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金字塔形狀的劍墓宮,坐落在冥王劍冢的腹地,如同是天地的中心,將方圓數千裡的天地靈氣,全部都吸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,宮殿中。

    王頡的臉上,青筋凸顯,露出鷹隼般的神情,道:“父親,凌飛羽實在太狂妄,好歹我也是族長之子,已經主動向她認錯道歉,她卻一點面子都不給。我受辱,倒也是其次,關鍵是父親大人的威望,卻是嚴重受損。這一口氣,我實在是忍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王頡整整跪了一天一夜,卻依舊沒能等到凌飛羽的原諒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一位半聖,更是族長之子,就算凌飛羽是劍聖,也該如此羞辱他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整個鎮獄古族不知有多少族人,正在嘲笑他。特別是史仁,恐怕也躲在一旁,看他的笑話。

    實在是無法忍受,那種屈辱的滋味,王頡終於還是主動站了起來,立即趕到劍墓宮,找父親訴苦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族長,王悲烈,用着一雙冷銳的目光,盯着站在下方的王頡,道:“忍不下去,也得忍。你都已經修成半聖,卻還是喜歡意氣用事,做事之前,能不能先仔細想一想?”

    “凌飛羽乃是魔教九大宮主之一,三百年前,十九歲的時候,就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隨後,便是以逆天的資質,稱霸一個時代。同輩人之中,無人能夠與她爭鋒,堪稱是魔教歷史上資質最高的一位聖女。”

    “現如今,她的修爲之高,實力之強,劍道之精妙,恐怕爲父也要讓她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凌飛羽來到冥王劍冢,乃是兌現葬天劍一脈的承諾,幫助鎮獄古族對付不死血族。等到不死血族退走,她肯定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你的敵人並不是她,而是史仁。想要成爲鎮獄古族的少族長,你必須要比史仁更加優秀,而且,也要多去結交一些盟友,爲將來鋪路。”

    王頡怎麼可能放下對凌飛羽的怨恨,不過,在父親的面前,倒也不敢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聽到“史仁”的名字,王頡便是冷哼一聲,道:“我的修爲,已經達到五階半聖,史仁才二階半聖。我比史仁優秀那麼多,真不知道那些老頑固,怎麼依舊支持他,卻不支持我。”

    驀地,王頡又想到什麼,立即擡起頭,說道:“史仁與張若塵走得很近,而且,張若塵很有可能與不死血族暗中勾結,只要我們能夠抓住這一點,肯定可以將史仁扳倒。”?王悲烈點了點頭,眼神頗爲深邃,道:“張若塵的確是一個大麻煩,不僅是朝廷重犯,也很有可能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若不是璇璣劍聖還活着,真想將他驅逐出冥王劍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後,有着璇璣劍聖做靠山,任何人想要對付他,也要三思而後行。王悲烈自然也考慮到這一層。

    王頡倒也沒有想那麼多,在他看來,張若塵與史仁走得太近,便是他爭奪少族長位置的一個威脅,必須要除掉。

    王頡冷聲,道:“種種現象表明,張若塵肯定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若不是凌飛羽維護他,前天晚上,他就已經身首異處。”

    王頡都能看出,凌飛羽是故意在庇護張若塵,王悲烈自然也能看出來。

    王悲烈道:“張若塵畢竟是滔天劍的持劍人,即便是要對付他,也不能是我們鎮獄古族的人出手。若是那樣,必定是會招來非議,外人會覺得鎮獄古族是忘恩負義。”?王頡的眼睛一亮,道:“父親的意思,將會安排別的人對付他?”

    王悲烈的臉上,帶着一種從容自若的神情,道:“過兩天,小聖天王萬兆億和聖書才女,將會來到冥王劍冢,商討聯手對付不死血族的具體事宜,你親自去迎接他們。”?雖然,王悲烈沒有說明,王頡卻已經領會,心中暗暗一喜。

    借用朝廷的力量對付張若塵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借刀殺人,纔是最妙的手段。

    即便是凌飛羽,估計也無法正面與朝廷對抗,到時候,便將張若塵一舉收拾,最好將史仁也牽扯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凌飛羽的洞府,位於冥王劍冢的另一山靈山,名叫竹節山,也是一處靈氣匯聚之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待在此處,根本無法離開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身上的秘密,有很多都已經被凌飛羽知曉,可是她卻並不知道張若塵最大的底牌,乾坤神木圖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不可能,主動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無法進入乾坤神木圖,只能待在竹節山,修煉龍象般若掌,通過修煉掌法,吸收藏在血液和肌肉中的神血力量。

    整整半天時間,張若塵一連打出一千三百道掌印,氣爆聲極其響亮,即便是站在距離竹節山百里之外,也能聽到。

    龍象般若掌,至剛至猛,至陽至烈,特別是張若塵,已經修煉成第九掌,全身上下充斥着飽滿的陽剛之氣,宛如一輪人形的烈日。

    催動掌法,熾熱的陽剛之氣爆發出來,將大地都烤得融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吸了一口氣,緩緩收回雙臂,原本瀰漫在四周的火焰和陽剛之氣,也如潮水一般,流回身體。

    “神血的力量,已經吸收了一半,再花費兩天,應該就能完全吸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清晰感知到,自身的力量,又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以你的年紀,居然可以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,倒是將佛道的同輩修士,全部都遠遠甩在身後。”

    無聲無息之間,凌飛羽出現在張若塵的對面,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她依舊穿着一身紫衣,蒙着面紗,全身聖光環繞,顯露出婀娜的體態,給人一種朦朧的美感。

    即便是面對一位劍聖,張若塵也顯得極其平靜,沒有絲毫惶恐,道:“能夠得到飛羽劍聖的誇讚,倒是讓我十分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可意外,若不是本聖見你的天資不錯,恐怕前夜,你就已經死於非命。”凌飛羽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微微一笑,倒也沒有反駁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以前天晚上的情況,若不是凌飛羽將他帶走,恐怕張若塵真的是要死在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凌飛羽又道:“跟我來,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地方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到了那裡,你自然就會知道。”

    話音還沒有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唰的一聲,凌飛羽化爲一道紫色的流光,飛到竹林的頂部,向遠處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鸞鳳神印疾速,雙腿冒出火焰,猶如踩着一鸞一鳳,追上凌飛羽。

    凌飛羽有意試探張若塵,因此,並沒有使用出全速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追上,她便又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如此這般,一追一逐,大概飛行了兩千多裡,來到一片黑色的原野,凌飛羽才從半空飛落下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也飛落下來,出現在凌飛羽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這片黑色原野,十分寒冷,若是將水放在地面,恐怕在一瞬間就會凍結成冰塊。

    可是,遙遠處,也又分佈有,一座座正在噴發岩漿的火山。

    極冷和極熱,兩種力量,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頭頂上方,乃是一層層黑色的雲,猶如是要從天穹,一直壓到地面。甚至,還能看見密集的雷電在雲層中穿梭,形成一幅天地初開般的原始畫面。

    “這裡是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變得嚴肅。

    “此地便是真正的劍冢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一步一步踏入進黑色原野,道:“遠古時期,這裡一直都是劍的墳墓,地底埋有數之不清的劍,也埋有數之不清的劍修屍骨。”

    “誰都不知道,爲何會形成這樣的一個地方,只知道它自古長存,存在有一股相當特殊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什麼特殊的力量?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一雙杏眸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一旦進入劍冢,劍修的實力,可以增加數倍。別的修士的修爲,卻會遭到禁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竟有如此古怪的地方?

    他立即停下腳步,將神印之眼激發出來,觀察四周,驚異的發現,此地的劍道規則相當密集,超出外界數十倍。

    除了劍道規則,居然沒有別的任何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進入劍冢修煉劍道,必定可以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明白了!中古時期,人族之所以將牢獄,建造在劍冢,正是因爲劍冢中的這股特殊力量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冥王都逃不出去,更何況是其他人?

    凌飛羽又道:“不僅如此,劍冢還有另外一股特殊的力量?那便是再生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只要將殘破的劍,埋在劍冢,經歷百年,千年,乃至萬年的時間,地底的劍,可以恢復如初,甚至,變得更加鋒利。當然,品級越高的劍,一旦受損,耗費的時間,也會越長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如此匪夷所思的事,實在是讓人無法相信。

    不過,既然是從凌飛羽的嘴裡說出,那麼,也就一定是事實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