的身影。而且,此刻的張若塵,正好盤坐在祭臺的中心,竟然正在煉化神血。

    “哈哈!如今的青黎郡,各方人馬都在找他,他竟然還敢大張旗鼓的祭祀神靈,煉化神血,真是在找死。”?萬象王知道張若塵的實力十分強勁,而且,他的座下,還有幾隻厲害的蠻獸戰寵。雖然他也想獨吞戰功,可是,卻很清楚,憑藉他一人之力,很難將張若塵擒住。

    因此,萬象王立即打出數道傳訊光符,將張若塵再次現身的消息,傳遞了出去。

    爲了防止打草驚蛇,萬象王並沒有貿然出手,而是,留在原地,靜靜的觀察張若塵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散發出來的氣息,正在快速變強,原本懸浮在半空的諸神印記,其中一些,竟然飛進張若塵的體內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血雲向外蔓延,變得越來越廣,猶如化爲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“王爺,我怎麼聽到天外,傳來隱隱約約的神音?”

    剎那間,萬象王周圍的軍士,受到一股奇異力量的影響,竟然跪倒了一大片,向古城的方向叩拜。

    “怎會這樣?即便張若塵衝擊半聖境界,也不可能造成這樣的異象。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萬象王魁梧的身軀,猛然一震,猜到了一個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萬象王眼中涌出炙熱的光芒,不再繼續等待別的高手趕來,騎着一頭銀月龍象,先一步向古城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終於趕在12點前更新,不容易啊!待會還有一章,爭取也趕在12點前,免得又說我故意少更,把今天的章節推到明天。等到調整過來,再把更新時間穩定下來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