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即便是七階半聖,也只能勉強激發出一道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張若塵的氣海和玄胎存儲有大量聖氣,遠超同境界修士,發揮出剛纔那一擊之後,卻還是消耗了八成以上的聖氣。

    劍空子看得很準,如今的張若塵,別說是施展出第二擊千紋毀滅勁,就算是維持正常的戰力,也十分艱難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的臉色,除了有些蒼白以外,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,依舊十分冷靜,道:“我說過,誰敢擋我,只有死路一條。”?張若塵的雙手,緩緩擡起,運至心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心臟的內部,傳出一道破碎聲。

    原本懸浮在心臟之中的龍珠,裂出數十道紋路,破碎而開。一道道刺目的金色光華,從張若塵的體內,****出來,將夜幕穿透。

    張若塵憑藉自身的力量,震碎龍珠,使得龍珠之中的聖龍之氣,瘋狂的涌出。剎那之間,聖龍之氣充滿了他的氣海、玄胎、經脈。

    龍珠中,絕大部分聖龍之氣,早就被金龍煉入進舍利子。再加上張若塵不斷的吸收,龍珠內部,其實只剩下極其少量的聖龍之氣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不將它震碎,不久之後,也會因爲龍氣枯竭,自動破碎。

    當然,哪怕只是極其少量的聖龍之氣,也具有龐大的能量,足以支撐張若塵使用出三次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龍珠中,不僅具有聖龍之氣,也蘊含有金龍的大量知識和聖道感悟。

    正是這個原因,龍珠的碎片,進入張若塵的經脈,很快就被淨滅神火煉化,轉化爲一股奇異的能量,通過魂脈,進入張若塵的聖魂。

    聖魂中的聖道規則,以一種近乎瘋狂的速度,快速增長,飛天規則、流光規則、死亡規則、日月規則……

    每過一個呼吸的時間,聖魂中,就有一道新的規則凝聚出來。其中,甚至還包括至尊聖道的規則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金色的龍氣,從張若塵的體內涌出,化爲成千上萬道龍影,將整個天地籠罩,不斷髮出震耳的龍吟聲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哪有一絲聖氣枯竭的樣子,簡直就如一頭氣息飽滿的神龍,讓在場的諸位半聖,也感覺到靈魂在顫抖。

    幾乎是在同一時間,衆人紛紛向遠處退去。

    開玩笑,萬一張若塵再次激活滔天劍,發揮出千紋毀滅勁,在場誰擋得住?

    “早就聽說,張若塵找到金龍的墓,得到了佛帝傳承,如今看來,傳說很可能屬實。”?一聲驚呼響起,傳遍夜空:“你們快看,張若塵的武魂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,向張若塵的武魂望去。只見,那一道懸在的武魂,金光璀璨,變得越來越高大。

    聖魂的內部,竟是凝聚出一百五十多道聖道規則,並且,還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,繼續增加。

    一個魚龍境修士,凝聚出十二道聖道規則,便可以衝擊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若是,在魚龍境,能夠凝聚出三十道聖道規則,已經算得上是相當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中,竟然出現一百五十多道聖道規則,自然是將很多人都驚住。

    一位穿着黑袍的老者,道:“莫非張若塵是要衝擊半聖境界?”

    “難怪淨滅神火沒有熄滅,張若塵很可能真的是在衝擊半聖。一旦讓他突破,真不知道,他的戰力將會強到何等程度?”

    兵部的諸位強者,全部都現身。

    除了劍空子、莊懸空、風禽,還有另外兩位強者,分別是一個揹着金刀的男子和一個四十來歲的女子。

    兩人的身上,皆是穿着十二層金甲。

    揹着金刀的男子,名叫左靈桓,封爲“金刀王”。

    那個四十來歲的女子,名叫裘霜,封爲“陰雕王。”

    十大高手,到了五位。

    千紋毀滅勁的力量,的確相當可怕,但是,他們也都不是一般人,經歷過大風大浪,上過刀山,下過火海,因此,並沒有退縮。

    風禽肅然道:“雖然,滔天劍的威力的確強橫,可是張若塵卻並沒有達到半聖境界,只要小心一些,未必不可抵擋。”

    陰雕王的眼神冰冷,道:“萬象王之所以會死,那是因爲,他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可以激發出千紋毀滅勁。如今,我們既然知道張若塵擁有如此厲害的殺招,自然也就不再懼他。”

    “戰吧!即便是戰死在此地,也要將張若塵拿下。”

    金刀王單手抓住刀柄,向外一拖。

    嘩啦的一聲,頓時,一大片金色的刀光涌出來,化爲一條刀氣河流,懸在半空,向張若塵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外幾人,也都各自打出聖器,或是絕技,同時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位魚龍境的修士,同時遭到五位兵部王者的圍攻,恐怕也只有張若塵纔有這樣的待遇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劍意,控制滔天劍,使得它再次飛了起來,懸浮在虛空。“轟!”

    雙手將聖氣源源不斷打入進劍體,劍靈再次甦醒。一股渾厚的氣息,散發出來,向着四方瀰漫出去。

    千紋聖器的威力,自然是非同小可,即便只是一道氣息,也讓兵部的諸位王者,感覺到全身壓力一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涌出密集的血絲,大吼一聲:“殺!”

    千紋毀滅勁爆發出來,滔天劍向下墜落,半空中,“嘭”的一聲巨響,莊懸空打出陰陽棋盤在一瞬間,就被滔天劍斬成兩半。

    劍光毫不留情的落下,以摧枯拉朽之勢,擊在金刀王的頭頂,直接將他的身軀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地面上,再次留下一道長長的劍路。

    又一位王者隕落,面對滔天劍散發出來的千紋毀滅勁,似乎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付出慘重的代價,就在滔天劍劈殺金刀王的時候,劍空子打出的飛劍,也擊在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因爲有流星隱身衣的抵擋,飛劍並沒有穿透張若塵的身體,只是將張若塵打得倒飛出去,嘴裡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    胸口的肋骨,斷裂兩根,五臟六腑火辣辣的疼痛,顯然是遭受了重創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肉身防禦力驚人,若是,換一位修士,即便穿着流星隱身衣,承受劍空子的一擊,估計肉身也已經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劍空子看到金刀王的屍體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爲了擒拿張若塵,朝廷一連隕落三位王者,這樣的損失,已經是相當巨大,肯定會驚動兵部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若是不能拿下張若塵,劍空子回去之後,根本沒有辦法向兵部交代,即便是萬兆億,估計也保不住他。

    “我的棋盤。”

    莊懸空捧起破碎的棋盤,雙手不停顫抖,心痛不已,對張若塵,自然是生出一股滔天恨意。

    陰陽棋盤乃是一件相當厲害的聖器,當初,莊懸空爲得到它,付出了巨大代價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它竟會被一位魚龍境的小輩給毀掉?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站起身,將嘴角的血痕擦乾,眼神依舊十分銳利。在他的四周,天地靈氣凝聚出一道道劍氣,發出唰唰的聲音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猶如已經是一位劍聖,有着無堅不摧的意志。

    劍空子深吸一口氣,道:“使用破殺令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、莊懸空、風禽、陰雕王,同時取出一枚黑色的令牌,調動聖氣,打入進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飛在四人的頭頂上方,急速旋轉,變得越來越巨大,將天空都擋住一大半。

    兵部的將領之中,只有擁有域王爵位的人物,才能得到一枚破殺令。

    破殺令,乃是女皇親手封賞。

    令牌中,蘊含有一絲女皇的氣息,只要將三枚以上的破殺令同時祭出,就能將女皇的一道力量激發出來,滅掉他們無法對付的敵人。

    破殺令的數量越多,爆發出來的力量,也就越是強大。

    隨着四塊破殺令升空而起,一道道白色的氣霧,從令中涌出,猶如河流交匯一般,涌向中心位置,凝成一尊高達三百丈的女皇虛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