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手指,向前一點,使用出一道劍意,控制沉淵古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穿佟東的眉心,帶出一大片鮮血,又從後腦勺飛出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佟東的屍體,墜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纔剛登上角鬥臺,就變成了一個死人。

    在場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下巴都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原本大家都覺得,佟東必定能夠殺死張若塵,可是,誰能想到,張若塵竟然還有反殺半聖的力量?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精神力攻擊,原來張若塵還是一個厲害的精神力半聖,難怪他敢使用出千紋毀滅勁,果然還有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還真是難對付。”

    那些兵部的半聖,全部都面面相覷,沒有人再敢輕易出手。

    畢竟,誰都不知道,張若塵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強?萬兆億的目光,向聖書才女盯了過去,道:“才女大人乃是精神力聖者,應該能夠看得出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吧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神色不變,並沒有確切回答萬兆億,道:“爲對付一個一階半聖,兵部不僅丟了名聲,還一連損失三位悍將。這就是萬天王對付張若塵的方法?”

    萬兆億能夠感受到聖書才女的不滿情緒,不禁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老實說,他並不覺得,自己的手段,有什麼問題。唯一一點失誤,那便是,他低估了張若塵的實力。

    當然,聖書才女的態度,卻還是讓他感覺到一些壓力。畢竟,聖書才女乃是女皇身邊最親近的紅人,不僅如此,在整個儒道,聖書才女也有非同一般的影響力。

    萬一聖書才女在女皇的面前,參奏他一本,倒是真的一件相當麻煩的事。

    萬兆億的身後,劍空子立即出聲,道:“王爺,讓我出手,必定取下張若塵的首級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目光,向劍空子瞥了一眼,隨後,從衣袖之中,取出一枚金剛子,交給了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再出差錯,本王取你九族性命。”萬兆億道。

    劍空子接過核桃大小的金剛子,卻感覺異常沉重,猶如是託着一座山嶽,即便是半聖的手臂,也有一些託不住。

    “《千紋聖器譜》第三百四十七位,金剛子。”劍空子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天王竟然將金剛子都交給了他,由此可見,這一戰,他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,絕對不能再失敗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眉,略微一凝,爲張若塵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畢竟,她能夠清楚的看到,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只是四十六階,根本不可能擋得住七階半聖境界的劍空子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心中,更加矛盾,卻又無可奈何,只能儘量剋制住聖心的波動,以免被萬兆億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登上角鬥臺的劍空子,卻並沒有任何驚慌失措,依舊相當鎮定。

    因爲,他還有一招底牌,那便是舍利子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只能解開舍利子的第三層封印,才能解決眼前的殺局。

    解開第三層封印,張若塵可以在短時間之內,獲得聖者級別的戰力,用來對付劍空子自然是搓搓有餘。

    唯獨就是有一些浪費,今後再遇到絕境,他再也沒有外力可以借用,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去解決。

    劍空子向對面的張若塵盯了一眼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對他這樣的頂尖劍修而言,殺死一個受了重傷的一階半聖,實在算不上什麼成就感。

    不過,殺死張若塵,卻肯定能夠獲得大量軍功值和賞賜,倒是讓他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就在劍空子準備出手的前一刻,一道白色的劍光,從天邊飛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氣,猶如是一根刺目的光線,穿過虛空,將角鬥臺外圍的陣法撕裂而開。

    只見人影一閃,一個身穿紫色長裙的高挑女子,已經站在角鬥臺的中心,將張若塵和劍空子分開。

    那紫衣女子的身上,有着一團極其強盛的聖光散發出來,因此,也就很少有人能夠看清她的真身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場諸位兵部的半聖,也只能看見一個婀娜的身影,動人的輪廓,晶瑩剔透的雪膚,還有臉上的一層淡紫色的面紗。

    萬兆億和聖書才女也都是一怔,畢竟,角鬥臺四周的防禦陣法與中心祭臺連接在一起。即便是以他們二人的修爲,也很難破開。

    紫衣女子卻只用一劍,就將防禦陣法撕裂,那強大的修爲,實在是有人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對天下之間的強者,可謂是瞭如指掌,很快就猜出紫衣女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讓她更加好奇的是,紫衣女子那麼超然的身份,更是超脫於塵世的傳奇女子,怎麼會出手救下張若塵?

    紫衣女子自然就是魔教聖女宮的宮主,凌飛羽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一雙星眸,帶有冷銳的寒氣,道:“你們兵部的人,真是越來越威風,竟然敢闖入鎮獄古族殺人,真當你們那位太上青帝的帝旨,只是一張廢紙嗎?”

    凌飛羽說出的每一個字,都如一擊重拳,打在劍空子的胸口,將劍空子震得不斷後退。

    劍空子一直退到角鬥臺的邊緣,再也堅持不住,半跪在地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萬兆億自然也是猜出紫衣女子的身份,於是,站起身來,揚聲道:“凌前輩,青帝的帝旨,本王一直銘記於心,怎麼敢違背?這並非是兵部和張若塵的矛盾,而是他們之間的私仇,經過雙方的商議,最終,才決定登上角鬥臺生死決戰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目光,向萬兆億盯了過去,露出不悅的神情,道:“在鎮獄古族,有你說話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萬兆億與凌飛羽各自屬於一個時代的巔峰強者,威懾一代人。一個在最近一百年稱王,百戰不敗。另一個在三百年前橫掃天下,無人能敵。

    當然,萬兆億卻也並不是只修煉了百年,他曾前後四次,進入天輪印修煉。四次加起來,他在天輪印之中,修煉了一百多年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之間,的確是有不小的差距,可是,萬兆億卻也是一個相當驕傲的人,自然不會向凌飛羽低頭。

    萬兆億揹着雙臂,身上的青龍寶甲散發出奪目的青色光華,直衝長空,凝成一條巨大的青龍,盤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道:“凌前輩此言差矣,如今鎮獄古族與朝廷聯手,一起對付不死血族。在這鎮獄古族,自然也就有本王的一席位置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目光,與萬兆億對視,道:“既然你知道,不死血族盤踞在元府。那麼,大敵當前,本該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,共同對付強敵,怎麼兵部卻還在計較個人私仇,自損強兵悍將?你這樣不顧全大局的小輩,也不知女皇是不是看走了眼,才讓你坐上了天王的爵位?”

    聽到凌飛羽的話,萬兆億的眼皮直跳,眼神閃爍,卻又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旁,向凌飛羽瞥了一眼,暗暗佩服,真沒想到這位聖女首尊,不僅劍術通玄,嘴上功夫也這麼厲害。

    魔教的聖女,果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。

    “劍聖前輩,張若塵乃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本就是人人得而誅之,你如此偏袒他,不僅會得罪兵部,還會讓鎮獄古族的族人對你也生出一些誤會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人,乃是王頡。

    王頡對凌飛羽本就有着極深的怨氣,此刻有兵部撐腰,自然也就跳了出來,以言語攻擊凌飛羽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沒能看清形勢,以爲兵部可以鎮住凌飛羽。

    卻不知,就連萬兆億,也都在儘量剋制自己的怒火,沒有去招惹凌飛羽。

    他卻主動跳了出去,還以兵部和鎮獄古族的族人威脅凌飛羽,不是找死是什麼?

    果然,脾氣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凌飛羽,聽到王頡的話,眼神也就變得相當冰冷,道:“你們鎮獄古族,沒有保護還未成長起來的持劍人,也就作罷,本聖也懶得理會,反正璇璣劍聖回來之後,會慢慢與你們算這一筆賬。可是,你算什麼東西,怎麼還敢威脅本聖?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身上,涌出萬道電光,以角鬥臺爲中心,方圓數百里,完全化爲一片雷電之海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顯然是相當憤怒,煌煌的聖威,鋪天蓋地向王頡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剎那間,王頡與一大片的鎮獄古族的族人,根本承受不住那股強橫的聖威,全部都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頡的全身毛孔,都流淌出汗珠,直到現在,才真正意識到凌飛羽的修爲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相當後悔,早知道就該聽從父親的勸告,不該去招惹凌飛羽。

    “飛羽劍聖,息怒。”鎮獄古族的族長,王悲烈,穿着一身玄衣,從遠處急速飛了過來,落到了王頡的身旁。

    見到父親出現,王頡立即露出喜色:“父……”

    只不過,王頡還沒喊出來,王悲烈的手掌印,已經打了出去,擊在王頡的臉上,將王頡打得在半空翻滾了兩圈,才嘭的一聲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王悲烈的這一巴掌,下了狠手,將王頡左邊顴骨拍碎,半個臉都是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王頡趴在地上,渾身顫抖的道:“父親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,你這個逆子,竟然敢對飛羽劍聖如此不敬,老夫今天非要殺了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王悲烈的手掌心,浮現出一團聖火,一股強大的聖氣波動,向四方蔓延了出去。

    若是這一掌打下去,恐怕是真的要將王頡鎮殺。

    只不過,王悲烈的手掌,還沒打出去,鎮獄古族的一羣族老便趕過去,將他攔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解釋一下,昨天小孩發高燒了,前天晚上睡了三個小時,早上5點半就起牀,回了老家一趟,然後又從老家回成都的醫院,來回折騰,一直沒時間碼字。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10點纔回家,匆忙吃了飯,腦袋昏痛得不行,實在無法堅持,就眯了兩個小時。凌晨兩點起來寫的,熬了一個通宵,終於是寫完了!

    老實說,對於我們這種碼字速度很慢的作者來說,真的很痛苦,稍微有點事,更新就會不穩定。

    以前太高估自己了,以後不會再亂承諾更新多少,反正會盡量保持每天兩章。明天的更新,估計也不穩定,會比較晚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