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魔貂慘呼一聲,身軀向後飛去,正好與空間裂縫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之間,龐大的身軀,直接裂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漸漸地,兩半血淋淋的身軀逐漸縮小,變成人形的碎屍。

    一位兵部的域王,隕落在角鬥臺上,只剩下一顆頭顱,與一雙戰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氣,無比震驚的盯着站在上方的張若塵。他真的只是一階半聖?

    “他的實力,竟然如此強大。”王頡的臉色,變得頗爲陰沉。

    “沒有動用千紋毀滅勁,實力也這麼強?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眉頭皺起,也有幾分驚異。畢竟,以他的天資和機緣,在一階半聖的時候,比現在的張若塵也差了許多。

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,突破聖境,張若塵的風頭,必定會蓋過天下所有英傑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會有那一天嗎?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王樸的聖魂,從眉心飛出來,向角鬥臺外衝出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是先一步出手,使用如意寶瓶,將那道聖魂,收入進了瓶中。

    下方,風禽大吼一聲,“張若塵,你未免也太心狠手辣,不僅殺了貂魔王,竟然連他的聖魂也不放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託如意寶瓶,淡淡的道:“我早就說過,今天,誰若是登上角鬥臺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各位最好還是想清楚,再登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,你死在本王的手中,本王必定將你的聖魂,送入寂滅天牢,遭受一百零八種酷刑的折磨,永世不得輪迴。”?風禽的雙目,涌出密集的血絲,就要登上角鬥臺,去與張若塵決鬥。

    萬兆億提醒了一句,道:“張若塵的力量,也就相當於六階半聖初期的修士,只不過,他卻能夠調動空間力量,施展出變換方位,撕裂空間……,等等,讓人防不勝防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與他交手,最好還是小心一些,注意四周的空間波動,千萬別像王樸那樣,陰溝裏翻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風禽應了一聲,隨後,簽下生死契約,一步踏在地面,衝到角鬥臺上面。

    這一次,倒也沒有人與風禽爭搶。

    畢竟,大家都清清楚楚的看到剛纔那一戰,張若塵絕對是一個狠角色,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拿捏。

    風禽的身上,散發出強盛的赤紅色聖光,猶如是一片火焰雲彩,飛落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道赤紅色的拳印,就向張若塵的頭頂,猛然的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風禽打出的拳法,叫做百戰牛魔拳,一共有一百招,乃是一種極其霸道的絕技,與聖術比起來,也只差一籌。

    “玉景戰神。”

    一拳打出,發出震耳的拳爆聲。

    幸好角鬥臺的四方,佈置有隔音的陣法。不然,僅僅只是拳爆聲,便能將鎮獄古族的修士的耳膜震碎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王樸只是剛剛突破到六階半聖,已經是相當難對付的角色,逼得張若塵使用出空間裂縫,纔將他擊殺。

    風禽卻更加厲害,修爲達到六階半聖的巔峯。

    同樣是六階半聖的境界,風禽要擊敗王樸,最多也就只需十招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敢輕敵,將沉淵古劍喚了出來,調動聖氣和劍意,使得沉淵古劍冒出數丈長的黑色光華,向上揮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無法動用千紋毀滅勁的情況之下,很顯然,使用沉淵古劍,張若塵才能發揮出最強大的戰力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劍光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劍,卻融入劍三的部分奧妙,以一種精妙的角度,將風禽的拳勁化解。

    風禽乃是一位百戰之王,每一招都是行雲流水,大開大合,立即又凝聚全身力量,打出第二拳。

    “回馬亂世。”

    赤紅色的拳頭四周,呈現出數十道黑色的魔牛虛影,再次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強橫的拳勁,將整個角鬥臺籠罩,根本不容許張若塵躲避。

    很顯然,風禽是在以速度和力量壓制張若塵,使得張若塵無法施展出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橫劍一擋,劍體中,飛出密密麻麻的劍氣,足有數千道,凝結成了一個半圓形的劍陣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拳印擊碎劍陣,將張若塵打得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釋放出空間領域,因此,很快就將拳勁化解。

    可是,他還沒有落回地面,風禽的第三拳,已經攻到他的身前,猶如一塊赤紅色的隕石,轟擊下來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的臉,也被映成赤紅色。

    “五行法相。”?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出五彩色的光華,將四周的魔牛虛影全部震碎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劍光一閃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,與風禽的拳頭,撞擊在一起,發出一聲巨響,宛如是兩座鋼鐵魔山在碰撞。

    風禽的手上,戴有一雙聖器級別的拳套。即便與沉淵古劍碰撞了一下,也並沒有受傷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一隻拳套,卻是裂出一道道碎紋,算是報廢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千紋聖器,也不可能這麼鋒利。”

    風禽盯向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,眼瞳中,露出忌諱的神色,不敢再與那柄劍硬碰。

    聖器都擋不住的劍,半聖的身軀,更加擋不住。

    與風禽正面碰撞了一下,其實,張若塵也不好過,直接飛出去,嘭的一聲,撞擊在角鬥臺邊緣的陣法光壁上面,將光壁撞得略微凹陷。

    重新落到地面,張若塵的右臂,流淌出一縷鮮血,順着手指,涌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剛纔那次交鋒,張若塵有着強大的體質,所以扛了下來,只是受了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若是,換做另一位一階半聖,承受風禽一拳,肯定已經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將張若塵的鮮血,吸收進劍體,竟然,散發出一圈圈淡淡的紅色光華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也察覺到沉淵古劍的變化,心中大喜,這是沉淵古劍即將晉升千紋聖器的徵兆。

    一旦晉級,沉淵古劍的劍靈,就會甦醒。

    劍,不僅會更加鋒利,而且,劍靈還能輔助張若塵,使得張若塵的劍招更加完美,威力更強。

    更何況,前世的時候,沉淵古劍的劍靈,就是張若塵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如今,劍靈即將甦醒,張若塵怎麼會不高興??張若塵的衣袖一捲,將王樸的四柄百紋聖器級別的血刃,全部捲起來,向沉淵古劍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具有靈性,立即開始煉化四柄血刃,也想盡快達到千紋聖器的級別,幫助張若塵應對接下來的戰鬥。

    “居然可以煉化別的聖器。”風禽盯着沉淵古劍,感覺到更加驚異。?張若塵手中的黑色聖劍,可以一擊廢掉一件百紋聖器,本就已經十分詭異。

    可謂是所有聖器的剋星。

    若是,讓它煉化四柄血刃,豈不是會變得更加鋒銳?

    “破殺令。”?風禽將一枚鐵令取出來,將聖氣打入其中。

    破殺令化爲一塊十數丈高的黑色巨碑,散發出一股霸道的聖皇之氣,向角鬥臺邊緣的張若塵轟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如意寶瓶打出去,想要憑藉寶瓶的力量,將破殺令收進去。

    但是,破殺令卻十分霸道,浮現出一道女皇的印記,直接將如意寶瓶震飛。

    雖然如意寶瓶沒能將破殺令收取,張若塵卻趁此機會,激發出鸞鳳神印疾速,猛然衝了出去,躲過破殺令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破殺令的力量,擊在角鬥臺的邊緣,將懸空的角鬥臺,打得猛然晃動了一下,猶如是要墜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很快,超過七階半聖。

    然而,掌握風道規則的風禽,速度也是極快,可以說,與張若塵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纔剛剛衝出去,風禽已經提前計算好張若塵躲避的身形軌跡,打出第二擊,準備先發制人。

    “兵部的王者,每一個都是身經百戰的人物,經歷過多次生死考驗,果然是很難對付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破殺令的力量,籠罩在整個角鬥臺,張若塵根本無法躲避。

    角鬥臺的範圍太小,對張若塵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之下,張若塵只得穩住身形,雙手散發出五彩色的光華,同時向前一按,與破殺令硬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一次飛了出去,撞擊在角鬥臺邊緣的陣法光幕上面。

    這一次,撞得更加猛烈,背部的脊樑,猶如是斷裂了一般,整個身體都變得麻木,猶如不屬於自己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落到角鬥臺,剛剛站起身,一口鮮血,就從嘴裏吐了出去。漸漸的,一股劇烈的疼痛,從身體的各處涌來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一片昏黑,有些搖搖欲墜,猶如是要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角鬥臺的下方,響起了一大片歡呼聲。

    “我還以爲,張若塵能堅持多久,在風禽的面前,也不過只是擋住了數招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不死血族的走狗,總算是要被殺死,真是大快人心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殺了張若塵,將他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潛伏進鎮獄古族,偷偷爲不死血族辦事,就該有這樣的下場。”王頡眯眼一笑,隨後,向史仁的方向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史仁的雙拳緊握在一起,很想衝向角鬥臺,卻被史家的一羣長老死死的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黎敏的貝齒,緊緊咬着嘴脣,一雙清澈的眼眸之中,卻是淚光閃爍,十分不忍心看着張若塵死在角鬥臺上面。

    因爲她十分堅信,張若塵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壞人,更加不可能與不死血族勾結。他應該強勢崛起,成爲最爲引人矚目的蓋世大聖,而不應該是這樣的結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