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漸漸地,兩座石山之間,走出一位位氣息強橫的修士,修爲最低也是魚龍境。

    其中,老一輩的人物居多,當然也有一些年輕一代的子弟,個個都是天驕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走到那些血奴的屍首旁邊,檢查了一番,臉色變得十分冷沉,道:“全部都是萬象郡餘家的人,如此看來,不死血族已經將餘家滅族。”

    餘家,乃是鎮獄古族的外圍家族之一,同時也是萬象郡的第一家族。

    最早是豐南郡的郭家,緊接着,又是北越郡的吳家,嗣郡的樸家,如今終於是輪到萬象郡的餘家。

    前前後後加起來,已經有四個外圍家族慘遭滅族。

    儘管郭家被滅族的時候,鎮獄古族的現任族長就立即下令,讓各大外圍家族分散族人,帶領精銳子弟回到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可是,一些距離較遠的外圍家族,卻沒有那麼快反應過來,最終,遭受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人,看到眼前這一幕,皆是露出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實在太過分,不能再忍下去,必須要主動發起攻擊,將他們趕出元府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人,乃是一位大概三十來歲的宮裝女子,眉毛頗爲濃黑,下顎較寬,背有一柄青色的聖劍,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銳利之氣。

    另一位滿頭銀髮的老者,卻是連連搖頭,道:“大家必定冷靜,不死血族就是想要激怒我們,逼我們出去迎戰,以此來消耗我們的力量。越是這個時候,越是不能亂。”

    宮裝女子冷哼一聲:“難道還怕他們不成?在元府,別說是區區不死血族,即便朝廷的力量,也遠遠比不過我們。一旦開戰,不死血族必敗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已經有四個外圍家族,數十萬族人遭難,我們不能再忍下去。”?“必須要戰,讓不死血族血債血償。”?“元府乃是我們鎮獄古族的地盤,容不得不死血族撒野,繼續折騰下去,不知還會有多少族人會被吸乾鮮血,或是變成血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輕一代的修士,絕大多數支持戰鬥,渾身的怒火將一腔熱血燒得沸騰。

    不過,也有一些人,並不支持現在就與不死血族硬拼,有着諸多憂慮。

    張若塵算是看出來,鎮獄古族如今應該是分爲主戰派和保守派。初來乍到,他也不好發表言論,於是,也就站在一旁,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兩大派系,爭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那位年輕的持劍人,卻是將目光盯向張若塵背上的滔天劍,隨後,又將目光移到張若塵的身上,開口道:“你就是璇璣劍聖的弟子,張若塵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向那位持劍人看了一眼,略微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持劍人,可是,對方卻是站在離地三丈的位置,居高臨下的盯着他,會不會太沒禮貌?

    況且,在場還有鎮獄古族的諸位前輩,所有人都站在地面,唯獨只有他卻是離地飛行。

    出於禮貌,張若塵倒也沒有太多計較,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正是。閣下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那位持劍人還沒開口,站在張若塵身旁的黎敏,卻是先一步說道:“他是青羽劍聖的唯一弟子,向正峰。去年,青羽劍聖坐化在靈鵑丘,就將誅天劍傳給了他,向公子已經是新一代的持劍人。”

    黎敏偷偷的瞄了向正峰一眼,頓時,與對方的眼睛碰撞在一起,立即就羞澀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向正峰倒是沒有絲毫別樣的情緒,正如他的名字一般,顯得剛正不阿的樣子。

    他以着一種責問般的語氣,道:“既然,你是璇璣劍聖的弟子,又攜帶滔天劍來到冥王劍冢,也就意味着你將會成爲新一代的持劍人,將會肩負起守護劍冢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那麼,本座想要問你,剛纔血奴大規模進攻劍冢的時候,你爲何沒有出手?”

    向正峰的聲音,極其洪亮,使得鎮獄古族的族人,也都全部安靜下來。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盯在兩位年輕持劍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向正峰的聲音,倒是驚醒鎮獄古族的那些族人,他們都以一種疑惑的眼神,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人,甚至還在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乃是朝廷要犯,家主不是說過,不會允許他進入冥王劍冢?”

    “哏哏!他很有可能是到劍冢避難,希望我們鎮獄古族能夠庇護他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張若塵來到中域又闖下大禍,不僅殺了兵部的四位王者,還毀了紫庸關。他和不死血族倒是有共同的敵人,共同的利益,相互合作,也是極有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點意思,張若塵纔剛到,血奴就殺了過來。若是說其中沒有貓膩,我是第一個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血奴攻了過來,張若塵卻不出劍,反而詢問族中的陣法,他來冥王劍冢的目的,恐怕真是不單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耳,融入有兩道神印,半聖的傳音,根本瞞不過他的耳朵,自然是將鎮獄古族那些族人的話,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若不是師尊的吩咐,與來自“冥王”的憂慮,張若塵真的很想立即離開。

    達到半聖境界,張若塵的心境,有着不小的提升,依舊顯得波瀾不驚,道:“一羣血奴而已,又不是真正的不死血族,對付他們也需要持劍人出手?”

    其實,若不是向正峰先一步出手,張若塵已經出劍,幫助黎枯半聖將那些血奴擊殺。

    只不過,面對向正峰的責問,張若塵卻沒有心情解釋那麼多。

    向正峰揚聲道:“血奴對劍冢就沒有威脅嗎?一旦讓他們闖入進石山劍門,多少鎮獄古族的族人的生命,將會受到威脅?”

    聽到向正峰的話,鎮獄古族的族人,自然是感同身受,全部都有些義憤填膺,對張若塵生出一種強烈的排斥感。

    同時,向正峰將鎮獄古族的族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,也得到衆人的支持和肯定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向正峰纔是真正的持劍人,纔是真正在守護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至於張若塵,卻是讓他們越看越不順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,鎮獄古族連一羣血奴也無法對付,還想與不死血族交手?”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說的只是一句很現實的話,然而卻將鎮獄古族的那些族人全部激怒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些主戰派的修士,更是義憤填膺,所有人的身上,皆是涌出一道道聖氣波動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敢侮辱鎮獄古族?”

    王炬瞪大雙目,將一柄重劍拔出,轟的一聲,插在地面。

    一股強橫的聖氣,從他的掌心涌出,進入重劍,使得重劍散發出漆黑的光華。

    兩座石山的下方,剎那之間,變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王炬乃是鎮獄古族三大家族之一王家的一位半聖,在族中的地位頗高,也是主戰派之一。

    三大家族,分別是主修劍道的“王家”,主修陣法的“沈家”,主修符文的“史家”。

    三大家族皆有一位家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會推選出一位族長,統管整個鎮獄古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着向正峰的方向,微微看了一眼,道:“侮辱鎮獄古族的人,並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有種就與本座一戰。若是你取勝,本座也就饒過你。若是你戰敗,也就證明你根本不配做持劍人,必須留下滔天劍,立即滾出冥王劍冢。”王炬強勢的道。

    王炬的話,講出在場所有鎮獄古族族人的心聲,得到衆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沒錯,沒有本事就滾出劍冢,鎮獄古族纔不會庇護遭受朝廷通緝的重犯。”

    “人可以離開,但是,必須留下滔天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一旦他與王炬交手,無論是取勝,還是戰敗,其實都無法繼續待在冥王劍冢,必定會被驅逐。

    畢竟,他只是第一次來到冥王劍冢,一旦他擊敗王炬,就算他以前是無心侮辱鎮獄古族,現在也已經變成是真正的侮辱。

    這樣的情況之下,鎮獄古族豈會還有他的一席之地?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兩座石山之間,緩緩的走出一個黃袍男子,道:“我倒覺得,張若塵說得一點都沒錯,若是你們連一羣血奴都無法收拾,去與不死血族的強者交手,也只是送死。”

    黃袍男子揹着雙手,一臉平靜,緩緩的走出來,在他的身後,跟着一羣老者,也都穿着整潔的黃袍。

    見到黃袍男子,鎮獄古族的那些族人,全部都安靜下來,向後退去,讓出了一條道路。

    即便是強勢的王炬,也都低下頭,拱手行禮,道:“見過少族長。”

    看到黃袍男子,張若塵略微詫異了一下,心中暗道:“竟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黃袍男子名叫史仁,與張若塵倒是有些交情,在陰間的時候,一起經歷過幾次生死。

    當時,史仁只是告訴張若塵,前去陰間尋找起死回生藥,乃是想要救他的妻子。至於別的事,他卻是一概沒說,更沒有提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竟會在冥王劍冢遇到他?

    史仁走到張若塵的對面,雙手抱拳,露出一道笑容,道:“張兄,東域一別,沒想到這麼快就又相見。怎麼樣?當初,我就說過,我們一定還會再見。現在,你信了吧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