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剛才說話的人,名叫王頡,乃是鎮獄古族當代族長的第六子,也是天資最高的一個,年齡不超過百歲,修為卻已經達到五階半聖。

    按理說,做為族長最優秀的兒子,少族長的位置,理應由他來擔任。

    然而,少族長的位置,卻落在史仁的身上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王頡也就處處都在針對史仁,打壓史仁的威信,想要將少族長的位置奪過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現在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,正好藉助族人的怒火,攻擊史仁,即便無法立即奪走少族長的位置。將來,他要奪取少族長的位置,也會輕鬆許多。

    史仁向王頡看了一眼,又盯向向正峰,眉頭皺得更深。

    相對與向正峰的話,史仁更願意相信張若塵的人品,畢竟,他和張若塵經歷過不止一次的生死。

    而且,在陰間的時候,他親眼看見,張若塵擊殺不死血族的六皇子和數位半聖。

    可以說,張若塵與不死血族有著極深的矛盾,怎麼可能相互合作?

    史仁的目光,盯向向正峰,道:「剛才的話,全部都是你的一面之詞,讓我很難相信。」

    「少族長莫非是在懷疑本座?」

    向正峰露出了幾分怒意,對史仁十分不滿的樣子。

    史仁依舊極其平靜,神情不變,道:「請問向公子,既然,張若塵帶領三位不死血族的半聖刺殺你,那麼他現在又在何處?」

    向正峰還沒有回答,王頡卻是先一步笑了起來,冷道:「那還用說,就憑張若塵一階半聖的修為,怎麼可能是向兄的對手?他與三位不死血族的半聖聯手,擋得住向兄的一擊嗎?」

    王頡想要成為少族長,也就必須要得到六大持劍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此刻,他算是主動向向正峰示好,想要將向正峰拉攏到他的陣營,為將來做準備。

    向正峰向王頡盯了過去,輕輕的點了點頭,才又說道:「張若塵和三位不死血族的半聖的確是準備充分,做了周密的部署,然而,他們卻還是太小看一位持劍人的實力。」

    「本座將他們擊敗之後,本來是想留下活口,將他們擒住,以此來拷問出別的潛伏者的名單。」

    「然而,他們自知無法逃走,竟然自爆了氣海。幸好,本座及時察覺,立即逃了出來,要不然……很可能也已經死在北望山中。」

    聽完向正峰的話,鎮獄古族的族人,也就更是惱怒。

    黎敏站在人群之中,緊咬嘴唇,最終,還是鼓起了勇氣,道:「不可能,張若塵不可能與不死血族勾結,前段時間,他一直與我在一起,根本就沒有可能與不死血族接觸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與向正峰,給黎敏的第一映像,分別是一個變態狂魔和一位瀟洒正氣的白衣劍聖。

    然而,不知為何,在張若塵與向正峰之間,黎敏卻更願意相信張若塵,反而對向正峰說出的話,生出了一種抵觸的情緒。

    張若塵做事一直都是坦坦蕩蕩,敢作敢為,甚至敢獨自一人攻擊兵部大營,怎麼可能與不死血族勾結?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向正峰盯了黎敏一眼,毫不留情的道:「張若塵要做的事,又豈會讓你知曉?你在他的眼中,恐怕連螻蟻也算不上。」

    黎敏正要反駁,卻被黎枯半聖制住。

    黎枯半聖的眼神十分嚴厲,將她瞪了回去。居然連持劍人都敢頂撞,這個丫頭的膽子,真是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北望山所在的位置,黑色的塵土之中,一道卓然的人影,緩緩的走了出來,發出噠噠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那腳步聲,讓不少人的心跳,也略微停了一拍。

    竟然還有人活著?

    那道卓然的人影,揮了會衣袖,將塵土揮散向兩側,顯露出一張極其俊美的臉。

    正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,向向正峰盯過去,說出了一句讓很多無法理解的話。他道:「本來我還不確定是你,現在,終於可以確定。」

    怎麼可能?

    先前,向正峰已經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遍,北望山的廢墟之中,根本沒有任何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才毫無忌憚的將所有一切,全部都嫁禍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張若塵居然還活著?

    烏勻半聖自爆的力量,的確相當恐怖,根本不是張若塵擋得住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掌握有乾坤神木圖,因此,也就直接遁入進圖卷世界,躲過了一劫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早就可以走出圖卷世界,但是,他當時也有試探向正峰的意思,也就站在暗處,暫時做一個旁觀者,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向正峰的內心,自然是一片驚濤駭浪,可是,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,冷笑了一聲:「張若塵,你竟然沒有自爆氣海,果然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,本座現在就來擒拿你,一定要審問出,別的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」

    向正峰捏出劍訣,將誅天劍調動起來,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然而,史仁卻先一步衝到張若塵的身前,擋住誅天劍,極其不悅的道:「向公子這麼急著出手幹什麼,想要殺人滅口嗎?」

    向正峰自然不可能對史仁出手,只得將誅天劍收回去,道:「少族長是在懷疑本座說謊?」

    史仁搖了搖頭,道:「我只是想要聽張若塵講一講,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將先前發生的事,講了一遍,沒有一絲誇大,也沒有任何隱瞞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之中,絕大多數族人,本來就對張若塵有偏見,又先聽到向正峰的說辭,因此除了史仁的追隨者,很少有人相信他。

    王頡大笑一聲,道:「兩位持劍人,各執一詞,我們到底該相信誰?」

    一位頗為年長的半聖,道:「毫無疑問,兩位持劍人之中,必定有一人乃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」

    王頡道:「向兄幫我們鎮獄古族,一連擊退過兩次血奴的進攻,而且,他來到冥王劍冢,族中沒有發生任何差錯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張若塵來到鎮獄古族的第一天,整個北望山都被夷為平地。各位族人,你們都是聰慧之人,應該知道該相信誰了吧?」

    王頡的話,無疑是說出眾人的心聲。

    「向公子才是我們鎮獄古族的朋友,才是真正在守護冥王劍冢,張若塵滾出冥王劍冢。」

    也不知是誰,喊出了一聲。

    緊接著,驅逐張若塵的聲音,此起彼伏的響起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必定是與不死血族的勾結,想要對付鎮獄古族,如此狼子野心,豈能輕易的放過他?」?「沒錯,應該將張若塵處死,祭奠那些死在不死血族手中的族人。」?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向王頡看了一眼,實在很好奇,此人到底是真蠢?或者說,他也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

    既然已經發現向正峰的身份,張若塵自然不能離開,要不然,史仁也就陷入孤軍奮戰的境地。

    無論是做為朋友,還是為了節制不死血族的陰謀,張若塵也都必須要留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融入聲音,揚聲說道:「滔天劍一脈的持劍人,一直都在守護鎮獄古族,其中一些持劍人,甚至為此付出了生命。」

    「如今,你們鎮獄古族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之下,只聽別人一面之詞,就要將滔天劍的持劍人驅逐,甚至殺死,是不是有些忘恩負義?」

    滔天劍一脈的歷代持劍人,對鎮獄古族做出的貢獻,有著文案記載,根本無法磨滅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的話,也讓鎮獄古族的一些族人露出羞愧的神色,漸漸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史仁道:「誰是誰非,現在還沒有定論。即便張若塵真的與不死血族勾結,也絕對不能放他離開冥王劍冢,如此一來,豈不是放虎歸山?因此,我認為,沒有查明真相之前,張若塵應該留在冥王劍冢。」

    王頡笑了笑,道:「萬一再發生事端,由誰來負責?」

    「我會親自看守張若塵,若是再發生今晚這樣的事,所有責任,由我承擔。」史仁的目光銳利,與王頡對視。

    王頡搖了搖頭,道:「就憑少族長你的修為,恐怕看守不住張若塵,說不定,反而還會遭到張若塵的脅迫,做出對鎮獄古族危害更大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

    史仁緊捏雙拳,難以壓制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就在雙方劍拔弩張的時候,一個縹緲的女聲,從遠處傳來,道:「可以由我來看守他。」

    王頡有些惱怒,在鎮獄古族,他與史仁對話,竟然還有人敢插嘴?

    於是,他轉過臉,呵斥了一聲:「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……」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話才說出一半,便是臉色大變,哆嗦了一下,立即閉上嘴巴。

    不遠處,兩道人影飛了過來,緩緩的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乃是鎮獄古族的當代族長,也就是王頡的父親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,卻是一個年輕女子。即便是以王頡五階半聖的修為,也只能看到一個極其窈窕的影子,根本看不清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只是隨意的站在那裡,就給王頡一種無比龐大的壓力,雙腿在顫抖,猶如是要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也向那個年輕女子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,顯得相當高挑,特別是雙腿極其修長、圓潤,與整個身體形成了一種黃金比例,美感十足,沒有一點瑕疵。即便只能看見一個人影輪廓,****和腰部,也是形成了兩條驚人的曲線,美得讓人窒息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也發現,在她的胸口,懸挂有一柄三寸長的白色玉劍。

    「咦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中,滔天劍在輕微的顫動,像是感應到了什麼?

    能夠讓鎮獄古族的族長親自陪同,由此可見,眼前這個女子的身份,恐怕相當了不得。

    難道也是一位持劍人?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