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黎枯半聖的帶領之下,三人穿過遼闊的荒野,進入一片莽荒大山的深處。

    四周,山峰高聳巍峨,河流清澈靈秀,時常還有身軀龐大的蠻獸從天空飛過。

    一路上,張若塵都在細細觀察,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叢山峻岭之中,竟是有著細微的陣法波動。

    每一座山峰,皆像是一座陣塔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走在最前方,說道:「鎮獄古族,乃是隱世古族之一,一直以來,從不參與崑崙界各大勢力之間的爭鬥。」

    「不過,鎮獄古族又與崑崙界的各大勢力,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探查向地底的精神力,神情自然,問道:「怎麼說?」

    黎枯半聖捻了捻鬍鬚,笑道:「你應該也已經看出,一路上,地底布滿了陣法銘紋,外人想要闖入進鎮獄古族,無疑是死路一條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陣法銘紋的確相當密集、複雜、玄妙,而且相互交錯,肯定不是一般的陣法。」

    黎枯半聖道:「那些古陣,全部都是從中古時期遺留下來,威力無窮,別說是聖者,即便是大聖想要硬闖,恐怕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。」

    「說到底,在那中古時期,劍冢就是人族建立的一座最為龐大的牢獄,專門用來關押窮凶極惡的人族強者和蠻獸至尊。鎮獄古族的三大姓氏,在那時,正是看守牢獄的三個家族。」

    「因為大動亂的到來,劍冢也就被廢棄。直到一萬年前,不死血族的冥王出世,造成天下動蕩,整個人族都差一點滅絕。」

    「最為為難的時刻,乃是人族的諸聖聯手,才將不死血族擊退,並且鎮壓住冥王。」

    「冥王的修為,已經無限接近於神,乃是中古時代之後,整個崑崙界最為強大的生靈。」

    「諸聖即便將他鎮壓,卻根本無法將他殺死,只能暫時封印。於是,有人提議重新開啟劍冢,專門用來關押冥王,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劍冢才逐漸被人們稱為冥王劍冢。」

    「最近萬年,無論是聖明中央帝國、青池中央帝國,還是如今的第一中央帝國,抓捕到的一些大凶大惡,也都會送到冥王劍冢,交由鎮獄古族看守。」

    「正是因為如此,鎮獄古族也就與世無爭,同時,也不想參與到崑崙界各大勢力的爭鬥。你與朝廷的矛盾,確實是讓鎮獄古族相當難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好奇的問道:「那麼六大持劍人,與鎮獄古族,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?」

    黎枯半聖的臉色沉凝,搖了搖頭,道:「此事關係相當重大,應該只有六大持劍人和三大家族的家主,才知道其中的秘密。」

    鎮獄古族乃是由三大家族組成,當然,三大家族又各自培養有一些外圍勢力,遍布元府,在這一片大地之上,可謂是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比如,青黎郡的黎家,其實也就只是一個外圍家族而已,並不是三大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說話之間,他們的前方,出現兩座三千米高的石山。

    石山的形態,像是兩柄插在地面的石劍,極其險峭,長有翠綠色的靈藥與一些古老的靈樹。

    站在下方,向上眺望,只見兩座石山上面插有一柄柄鐵劍,密密麻麻,無法數清。又有銹跡斑斑的鐵鏈,纏繞在石山上面,猶如藤蔓、蟒蛇、赤龍。

    來到此處,張若塵背上的滔天劍,竟然開始輕微顫動,發出劍鳴聲。

    兩座石山上面的萬千古劍,也像是感應到了什麼,全部在顫動,猶如是要從山中飛出。

    「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劍?」

    黎敏的一張小嘴,微微張開,望著兩座石山,露出驚嘆的神情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道:「現在,你只是看到冰山一角而已,去過劍冢,就會知道,那裡的古劍,比此處多出千倍、萬倍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嘴裡,發出一聲輕咦,向著身後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也感應到了什麼,臉色略微一變,眉心的天眼打開,順著張若塵的目光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叢林的深處,有著濃烈的血氣,瀰漫出來,將林中的樹木全部都染成血紅色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緊接著,地面劇烈震動,只見一群衣衫襤褸的修士,從林中衝出來。他們的數量極多,人山人海,粗略估計,足有數萬道人影。

    他們的雙眼赤紅,全身皆是鮮血,骨骼外凸,青面獠牙,嘴裡發出野獸一般的嚎叫,拚命沖向兩座石山屹立的方向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的臉色,略微一變,道:「那是不死血族的聖者,祭煉出來的血奴。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黎枯半聖伸出雙手,全力調動精神力。

    天地靈氣快速向他匯聚過去,凝聚在雙手,化為兩團白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雙手向前一伸,白色光華立即四散而開,化為一面光幕,將所有血奴,全部都擋在外面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血奴的攻擊,不斷落在光幕上面,發出震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黎枯半聖的修為,面對數萬血奴的攻擊,竟然也有些抵擋不住,只能不斷後退,抵消身上的壓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出手,而是站在一旁,觀察那些血奴,道:「明明只有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為,卻能爆發出魚龍境級別的攻擊。不死血族的聖者,祭煉的血奴,竟然如此可怕。」

    「不死血族的聖者,可以將一縷聖氣和一縷聖道意志,附加在血奴的身上,從而指令血奴替他做事。不過,眼前的這些血奴,的確有些奇怪。」

    黎敏抓了抓頭髮,露出思索的神情,很顯然,眼前的狀況,書上並沒有記載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應該是絕命血奴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是絕命血奴?」黎敏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所謂絕命血奴,其實就是不死血族的聖者下達指令,逼迫血奴燃燒體內的血氣和生命力,從而爆發出超越自身十倍的力量。當然,絕命血奴的生命相當短暫,只有一天的壽元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

    黎敏點了點頭,暗記下來,一副「受教了」的模樣。

    「不死血族竟然真的在打冥王劍冢的主意,也不知這是第幾次攻上門?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出手的意思,向黎枯半聖盯過去,道:「不死血族已經攻上門,鎮獄古族的修士,怎麼沒有啟動陣法鎮殺血奴?」

    因為精神力大量消耗,黎枯半聖的額頭上面,不斷冒出汗珠,嘴唇都在哆嗦,道:「在此之前,不死血族已經前來挑釁了三次,他們並不是真正想要進攻冥王劍冢,其實是在試探劍冢外圍的陣法強弱。」

    「同時,他們也是想要藉此消耗,陣法底部的大地靈脈中的靈氣。一旦靈氣消耗太大,陣法的威力,也會銳減。」

    「不久之前,族長已經下令,如若只是血奴前來攻擊,也就不用啟動陣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原來如此。」?既然不會啟動陣法,那麼,張若塵也就準備出手,幫助鎮獄古族擊退這一波血奴的攻擊,算是當做見面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出手,忽然之間,一股浩蕩的劍氣,從上空降落而下,將周圍的天地空間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「嘩啦啦。」

    插在兩座石山上面的古劍,紛紛飛了起來,飛向左側那座石山的頂部,化為一個巨大的漩渦,快速飛行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劍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驚訝,於是,暫時沒有出手,而是抬起頭,向石山的頂部望起。

    只見,一個極其年輕的男子,身姿挺拔,器宇軒昂,站在石山頂部,渾身上下,有著一股強橫至極的劍意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那股劍意,才將兩座石山之中的古劍引動,向他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出。」

    那個男子低念一聲。

    成千萬柄古劍,化為一片劍雨,飛了出去,落入進血奴群中。

    「噗嗤!」

    「噗……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後,所有血奴,全部都倒在地上,失去了生息。

    石山頂部的男子,將劍意散去,緊接著,那些古劍向回飛去,重新插入進石山。

    那個男子,身形輕輕一晃,從石山的頂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下一個剎那,他便已經出現在數萬具血奴的上方,站在三丈高的半空,懸空而立,冷哼一聲:「不死血族竟然還敢來劍冢挑釁,真是不知死活。」?黎枯半聖見到懸立在半空的那位男子,頓時長長鬆了一口氣,將精神力收起來。隨後,他拱手向那位男子一拜,道:「拜見持劍人。」

    那位男子轉過身,向黎枯半聖看了一眼,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持劍人?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略微有些驚訝,眼前這人,竟然也是一位持劍人?

    要知道,根據璇璣劍聖所說,六大持劍人,全部都是名動天下的劍聖。難道眼前這個男子,也是一位劍聖??張若塵立即搖了搖頭,雖然,此人的劍意相當強大,可是距離「人劍合一」的境界,應該還差了一點點。

    而且,此人的修為,也還停留在半聖境界,並不是聖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想詢問黎敏,畢竟,她應該是知道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看向黎敏的時候,卻發現,以前那個矜持的小丫頭,竟然有些花痴的盯著站在半空的那位年輕持劍人,雪白的臉頰,浮現出兩抹紅暈。

    即便是見到萬兆億和聖書才女的時候,她也沒有露出這樣的神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概猜出了一些,頓時,微微一笑,也就不再問她。

    (稍晚,還有一章。)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