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銀月龍象的四蹄邁動,急速奔跑,震得大地猛烈晃動。

    小黑立在殘破的城牆頂部,望着銀月龍象背上的萬象王,咧嘴一笑:“兵部的強者,果然還是趕了過來,今晚怕是得有一場腥風血雨。”

    祭祀儀式,必定會造成很大的聲勢,被兵部的人馬發現,其實也在張若塵的預料之中。

    因此,他早就提前吩咐小黑,讓它修護這座古城中的護城大陣,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“啓動護城大陣。”小黑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吞象兔和魔猿站在兩座古老的陣塔內部,聽到小黑的聲音,同時將體內的聖氣,打入進塔中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古城的地底,一道道陣法銘紋,快速浮現出來,向着四方的城牆涌去,匯聚在城牆的底部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銀月龍象已經衝到城外。

    萬象王低吼一聲,單手抓起一根碗口粗的青銅長槊,雙腳在銀月龍象的背上一踩,騰飛起數十丈高。青銅長槊的尖部,涌出一團紫色的雷電,隔空向祭臺頂部的張若塵擊過去。

    驀地,廢墟般的古城,衝起一百多根陣法光柱,連接成一個半球形的光罩,將整個城池完全守護起來。

    青銅長槊擊在光罩的表面,發出一聲雷裂般的爆響,將光罩壓得向下凹陷。

    一道道閃電,從萬象王的體內涌出,通過長槊,不斷衝擊防禦光罩。

    一連僵持三個呼吸的時間,最終,光罩形成的一股反彈之力,將萬象王震得倒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古城的護城大陣,早就已經破碎,而且因爲時間有限,小黑也只是簡單的修復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今的護城大陣,最多也就能夠發揮出一成的力量。

    因此,小黑也沒有把握,護城大陣就一定能夠擋住萬象王。

    見到護城大陣,將萬象王的攻擊擋了下來,小黑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暗道:“好險。”

    萬象王沒有停手,再次打出攻擊,連續不斷髮起強攻,想要擊潰陣法,殺入進去。?他的坐騎,那隻銀月龍象發出嘶吼聲,衝撞向古城的城門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古城中,那些已經十分殘破的建築,不斷垮塌,徹底變成平地。

    “兵部的強者,已經趕來了嗎?”

    祭臺下方,黎敏完全無法站穩腳步,摔倒在地上,擡起頭,望向天空不斷落下的閃電,耳邊又有響亮的獸吼傳來。

    這一刻,真是給人一種,天地都要塌陷的感覺。

    護城陣法,已經岌岌可危,隨時都可能會被攻破。

    黑暗的天邊,響起一聲狼嚎。

    北狼王騎着一頭金色的巨狼,急速向古城衝來,渾身散發出駭人的氣勢,使得城外的戈壁,掀起數十丈高的塵土。

    萬象王向那團金色的光雲看了一眼,當他看清雲中的巨狼,還有狼背上的男子,頓時大笑一聲:“沒想到,竟是你第一個趕到。”?北狼王趙晟御穿着一身金甲,整個人充滿一種凌厲的殺氣,道:“張若塵就在城中祭祀煉血,看這天空中的異象越來越強,不像是衝擊半聖境界,倒像是在衝擊魚龍第十變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也是如此認爲,你來得正好,我們聯手,一起打破護城大陣。”萬象王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兩大王者各自將一件聖器祭出,升空而起,隨着聖氣不斷涌入進去,兩件聖器散發出驚人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萬象王的聖器,便是那根青銅長槊,足有五百多道銘紋,全部激發了出來,形成數百道水桶粗細的電光。

    北狼王的聖器,乃是一件月牙形的刀刃,懸浮虛空,正在凝聚力量。

    雖然,兩件聖器還沒落下,可是護城大陣,已經在猛烈晃盪。

    “萬象王和北狼王竟然同時趕到……”

    黎敏盯着懸在上空的兩件聖器,很快就將它們認出來,正是兩位王爵的戰兵,雷神鉞槊和半月聖刀。

    對於青黎郡的修士來說,恐怕沒有人不知道萬象王和北狼王的威名。黎敏從未想過,竟然有一天,她可以親眼見到兩大王者同時出手征戰。

    不過,對她來說,似乎並不是什麼好事。

    一旦兩大王者,鎮壓了張若塵,恐怕也要收拾她。

    兩件聖器同時向下一擊,護城大陣的光罩,宛如雞蛋殼一般脆弱,頃刻間便是破碎而開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件聖器落到地面,在城中,留下兩個大坑。大坑周圍的街道、房屋,全部都翻卷了起來,向四方飛去。

    兩道破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萬象王和北狼王衝入進城中,從兩個方向,向祭臺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吞象兔和魔猿同時騰飛起來,前去攔截他們,想要爲張若塵衝擊魚龍第十變爭取時間。若是在這個時候,張若塵遭到打擾,先前的所有努力,將會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萬象王向下踩出一腳,踏在魔猿的頭頂,響起啪的一聲,魔猿的頭骨裂開一道血紋。

    只不過,魔猿的雙臂,卻是緊緊抓住萬象王的腿,活生生的將他拉扯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小黑化爲一道黑色的殘影,背上展開一對大翼,向前一撲,一爪向萬象王的喉嚨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萬象王伸出一隻全是鐵甲的手臂,擋住小黑的爪子,手臂一揮,將它甩飛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,本皇定要與你戰個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身軀,堪稱是不死之身,很快就從廢墟中爬出來,再次攻過去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北狼王拍出一掌,將吞象兔打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目光,向祭臺頂部的張若塵盯了一眼,露出寒芒:“還想衝擊魚龍第十變,真是癡心妄想,今晚便是時空傳人隕落之日,我趙晟御必定歷史留名。”

    北狼王騎着金色巨狼,衝上祭臺,提起半月聖刀,揮斬下去,劈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絢爛的刀光,形成一個月牙形,劃破虛空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原本盤坐在地的張若塵,體內涌出一層金光,化爲能量漣漪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北狼王只感覺,自己猶如是海面上的一條小舟,遭受翻天巨浪的衝擊,向後倒飛,墜落下祭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以張若塵的身體爲中心,諸神的虛影,快速旋轉起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將天地靈氣瘋狂吸收進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的站起身,居高臨下的向北狼王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北狼王感覺到心臟顫抖了一下,此刻的張若塵,簡直就像是一位聖者,不,應該是一位神,立在他的面前,給他一種巨大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“魚龍第十變,神之命格。”

    北狼王努力剋制心中的恐懼,告訴自己,即便是張若塵達到魚龍第十變,也只是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而他卻是一位五階半聖。

    五階半聖還敵不過一位魚龍境的修士?

    原本站在祭臺上空的張若塵,豁然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好快,哪裡去了?”

    驀地,北狼王感受到頭頂上方,傳來一道極其細微的空間波動,於是,立即調動聖氣,雙掌同時向上一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空間漣漪中衝出,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七掌,神龍之劫,強大的掌力,直落而下,將北狼王的半個身體打得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四周涌去滾滾的塵土,地面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。

    如今,龍象般若掌的品級,已經達到鬼級上品,每一掌爆發出來的威力,皆是堪比一種絕技,遠超別的鬼級上品武技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以爲修煉成魚龍第十變,就能逆天?”?北狼王察覺到自己沒有受傷,才鬆了一口氣,重新恢復信心。他從地底衝出,提起半月聖刀,一刀斜劈了出去,斬向張若塵的頸部。

    “絕命式。”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刀,卻形成三十六道刀影,帶有三十六層力量,一層連着一層。

    等到三十六層力量,完全重疊,聖刀上面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已經強橫到極點。

    絕命式,乃是兵部的一種絕學,擁有橫掃千軍的殺威。

    張若塵快速向後一退,躲過北狼王劈出的刀氣,隨後,彈了彈衣袍上的塵土,道:“誰說我已經達到魚龍第十變?現在,纔剛剛開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,託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天穹上方,血色的雲彩快速旋轉,飛落下一團團拳頭大小的青色火苗,落到張若塵身上,進入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的身體,完全被青火包裹。

    青色火焰散發出驚人的高溫,使得張若塵腳下的泥土,急速融化,化爲赤紅色的岩漿。

    北狼王立即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百丈之外,驚異的盯着張若塵,道:“那是……淨滅神火……”?遠處,萬象王大吼了一聲,道:“淨滅神火是在淬鍊張若塵的凡體肉胎,一旦淬鍊成功,就會真正達到魚龍第十變,擁有神之命格。必須在此之前,將他鎮殺。”

    萬象王被小黑拖住,無法趕過去。

    小黑大笑一聲:“已經遲了!既然,張若塵已經引來淨滅神火,有着神火的力量加持,可以爆發出超越自身修爲數倍的力量。你們擋住得住他?”

    “即便有淨滅神火的力量又如何,本王照樣斬了他。”

    北狼王咬緊牙齒,再次施展出絕命式,揮刀橫斬了出去,擊向張若塵的腰腹,想要將他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閃不避,施展出鸞鳳神印疾速,向前衝了出去。刀鋒還沒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張若塵打出的掌印,已經印在北狼王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北狼王胸膛位置的鐵甲,發出碎裂聲,向下塌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汗,高估自己的碼字速度了,實在對不起各位了,哭死。

    當然,今天畢竟是中秋節,不僅你們在過節,張若塵也將在今晚這個月圓夜達到魚龍第十變,可謂是雙喜臨門。好吧!說了這麼多,就是想祝大家節日快樂,闔家團圓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