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膽敢擅闖紫微宮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之一,滄瀾武聖,從天池之畔,飛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的戰力,在九天玄女之中排名第一,乃是女皇的近衛。她身穿鳳焰聖鎧,手持焚天劍,身材極其婀娜,眉目如畫,容顏格外貌美,赤紅色的長髮,猶如火焰在燃燒。遠遠望去,如一位絕色美女武神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紫微宮中的諸聖也都出手,化爲一道道巍峨的人影,或是金光閃閃,或是烈焰焚天,或是霞光萬丈。

    一隻只大手掌,一件件聖器,一道道雷電,全部都向遠處那個白髮女子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有人闖入紫微宮,本就是他們的失職,此刻,自然是要盡力補救,將來犯的敵人斬殺在源初聖殿之外。

    白髮女子站在雲海之上,肌膚瑩白,目光空靈,頸部十分纖長,給人一種超絕的氣質,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凌波仙子。

    她淡淡的看着,紫微宮中,諸聖打出的攻擊,停止吹奏簫曲。

    一隻柔弱無骨的玉手,輕柔的捏着竹簫,向着前方一指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整個天地便是猛烈震動,有一種即將要翻轉過來的感覺,所有攻擊,全部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擊破,向四方飛去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紫微宮中,也不知有多少名動天下的聖者,口吐鮮血,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滄瀾武聖也都全身淌血,從半空墜落下來,眼看就要落入天池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聖術才女伸出一隻纖細的手,將儒祖聖書打了出去,托住滄瀾武聖的嬌軀,將她救了回來。

    白髮女子沒有再繼續出手,也停下腳步,一雙深邃的星眸,如同兩座無邊無際的宇宙,盯向坐在天池邊的女皇。

    女皇顯得極其平靜,連眼神也沒有絲毫波動,只是淡淡的道:“蘭攸,你與本皇已經有百年沒有見過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一百三十一年零四十四天。”白髮女子道。

    女皇沉默了片刻,才又道:“每過百年,你便會挑戰本皇一次,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只要我沒死,就一定還會來殺你。”

    女皇身上有着一股寒氣瀰漫出來,使得月圓夜的天穹,降下了鵝毛大雪。

    雪花,猶如瀑布一般,傾瀉而下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此刻的女皇,乃是何等的慍怒。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還活着,只是因爲,本皇還沒有決定要殺你。上一次的時候,本皇就說過,你若是再來紫微宮,一定不會再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能出手嗎?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頭上的長髮,無風自動,猶如柳絮一般搖曳。

    整個天下,恐怕也只有她,站在女皇的面前,纔敢如此無懼,如此從容,如此強勢。

    女皇的紅脣一勾,微微的一笑,那笑容,美得讓人窒息,卻帶有幾分冷峭。她道:“你居然真的相信,本皇已經無法再出手?”

    片刻後,女皇便又道:“八百年過去,本皇以爲你應該會比以前更加聰明一些,卻沒想到,你還是那麼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白髮女子道。

    “天下人都不敢來闖紫微宮,卻只有你一人敢來,還不叫愚蠢?”

    女皇的氣勢十分強盛,神光環繞,霞氣沖天,猶如整個中域都在她的神光照耀之下。

    哪像是在躲避天道?

    白髮女子淡淡的道:“別人不敢來,那是因爲他們怕死。我敢來,那是因爲,八百前,我的心就已經死去,早就不再畏懼死亡。我之所以還活着,那是因爲,你還活着。無論你能不能出手,是不是在躲避天道,今日,我也一定會來。池瑤,我就問你一句,你還記得八百年前的張若塵嗎?”

    聽到“張若塵”三個字,站在女皇身後的聖書才女,身形略微一震,一雙秀目情不自禁向女皇看了過去,心中暗道:“莫非,女皇與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,真有什麼非同一般的關係?”

    池瑤登基之後,曾祕密下旨,將關於張若塵的書籍全部銷燬。時至今日,有關聖明皇太子的記載,已經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女皇卻是顯得鎮定自若,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……真是一個久遠的名字,若是你不提起,我都快要忘記他是誰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刻意在逃避吧?你若是真的記不得他是誰,又爲何要親自下令去擒拿一個與他同名同姓的人?八百年來,你的良心也會不安吧?所以說,你纔會感覺到害怕,感覺到恐懼,就連一個與他同名同姓的人也容不下。對吧?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一步步向前走去,很快就來到天池的池畔,站在女皇的對面,隔水相望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絕代美人,一爲崑崙界之皇,一爲明堂聖祖,此刻卻是爭鋒相對,一場大戰,似乎已經在所難免。

    女皇陷入了沉默,半晌之後,道:“蘭攸,我不想殺你,畢竟,我們這一輩人,還活着的,已經沒有幾個。你回去吧,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到這裏,本就是爲他報仇。我死在這裏,是得償所願。若是,我僥倖殺了你,也是你罪有應得。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的眼中,帶有一股絕然,根本沒有想過,今日能夠活着離開紫微宮。她繼續向前行走,踏入天池,腳踩水面,激盪出一圈圈細密的漣漪,不斷靠近池畔的女皇。

    女皇閉上雙眸,只露出一條美麗的眼線,長而彎曲的睫毛,半晌之後,道:“萬一他還沒死呢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白髮女子身上凝聚出來的那股滔天的氣勢,瞬間崩潰,就連眼中絕然的神情也消散無蹤。

    她停下了腳步,雙眸緊緊的盯着不遠處的女皇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女皇閉上了眼睛,根本看不到她眼中的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“你什麼意思?”白髮女子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什麼意思,就是簡簡單單的問你一個問題。你可以選擇回答我,也可以選擇不回答我。”女皇重新睜開雙眸,與白髮女子對視,顯得從容鎮定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你肯定話中有話。”

    白髮女子的身上,再次凝成了一股氣勢,有着七彩色的霞光,從背後涌了出來,化爲一隻數千里長的孔雀虛影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整個中央帝城的修士,全部都能看見頭頂上空的孔雀虛影,猶如是遠古神獸飛來了此地,讓很多修士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活了數百年的老古董,猜出孔雀虛影主人的身份,全部都向紫微宮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女皇道:“你若是一定要這麼認爲,我也沒有辦法。我只想知道,你現在還敢出手嗎?”

    有時候,人需要有一股執念,才能無懼死亡。

    當執念出現了動搖,也就無法再堅定不移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的咬着嘴脣,盯着站在天池中心的白髮女子,可以感受到白髮女子身上的殺氣,依舊相當強盛。只可惜,白髮女子眼中的絕然之色,已經退去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聖書才女已經可以斷定,白髮女子必定會退走。

    白髮女子陷入沉思,忽然想到什麼,雙眸中,涌出懾人的精芒。

    隨即,她再次擡起頭,向女皇盯了過去,道:“池瑤,等我見過了他,一定還會回來。”

    聲音依舊還在天池上方環繞,只不過,白髮女子卻已經離開,天地之間,根本看不到她的蹤跡。

    “已經修煉八百年,竟然還在執着於你死,我死,或者他死。這樣的心境,與凡人又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女皇自言自語的說着,一雙杏眸,盯向池中的水,露出一抹輕笑,笑容中帶有幾分嘲諷,也不知是在嘲諷着誰?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聲問道:“據我所知,萬兆億親自趕去元府,調動了兵部的多位高手,正在大張旗鼓的緝拿重犯張若塵。”?“萬兆億的差事沒有辦好,自然是要盡力補救。”女皇道:“你也去一趟元府,給萬兆億帶一道口諭,三個月之內,若是拿不下張若塵,本皇就得定他一條欺君之罪。怎麼死,讓他自己選。”

    “領命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微微拱手,隨後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元府,青黎郡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聖旨,很快就逃到萬里之外,隨後,又一連變換三次方位,就連他自己,也不知來到什麼地方,實在無法堅持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傷勢極重,身上的衣袍,變成血紅色,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。

    小黑揹着張若塵,進入一座碧青色的大山,在半山腰,尋到一座洞府,藏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進入洞府,張若塵就以強大的意志,支撐起身體,坐了起來,吞服下一粒療傷丹藥,開始運轉功法,煉化丹藥,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黎敏雖然傷得也很重,但是,她畢竟只是普通人的體質,服下了一枚療養丹藥,很快就痊癒。

    體質越強,越難受傷,即便是受了一些外傷,也能很快自愈。

    但是,體質強大的修士,一旦受了嚴重的內傷,想要痊癒,也就比普通人更難。?

    張若塵花費一個時辰,將一枚七品療傷丹藥煉化,也只是勉強將傷勢壓制了下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