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因為傷勢太重,張若塵的眼皮越來越重,沒有堅持多久,就完全失去意識。

    當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的黃昏時分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在石床上面,藉助反震的力量,彈射而起,隨後,又以極快的速度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恢復如初的雙臂,又活動了幾下筋骨,發現全身傷勢竟然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很快就是臉色一變,因為他發現,手上的空間戒子和空間手鐲已經不見。甚至,就連滔天劍,也都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要知道,空間戒子和空間手鐲之中,可是儲存有諸多了不得的寶物。

    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頗為疼痛的太陽穴,漸漸回想起昏迷之前發生的事,腦海中,浮現出飛羽劍聖的身影。

    隨後,他的雙目大睜,道:「難道是她取走了我身上的東西?」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洞府的深處行去,很快就看見飛羽劍聖的身影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坐在一條靈泉的旁邊,穿著一件淡紫色的衣衫,烏黑的長發盤在頭dǐng,由三根赤金簪子固定住,形成一股古韻的髮髻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收起了身上的聖道氣息,因此,張若塵才能看清她的真身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一個背影,也充滿美感,雪白的頸部,纖細圓潤的柳腰,足以讓心性沉穩的男子,也燃燒起欲.望之火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可是,才剛剛踏入進她的十丈之內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身上的紫衣,立即湧出一縷縷紫色的閃電,化為數百道細小的閃電劍影,從地面和半空,同時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一擋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連後退七步,再次穩住身形。

    並不是飛羽劍聖出手擊退張若塵,而是,她身上的那一件淡紫色,自成防禦力,將張若塵震退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的推算,即便飛羽劍聖坐在那裡不動,僅憑身上的紫衣,估計一般的聖者,也近不了她的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凝,盯著飛羽劍聖的身上,道:「莫非是電母紫衣?」

    「既然知道電母紫衣,那麼,你就千萬不要靠近本聖,退遠一些,對你沒有壞處。」

    飛羽劍聖並非沒有轉過身,只是用著不輕不重的聲音,隨口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竟然真的是電母紫衣。

    傳說中,中古時期有一位神,可以操控天下之間的一切雷電之力,號稱乃是「電母」。

    所謂電母紫衣,顧名思義,也就是電母曾經穿過的衣袍。

    衣袍上,不僅蘊含有無窮無盡的雷電,而且還攜帶有神的意志,稱它為「神衣」,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只是在一卷古籍上面,翻閱到關於電母紫衣的記載,卻沒想到,竟然真的有人擁有如此大的氣運,得到神的遺物。

    隨即,飛羽劍聖站起身來,一隻手捏著沉淵古劍的劍柄,另一隻手撫摸劍身,聲音之中,帶有幾分驚嘆:「崑崙界,竟然還有第二柄,使用造化神鐵,鑄成的劍。難怪女皇會親自下令緝拿你,你們果然是有一些非同一般的淵源。」?飛羽劍聖倒也並沒有詢問沉淵古劍的來歷,也沒有詢問女皇為何要緝拿他。

    因為,她很清楚,即便問出來,張若塵也肯定不會回答她。

    「劍,是一柄好劍,一旦成長起來,或許能夠擋住女皇的滴血劍。可惜……已經認主,還給你。」

    飛羽劍聖的兩根玉蔥般的修長手指,捏在一起,形成劍訣。有著一縷縷白色的劍氣聖霧,從指間湧出來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手指一引,沉淵古劍化為一道烏光,飛了出去,插在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去取沉淵古劍,而是依舊盯著飛羽劍聖,道:「還有滔天劍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嫌疑沒有洗清之前,暫時由我替你保管滔天劍。即便是璇璣劍聖站在這裡,犯了與你相同的錯誤,本聖也是這句話。」飛羽劍聖道。

    換做任何一個人,說出這樣強勢的話,估計也會惹得張若塵反感,甚至,不顧一切的出手,將滔天劍奪回。

    偏偏飛羽劍聖的聲音,卻並不是那麼強勢,反而帶有幾分柔美悅耳的感覺。真是讓人越來越好奇,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

    飛羽劍聖又從石桌上面,取起一物,正是裝著佛帝舍利子的匣子。

    她的一根玉指,輕輕一劃,瞬間就破開匣子上面的封印。當她將匣子打開,立即就有一大片金色的光華,飛射出來,瀰漫在整個洞府。

    「佛帝的舍利子,果然在你身上。」

    飛羽劍聖略微一笑,伸出食指和拇指,將舍利子取出來,捏在手中,仔細的觀看。

    同時,她的精神力,卻是注意在張若塵的身上,觀察他的神情變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不變,只不過,雙手的十指卻微微捏緊,道:「你居然破開了空間戒指之中的認主銘紋?」

    佛帝舍利子,一直放在空間戒子的內空間,又有認主銘紋守護。任何人想要強行破開戒子,戒子也會爆裂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張若塵看到飛羽劍聖手持佛帝舍利子,才會感到驚訝。

    「很難嗎?一位劍聖,還斬不斷認主銘紋?」飛羽劍聖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佛帝舍利子,乃是何等寶物,即便是聖者看見,也會爭得頭破血流。如今,舍利子落入飛羽劍聖的手中,哪有可能還給張若塵?

    可是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與飛羽劍聖交手,無疑是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還是隱忍下來,收回聖氣,譏諷的道:「身為一代劍聖,又是拜月魔教的聖女首尊,莫非還要奪取一位小輩的東西?」

    飛羽劍聖,名叫凌飛羽,曾經乃是魔教的聖女,如今,卻是魔教九宮之一聖女宮的宮主,稱為聖女首尊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聽木靈希提到過凌飛羽的名字,再加上,整個崑崙界,女性的劍聖屈指可數,要將她的身份猜出來,也就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「對別人而言,佛帝舍利子的確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,對我而言,卻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。」

    凌飛羽將佛帝舍利子,放回進匣子,又將匣子,放入進空間戒子。

    「空間儲物的器皿,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。空間戒子與裡面的寶物,可以還給你,不過,我要留下空間手鐲,算是我們之間的第一樁等價交易。」

    凌飛羽的手指,輕輕一掀,空間戒子就飛起來,投射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戒子接住,問道:「第一樁交易?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若非本聖給你服下枯木丹,你以為,你的傷勢,能夠那麼快痊癒?一枚枯木丹,換取一隻空間手鐲,應該算是等價。」凌飛羽輕輕的diǎn了diǎn頭,猶如自言自語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,注入空間戒子,查探了一番。

    佛帝舍利子、時空秘典、神頑果、如意寶瓶,還有一罐神血,全部都在戒子的內空間,飛羽劍聖的確是沒有拿他的任何一件東西。

    空間界子之中,隨便一件寶物,一旦拿出去,也能轟動一方,惹來一場腥風血雨,凌飛羽居然完全不感興趣?

    她真的是一個極有原則的人,還是說,她覺得自己已經吃定了張若塵?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依照你的意思,我們還有第二樁交易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凌飛羽diǎn了diǎn頭,道:「空間戒子之中的那罐神血,我全要,你開一個價。」

    其實,絕大多數神血,張若塵都是放在圖卷世界,僅僅只是放了一罐在空間戒子裡面,方便隨時取用。

    不過,僅僅只是一罐神血,也有一千多滴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佛帝舍利子都吸引不了你,你卻如此在意一罐神血?」

    凌飛羽不緩不急的道:「佛帝舍利子固然珍貴,可是,中古時代之後,卻還是會有一些天資絕dǐng之輩,能夠達到大聖境界,留下了一些傳承。除此之外,中古、上古、遠古、太古皆有神靈誕生,也有神的傳承,遺落在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道:「你得到了某位大聖的傳承?甚至,某位神的傳承?」

    「你無須多問,只需告訴我,換取那一罐神血,需要什麼樣的價格?」

    凌飛羽緩緩站了起來,轉過身,一雙波光粼粼的星眸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給人一種能夠看透世間一切浮華的感覺。

    那是一雙絕美的眼睛,充滿靈動之氣,卻又帶有幾分柔媚,猶如是能夠勾走男人的魂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,便是她的臉上,竟然戴有一層面紗,讓人根本看不清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只是略微心神一盪,很快就恢復心緒,道:「你想換取神血,倒也不是沒有機會,只不過,我暫時還沒想好要什麼。等我想好之後,再與你交換。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提起沉淵古劍,向外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麼做,當然是在試探飛羽劍聖的底線,很想知道,她是真的有原則,還是故意裝成這樣,另有目的?

    「遇事冷靜,心性沉穩。不卑不亢,不惑美色。如此心性,再加上十萬年來第一的資質,此子今後的成就,真是無法估量。」

    凌飛羽輕輕的摸了摸手腕上的空間手鐲,露出沉思的神色,又道:「看來只能帶他去滔天劍一脈歷代祖師的墓地,才有機會試探出,他到底是不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」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