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黎敏又道:「榜上,一共只有一百個名額,同時也是代表聖者之下,最強大的一百位半聖。換一句話說,凡是能夠登上《半聖榜》,也就一定不是一般人,至少也擁有一種特殊的體質,擁有跨越境界戰鬥的絕代天資。」

    「明堂的少堂主孔紅璧,便是在《半聖榜》上排名第七。現在你們知道,得罪了一位多麼可怕的人物?」?吞象兔提起頭來,臉被撐得圓鼓鼓的,道:「又不是第一,有什麼可怕?」

    黎敏翻了它一個白眼,道:「前面六位,全部都是超過百歲的人物,哪能與孔紅璧相比。聽說過』百歲不成聖』嗎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。」?黎敏已經快要被氣瘋,這隻兔子,怎麼什麼都不知道,實在是太孤陋寡聞。

    「百歲不成聖的意思,便是一個修士在百歲之前,不可能成聖。凡是能夠打破這個規則的人物,必定是天縱奇才,比如《英雄賦》上的那幾人。你知道孔紅璧現在才多少歲嗎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。」吞象兔搖頭。

    黎敏鄙視了吞象兔一眼,道:「七十八歲。若是不出意外,孔紅璧肯定能夠在百歲之前,突破到聖境。」

    「孔紅璧的天資之高,絕不在九大界子之下,若是他再年輕二十年,必定會成為九大界子之一。」

    小黑的身軀,變得足有十多丈長,化為一隻胖乎乎的巨獸。它的身軀上方,懸浮有一件流星隱身衣,可以遮擋住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。

    「呼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的睜開雙眼,目光眺望前方,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經過最近兩天的療養,他的傷勢,僅僅只是恢復了一兩成,想要達到全盛時期,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「若是有一枚枯木丹該有多好?」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才終於意識到,掌握一枚頂尖級別的療傷丹藥有多麼重要,簡直就如多了一條命。

    若是,他有一枚枯木丹,恐怕傷勢早就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枯木丹,乃是九品療傷丹藥,擁有奇效。只要還有一口氣,修士將枯木丹服下,就能很快恢復傷勢。

    當然枯木丹的價格,肯定也是相當驚人,不是一般人買得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做出決定,今後,一定要備幾枚枯木丹在身上,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黎敏見張若塵沒有再療傷,立即湊過去,道:「張若塵,我們這是要逃到什麼地方?」?張若塵思索了片刻,反問一句:「冥王劍冢在什麼地方?」?聽到這個問題,黎敏頓時一慌,小腦袋搖得猶如撥浪鼓,道:「沒有得到鎮獄古族的允許,我不能帶你過去。」

    「我乃是六大持劍人之一,去一趟冥王劍冢,還需要別人的允許?你既然是鎮獄古族的外圍家族的族人,應該明白持劍人的地位有多高?」張若塵正色道。

    黎敏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道:「其實,我也只是去過冥王劍冢一次,老祖宗帶我過去參加族長的五百歲大壽。而且,那一次,因為老祖宗飛得太快,我根本記不得冥王劍冢的具體位置。」

    「大概的位置,你總該知道吧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當然知道,就在中元郡。」

    隨即,黎敏又低下頭,把玩手指頭,吱吱嗚嗚的道:「中元郡乃是元府最大的一個郡,比青黎郡要大十倍,想要找到冥王劍冢的具體位置,恐怕……恐怕很難。」

    青黎郡就已經相當浩瀚廣闊,南北相距十多萬里。

    中元郡比青黎郡還要龐大十倍,想要在如此遼闊的疆土,找到一個隱世古族,自然是難如登天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既然冥王劍冢在中元郡,那麼,我們現在就去中元郡。」

    鎮獄古族也是傳承極其古老的一族,既然盤踞在元府,那麼,他們的勢力必定是深入到了元府每一處角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,只要他進入中元郡,稍微放出一些風聲,鎮獄古族就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找上他。

    甚至,張若塵懷疑,前夜他與兵部七大王者交手的時候,在那暗處隱藏的修士之中,也有鎮獄古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既然鎮獄古族害怕得罪朝廷,不敢主動聯繫他,那麼,他就只好主動一些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鎮獄古族依舊不敢接見他,那麼,張若塵也就沒有必要繼續去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黎敏又是立即搖頭,十分緊張的道:「不行,千萬不能去中元郡,現在那裡肯定非常危險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了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黎敏道:「你還記得,我曾經說過,萬兆億來到元府,其實是另有目的?」?「什麼目的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因為,最近一段時間,不死血族的強者,接二連三出現在中元郡,很可能是有什麼大的行動。與此同時,朝廷的強者,也紛紛趕過來,準備將不死血族鎮壓下去,萬兆億就是其中之一。」

    黎敏又道:「如今,朝廷有那麼多的強者,聚集在中元郡,你就這麼冒失的趕過去,豈不是自投羅網?」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強者,出現在中元郡,肯定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想到,關於「冥王」的傳說。

    難道不死血族,真的是想將冥王放出來?

    「小黑,去中元郡。」張若塵肅然道。

    黎敏十分不解,張若塵的性格怎麼會這麼「驢」?明明知道中元郡是龍灘虎穴,鎮壓古族又不待見他,為何他還要非去不可?

    黎敏正要問出心中的疑問,卻見張若塵的眉心飛出了一幅圖卷。隨後,張若塵終身一躍,竟是飛進圖卷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張若塵進入乾坤神木圖,自然是想要儘快將傷勢養好,恢復到全盛狀態,如此一來,才能應對接下來的嚴峻挑戰。

    他有一種預感,接下來,元府肯定是要爆發一場腥風血雨,也不知又有多少無辜的人,將會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處於風暴中心的中元郡,必定是爭鬥最為激烈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圖卷中,花費一個月時間,張若塵身上的傷勢,終於痊癒,修為境界鞏固在一階半聖的初期。

    「按理說,一階半聖控制聖魂,應該是可以調動方圓五百里的天地靈氣,轉化為自身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魂釋放出來,最大限度的調動天地靈氣,卻發現,方圓八百里的天地靈氣,同時出現共振,向他瘋狂的匯聚過來,凝結在手掌心。

    只有四階半聖,才能調動方圓八百里的天地靈氣。由此可見,張若塵雖然還是一階半聖,自身的能力卻已經遠遠超過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半聖調動的天地靈氣越多,施展出來的聖魂領域,也就越是強大。

    「龍象神爐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手掌向前一推,打出一招掌印,頓時一團至剛至猛的力量,爆發出來,猶如火山噴發一般,向前衝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虛空之中,凝聚出一道赤紅色的巨大手印,足有數十丈長,發出轟隆隆的聲音,將天空都印成火焰一般的顏色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將手掌收回,對自己的力量有了大致的評估:「剛才這一掌的力量,應該是堪比六階半聖初期修士的全力一擊。」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能夠力戰兵部的諸位王者,很大程度是藉助凈滅神火的力量,戰力提升了數倍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震碎龍珠,憑藉聖龍之力,強行催動滔天劍,施展出千紋毀滅勁,才將金刀王和陰雕王擊殺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也才一階半聖初期的境界,在不動用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情況之下,能夠與六階半聖初期的人物一較高下,已經讓張若塵十分滿意。

    「既然達到半聖境界,也就可以開始修鍊《九天明帝經》的第六層,元明文舉天。」?修士達到不同的境界,聖氣在經脈中運行的方式,也就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對應的半聖功法,那麼,修士即便達到半聖境界,也只會永遠停留在一階半聖的境界,無法突破到二階半聖。

    當然,還有一種情況。

    修士修鍊的功法品級較低,只能修鍊到半聖境界。達到半聖,當然只能選擇修鍊別的半聖功法。

    只不過,修鍊別的半聖功法,肯定無法與體內的聖氣相容,不僅修鍊的速度會十分緩慢,運轉聖氣的時候,也不能達到圓潤如意。

    功法越是高明,運轉聖氣的速度也就越快,修鍊的速度也能事半功倍,更是能夠延伸出一些玄妙的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不是修鍊《九天明帝經》,而是雲武郡國的功法,恐怕修鍊一輩子,也不可能有現在的境界。在同境界,他的戰力,也不可能有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因此,一種高明的功法,也就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《九天明帝經》乃是聖明中央帝國的鎮國秘典,只有每一代的帝皇可以修鍊,即便不是六大奇書之一,與六大奇書相比,其實也是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,雙目閉上,腦海中,浮現出關於《九天明帝經》第六層的記載,開始運轉體內的聖氣。

    等到聖氣在經脈之中,按照完全不同的路線,運行九個大周天,張若塵才是漸漸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,體內聖氣的運轉速度,提升了一倍左右,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變得更快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完成對第六層功法的初步修鍊,張若塵也就沒有繼續待在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出去的時候,小黑帶著吞象兔和黎敏,已經進入中元郡的地界。

    黎敏見到張若塵終於從圖卷世界走出,立即問道:「張若塵,我們接下來怎麼做?」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元府的兵部大營,應該是在中元郡吧?」?黎敏點了點頭,道:「中元郡就是元府的中心,也是資源最為豐富之地,兵部大營自然是駐紮在這裡。」?「也好,你現在帶我過去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黎敏驚了一跳,道:「你……你要去兵部大營?你可知道,那裡高手如雲,常駐的精銳大軍就有三百萬……你莫非是要去自首?」

    「當然不是。」?張若塵淡淡的道:「既然來到中元郡,自然是要有所作為,要不然,鎮獄古族怎麼知道我已經來了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