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能夠在這裡見到你,的確讓我頗爲意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史仁的出現,將鎮獄古族族人之中的反對聲音,逐漸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他們都能看出,少族長與張若塵的關係,似乎非同一般,就算對張若塵再不滿,至少也要給少族長一些面子。

    “少族長,張若塵此人不得不防,不然,恐怕是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向正峰對張若塵沒有任何善意,說話這話,全身劍意涌動,化爲一道白色流光,飛進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史仁笑道:“張兄無須理會他的話,既然你是璇璣劍聖的傳人,也就是鎮獄古族最爲尊貴的客人。族長已經在劍墓宮等你,要不要一起過去?”

    “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向前一引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史仁並肩而行,進入兩座石山之間的大門。至於鎮獄古族的那些半聖,則是緊跟在他們二人的身後,也是向劍墓宮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劍墓宮乃是用巨石堆砌而成,形態如同一座金字塔一般的墓,高達八百米,佔地方圓數十里。

    走在劍墓宮外的廣場中心,衆人的身體,比螞蟻還要渺小。

    據說,劍墓宮乃是一件相當強大的聖器,一旦啓動,可以爆發出毀天滅地的聖威。

    劍墓宮,佈置有古老的聚靈陣法,走進大門,立即就能感覺到一股濃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,宛如進入一座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,高坐在上方,有着六十四道聖氣光環籠罩全身,猶如一座不動的神山,給人一種巍峨、神聖的感覺,讓人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“拜見族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史仁一起,雙手抱拳,躬身向前行禮。

    緊接着,那些鎮獄古族的半聖,也是紛紛行禮,對族長向下恭敬。

    “無需多禮,所有人都坐下吧!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族長的聲音,帶有一股渾厚之力,無形中散發出來的威嚴氣息,也讓在場諸位修士,感覺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例外,只感覺,對方的修爲猶如是汪洋大海,而他則是海面上的一片樹葉。對方只需一個念頭,就能將他碾壓成齏粉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史仁同時向右側退去,分別坐在右方的第一座和第二座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張若塵纔開始暗暗觀察鎮獄古族的族長,只可惜,對方的修爲,實在太高,又有六十四道聖氣光環籠罩身體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只能看到一個人影輪廓,可以判斷,鎮獄古族的族長並不算蒼老,大概也就四五十歲的模樣。

    除了鎮獄古族的族長,劍墓宮中,還有另外幾道聖影,坐在一片白色的聖氣雲霧之中,顯得極其高深莫測,讓人感覺到敬畏。

    誅天劍的主人,向正峰卻是坐在左側的首座,脊樑挺直,一派正氣凌然的氣度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族長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,問道:“張若塵,你的師尊璇璣劍聖可還好?”?張若塵站起身來,道:“回稟族長,師尊經歷此次死劫,修爲已經更上一層樓,只不過,他老人家要去辦一件十分重要的事,因此纔派遣弟子來到冥王劍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,自然是引起不小的震動。

    衆人皆知,璇璣劍聖的修爲,已經達到聖者的極境,再進一步,豈不是能夠聖道封王?

    聖者之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左側首座,向正峰的眼中,閃過一道異色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也是沉默了片刻,倒也沒有問璇璣劍聖去辦什麼事,而是問道:“你可知道,璇璣劍聖爲何要讓你攜帶滔天劍來到冥王劍冢?”

    “晚輩不知。”張若塵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道:“其實,璇璣劍聖已經將滔天劍傳給了你,從你踏入冥王劍冢的那一刻,也就代表,你將成爲冥王劍冢的第十七代持劍人。”?“一旦成爲持劍人,也就意味着,你將要肩負起沉重的責任。當然,持劍人的責任,並不是守護鎮獄古族,而是守護冥王劍冢。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並不代表就是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其實,鎮獄古族的責任,與六位持劍人一樣,也是守護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,又道:“你在揹負責任的同時,自然也會得到別人沒有的待遇,從現在開始,只要你還在冥王劍冢一日,任何人與你爲敵,也是與整個鎮獄古族爲敵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朝廷,也管不了冥王劍冢內部的事。當然,若是你走出冥王劍聖,朝廷要抓捕你,鎮獄古族也無法救你。”鎮獄古族的族長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終於有些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師尊肯定是知道冥王劍冢的規矩,所以,才讓他來到此地。至少在冥王劍冢,朝廷的勢力,奈何不了張若塵,可以爲他的成長,爭取到一些時間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,繼續說道:“既然你已經來到冥王劍冢,也該去一趟滔天劍一脈歷代持劍人的墓,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史仁,張若塵在冥王劍聖的一切事物,就由你在接待和安排。”

    史仁坐在原位,輕輕的點了點頭,嗯了一聲,算是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觀察十分細微,以他對史仁的瞭解,史仁絕對不是一個如此無禮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爲何,他對族長會如此冷淡?

    來到鎮獄古族,真是處處都透着一股詭異的氣息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還想將心中的那個秘密說出來,此刻卻又暫時忍住,決定再觀察一番,看清鎮獄古族的形勢,再說出來也不遲。

    接下來,衆人又談到不死血族的問題。

    主戰派的修士,向族長請戰,要將不死血族趕出元府。

    保守派的修士,卻是苦口婆心的勸說,講述各種隱患和憂慮。雙方爭論得不可開交,若不是族長坐鎮在上方,恐怕已經開始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參合進去,依舊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盯向史仁,卻發現史仁這個少族長,卻在閉目養神,根本沒有打算加入到爭論之中。

    這一場爭論,最終,依舊還是沒有結果。

    走出劍墓宮,史仁帶着張若塵,向鎮獄古族族人的聚居之地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冥王劍冢猶如是一座龐大的世外桃源,青山綠水,景色秀麗,亭臺樓閣,一步一景。

    經過不知多少萬年的發展,三大家族的族人,已經發展到相當龐大的數量。

    每個家族的人口,皆是超過千萬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一片天地,被中古時期的陣法籠罩,外人根本無法闖入進來。

    因此,也就很少有人知道,在這叢山峻嶺的深處,竟是別有洞天。

    史仁看着遠處,一羣孩童,坐在樹下,正在學習陣法知識。他意味深長的道:“張兄,你認爲鎮獄古族應該主動出戰,還是繼續收縮勢力,穩守冥王劍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我只是初來乍到,很多東西都還不是十分了解,不太方便發表言論。”

    “張兄是絕頂聰明的人,又何必自謙?”

    史仁長長的一嘆,又道:“老實說,我並不贊成主動出戰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首先,不死血族聚集到元府,必定是經過周密的部署,誰都不知道他們到底來了多少人,也不知道他們的具體計劃。這樣的情況之下,鎮獄古族一旦開戰,即便取勝,也是慘勝,不知有多少族人會因此戰死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我相信張兄應該也看出來,鎮獄古族的內部,並不是鐵板一塊,甚至已經有四分五裂的跡象。一旦開戰,變數太多,很可能真的會從內部崩塌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史仁的眼神,變得十分凝重,道:“即便鎮獄古族滅亡,其實,也算不得什麼。但是,萬一關押在劍冢之中的邪人和兇獸,甚至冥王,逃出去之後,誰都無法想象,將是造成何等可怕的災難。”

    凡是會被關押在冥王劍冢的修士和蠻獸,都是非同小可的存在,任何一個逃出去,也會釀成驚濤駭浪一般的禍端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聽我的見解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,我更主張,主動向不死血族發起進攻,先一步將他們擊退,以絕後患。”?

    “爲何?”

    史仁皺起眉頭,有些意外,顯然是沒有料到,張若塵竟然是一個如此激進的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因爲,繼續等下去,只會對鎮獄古族越來越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不死血族擅長僞裝,可以輕鬆變化爲另外一個人。既然他們是有備而來,我敢肯定,鎮獄古族的族人裡面已經潛伏有不死血族,而且,絕對不止一人。”?“其次,如今鎮獄古族正在將外圍家族的精英,不斷召回冥王劍冢,不死血族豈會放過如此絕佳的機會?肯定會有更多的不死血族,潛入進冥王劍冢。如此一來,鎮獄古族內部的矛盾,將會變得更加激烈,遲早會爆發內戰。”?

    “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立即與不死血族開戰,甚至,還能借此機會,將潛伏者揪出來。”

    史仁的臉色,變得頗爲凝重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張若塵提到的一些東西,正是他以前沒有考慮到的地方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