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懸在半空的角鬥臺,乃是由烏金鐵鑄煉而成,足有一丈厚,可以承受聖者的全力一擊而不損毀,從中古時期便遺留下來,至今依舊沒有腐朽。

    角鬥臺邊緣的環扣,綁着七十二根黑色的鐵鏈,另一頭卻是與中心祭臺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十分坦蕩,簽下生死契約,縱身一躍,先一步登上角鬥臺。

    站在角鬥臺的中心,他身上的流星隱身衣,散發出白色的光華,一雙銳利的劍目,向兵部的諸位半聖掃視過去,道:“簽下生死契,生死不由己。在這角鬥臺上,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,各位最好還是思考清楚再登上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說的是實話,這一戰,他絕對不可能手下留情,一旦出手,必定會下殺手。

    沒辦法,兵部半聖的數量太多,若是不下殺手,張若塵肯定會遭遇車輪戰。

    到最後,若是因爲聖氣耗盡而戰敗,他必定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這一戰,當真就是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“本王來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風禽本來是打算出手,可是,在他的身旁,另一位兵部半聖卻先一步衝了出去,一腳踩在鐵鏈上面,發出嘩啦的一聲,飛向角鬥臺。

    風禽盯着那位飛到角鬥臺上的矮瘦的男子,有些憤憤然,道:“王樸爲了搶奪軍功,未免也太心急。”

    生死之戰,自然是一對一的對決,既然有人先出手,風禽也只得先退回去。

    王樸,也是朝廷的一位下等域王,封號“貂魔王”,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,卻長有四條腿,四隻手臂,除了面部以外,雙臂和雙腿完全被深青色的鱗片覆蓋。

    一看便知,此人來自於雙生貂半人族,一人雙面,一面爲男,一面爲女,四手四足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王王樸,代表兵部取你性命。”王樸爆喝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此人,倒是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先前,就是他聲稱是萬象王的結拜兄弟,爲了給萬象王報仇,纔要與張若塵決一死戰。

    現在卻又聲稱,乃是代表兵部取張若塵的性命,只是想想,張若塵也覺得十分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王樸的四臂,分別持有一柄月牙一般的血刃。

    隨着聖氣注入進入,四柄血刃,頓時散發出冰冷的寒氣,猶如化爲四輪血月。

    剎那之間,整個天空變得一片昏黑,吹起冰冷的寒風,只有四輪血月懸掛在角鬥臺的上空,散發出猩紅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角鬥臺的下方,衆人全部都感覺到一股凍至骨髓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王樸應該是已經將《地妖經》修煉到第十二層,突破到六階半聖的境界,難怪他敢去和張若塵生死決鬥。”風禽的雙目一縮,雙拳捏得更緊。

    “當初,張若塵借用滔天劍,施展出千紋毀滅勁,可是殺死四位兵部王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今天張若塵還敢使用千紋毀滅勁?”

    “即便,他能一招殺死一位挑戰者,也肯定會耗盡體內的聖氣。等到第二位挑戰者登上角鬥臺,只需使用一根手指,就能將他輕鬆按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使用千紋毀滅勁的張若塵,也只是一個厲害一些的一階半聖,憑藉王樸的修爲,三招之內,應該就能將他斬殺。”?……

    兵部的諸位半聖,全部都在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,唯獨只有坐在祭臺上方的萬兆億和聖書才女,依舊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對於萬兆億來說,女皇只是下令,要他在三個月之內,拿下張若塵。並沒有說,到底是要死人,還是活人。

    很顯然,殺死張若塵,對他更有利。

    到時候,只需要將張若塵的頭顱砍下來,送往中央皇城,倒也不怕再生波瀾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目,卻帶有幾分憂色。

    說到底,張若塵的境界,也才只是纔剛剛突破到一階半聖,若是在一片曠野,憑藉她送給他的聖旨,與一位六階半聖交手,倒是有機會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可是,現在卻是在角鬥臺上交鋒,只有那麼大的範圍,而且,還有陣法籠罩,就算想逃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正面對決的情況之下,一位一階半聖,絕對不可能是一位六階半聖的對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聖書才女將九大界子帶回中央皇城,曾經做過一次測試。

    測試的結果卻是,即便是有着諸多底牌和手段的九大界子,在一階半聖的境界,也最多隻能與四階半聖抗衡。而且,其中有幾位界子,還是以戰敗告終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天資,也就最多隻比九大界子高出一籌。

    即便傳說屬實,張若塵達到了魚龍第十變,恐怕也只能與五階半聖初期的人物交鋒。

    面對已經突破到六階半聖的王樸,張若塵擋得住嗎?

    不知爲何,聖書才女那一顆寧靜的聖心,變得格外煩亂,十分不願看到張若塵死在角鬥臺上的畫面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聖書才女,黎敏和史仁,也十分擔心張若塵的安危,他們皺緊了眉頭,屏住呼吸,感覺到十分壓抑。

    反倒是站在角鬥臺中心的張若塵,卻是鎮定自若,揹着雙手,盯向上空的四輪血月。

    即便,寒風再如何猛烈,也吹不起他的一根頭髮,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“燃虛霸刀。”

    王樸全身散發出漆黑得如同墨汁一般魔氣,原本一米五的身軀,卻是膨脹十倍,化爲一尊十五米高的魔神。

    四柄月牙一般的血刃,燃燒起熊熊火焰,從四個不同的方位,同時向張若塵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血刃上的火焰,卻是極其冰冷,將整個角鬥臺都冰封,長出一根根尖銳的冰刺。

    “生鱗化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音,刺目的金光和滂湃的龍氣,同時從體內涌出來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,下一刻,張若塵的身體,竟是化爲一條數十丈長的金色巨龍。

    兩隻巨大的龍爪,同時向前拍出去,與兩柄血刃碰撞在一起,將王樸的攻擊,打得偏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樸的眼中,露出驚駭的神色,倉促之間,立即揮出另外兩柄血刃,斬向金色巨龍的頸部和爪子。

    然而,金色巨龍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是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巨大的龍爪,帶着一股熾熱的火焰之氣,穿過兩柄血刃,擊在王樸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這麼強?”

    王樸嚇得魂飛魄散,手指一捏,將纏在手腕上的一張玉符捏碎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爆碎的玉符,形成一層光罩,將他的身體守護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張玉符,乃是一位精神力聖者煉製的護身符,雖然只是一張殘次品,卻也具有驚人的防禦力,可以擋住九階半聖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當然,也只能使用一次。

    當初,王樸花費一億枚靈晶,幾乎耗盡所有財富,纔將它買到手。卻沒想到,竟然會被一個一階半聖,逼得使用出保命的底牌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金色龍爪擊在光罩上面,將王樸和光罩,同時拍了下去,落回到角鬥臺。

    擋住一擊之後,光罩也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“可惡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王樸看了看手腕上殘破的玉符,心中十分憤恨,咬牙切齒,大吼一聲:“地妖變。”

    王樸的身軀,不斷膨脹,變得越來越巨大,到最後,化爲了一隻巨大的魔貂,尖銳的爪子,鋒利的牙齒,血紅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上一刻,角鬥臺上,還是兩個人類修士在交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卻已經變成一龍一貂,使得整個天地都充斥着一股蠻獸氣息,顯得格外詭異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那兇猛的一擊,倒是驚住了不少人。原本還在幸災樂禍的修士,也都收起臉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位一階半聖的攻擊力,竟然可以如此強大,打得一位六階半聖,不得不捏碎護身符,才能保命。

    “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。”

    黎敏的雙眸一亮,心中十分激動,凝白的臉蛋上面浮現出一層紅暈,終於見到張若塵化爲巨龍的模樣,的確很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生鱗化龍,自然也是想要速戰速決,戰得越久,對他也就越是不利。

    金色巨龍怒吼一聲,在半空盤旋了一圈,再次俯衝下去,全力出手,與王樸變化成的魔貂激烈交鋒。

    單論力量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其實也只是和王樸在伯仲之間,並沒有佔太大的優勢。?先前,只是王樸頗爲輕敵,纔會被張若塵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龍一貂,不斷打出爪印,形成一圈又一圈的能量波,將天穹的雲層,打得四散而開。

    趴在角鬥臺中心的魔貂,張開血盆大口,吐出一口寒氣,包裹住四柄血刃,同時擊向化爲巨龍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給我裂。”

    一道震耳欲聾的怒聲,從巨龍的嘴裡吼出。

    金色的龍爪,向下方抓了過去,將虛空撕裂而開,形成一道十數丈長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魔貂早就料到張若塵精通空間攻擊,因此,空間裂縫出現的那一刻,它立即向左側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的反應速度卻是更快,魔貂的身形,纔剛剛一動。

    飛在上方的金色巨龍,卻已經化爲一道全身燃燒着火焰的人影,快速落到地面,一掌打出去,嘭的一聲,正好擊在魔貂的腹部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