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也就是說,張若塵現在依舊有神火的加持,可以爆發出超越自身修爲數倍的戰力。

    擁有魚龍第十變境界的張若塵,肯定比魚龍第九變的時候,強大了一大截。即便以是萬象王的境界,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萬象王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會知道,張若塵在先前的大戰之中,一連參悟出七種火焰一系的聖道規則,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淨滅神火才持續燃燒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參悟出來的聖道規則,已經超過百道,正在繼續探索時間規則的竅門。

    “萬象王,憑你一人之力,不可能留得住我。你覺得,我們還有戰鬥的必要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想和萬象王戰鬥,只想立即尋找一個安靜的地方,參悟時間規則。

    畢竟,淨滅神火的力量,並不是隨時都會降臨,一旦錯過今夜,今後,再想領悟到時間規則,恐怕是千難萬難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小黑從廢墟中躍出,化爲一道黑影,出現在萬象王身後的位置,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突破到魚龍第十變,小黑的實力,也有大幅度提升。它很想再次與萬象王交手,最好是將萬象王狠狠的教訓一頓。

    萬象王屏住呼吸,臉色變得頗爲凝重,心中謀生出退意。

    驀地,萬象王的雙耳動了動,聽到一道細微的聲音,從天邊傳來。隨即,他的眼中,露出了喜色,再無任何顧忌,狂笑一聲:“張若塵,憑我一人之力,的確留不住你,可是,兵部的十大高手,同時出手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心,浮現出一道白色的豎眼,向着天邊看了一眼,果然看見有數道強橫的聖氣雲團,正急速向這個方向飛來。

    “今後,我們還有很多時間,可以繼續較量。”張若塵向萬象王盯一眼,隨後,飛落到小黑的背上,將吞象兔和魔猿扔進了圖卷世界,又一把抓住黎敏的手腕,將她拖到小黑的背部,橫趴在上面。

    黎敏畢竟只是一個外人,圖卷世界又是張若塵最大的祕密,自然不能將她放入進去,以免暴露裏面的祕密。

    小黑的身軀,變得足有十數丈長,化爲一直黑色巨獸,展開一對數十丈長的黑翼。

    它的雙翼一扇,掀起兩股颶風,向着天穹上空衝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東方的天空,飛來一座黑白雙色的棋盤,呈現出四方形,覆蓋方圓十里的虛空,攔住了張若塵的去路。

    棋盤上,數百粒黑白棋子,猶如威力無窮的星辰,接連不斷的飛出,擊向小黑背上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捏成劍訣,將沉淵古劍打出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在半空,演化出數百道劍形劍氣,化爲一片劍氣流星雨,向前飛出,與黑白棋子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棋子和劍氣相互撞擊,形成一道道力量氣勁,發出爆響聲,很快就都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只不過,受到棋盤的阻擋,張若塵不得不退到地面。因爲,繼續飛在天空,他們只會成爲兵部強者的活靶子。

    黎敏認出半空的黑白棋盤,道:“陰陽棋盤,那是莊懸空的聖器,據說,此人在不久前突破到六階半聖的境界,在元府,乃是威震一方的兵部巨頭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一個陰柔的聲音,聲波如同水浪,一圈圈的傳遞過來,“小丫頭,你竟然能夠認出本王的聖器,倒是有幾分見識。”

    一個穿着儒袍的男子,腳踩一座霧橋,從遠處走來,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年齡,肌膚極其白皙,眼角微微上翹,嘴脣纖薄,明明是一個男子,卻給人一種陰柔之氣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萬兆億從元府的兵部大營,挑選出來的十大高手之一,莊懸空。

    莊懸空的手掌,向上一伸,將黑白棋盤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黎敏頗爲懼怕莊懸空,躲在張若塵的身後,低聲的道:“此人曾在凌霄天王府做過太監,後來,因爲天資出類拔萃,投身入軍營,竟然是戰功赫赫,更是一舉突破到半聖境界。”

    莊懸空的聽覺何等敏銳,即便黎敏說得很低聲,卻還是被他聽到。

    他最討厭有人提到“太監”兩個字,此刻,自然是臉色冷沉,很想將那一個小丫頭揪出來抽筋扒皮。

    黎敏自然是不知道,已經將莊懸空激怒,又低聲說道:“莊懸空的修爲,雖然十分強橫,卻也有弱點。據說,他修煉的功法太過陰柔,一旦遇到火焰和陽剛之氣,能夠發揮出來的戰力就會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莊懸空的五指,捏成了爪形,原本還頗爲俊秀的臉,也變得猙獰扭曲,“可惡的丫頭,等我擒住張若塵之後,定要讓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黎敏嚇了一跳,立即閉嘴,不敢再亂說話。

    萬象王騎着銀月龍象,提着雷神鉞槊,從殘破的古城中衝出來,大吼一聲:“張若塵已經突破到魚龍第十變,並且殺死了北狼王,一起出手,將他鎮殺,絕不能放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的確是一劍刺穿北狼王的胸膛,但卻僅僅只是將他重傷。真正殺死北狼王的人,明明是萬象王。

    萬象王爲逃避責任,竟然這一口黑鍋,扔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向萬象王盯了一眼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萬象王迎向張若塵的目光,卻也是冷冷一笑,顯得鎮定自若。雖然,他只是誤殺北狼王,可是一旦消息傳出去,肯定還是難免會遭受兵部的責罰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爲何不嫁禍到張若塵的身上?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兵部的諸位強者,趕到了此地,還有別的一些勢力的修士,也已經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只不過,兵部的勢力實在太龐大,沒有人敢招惹他們。所以,那些勢力的修士,才暗藏在遠處,沒有靠近過來。

    萬象王的話,無疑是扔出了一枚深水炸彈,激起千層浪,使得所有修士,全部都震驚得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傳說中的魚龍第十變,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凝聚出了神之命格?絕不可能,即便是以九大界子的天資,也沒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張若塵真的凝聚出神之命格,倒也是一件好事,只要把他擒住,將他的命格奪取,本座就算不能成神,至少也能成聖。”

    萬象王也是有頭有臉的兵部大人物,既然他說張若塵達到魚龍第十變,肯定是有一定的依據,不可能無的放矢。

    因此,在場的衆人,倒是七八分。

    有人修煉成神之命格,即便只是想一想,也讓人感到無比的激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去,在黑暗中,至少發現了五位半聖的氣息。而且,他們並不是低階半聖,每一個的修爲都十分強大,應該就是所謂的十大高手之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已經被包圍,即便,他使用聖旨,也很難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拼一拼,或許,將自己逼到生死絕境,能夠激發出更大的潛力,參悟出時間規則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能夠做出的選擇,已經不多。他倒是可以請出血月鬼王,讓她出手將兵部的強者,全部鎮殺。

    只不過,如此一來,張若塵也就失去了一次歷練的機會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點,一旦兵部知道血月鬼王的存在,那麼,下一次派遣出來抓捕張若塵的強者,恐怕就是兵聖級別的存在。

    到時候,張若塵恐怕連逃走的機會,也不會有。

    所以說,底牌能夠不暴露,最好就不要暴露。

    “魚龍第十變,哏哏,倒是有點意思,我來會一會你。”

    莊懸空陰測測的笑了一聲,手掌一番,嘭的一聲,將陰陽棋盤拍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一根根黑白光梭,從棋牌中快速涌出,發出“唰唰”的破風聲,猶如是刀劍在飛行,向張若塵的方向,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起黎敏先前說的話,於是便想要測試一番,莊懸空是不是真的具有弱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掌在地面一踩,將一團淨滅神火踩入進地底。神火散發出來的恐怖高溫,將方圓數十丈的泥土融化,化爲一座小型的岩漿湖畔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的衣袖一揮,強橫的陽剛之氣從掌心涌出,捲起赤紅色的岩漿,向莊懸空涌了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