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拜見族長。”

    周圍,鎮獄古族的族人,跪下一大片,以朝拜神聖的禮節,雙手伏地,虔誠恭敬,向前來的兩人叩拜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場的諸位半聖,也都立即雙手抱拳,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聖者出行,衆生朝迎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聖者身上的聖威,能夠鎮壓得天下修士跪伏,更加重要卻是,聖者本身的知識、地位和實力,本就值得所有人學習、追逐和敬畏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族長身上的六十四道聖氣光環,環繞在天地之間,猶如一位真神,站在衆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一雙威嚴的眼睛,分別盯向史仁和王頡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隨即,鎮獄古族的族長,沉聲道:“不死血族潛伏進冥王劍冢,乃是非同小可的大事,足以顛覆整個冥王劍冢。你們二人不一起查明真相,卻相互內鬥,讓那些潛伏者看見,豈不是要笑死?”

    “孩兒知錯,請父親責罰。”

    “史仁知錯,請族長責罰。”

    王頡和史仁同時單膝跪地,認錯的態度,還是十分積極。

    鎮族古族族長的目光,盯向王頡,眼神變得更加嚴厲,呵斥道:“王頡,你可知道,剛纔冒犯的前輩是誰?”

    要知道,鎮獄古族的族長十分喜愛王頡,畢竟,所有子嗣之中,王頡的天資最高,最有希望衝擊聖境。

    因此,平時的時候,鎮獄古族族長一般都是稱呼他爲“頡兒”,或者“六兒”。

    剛纔卻直呼他的名字,由此可見,鎮獄古族的族長,恐怕是真的有些動怒。

    王頡的背上,已經完全被冷汗溼透,道:“孩兒……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族長看到王頡的那副羸弱的模樣,略微搖了搖頭,道:“此乃葬天劍的持劍人飛羽劍聖,還不立即向前輩道歉認錯,祈求她能夠原諒你的冒失。”

    王頡聽到鎮獄古族族長的話,立即心領神會,向飛羽劍聖的方向望去,道:“剛纔乃是晚輩的無心之失,並非有意冒犯,懇請飛羽劍聖前輩能夠原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旁,冷眼旁觀,心中卻是暗道:“果然還是族長的親兒子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有點眼力的人,肯定看得出來,鎮獄古族族長看似十分嚴厲的樣子,卻處處都在庇護王頡。

    在修煉界,冒犯了一位劍聖,即便是半聖,也是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然而,鎮獄古族族長的第一句話,便是指出王頡和史仁相互內鬥,將會被不死血族的潛伏者笑話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先一步提醒王頡,飛羽劍聖乃是前輩,一切都是你的冒失,才衝撞了她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王頡再去向飛羽劍聖道歉,飛羽劍聖又豈能繼續追究?

    繼續追究,便是得理不饒人,便是以大欺小,便是心胸狹窄,即便飛羽劍聖還沒開口,張若塵卻知道,剛纔的風波,已經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認爲已經猜透接下來的發展,可是,卻還是太小看飛羽劍聖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根本沒有去看跪在地上的王頡,也沒有說會不會原諒他,而是盯向張若塵與向正峰。

    兩隻眼睛,猶如是黑暗之中的兩顆星辰,散發出明亮的聖光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只感覺猶如是掉進泥潭,渾身上下無法動彈,口鼻、毛孔無法呼吸,全身經脈也都被封住。就連氣海和經脈中的聖氣,也像是完全凝固。

    “僅僅只是一道目光,怎麼可能這麼強?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咬牙齒,激發出五行混沌體,想要強行衝破飛羽劍聖的壓制。

    已經達到半聖境界,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,實在是一件讓張若塵感到相當難受的事。

    必須掙脫束縛,重新掌控身體。

    向正峰也遭受飛羽劍聖的目光的壓制,全身聖氣無法運轉,直接從半空墜落下來,嘭的一聲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高挑的身影,略微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從她體內,竟是飛出兩道纖細的人影,與她的身影一模一樣,很像是一分爲三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兩道黑色的暗影,猶如幽靈一般,散發出冰冷的寒氣,分別衝向張若塵和向正峰,捲起兩股凌厲的颶風。

    那是從她的體內,飛出的兩道聖氣,凝成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一撐,全身上下十萬個毛孔,涌出五彩色的光華,將周圍的空間震得輕微晃動,竟是脫離飛羽劍聖的眼神壓制。

    不過,他還來不及後退,立即看到,一道纖瘦的暗影,急速衝了過來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立即調動聖氣,凝聚掌力,打出一招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龍象般若掌的掌法,張若塵不知已經打出過多次,自然是相當熟巧,出手的速度,也是快若流光,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的手掌,纔剛剛蓄勢待發,還沒有拍出……

    那道纖瘦暗影的兩根手指,竟然先一步扣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對方的手指一扭,立即傳出“咔嚓”的一聲,直接將張若塵的手臂骨骼擰斷。

    щщщ ★тTk дn ★¢ ○

    “好……快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忍住手臂的疼痛,立即調動劍意,想要控制滔天劍,再次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的劍意,纔剛剛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影的手掌,已經印在張若塵的胸口,將他的身體打得向上弓起,向上飛起。

    胸口的肋骨,幾乎全部都出現裂紋,差一點就全部斷裂。

    噗嗤一聲,張若塵的五臟六腑都遭受重創,嘴裡吐出一口鮮血。若不是他的精神力強大,恐怕已經暈死過去。

    那道纖瘦暗影顯然沒有放過張若塵的意思,繼續出手,速度變得更快,一連變換三十六種方位,也一連打出三十六掌,分別落在張若塵的全身各處骨骼。

    半空,除了拋飛起來的張若塵,還有三十六道曼妙的人影,呈現出各種不同的出掌姿勢,猶如是三十六位高手,同時圍攻張若塵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些人影,又閃電般的消失,重新飛回飛羽半聖的體內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張若塵落到地上,嘴裡不停吐出鮮血,全身的骨頭,已經全部斷裂,提不起來一絲力量。

    向正峰比張若塵好不了多少,也軟綿綿的倒在地上,滿嘴是血,已經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剛纔發生的一切,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。

    除了半聖級別的人物,勉強看出一些影子,別的那些修士,甚至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?

    比如,黎敏就很好奇,爲何張若塵和向正峰突然就受重傷,倒在地上?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半聖,全部都倒吸一口寒氣,感覺到背心有些發冷。

    劍聖的修爲,實在太可怕,僅僅只是分離出來的兩道聖氣,就將兩位持劍人打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真是鬼神莫測,神妙通玄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淡淡的道:“剛纔,本聖已經打碎他們全身骨骼,檢查了一遍,兩人都不是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來,他們二人之中,應該是有一人與不死血族是合作的關係。”鎮獄古族族長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張若塵的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乃是女皇親自下令緝拿的朝廷重犯,想要活命,必定是要尋找一座靠山。

    如今的崑崙界,敢與朝廷作對的勢力,本就屈指可數,正好不死血族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不死血族勾結,意圖放出冥王,完全就是合情合理,可以解釋得通。

    飛羽劍聖的聲音,顯得頗爲清冷,卻又極其悅耳動聽,道:“也不能排除向正峰的嫌疑,沒有查出真相之前,張若塵就由我來看管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原本遭受重創,全身骨骼都出現裂痕的張若塵,竟然憑藉自身的力量,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遭受飛羽劍聖的轟擊,修爲比張若塵高出數個等級的向正峰,已經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五行混沌體,竟然還能站起身。”

    飛羽劍聖的身影,化爲一股涼風,帶着一股淡雅的香味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,手指化爲幻影,將滔天劍奪了過去。

    隨後,她的衣袖一捲,形成一股聖氣渦旋氣流,將張若塵捲起來,離開了此地。

    直到飛羽劍聖離開,也沒有看過王頡一眼。

    王頡依舊跪在地上,實在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站起身來?

    畢竟,飛羽劍聖剛纔表現出來的戰力,實在是有些可怕。而且,她下手也太狠,將兩位持劍人都打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,王頡相當後悔,怎麼會招惹到她?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也是略微皺眉,向王頡看了一眼,沒有讓他站起來的意思,只是帶着昏迷在地的向正峰,轉身就離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