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風禽向黎敏瞥了一眼,雙瞳之中,飛出兩道寒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橫移出去,出現在黎敏的身前,手掌向前方一按,將飛來的兩道寒光擊碎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收回手掌,露出厭惡的神色,道:“有什麼事,衝我來,何必向一個柔弱的小女孩下這樣的狠手?”

    剛纔,若不是張若塵出手,恐怕風禽的兩道目光,已經擊穿黎敏的身體,將她殺死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本王就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風禽雙手捏拳,腳掌向前一踩,將竹林之中的地面,踩得向下凹陷。與此同時,四方出現密集的風刃,發出“唰唰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一道沉冷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史仁與一羣鎮獄古族的長老,急速從山下趕上來,出現在風禽與張若塵之間,將兩人攔住。

    面對鎮獄古族的諸位長老,風禽皺緊眉峰,冷哼一聲,也不得不收起力量。

    不過,他身上的戰意,卻並沒有消減。

    風禽見過史仁,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,道:“少族長,本王要擒拿朝廷重犯,此事,你們鎮獄古族也要插手嗎?”

    史仁的目光,向風禽盯了過去,道:“朝廷有朝廷的規矩,鎮獄古族有鎮獄古族的規矩。張若塵乃是鎮獄古族的貴客,只要他還在冥王劍冢,也就絕對不可能放任朝廷將他帶走。”

    風禽對鎮獄古族的內部情況,還是有些瞭解,也就並沒有將史仁的話放在心上,冷哼一聲:“張若塵是女皇親自下令要擒拿的人,少族長,應該知道這意味着什麼?千萬別給鎮獄古族招惹禍端,要不然,你那少族長的位置,恐怕會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我還真不信。”

    史仁沒有一絲懼色,顯得很堅定。?就在這時,白色的雲霧之中,有着十數道人影走了出來,登上竹節山的山頂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方的三人,分別是萬兆億、聖書才女、王頡。

    三人的後面,還跟着兵部和鎮獄古族的一些半聖級強者。這些人,全部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,氣息強大,血氣渾厚,精神飽滿,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威懾力。

    諸聖駕臨,整個竹節山的氣氛,變得一片肅殺。

    一般的魚龍境修士,見到如此陣勢,恐怕早就已經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頡當然知道張若塵住在竹節山,正是如此,他纔將兵部的諸位強者,也都安排在竹節山暫住。

    不出他的預料,兵部的人,果然還是與張若塵遭遇。

    王頡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,隨後快出幾腳,走了過去,道:“少族長,此事我們鎮獄古族最好還是不要插手,畢竟張若塵本就是朝廷重犯,又與不死血族勾結,留在鎮獄古族,只會是一個禍害。”?史仁的目光,盯向萬兆億和聖書才女,又移到王頡的身上,冷聲道:“誰說張若塵與不死血族勾結?你有證據嗎?”

    王頡嘆了一聲,裝出十分無奈的模樣,道:“少族長,事實都已經相當明顯,你怎麼還要繼續偏袒張若塵?將來,若是因爲張若塵,給鎮獄古族釀成無法挽回的大禍,誰能負責?女皇下令擒拿張若塵,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,莫非,你連女皇的命令也敢違抗?”

    史仁並不是一個沒有理智的人,要不然,也不可能活到現在。

    他道:“在冥王劍冢之外,朝廷要擒拿張若塵,我絕對不會有任何意見。可是,張若塵是我的朋友,更是鎮獄古族的貴客,朝廷想要帶走他,除非先從我的身上踏過去。”

    史仁很清楚,他有少族長的身份,即便朝廷再怎麼迫切想要擒拿張若塵,也不敢太過放肆。

    他的態度,若是不夠強硬,那麼張若塵今天就肯定會被朝廷抓走,後果不可預料。

    真到那一步,只會讓所有持劍人都感到寒心。

    今後,鎮獄古族再次遇到危難,各位持劍人,還會趕回來相助嗎?

    因此,無論是於公還是於私,史仁也絕對不能退讓。

    史仁身後的十多位長老,也都站了出來,立在史仁的身後。他們都是忠心於史家的老人,其中一些,甚至還追隨過老祖長,自然也就與史仁共進退。

    王頡卻是心中一喜,既然史仁主動站出來力挺張若塵,那麼,倒是可以藉助這個機會,將他一起收拾。

    他轉過身,向萬兆億微微一拱手,道:“王爺,你也看見,少族長根本就不講理。如今大敵當前,他卻還念着與張若塵的那一點私交,恐怕會誤了大事。”?萬兆億穿着青龍寶甲,雙目灼灼,略帶幾分笑意,向張若塵和史仁的方向盯了過去,道:“本王反倒覺得,少族長是一個很講到底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頡略微一怔,頓時有些猜不透,萬兆億到底要做什麼?難道,他就不想擒住張若塵?

    萬兆億又道:“當初青帝在位之時,的確是爲鎮獄古族頒佈過帝旨。因此,即便是朝廷中人,進入冥王劍冢,也要按照鎮獄古族的規矩辦事。”

    史仁揹着雙手,與萬兆億對視,道:“小聖天王果然不愧是百年來的第一人,行事作風的確是比某些人要更加光明磊落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話鋒一轉,又道:“朝廷可以暫時放過張若塵,可是,一些私人恩怨,即便是少族長也管不了吧?”

    史仁的眼睛一縮,道:“什麼私人恩怨?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聲音一揚,顯得氣息十足,道:“在青黎郡,風禽的四位戰友,全部都是死在張若塵的劍下,這一筆血海深仇,無論如何也繞不開。”

    風禽猛然一腳踏在地面,將大地震得四分五裂,低吼一聲:“張若塵,若你還是一個男人,立即站出來,與我決一死戰。今日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萬兆億的手段,比王頡高明瞭太多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即便是史仁也無法繼續阻攔。畢竟,張若塵的確是殺死了兵部的四位王者。說不定其中就有一人,乃是風禽的摯友。

    誰能證明沒有?

    ωwш✿ Tтkan✿ ¢ ○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擊破紫庸關的時候,殺死了我的胞弟。今日,無論如何,我也要爲他報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位兵部的半聖,也是聲稱與張若塵有私仇。

    “萬象王乃是我的結拜兄弟,卻被你殺死。即便整個鎮獄古族都要庇護你,今日,我也要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殺死張若塵,報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的兵部半聖,其中有一大半,聲稱與張若塵有仇。當然,絕大多數人都只是想要找一個藉口,趁機與張若塵生死決戰。

    畢竟,無論是誰殺死張若塵,也肯定會一舉成名,並且還能得到鉅額的功勳值,說不定還能得到女皇的賞賜。

    如此難得的機會,自然是人人都在爭取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眼中,張若塵就是一個香饃饃,誰都想將他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倒是顯得格外靜謐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,盯在小黑的身上,露出會心的一笑。

    既然這一隻喜歡口出狂言的貓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。那麼,她也就能夠肯定,張若塵必定就是兩儀宗的那一位劍道奇才,林嶽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她將以前所有的疑惑,全部都想通。

    “難怪他不願做界子……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心中一嘆,心緒變得有些凌亂,也有一些矛盾。曾經那個讓她最爲欣賞的男子,卻成爲了她的敵人,該怎麼辦呢?

    若是朝中別的官員,想要緝拿張若塵,她倒是可以使用一些手段,幫一幫他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是女皇下旨要擒拿的人,即便是她,也感到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小黑向聖書才女瞥了一眼,感覺到不妙,暗暗傳音給張若塵,提醒了他一句:“張若塵,你的身份暴露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顯得相當平靜,並沒有自亂陣腳,略微側目向聖書才女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兩人的眼神,碰撞了一下,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只不過,聖書才女的眸中,卻是帶有一種淺淺的笑意,並沒有要出手對付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效忠於女皇,這一點是毋庸置疑。即便,張若塵曾經救過她兩次,也絲毫沒有感到樂觀,沒有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史仁見張若塵走了出來,立即攔住他,道:“張兄,此事由我來解決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斷了他的話,搖了搖頭,道:“不,此事必須由我親在來解決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才又向兵部的諸位半聖盯了過去,道:“既然諸位都與我有仇,那麼,我就答應你們的生死決戰。就看今日,到底是你們死,還是我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應戰,也是無奈之舉,要不然,肯定會連累史仁。

    王頡聽到張若塵應戰,既是有些欣喜,卻也頗爲可惜。

    他反倒希望張若塵繼續保持沉默,讓史仁與兵部的諸位半聖對抗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就有一些後招使用出來,從而將史仁扳倒,自己坐上少族長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過,能夠做到現在這一步,也已經很不錯。

    只要除掉張若塵,也就等於斷了史仁一臂,今後,自然還有很多機會對付史仁。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鎮獄古族中心祭臺的上方,懸浮着一座長寬百丈的角鬥臺。

    此刻,角鬥臺的下方,人影幢幢,聚集了無數鎮獄古族的族人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肯定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咋們鎮獄古族不方便出手對付他,但是,他卻逃不過兵部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殺死張若塵,冥王劍冢纔會恢復安寧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是張若塵,就該乖乖的束手就擒。女皇仁慈,估計還會饒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衆人得知,張若塵要與兵部諸位半聖生死決戰的消息,紛紛趕了過來,很想看到,他血濺五步的場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