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書才女見張若塵十分淡漠的樣子,心中竟是有一些說不出來的難受,唇齒緊緊的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努力將那股情緒壓制下去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淡淡的道:「我沒有別的意圖,僅僅只是想要單獨見一見你,至少,我們曾經是不錯的朋友。對吧?」

    「曾經或許是吧!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看出張若塵對她十分防備,心中更是苦澀,又道:「不久之前,明堂聖祖孔蘭攸曾去一次中央皇城,想要刺殺女皇。那時,我正好陪在女皇的身邊,明堂聖祖和女皇都曾提到張若塵這個名字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用試探我,彼張若塵,必定不是此張若塵。」張若塵閉上雙眼,努力讓自己顯得平靜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相當聰慧,哪怕張若塵只是露出一絲破綻,估計也會被她察覺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已經走到張若塵的身後,皺著黛眉,道:「我在女皇的身邊侍奉了多年,十分了解她,她是一個胸懷寬廣的聖者。她的功勛,遠遠超越歷史上的那些人族大帝,絕對不會因為嫉妒你的天資,對你趕盡殺絕。」

    「相反,女皇在位的這些年,不惜餘力扶持頂尖的人傑,提供給他們源源不斷的修鍊資源,幫助他們成長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,與我一起回中央皇城,女皇未必是真的要加害於你,說不定,僅僅只是想要見一見你。你應該相信我,我絕不會害你。」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又何曾不想去見一見池瑤,當面向她問清楚,八百年前為何要殺他?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每每回想起,池瑤刺死他的畫面,心中便是相當痛苦,不敢去面對殘酷的真相。

    更何況,如今的池瑤,已經不是那個十多歲的少女,而是威臨天下的崑崙界主宰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在她的面前,恐怕也就如同螻蟻一般。就算知道真相又能如何?

    螻蟻還想殺死女皇?

    實力沒有強大起來之前張若塵去見池瑤,無疑是自投羅網,同時也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張若塵睜開雙眼,眼中全是血絲,冷怒的道:「我不會去中央皇城,至少現在不會去。才女大人若是想要抓捕我,儘管動手,無須太過為難。」聖書才女從未見過張若塵如此憤怒的模樣,心中既是有些擔心他的狀態會影響修鍊,卻又更加好奇,他與女皇之間,到底有什麼樣的過節?

    聖書才女準備換一種相對柔和的方式勸他,道:「張若塵,你應該清楚,若是兵部出手,他們未必會讓你活著到達中央皇城,只有我才能保證你的安全。更何況,難道你就不想去見一見黃煙塵?」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怒火,消散了許多,轉過身去,盯著站在不遠處的聖書才女,柔聲問道:「她還好嗎?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點了點頭,道:「女皇知道她是你的未婚妻,卻並沒有為難她,讓她享受與其餘界子相同的待遇。只不過,她與另外八位界子,還在一處秘地修鍊,需要等一些時間才會出關。」

    「女皇的心胸,可以容下黃煙塵,也肯定能夠容得下你。」

    「我聽說,你從陰間,帶回了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,重新封印陰間的通道。這是一件造福天下蒼生的大功勛,只要女皇知道此事,即便你曾經犯過一些錯誤,她也必定會饒恕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自嘲的一笑:「饒恕我?我從未做過對不起她,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,憑什麼要祈求她的原諒?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你還在擔心什麼?」聖書才女反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她的雙眸,眼神逐漸又變得十分冷銳,道:「有些事,你不會懂。才女大人若是沒有別的事,在下就先離開了!」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頗為幽怨的看著張若塵,知道無法勸他去自首,也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她道:「除了此事,還有另一件重要的事,想要與你商量。」

    「我明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隨後,從空間戒指之中,將聖書才女曾經送給他的血印聖旨取了出來,抵了過去,道:「還給你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心中,十分酸澀,只是向血印聖旨看了一眼,沒有去接。

    她搖了搖頭,道:「我指的是關於不死血族的事,而不是血印聖旨。這一卷血印聖旨,你就先留著,將來遇到危險的時候,或許可以派得上用場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好奇的看著她,道:「做為朋友,你已經做了該做的事,對我也算是仁至義盡。但是,血印聖旨你卻一定要收回去。若是讓兵部發現,我使用了你的血印聖旨,恐怕會對你會相當不利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我卻更擔心,你會死在兵部強者的長矛之下。」

    這一句話,從聖書才女的嘴裡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是怔住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也意識到有些不妥,立即將無意間流露出來的情緒,收斂了回去。

    竹林中,再一次變得寂靜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一次的寂靜,卻顯得有些異樣。

    半晌后,聖書才女才說道:「張若塵,你應該知道,不死血族聚集到元府的目的。如今,鎮獄古族和兵部聯手,即將向不死血族開戰。首先要做的事,便是將潛伏在鎮獄古族和兵部之中不死血族清查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我此次來找你,其實,也是希望得到你的幫助。你對不死血族應該也沒有好感,對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是滔天劍的持劍人,本就有責任守護冥王劍冢。只要幫的上忙,一定會幫。只不過,兵部和鎮獄古族高手如雲,以我這一點微末的修為,恐怕幫不上什麼忙。」「不。」聖書才女道:「想要找出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必須要借用血族密卷。天下間,只有你看過血族密卷,所以,要找出那些潛伏者,必須要你出手才行。」

    「只有我看過血族密卷?」張若塵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:「目前為止,你是第一個提出血族密卷的人,也曾講出上面記載的內容。其餘,絕大多數人,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血族密卷的存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自言自語的道:「怎麼會這樣?」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明明記得,太子太保上官闕與諸聖一起編撰血族密卷,如此重要的典籍,肯定早就已經傳遍天下,怎麼可能無人知曉?除非,血族密卷編撰成冊之後,根本沒有流傳出去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站在一旁,一雙明亮的眼眸,緊緊的盯著張若塵,等待他的答覆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搖了搖頭,道:「對不起,我沒有看過血族密卷,恐怕幫不了你們。」

    「在兩儀宗,你曾公布過兩種識別不死血族的方法,怎麼可能沒有翻閱過血族密卷?」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若非聖書才女頗為了解張若塵,恐怕也會懷疑,他到底是不是已經投靠了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只是看過其中兩頁而已,並不知道完整的卷籍。」

    頓了頓,他才又道:「若是才女大人真想找到血族密卷,倒是可以去上官世家碰一碰運氣。當初,便是上官世家的家主上官闕,親自主筆編撰血族密卷。血族密卷沒有流傳出來,也就一定還在上官闕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聖書才女選擇相信張若塵,只不過,卻又搖了搖頭,道:「上官闕乃是帝師,曾經做過女皇的老師,身份地位十分崇高,一般人根本見不到他。」

    「況且,女皇登基之後,他便深居簡出,很少露面。最近幾百年,更是從未聽說過關於他的消息。以他老人家的年齡,說不定早就已經離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八百年前,他、池瑤、孔蘭攸、慕容葉楓,一群皇族貴胄,世家子弟,一起上學的往事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他們的老師,便是上官闕。

    有些事,猶如發生在昨天,至今依舊記憶猶新,然而,卻已經過去八百年,早就已經物是人非,滄海桑田。

    最終,聖書才女還是離開了冥王劍冢,準備親自去一趟上官世家。無論能不能見到上官闕,她也必須要去。

    如今整個崑崙界,已經出現動蕩的預兆,必須先一步將不死血族打壓下去,將災難遏制。

    因此,找到血族密卷,也就顯得尤為重要。

    「當初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為何老師沒有將血族密卷傳出來呢?」張若塵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若不是鎮獄古族的局面,實在太微妙,張若塵也很想與聖書才女一起前往上官世家。

    不過,做為持劍人,只有留在冥王劍冢才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,也就註定張若塵必須暫時留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聖書才女離去的背影,眼皮跳了跳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就在剛才那一刻,他的心中,竟是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。

    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奇妙感覺,猶如是在某一個剎那,精神力穿透了時間,看到未來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種感覺相當模糊,一閃而逝,如同是產生了幻覺。

    「她是精神力聖者,身上又有諸多厲害的寶物,怎麼可能會遇到危險?即便遇到危險,誰能留得住她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,將心中的擔心,暫時先擱置在一邊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離開竹節山,向劍冢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三天,對他相當重要,他必須要清空一切雜念,全身心投入到修鍊之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