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竹林中,飄來徐徐的清風,將碧青色的竹葉,紛紛揚揚的吹落下來。

    黎敏偷偷向張若塵瞄了一眼,抿了抿嘴脣,略微有些緊張,道:“議論少族長是大忌,一旦讓外人聽到,將會遭受嚴重的責罰。”?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,覆蓋方圓十丈的範圍,將黎敏籠罩進去,才又道:“現在,沒有人能夠聽到我們的交談聲,你說一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黎敏並不知道張若塵使用了什麼手段,不過,張若塵畢竟是一位半聖,既然他說,沒有人你能夠聽到他們的對話,外人就肯定聽不到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什麼秘密,其實,兩百年前,鎮獄古族的族長,並不是現在的族長。而是,史仁的爺爺,史明淵,也被我們稱爲老族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記住了“史明淵”這個名字,能夠成爲一個古族的族長,必定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黎敏顯得繪聲繪色,又道:“當時,史族長進入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,閉死關,衝擊聖王境界。若是一切順利,最多隻需三年時間,史族長應該就能成功突破境界。

    “然而,史族長在第十五層地牢,一連閉關了三十年,也沒有走出來。於是,很多人都猜測,史族長衝擊境界失敗,已經死在十五層地牢。”

    “鎮獄古族自然不可能一直沒有族長,於是乎,當時,王家的家主王悲烈,因爲有着深厚的修爲,強勢的手腕,很快就成爲新一任的族長。”

    “繼任族長的當天,王悲烈親口承諾,只要史族長出關,他就會立即退下族長的位置。同時,他還親自冊封,史族長的長子爲少族長。只要少族長的修爲,突破到聖境,他便會立即退位讓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,道:“也就是說,當時的少族長,便是史仁的父親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黎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那麼,史仁的父親,有沒有衝擊到聖境?”

    黎敏的雙眸,向四周看了看,顯然,還是頗爲擔心被人偷聽,確定外人聽不到他們的對話,才又說道:“史仁的父親,只差一點就達到聖境,只可惜,最後的關鍵時刻,卻走火入魔,變成了一個全身長滿血紅色長毛的殺人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一個月圓夜,他衝入進族人的聚聚之地,殺了很多無辜的人,最後,乃是現任族長出手,纔將他鎮壓,關押進了幽冥地牢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一直都是族中禁止議論的話題,我也是偷聽到兩位老祖宗談話,才知道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怎麼都覺得有些蹊蹺,問道:“史仁的父親,真的是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“其實,我也覺得很不對勁。要知道,史家主修的是精神力和符道,即便是武道成聖的人,也具有極強的意志力,更何況史仁的父親是精神力成聖的人物,更加不可能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黎敏眨巴着一雙漂亮的大眼睛,低聲問道:“張若塵,你覺得會不會是王悲烈使用了什麼陰暗的手段,才造成這樣的後果。畢竟,整個事件,他纔是最大的受益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小丫頭,倒是有些膽大,竟敢直呼族長的名諱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黎敏瞪大一雙杏眸,顯然有些不滿“小丫頭”這個稱呼,略微挺了挺胸脯,揚起雪白的下巴,道:“我都已經十六歲,哪裡還小?你也不比我大多少,憑什麼叫我小丫頭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,隨即,搖頭笑了笑,道:“你知道聖者的感官有多麼強大嗎?幸好是在空間領域的內部,若是在外面,即便是相隔數千裡,有人念出聖者的名字,也會被他聽到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黎敏雙手抱在胸前,扁着嘴脣,道:“是你讓我告訴你族中的秘密,現在,反倒是要訓我,早知道就不該給你說那麼多。”?以前,這個小丫頭,還是裝出十分矜持的樣子,猶如是一個博學多才的文弱少女。

    自從,她與張若塵去了一次萬象郡,也就再也沒有用矜持來僞裝自己,顯露出傲嬌的一面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倒也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在提醒她,。

    萬一她不小心說錯了話,將鎮獄古族的族長得罪,對方只需要一個念頭,便能無聲無息的將她殺死。

    根據黎敏先前講出的一些事,張若塵總覺得,鎮獄古族的現任族長王悲烈,或許並不是什麼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能夠身居高位的人,又有幾個不是滿手血腥?

    即便那位大威大德女聖皇,不也是殺死自己的未婚夫,不知屠戮了多少生靈,才坐穩現在的位置?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摸了摸下巴,眼神變得有些銳利,道:“史仁的父親被關進幽冥地牢之後,史仁就成爲新的少族長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黎敏顯得欲言又止,道:“不過……少族長在突破半聖境界的時候,也差一點死於非命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黎敏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到底是怎麼回事。據說,少族長剛剛突破半聖境界不久,就遭遇不死血族的刺殺,乃是少族長夫人使用自己的性命,幫助少族長擋住必死的一擊,少族長才活了下來。”

    史仁抱着必死之心,前往陰間,就是要尋找起死回生藥救自己的妻子。由此可見,他們夫婦的感情,肯定是極深。

    如若,真的是王悲烈,在背後,策劃一系列的事件。

    那麼,史仁與王家,倒真算得上是仇深似海。同時,史仁現在的處境,恐怕也是如履薄冰,處處殺機,稍有不慎,就會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小黑臥在地上,將一根玉白色的千年首烏捏在爪子裡面,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着,道:“鎮獄古族中的水,真不是一般的深。張若塵,本皇覺得,還是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爲好,要不然,就憑你現在的修爲,怎麼跟那些老傢伙鬥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現在,即便我們想要離開,恐怕也走不了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,擡起頭來,向竹節山山下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山下,出現一團白色的雲霧,將大半個山體籠罩。

    “怎麼突然起霧了?”

    黎敏走到崖邊,向下望去,感覺到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是聖者以聖魂,調動的天地靈氣,向竹節山匯聚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以張若塵現在的境界,也是施展出天眼,纔將那團雲霧之中的十數道人影看清。

    那十數道人影,正向竹節山的山頂行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雲霧之中的修士,也都察覺到張若塵的目光,使用精神力,將他鎖定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聲爆喝聲,從白色雲霧之中響起,“張若塵,沒想到你竟然躲到了冥王劍冢,看你這次,還能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一道赤紅色的人影,從雲霧中衝出來,穿過一層層陣法屏障,很快就登上山頂,出現在張若塵的對面。

    此人的身形十分壯碩,身高三米,穿着一具古樸的戰甲,袒露出腹部、雙臂、雙腿,腰纏一根碗口粗的鎖鏈,腳下踩着一雙銀鱗戰靴。

    不是別人,正是兵部的巨蠍王,風禽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青黎郡的邊陲,衝擊魚龍第十變的時候,遭受兵部七大高手的圍殺。風禽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廢話,風禽的速度快如疾風,轉瞬之間,他就衝到張若塵的面前,五指捏拳,擊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距離實在太近,風禽的速度,卻也是快得驚人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根本就無法閃避,只能硬接。

    “神龍之劫。”?張若塵的手掌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金色龍鱗,涌出赤紅色的火焰,與風禽的拳頭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風禽的拳頭,融入有拳道規則和風道規則,不僅力大無窮,而且,還能擊碎天地之間的聖道規則,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是層層疊加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掌法,本就屬於絕技,又具有掌道規則和火道規則。

    拳掌相交,立即形成一股強大的對衝力量,將方圓十丈之內的青竹,全部震碎,化爲了粉末。

    幸好竹節山中佈置有很多防禦陣法,因此,兩位半聖交手爆發出來的力量,才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,沒有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後退到十丈之外,纔將風禽的拳勁化解,穩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風禽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,略微詫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才一階半聖的境界,就能擋住本王的一招百戰牛魔拳。失去淨滅神火的加持,你的力量,果然還是很強,難怪敢去攻擊紫庸關。可是,你又擋得住幾拳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活動了一下五指,調動聖氣,進入手臂中的經脈,將那股疼痛感化解。

    就在風禽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,站在一旁的黎敏,嬌喝了一聲:“住手……這……這裡可是冥王劍冢,即便是兵部的人……也不能破壞規矩。誰破壞規矩,便是鎮獄古族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本來,黎敏還有些害怕風禽的身份和修爲,可是說着說着,卻不知爲何,就不再害怕,挺直了纖細的腰桿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