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岩漿中,蘊含一絲絲淨滅神火,將莊懸空凝成的聖氣屏障穿透,鋪天蓋地的落下。

    莊懸空看到熱浪襲來,體內聖氣的運轉速度,頓時慢了一些。他的心中,暗暗一驚,使用陰陽棋盤護住身體,施展出一種鬼魅般的身法,快速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“面對火焰與陽氣,莊懸空果然是有些束手束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,繼續調動玄胎中的陽剛之氣,壓制莊懸空身上的陰寒氣勁。

    隨即,手指捏出劍訣,施展出一招山河劍法。

    “穿山裂地。”?沉淵古劍在張若塵的手中,猶如化爲一座沉重的山嶽,猛然衝出去,擊向莊懸空的胸口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鬼級上品的劍法,但是,由張若塵施展出來,卻是爆發出堪比絕技的威力。

    戰劍飛出去,發出“嗡嗡”的沉聲,在劍體的四周,凝聚出山河紋理一般的虛影,轟然向下壓去。

    莊懸空自然也不是易於之輩,雙腳一沉,單手托住陰陽棋盤,聖氣從掌心噴涌而出,源源不斷的打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在陰陽棋盤的中心,將莊懸空一連震退十數步,在地面,留下一連串半尺深的腳印。

    莊懸空抖了抖疼痛的雙臂,眼神變得更加陰沉。

    堂堂一位六階半聖,竟然被一位魚龍境的小輩擊退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,一旦傳出去,肯定是威名掃地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繼續纏鬥,飛落到小黑的背上,急速向黑夜之中衝去,準備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萬象王和莊懸空從左右兩個方向,急速追上去,分別將雷神鉞槊和陰陽棋盤打出,擊向前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雷神鉞槊懸在半空,散發出密密麻麻的紫色電光,猶如龍蛇在虛空穿梭,緊接着,爆發出銳利的破風聲,急速擊落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陰陽棋盤散發出冰冷的寒氣,在棋盤中心的位置,凝聚出一道黑色的光束,向下方的張若塵橫切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承受着巨大的壓力,只感覺,猶如是有數十座山嶽懸在頭頂,一旦落下,就會將他鎮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小黑的聖氣守護,黎敏卻還是被聖器的力量,震得受了重傷,嘴裡不斷流出鮮血,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。

    “劍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的劍意,完全釋放出來,注入進沉淵古劍,向飛來的雷神鉞槊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劍三,代表着天、地、人三重力量,只要將它修煉到大圓滿,三種重力量相互疊加在一起,可以爆發出超越一般聖術的恐怖威力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沒有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,卻因爲有着人劍合一的劍道境界,施展出此招,爆發出來的威力,也比一些絕技還要厲害幾分。?劍三的穿透力非同小可,可以以點破面,即便是聖器也很難抵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劍尖和槊鋒撞擊在一起,兩股力量竟是勢均力敵,略微僵持了片刻,纔是相互向後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道境界和戰兵都佔據優勢,但是,畢竟他的修爲和萬象王還是差距太大,兩人能夠拼得不相上下,已經將很多人驚住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陰陽棋盤之中飛出的黑色光柱,如同是一柄冰寒的天刀,從天空接向地面,橫切過去,便會留下一道十多米深的黑色凹槽。

    並且,黑色凹槽的四周,還會凝出厚厚的寒冰,將大地冰封了起來。

    幸好小黑的速度極快,才接二連三躲過黑色光柱的攻擊。要不然,憑藉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想要以一敵二,同時抗住萬象王和莊懸空的攻擊,恐怕十招之內,就會落敗。

    又圓又亮的月亮,懸掛在天穹的中心,顯得格外靜謐,與地面上三大強者驚天動地的戰鬥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一位頗爲儒雅的中年男子,站在百里外,一座山丘的頂部。

    他揹着一柄古樸的青色長劍,身材修長,一雙深邃的眼睛,眺望遠處的戰場,道:“張若塵與萬象王交鋒的時候,施展出來的劍招,乃是劍三。看那劍法的威力,恐怕是已經快要達到大圓滿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此人名叫劍空子,乃是萬兆億從元府兵部大營,挑選出來的十大高手之首,比萬象王和北狼王不知厲害多少倍。

    他是一名極其厲害的劍修,修爲已經達到七階半聖的境界,看似只是四十來歲的年齡,實際上,卻已經修煉了接近兩百年。

    對於半聖而言,兩百歲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。

    兩百歲之前,半聖可以憑藉強大的聖氣,支撐起肉身的活力,從而減緩容貌和器官的衰老速度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旦過了兩百歲,半聖就會在極短的時間之內,迅速變得老邁,恢復到自身年齡該有的容貌,一夜白頭,血氣下降,體力減退。

    若是不能遇到驚天的奇遇,自身的修爲,幾乎是不可能再有突破,頂多只是提升自身的戰鬥技巧和聖道感悟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半聖一旦超過兩百歲,一生的成就,幾乎也就定型。

    劍空子在年輕時候,也是一代奇才,可以和聖體爭鋒。三年前,他與血龍殿殿主一戰,並且將對方擊敗,將自身的聲威,推送到巔峰,成爲元府這一片廣闊的大地上舉足輕重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十分清楚,若是沒有逆天的機緣,這輩子也不可能達到聖境。

    不能成聖,兩百年的苦修,又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在崑崙界,不知有多少驚才絕豔之輩,兩百歲之前,沒能成聖,因爲心中不平衡,認爲是老天在戲弄他,最終走上歧途。甚至,一些執念太深的人,更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如今,卻有一個機會擺在劍空子的面前,萬兆億已經放話,只要他能夠將張若塵擒住,便會給他一枚雪藍聖丹。

    只有服下雪藍聖丹,劍空子就有十足的信心,在兩百歲之前,突破到九階半聖的境界。到那時,他離聖境,也就只有一步之遙。

    原本,劍空子還覺得,以他的修爲,對付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肯定是手到擒來。一隻大象,踩死一隻螞蟻,需要用多少力?

    真正見過張若塵之後,劍空子卻感覺到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“此子實在太過恐怖,才魚龍境,就能與萬象王和莊懸空鬥法,真不知道,他突破到半聖境界,將是何等厲害?”風禽道。

    風禽是一個身軀高達三米的大漢,手臂比正常人的腰還要粗,全身上下戴有七八塊鐵甲,分佈在雙臂、雙腿、腰腹、心口。

    除了鎧甲之外,便是密集的赤紅色肌肉,猶如一位大力蠻神。

    “此子要是不厲害,怎麼會驚得女皇親自下令擒他?”

    劍空子瞥了風禽一眼,又道:“魚龍境就將劍三修煉到如此程度,即便是昔日的劍帝,也未必有這麼驚豔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唏噓不已,曾經他也被人稱爲劍道奇才,只可惜,在魚龍境的時候,他連劍一也沒能修煉到大圓滿。

    與張若塵比起來,他曾經的劍道資質,簡直連狗屁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不過,他還沒有突破到半聖境界,就算能夠翻起浪花,老夫也能將他鎮壓下去。”劍空子自信的道。

    只要是劍修,自然都是對自身的實力,充滿了自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三,將其他勢力的修士也驚住,夜空中,傳出一大片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暗暗議論,一致認爲,“女皇下令擒拿張若塵,並不是沒有道理。若是,張若塵成長起來,恐怕是真的能夠威脅到女皇的統治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速度,與施展出鸞鳳神印疾速的張若塵相比,也是不分上下,自然是比萬象王和莊懸空快了一大截,很快就將他們二人遠遠的甩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依舊緊繃,並沒有放鬆,驀地,他擡起頭來,向着前望去,只見一個鐵塔般的大漢,站在一隻黑色巨蠍的頭頂,攔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大漢的身軀,十分壯碩,比普通人類高出一大截。可是,他身下的黑色巨蠍,卻更加巨大,僅僅只是一對鉗子便是有六七米長,顯得格外鋒利。

    在那巨蠍的身軀表面,分佈有數百道血紅色的銘紋,它趴伏在地上,便是將方圓百丈的地面都壓得向下凹陷。

    “巨蠍王,風禽。”

    黎敏看到立在前方的大漢,頓時,生出一種絕望的心情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萬象王和莊懸空二人,已經是將他們追得只能逃命,再加上風禽這個猛人,他們還有逃走的希望嗎?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風禽站在巨蠍的頭頂,張嘴一吸,剎那之間,方圓百里之內的空氣,竟是全部被他吸入腹中。

    他的肚子,向外撐起,化爲一個巨大的圓球。

    即便使有肉眼,也能看見,風禽的肚子內部,有着白色的光華散發出來,蘊育着一股恐怖的能量。

    緊接着,風禽張嘴一吐,成千上萬道風刃,從腹中噴涌出來,發出凌厲的聲音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風刃,更是凝聚出人形、獸形。

    任何一道人形或者獸形的風刃,皆有斬殺低階半聖的威力。

    數十道人形風刃和獸形風刃,混雜在颶風之間,可想而知,爆發出來的威力是何等恐怖?

    (先更一章,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