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!”?數十道電光,同時落下,形成一大片刺目的光梭,擊落在霍印的聖魂領域上面,將領域打得快速向內收縮。

    如今,小黑的實力,本就十分強橫,不在霍印之下。使用出七階神雷陣,發動出來的攻擊力,自然也就更加了不得。

    霍印倒也是了得,堅持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時間,聖魂領域才完全崩碎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懸在他頭頂的那顆火焰珠子,變得黯淡無光,裂出了一道道紋路,化爲破碎的晶體。

    七道雷電同時落在他的身上,將頭頂、背心、腹部、雙腿,打得一片血肉模糊,嘴裡發出一聲低沉的慘嚎。

    隨即,霍印全身冒黑煙,從半空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那隻六耳猴,也被一道雷電擊中,全身猴毛變成飛灰,猶如焦炭一般,與霍印一起墜落到地面,摔得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半聖之體,相當強橫,即便是從千米高的半空墜落到地面,也依舊完好無損,沒有摔死。

    只不過,霍印的身體,卻是將地面砸出一個深凹的大坑。大坑中,全是密密麻麻的電紋,發出哧哧的聲音,使得泥土都變得焦黑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,調動雷電,包裹住身體,飛落到地面,走到大坑的邊緣,向霍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霍印看到張若塵,眼中露出一道恐懼的神色,身軀在輕微的顫抖。

    即便是半聖,面對死亡,也會感到恐懼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,伸出兩隻鋒利的爪下,向霍印走過去,道:“就憑你,也敢打我們的主意,是不是太不自量力?”

    “小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叫住小黑,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“他也只是奉命行事,罪不至死,放他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小黑略微詫異了一下,實在是很好奇,張若塵什麼時候,竟然會放過一個要殺他的人?

    明堂無論是姓孔,還是姓張,但是,其中有不少人,其實都是當年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。

    不到萬不得已,張若塵真不想殺他們。

    霍印也是微微一愣,怎麼也沒有想到,張若塵竟然會如此輕易的放過他。要知道,張若塵斬殺兵部諸王的時候,可是一點也沒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原本,霍印已經準備動用秘法,自爆氣海,與張若塵同歸於盡,如今倒是可以暫時隱忍下來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活命,誰願意死?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小黑和黎敏,道:“既然霍印能夠找到我們,明堂的人,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,我們必須立即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、小黑、黎敏離開之後,沒過多久,兩隻孔雀從雲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們身軀十分巨大,佔據數十里長寬的天空,羽毛分佈散發出六彩之光和五彩之光,宛如兩片炫麗的聖雲,在地面上,形成兩個巨大的陰影,蓋住了羣山。

    兩隻孔雀的身上,有着無比龐大的氣息散發出來,將地面上的蠻獸,驚嚇得全部都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隨即,兩隻孔雀快速向下墜落,身軀不斷縮小,化爲兩道人影,出現在霍印的身旁。

    兩道人影,分別是一個身穿藍色錦繡長袍的年輕男子,與一個身形消瘦的老者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,正是明堂少堂主,孔紅璧。

    孔紅璧看起來,十分年輕俊朗,皮膚如女子一般白皙,背上長有一對六彩羽翼,即便只是隨意的站在那裡,也有一股震懾人心的氣勢。

    霍印忍着傷勢,艱難從坑中爬出,拱手一拜,道:“拜見少堂主。”?孔紅璧的手指,輕輕的摸了摸拇指上的扳指,冷冰冰的道:“張若塵呢?”?霍印的臉上,露出難看的神色,立即單膝跪地,十指撐在地上,將頭完全低了下去,道:“屬下無能,沒能將他擒住,請少堂主責罰。”

    能夠震懾得一位半聖單膝跪地,由此可見,這位明堂的少堂主,必定是一個極其威嚴的人物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雙眉皺起,眼中露出冷銳的神色,道:“張若塵已經受了重傷,你也拿不下他?”

    霍印的心中惶恐,立即將先前發生的一切,全部告訴孔紅璧。

    孔紅璧譏誚的一笑,顯然是感覺到相當滑稽,道:“也就是說,堂堂一位明堂的聖將,竟是被張若塵養的一頭蠻獸給打成重傷?”

    霍印感受到孔紅璧的怒火,全身都在顫抖,額頭上不停冒出汗珠。

    那位老者爲霍印求情,道:“先前張若塵與兵部諸王交手的時候,老夫見過張若塵養的那一隻貓,的確不像是凡品,爆發出來的速度,不弱於劍空子。霍印會失手,倒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眼中的神情不斷變化,最終收起怒火,道:“也罷,如今明堂正是用人之際,本公子便不與你計較。”

    霍印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向孔紅璧身邊的老者,投遞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老者只是對他點了點頭,並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孔紅璧背起雙手,眺望天穹,道:“一旦讓張若塵逃走,再想找到他,也就難如登天。”?那位身形消瘦的老者說道:“剛剛有消息傳來,不死血族的強者,大規模出現在元府境內,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?他們不是一直在北域活動,怎麼會有膽子來到中域?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孔紅璧的眼睛一眯,道:“莫非他們是在打冥王劍冢的主意?據說,不死血族的一位老祖,便是被關押在冥王劍冢。”

    做爲明堂的少堂主,孔紅璧自然是瞭解很多隱秘,聽說過關於“冥王”的傳說。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孔紅璧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既然不死血族出現在元府,必定會引來一場風雲際會,我們也去湊一湊熱鬧,倒要看看不死血族能夠鬧出多大的風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小黑的背上,急速趕路,同時也在全力以赴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黎敏卻是一直緊皺眉頭,隨時都是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,時不時,就會向身後的方向望去,生怕又有強敵追上來。

    吐象兔變得只有巴掌大小,挺着圓溜溜的肚子,坐在黎敏的肩上,手裡捧着一根碗口粗的銀鬚參,咬出一排牙印。

    它看了看黎敏,顯得很悠閒的樣子,道:“你那麼害怕幹什麼?”

    黎敏嬌哼了一聲,道:“你們也太不知天高地厚,難道不知道,兵部和明堂的強者,很可能都在後方追着我們。只要他們追上來,我們肯定是在劫難逃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顯得頗爲不屑,嘴裡吐出一塊參皮,道:“你要對塵爺有信心,前夜一戰,兵部的七大高手,也攔不住他。如今,塵爺突破到半聖境界,就算朝廷和明堂的強者追上來,又能奈何得了他?”

    黎敏瞪了吞象兔一眼,道:“當時,張若塵只是憑藉淨滅神火的加持,才能力戰朝廷的七大高手。失去淨滅神火,即便是突破到半聖境界,估計張若塵與七大高手的實力,有一定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黎敏遍讀羣書,更是愛好獵奇和上古的書籍,自然也就對淨滅神火有一定的瞭解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再說,劍空子豈是易於之輩?即便是張若塵使用出千紋毀滅勁也奈何不了他,若是,他全力出手,張若塵恐怕擋不住三劍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劍空子以外,明堂的那位少堂主,纔是一個真正可怕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依舊只顧着吃着銀鬚參,含混不清的問道:“有多可怕?”

    黎敏很不想跟一隻兔子說話,但是,張若塵卻像石頭一樣,根本不理她,她也就只能與吞象兔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聽說過《半聖榜》嗎?”黎敏興致勃勃的道。

    以前,儒道學院中的學員,一旦提到《半聖榜》必定是激動不已,衆人可以喋喋不休的談論一整天。

    《半聖榜》上的人物,纔是真正的大人物,每一個都有很大的概率能夠成聖,每一個都是有着無數的傳奇故事,讓人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吞象兔頭也沒轉一下,道:“沒聽說過。”?黎敏的興致,頓時一掃而盡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道:“我就知道,你這隻兔子,除了吃以外,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《半聖榜》乃是由女皇身邊的九天玄女之一聖書才女收集整個天下的資料,耗盡心血才編撰而成。”?提到聖書才女,黎敏的眼中充滿了敬仰和崇拜。因爲,她一直都將聖書才女視爲偶像,也是她一直努力的目標,自然也就相當激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