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風禽手持破殺令,站在風暴的中心,身體四方繞着一圈圈黑色的氣流,散發出冷煞之氣。

    他的身高,足有三米,可以俯視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對你來說,繼續活在世上,無疑是一種痛苦。就讓本王來送你上路,結束你這悲劇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風禽再次將破殺令舉起,十數丈高的令牌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,隱隱間,能夠看見一道人形的虛影,與破殺令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破殺令上面的那道人影,雙眼充滿寒意,低沉的道:“想要殺我,你恐怕還不夠分量。”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刺耳的鳴響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,懸浮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它已經煉化四柄血刃,吸收足夠的力量,重新恢復到千紋聖器的級別。

    隨着,張若塵將聖氣和劍意,源源不斷打入沉淵古劍。劍體中,傳出一個悠遠的聲音,道:“已經數百年過去,張……張若塵,你怎麼……纔將我喚醒?”

    那是劍靈與主人的溝通,外人根本無法聽見。

    聽到劍靈傳來的熟悉聲音,張若塵壓制住心中的激動,道:“沉淵,先與我迎戰,渡過眼前的難關,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罷,已經沉睡太久,我的思維變得相當遲緩,的確應該好好的戰一場,恢復巔峰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沉淵古劍的劍體表面,散發出烏黑色的光華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最開始,黑色的光華,還只是將張若塵籠罩。

    漸漸的,方圓百丈的角鬥臺,也都化爲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從下方,向上望去,只能看見一個巨大的黑色球體,猶如是懸在半空的黑洞。

    即便是半聖的半聖之眼,也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,黑色球體之中,竟是出現成千上萬道劍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受了重傷,明明已經是強弩之末,爲何卻還有戰鬥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感覺……張若塵似乎變得更強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站在萬兆億的身後,背上的聖劍,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他的雙目,露出頗爲震撼的神情,道:“並不是張若塵變得更強,而是,那柄黑色的劍,達到千紋聖器的級別,與張若塵合二爲一,形成了一種人劍合一的狀態。”

    在場,唯獨只有劍空子,乃是一位真正的劍修,已經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,自然也就最有發言權。

    旁邊,一位兵部半聖問道:“人與劍,怎麼才能做到合二爲一?”

    劍空子道:“在劍修之中,那是屬於最頂尖級別的手段之一。不僅需要劍修的境界達到人劍合一,更需要一柄材質、劍靈皆是頂尖的聖劍。聖劍與主人也必須要形成一種玄妙的契合,兩者才能真正合爲一體。”?劍空子用着十分羨慕的目光,盯向懸浮在張若塵身前的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對於一位劍修而言,終其一生的目標,便是尋找到,或者培養出,一柄這樣的劍。

    劍,就是劍修最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角鬥臺上,張若塵與沉淵古劍融爲一體,猶如只剩下一柄劍,又像只剩下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人亦是劍,劍亦是人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劍,化爲一道烏光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風禽並不是沒有與劍修交過手,只是,卻從來沒有遇到,現在這樣的情況。

    風禽控制破殺令,向前一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道強勁的衝擊力,從劍體上面涌出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四面八方的劍氣,也都匯聚過來,與破殺令撞擊在一起,發出一大片赤色的火花。

    風禽的雙臂,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,一連後退三步,纔將那股強大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幸好是使用特殊材質,鑄煉而成的破殺令。

    若是換做是一件百紋聖器,承受這一劍,肯定已經廢掉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在半空,飛行了一圈,又一次揮劍斬下去,擊向風禽的頸部。風禽只得再次打出破殺令,抵擋張若塵的攻擊。

    這一戰的局勢,終於發生反轉,張若塵將風禽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風禽自然也是相當了得的人物,即便張若塵的劍招,再如何兇猛,再如何精妙,卻根本無法破開他的防守。

    此人的修爲和戰力,顯然達到六階半聖的最頂尖水平。在同境界,恐怕也只有聖體,才能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只不過,風禽的心中,卻也是在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實在太鋒利,每一劍落下,皆會在破殺令上面留下一道痕印,恐怕要不了多久,破殺令也會廢掉。

    一旦失去破殺令,他又如何擋得住張若塵的劍招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擊出數十劍,破殺令終於承受不住,裂出了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風禽自然是十分不甘心,明明他的修爲高出張若塵一大截,怎麼能夠敗給他?

    更何況,一旦戰敗,也就意味着死亡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也要趁破殺令沒有完全破碎之前拼一次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的實力,的確是相當驚人,竟然可以逼得本王施展出最後的底牌。不過,一切終究是要結束。”

    “燃木通神法。”

    風禽的身體,猶如是一根木頭,燃燒了起來,發出噼啪的聲音。原本三米高的壯碩身軀,快速變得萎靡,片刻之後,便消瘦得猶如是一根人形的竹竿。

    燃木通神法,源與太古巫道的一種秘術“通神法”。

    巫道比如今的三道,還要久遠,乃是最古老時期,人族的修煉之法。三道大興之後,巫道才漸漸退出歷史的舞臺。

    後世即便是出現巫道傳人,或者是巫道秘術,卻沒有一個集大成者。

    通神法,可以燃燒修士的血氣、精氣、聖氣,從而在極短的時間之內,爆發出超越自身十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現如今,流傳在崑崙界的刺激自身戰力的秘術,絕大多數都是由通神法演變而出。

    燃木通神法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施展出這樣的秘術,具有極大的副作用,不僅會元氣大傷,而且還有境界回落的風險。不到萬不得已,一般是沒有人會使用。

    風禽身上的力量波動,不斷攀升,散發出來的勁氣,席捲整個角鬥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破殺令落了下去,旨在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沉淵古劍卻也是爆發出一股毀天滅地一般的力量,上千道銘紋浮現出來,形成一道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張若塵別無他法,只有使用出千紋毀滅勁,才能擋住這一擊。

    風禽在拼命,他又何嘗不是在拼命?

    “噗!”?隨着沉淵古劍揮斬了出去,猶如切割豆腐一般,將破殺令和風禽的身軀,同時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緋紅的鮮血,從風禽的腰部,洶涌而出。

    至死的時候,風禽也十分驚詫,艱難的伸出一隻手,指着張若塵,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竟然敢使用……千紋……毀……滅……”

    嘭的一身,風禽的上半身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血淋淋的沉淵古劍,用劍撐着身體,盯着地上的屍體,大口喘息,道:“你憑什麼肯定,我就一定不會使用千紋毀滅勁?”

    已經被逼到生死絕境,哪還顧得上那麼多。

    就在風禽倒下的時候,在場所有人,皆是爲之窒息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人感覺到詫異,也有一些人感覺到不解,還有一些人卻是露出恍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緊接着,人羣沸騰起來,都在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風禽本來是有擊殺張若塵的實力,只可惜張若塵卻是垂死一拼,拉了他墊背。”

    “兵部一連隕落兩位域王,而且都是六階半聖,損失也太慘重。也不知接下來會是誰出手?”

    “無論是誰出手,也能輕鬆擊殺張若塵。動用了千紋毀滅勁的張若塵,已經耗盡聖氣,根本不可能還有再戰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張若塵一旦動用千紋毀滅勁,也就意味着,必定將會死在角鬥臺上。

    不過,即便他死去,卻也是相當輝煌。

    畢竟他纔來到中域,不足一個月,卻已經連殺數位兵部王者,即便是魔教、黑市、死禪教的高階半聖,在與兵部交手的時候,也沒有如何顯赫的戰績。

    兵部的諸位半聖,自然也能看出,如今的張若塵,就如同是案板上的魚肉,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“我去取張若塵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趙落,你的修爲太低,還是讓我去對付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只是三階半聖的修爲,憑什麼說我的境界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經過一番爭搶,錦嶽王“佟東”,先一步衝出去,登上了角鬥臺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的確相當虛弱,體內的聖氣,差不多消耗八成以上,只能用沉淵古劍撐住身體,纔沒有倒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並不是完全沒有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佟東的修爲,並不算太高,也就三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能夠從諸位兵部半聖之中衝出來,搶奪殺死張若塵的巨大軍功,自然是相當欣喜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也就頗爲輕敵。

    佟東纔剛剛落到角鬥臺上,還沒有站穩,張若塵就調動精神力,打出了一道三丈長的雷電刀刃,擊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佟東的嘴裡,發出一聲悶聲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全身,密佈細小的雷電,腹部的位置,更是裂出一道尺長血紅色的傷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