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急速飛落而下,如同隕石墜落大地一般,與地面激烈衝撞,使得泥塵不斷向外翻滾。

    先前的連番戰鬥,張若塵其實已經傷得極重,特別是女皇虛影打出的手印,更是差一點震碎他的氣海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就在衆人還在發懵,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。

    張若塵忍住身上的疼痛,將傷勢強行壓制下去,施展出空間挪移,身形一閃,衝到陰雕王的身旁,揮劍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達到半聖境界,張若塵能夠更加輕鬆自如的掌控空間,極短的時間之內,就能凝聚足夠的空間力量,將空間挪移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與以前相比,至少縮短一半的時間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出現在陰雕王身旁的時候,陰雕王只是察覺到身旁有空間力量波動,還來不及抵擋,就感覺到頸部傳來一股涼意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劍光閃過,陰雕王的頭顱飛了起來,脖子中,衝出一丈高的鮮血。

    半聖體內的龐大血氣,凝成一片血雲,懸浮在周圍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可惡的張若塵,竟然還敢出手。”

    陰雕王的死,自然是將風禽、莊懸空、劍空子驚醒,他們生怕遭受張若塵的襲擊,立即採取應對策略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風禽駕馭風道規則,快速向後飛躍,落到那頭黑色巨蠍的背上,將聖魂領域完全釋放出來,包裹住身體。

    風禽能夠被稱爲巨蠍王,與他收服的那隻黑色巨蠍,自然是有很大的關係。

    那隻黑色巨蠍,乃是一隻六階中等蠻獸,爆發出來的戰力,不在全盛時期的風禽之下。

    風禽與黑色巨蠍聯手,即便是遇到七階半聖,也能戰鬥十幾個回合。

    莊懸生卻是在第一時間,橫移出去,落到劍空子左側的三丈之外,與劍空子呈犄角之勢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想要偷襲他,也必定會死在劍空子的劍下。

    突破到半聖,張若塵身上的淨滅神火,正在快速散去。原本強大的力量,也如潮水一般的退散,甚至有一些難以壓制身上的傷勢。

    “今日,便到此爲止,希望不要還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開空間挪移,落到小黑的背上,隨後,取出聖旨,將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聖旨中的聖力涌了出來,化爲一個巨大的光球,將他和小黑包裹進去,隨後,爆發出聖者級別的速度,向着天外衝出去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忍住傷勢,殺死陰雕王,已經是冒了巨大的風險。這一次刺殺,將劍空子、風禽、莊懸空給震懾住,使得他們只能後退防禦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如此,張若塵使用出聖旨的時候,他們根本來不及阻止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逃走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劍空子將飛劍打出去,化爲一道光梭,擊向張若塵逃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只可惜,聖旨爆發出來的速度實在太快,劍空子即便是打出飛劍,也沒能將他們傷到。

    “糟了,一旦張若塵養好傷勢,恐怕就算十大高手齊聚,估計也奈何不了他。”劍空子十分憂慮的道。

    經歷今晚一戰,即便是以劍空子的修爲和身份,也感覺到有些膽寒。

    風禽看向陰雕王和金刀王的屍體,搖了搖頭,道:“十大高手,已經只剩八大高手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咬了咬牙齒,感覺到十分恥辱。

    張若塵竟然可以在他的面前,連殺四位兵部王者。要知道,他們四人,每一位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風禽、莊懸空,你們將這裡的情況,立即稟告給萬公子,我去追擊張若塵,無論如何,也要趁他傷勢痊癒之前,將他除掉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劍空子取出一卷聖旨,激發出聖旨之中的聖力,衝向夜空之中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那些站在暗處的修士,才平復心中的震撼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已經突破到半聖,若是能夠逃過劍空子的追殺,養好傷勢,今後必定是讓朝廷頭疼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他的速度太快,而且還能掌控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,簡直比《半聖榜》上的人物,還要難對付。”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人嗤之以鼻,道:“張若塵太過狂妄自大,不僅滅了女皇虛影,甚至還聲稱要殺入帝宮斬女皇真身。等着瞧,他若是能夠活過一個月,我王孺就將姓倒過來寫。”

    今夜一戰,造成了極其深遠的影響,一道道傳訊光符,向四面八方飛出去,將消息傳往中域的各大勢力。

    並且,消息還在快速傳播,可以想象,等到明天早上,張若塵必定是要再次轟動天下。

    無論是五行混沌體、魚龍第十變,還是他劍斬女皇虛影,肯定都會讓中域修士,重新認識時空傳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崑崙界最爲繁華鼎盛之地,必定是中央帝城,八百年前,也是青池中央帝國的都城。

    青池中央帝國滅掉聖明中央帝國之後,又東征西討,先後攻伐魔教、黑市、佛道、太極道……,最終橫掃**,一統天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五百年前,青帝退位,女皇登基,曾經青池中央帝國的都城,也成爲整個崑崙界的都城,號稱“中央帝城”。

    五百年來,中央帝城的規模,擴大了一次又一次,城牆修建了一層又一城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帝城中心的紫微宮,依舊高高的聳立在雲端,一層疊着一層,最高一層更是浮在雲海之中綺麗恢弘,金柱盤龍,鱗次櫛比,連綿五百里,猶如九天仙宮,尋常修士只能站在地面仰望,無法靠近。

    所謂“紫微”,代表着斗數之主、聖道之主、政星之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雲海的頂部,乃是幽藍色的天池,池寬三十里,水深十九丈,凡是在池中的魚,皆是水族聖獸;凡是在池邊栽種的花草,皆是珍奇的萬年聖藥。

    天池中的水,乃是女皇從冥海之底,取來的源初寒泉。

    據說,整個崑崙界的水,全部都是從冥海之底流淌出來,然後,才流向大海、內陸、河流、湖畔。因此,冥海之底的泉眼中流淌出來的水,也被成爲源初寒泉。

    一滴源初寒泉,可以分解爲千萬滴自然水,也只有聖獸,才能在源初寒泉之中生存。

    天池的中心,有着一座綠洲,綠洲的中心,便是巍峨華麗的元初聖殿,亦是女皇的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正是月圓之夜,一輪碩大的月亮,極其明亮,猶如便是掛在元初聖殿的上空,照得天池的水面霞氣騰騰。一些太古遺種,浮出水面,飛在雲中,吞服月光,修煉古老的奇功。

    池瑤女皇坐在池邊,一株萬年古樹的下方,腳下是一片片血滴般的紅葉,與白色的聖玉石板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月光下,她的身上穿着綺羅金衣,神光環繞,猶如是坐在九天之上的凌波仙子,又如是一位爲臨天下的絕代神王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歲月並沒有在她的臉上,留下任何痕跡,猶如是時間的力量奈何不了她。她的肌膚雪白如同凝脂,雙眸明亮,紅脣晶瑩,哪怕只是一根手指,也是玉潔冰清,巧奪天工。

    在女皇的身後,四位玄女,也都是身材盈盈,猶如弦月,氣質美貌皆是傾國傾城,可是與女皇比起來,卻又遜色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原本平靜似水的女皇,忽然感應到了什麼,一雙美得驚心動魄的眼眸,向着億萬裡之外的某個方向眺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個輕微的眼神,也是造成巨大的影響,整個中央帝城,方圓萬里,所有半聖以上的修士,全部都感到一股恐怖的帝威,從他們的頭頂碾壓而過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人都惶恐不安,根本不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片刻後,女皇才又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女皇的聲音,猶如天外的神音一般,淡淡的道:“丹青,九位界子,還有多久能夠出關?”

    丹青,指的自然是女皇身後的四位玄女之一聖書才女,納蘭丹青。

    聖術才女穿着一身月白色的儒衫,頭上挽着公子髻,氣質優雅,明眸皓齒,猶如月下明珠,池中青蓮。

    她來到女皇的身旁,微微躬身,輕聲的道:“九位界子已經進入天輪印中修煉了五個月,再有一個月,應該就能出關。以他們的資質,除了黃煙塵以外,應該都能夠達到九階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天輪印中的時間,乃是外界的三十倍。

    九位界子進入天輪印修煉半年,也就相當於修煉了十五年,加上朝廷提供的大量珍貴資源,他們要達到九階半聖的修爲,其實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當然,將九位界子,送進天輪印,而且還要修煉如此久的時間,朝廷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
    女皇點了點頭,道:“黃煙塵的資質與另外八人相比,的確差了一點。可是,能夠成爲九大界子之一,也就說明,她的氣運比另外八人更加強盛,將來的成就超越另外八人也是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女皇的話音,纔剛剛落下,遙遠的天外,便是傳來悠揚的嘯聲,飄過雲海,繚繞在紫微宮。

    嘯聲起,整個雲海都在翻騰,天池中的聖獸,也都懾懾發抖,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女皇的雙眸,望向天邊,晶瑩欲滴的嘴脣,輕柔的念道:“《蘭攸曲》,她終於還是來了!”

    只見,雲海之上,一個滿頭白髮的女子,一邊吹着竹簫,一邊緩緩的行來。雙眸漆黑,而又深邃;白髮的長髮,隨風搖曳。

    簫聲,極其動聽,比天籟還要美妙,卻帶有一股肅殺之氣,猶如是有千軍萬馬與她同行。

    (本來是打算寫兩章,可是這章太難寫,所以寫得很慢,今天就寫到這裡吧!

    這應該是女皇的第一次現身,大家難道不應該投點票,支持一下?呵呵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