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兩人一路前行,漸漸的,可以看見一柄柄殘破的劍,或是插在地面,或是埋在泥土之下,或是斷裂成一塊塊鋒利的劍片。

    黑色原野之上的劍,越來越多,密密麻麻的排列,即便是半聖的精神力也很難數清劍的數量,簡直就是一片劍的海洋。

    有的劍,只有繡花針那麼大,卻又極其精緻,散發出淡淡的光華。

    有的劍,卻有十多米長,比門板還要寬,猶如是巨人使用的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且,還僅僅只是地面,誰都不知道地底又埋了多少劍?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和凌飛羽,踏入這一片區域的時候,地面上的劍,感受到了劍聖的氣息,全部都在抖動,發出嘩嘩的聲音。

    所有劍的劍尖,全部指向凌飛羽,輕微的搖晃,猶如是在朝拜她。

    劍聖現身,萬劍皆要行禮。

    頭頂上方,層層疊疊的雲層之間,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“滔天劍一脈的墓地,不知葬天劍的持劍人前來,是什麼目的?”

    凌飛羽將滔天劍取了出來,捏在手中,道:“本聖前來此地,並不是想要驚擾各位前輩的陰靈。而是,滔天劍一脈,出了一位敗類,或許正與不死血族勾結,想要救出冥王。”?聽到“敗類”兩個字,張若塵略微有些不悅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遠處,有着一道道強橫的氣息,涌了出來,化爲十六道人形的暗影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立即感覺到,有着十六股強大的力量,落在他的身上,鎮壓得他向地底沉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全力運轉聖氣,抵擋身上的十六股力量,同時,望向遠處的十六道人影,心中相當疑惑:“怎麼回事?難道滔天劍一脈的歷代祖師,並沒有死?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身軀高大的人影,發出沉厚的聲音:“璇璣挑選的持劍人,怎麼如此不堪,竟然與不死血族勾結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對璇璣有信心,我們滔天劍一脈的持劍人,不會分不清大是大非。”

    另一道矮瘦的人影,卻是盯向凌飛羽,問道:“丫頭,你聲稱滔天劍的新任持劍人與不死血族勾結,是否有證據?”

    居然有人敢將凌飛羽稱呼爲“丫頭”,一旦傳出去,恐怕會驚掉無數人的下巴。

    凌飛羽道:“沒有證據。”

    十六道人影,頓時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“既然沒有證據,你怎麼可以說滔天劍的持劍人與不死血族勾結?”

    “小丫頭,你的膽子也太大,若是老夫還活着,憑你的這一句誹謗,便足夠判你死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說,應該相信璇璣的眼光。”?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遠處的暗影,聽到他們訓斥凌飛羽的聲音,感覺到頭皮發麻,莫非……真的是一羣鬼魂?

    凌飛羽略微皺眉,倒也沒有露出氣惱的神情,道:“正是因爲沒有證據,所以,本聖才帶着他來到此地。希望諸位前輩,可以溝通滔天劍,詢問劍靈,張若塵是不是有與不死血族勾結?”

    滔天劍的劍靈,具有極高的智慧。只要張若塵將滔天劍佩戴在身上,劍靈也就肯定知道張若塵此前做過的事。

    通過劍靈,可以查探出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那一道矮瘦的人影,伸手向前一抓,將滔天劍收了過去。

    大概半個時辰之後,那一道矮瘦人影,發出大笑的聲音,傳遍天地之間,道:“丫頭,你竟敢懷疑滔天劍一脈的持劍人的人品,實在是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剛纔已經與滔天劍的劍靈溝通,新任持劍人不僅沒有與不死血族勾結,反而,已經殺死數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還包括一位不死血族的嫡系皇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位鐵骨錚錚的劍道天驕,你竟然說他與不死血族同流合污,老夫實在是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別的人影,也都散發出怒意。

    一道身形佝僂的人影,道:“不能忍,必須要道歉,此事絕對不能就這樣善罷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戰,必須要戰。”

    “侮辱滔天劍一脈的持劍人,老夫第一個不能答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飛羽自然是相信滔天劍一脈祖師的話,畢竟,六脈的歷代持劍人都是在守護冥王劍冢,心中有着相同的信念,誰都不希望冥王逃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的嫌疑,幾乎是可以排除。

    那麼,另一位持劍人,向正峰,估計會有很大的問題。

    經過先前一段時間的思考,張若塵也大致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滔天劍一脈的十六位師祖,應該是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聖者的聖魂,只要有特殊的載體,其實是可以保留很久,數百年,甚至數千年。

    唯獨“意識”,卻很難保存下來。

    聖者一旦死去,聖魂之中的意識,只能保存很短的一段時間。一旦意識消失,聖魂就會變成死靈。

    即便是金龍,大聖級別的修爲,死去之後,聖魂中的意識,也只是堅持了八百年。

    滔天劍一脈的十六位師祖的意識,能夠保存到現在,必定是與劍冢的特殊力量有關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諸位師祖已經故去多年,竟然還如此熱血。他們活着的時候,肯定是將自身的榮譽看得很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乾咳了兩聲,盯向雲中的十六道暗影,恭恭敬敬的一拜,道:“弟子張若塵,拜見各位祖師。”

    那道身材佝僂的人影,有些不耐煩,道:“祭拜祖師的事,你可以以後再做。現在,你有更加重要的事,必須先做。”?“什麼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事?你都已經被人冤枉,被人毆打,難道就一點都不生氣,一點都不想將面子找回來?”

    那位祖師,顯然是從滔天劍的劍靈,瞭解到,凌飛羽曾經出手打碎張若塵的全身骨骼,因此,纔會相當生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凌飛羽盯了一眼,臉色頗爲有些不自然,道:“以弟子現在的修爲,想要找回面子,恐怕……”?“沒有什麼恐怕,老夫可以助你一臂之力,將她碾壓。”

    話音纔剛剛落下,那一道身形佝僂的人影,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聖魂附體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緩緩飛了起來,只感覺整個身體,完全被一股龐大的聖氣,包裹起來,全身充滿力量,猶如是能夠一劍將整個世界都劈開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只見一道身高百丈的巨大人形聖影,站在一片劍海的中心,散發出大氣煌煌的威嚴之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懸浮在聖影的眉心位置,以滔天劍爲媒介,他的肉身,與那位祖師的聖魂,完全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蒼老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道:“太好了!你小子竟然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還有諸神印記護體,既然如此,要多少力量,便借多少力量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格外驚訝,怎麼也沒料到,一位祖師的聖魂,竟然可以附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位祖師說道:“在劍冢,六大持劍人,只要有聖劍在手,就可以借用歷代祖師的聖魂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體質和修爲,越是強大,借用的聖魂,也就越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我可以同時借用十六位師祖的聖魂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不過,以你現在的修爲,能夠承受住一位師祖的聖魂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咂舌,別說十六位劍聖附體,即便只是三位劍聖附體,恐怕也能鬥戰天下羣雄。

    那位祖師,猜出張若塵在想什麼,於是,又道:“你也不必如此吃驚,若不是六大持劍人在劍冢,具有如此強橫的特殊能力,恐怕冥王早就已經被不死血族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的血後,想要救出冥王,便是被六位持劍人,借用歷代師祖的力量,聯手之下,將她擊退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六脈祖師的聖魂,只能留在劍冢,一旦離開此處,意識和聖魂都會消散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位祖師的話,張若塵心中一動,暗想道:“莫非六位持劍人的使命,就是鎮壓冥王?”

    算一算時間,滔天劍的第一代祖師出現的時候,正是冥王被關押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戰吧!今日,必須要教訓那個小丫頭,不然,滔天劍一脈的臉面何在?”那位祖師沉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凌飛羽,也是生出一股滂湃的戰意,道:“好,那就戰。”?張若塵對凌飛羽倒也沒有太大的恨意,只是覺得,她有些時候,的確太過霸道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張若塵也沒想過與她交惡,更沒有打算要教訓她。

    之所以,想要一戰,完全是想要悟劍。

    畢竟,劍聖附體的狀態,乃是悟劍的最佳狀態,對他而言,必定是極大的好處。

    別的劍修,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。

    能夠與一位劍聖交鋒,只是想一想,也讓張若塵感覺到相當激動,熱血沸騰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雙眸,略微一凝,道:“你們滔天劍一脈的持劍人,全部都是狂妄之徒嗎?區區一個一階半聖,即便得到劍聖級別的力量,又能發揮出幾成?挑戰我,你們有勝算嗎?”

    即便劍聖附體,也只是得到劍聖級別的力量,能夠發揮出多少力量,其實,完全取決於張若塵對劍道力量的運用。

    一個一階半聖的劍道境界,對劍道的理解,實戰經驗……,各個方面,與劍聖比起來,也是相差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張若塵得到劍聖級別的力量,能夠發揮出一成的戰力,已經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這樣的情況之下,凌飛羽自然是沒有任何懼色,只覺得,滔天劍一脈的劍修,實在太過可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