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族長請三思,公子固然有錯,卻罪不至死。”有人勸道。

    “族長就饒過公子這一次,公子也是爲鎮獄古族着想,纔會冒犯飛羽劍聖。”

    在衆人的勸阻之下,王悲烈終究還是沒有一掌打下去,收回了聖氣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鎮獄古族之中的一些族老,更是跪伏在凌飛羽的面前,爲王頡求情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目光盯着王頡,充滿殺意,隨後,纔是向王悲烈望了過去,道:“王族長,這是最後一次,若是還有下一次,休怪本聖出手無情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凌飛羽使用一道聖氣,捲起受了重傷的張若塵,飛出角鬥臺,離開了此處。

    天空的雷電,快速散去。

    籠罩在這一片區域之內的浩蕩聖威,也逐漸消散。在場的衆人,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其中不少人,身上的衣衫都已經溼透,雙腿感覺到發軟。那種驚懼,足以讓他們終生難忘。

    兵部的諸位半聖域王,全部都保持沉默,不敢上前去阻攔,只是默默的注視凌飛羽和張若塵離開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他們膽小怕事,實在是因爲,他們與凌飛羽的修爲差距太大。至少也需要天王爵位的人物,纔有資格與凌飛羽對話。

    整個兵部,又有幾位天王?

    雖然,萬兆億也是天王的爵位,但是,卻只是最年輕的一位天王,也是實力最弱的一位,與凌飛羽多多少少有一定的差距,根本不可能鎮得住她。

    劍空子從角鬥臺上退了下來,臉色蒼白,神情十分萎靡,將金剛子還給了萬兆億。

    他單膝跪地,道:“屬下未能完成任務,請天王責罰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將金剛子捏在手掌心,輕輕的把玩,道:“此事不怪你,先起來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的心頭一鬆,緩緩站起身,問道:“天王難道真的就這樣放過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凌飛羽顯然是在庇護張若塵,只要她還在鎮獄古族,憑藉我們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帶走張若塵。此事暫且先擱置一邊,如今,我們的大敵,乃是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目光,向聖書才女盯了過去,道:“不死血族爲了營救冥王,在鎮獄古族的內部,佈置了多年,肯定有不少潛伏者。若是不將那些潛伏者揪出來,對我們與不死血族的戰役,必定是相當不利。才女大人知遍天下事,知不知道,如何才能識別出不死血族的真身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猶如一株白色的幽蘭,靜靜的坐在一旁,露出凝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半晌後,她道:“據說,八百年前,聖明中央帝國的明帝,帶領各大聖者門閥和宗主,經歷曠日持久的大戰,擊敗了不死血族,將他們封印到蠻磯島。”

    “此後,明帝曾經下令,讓太子太保上官闕與參戰的諸聖,聯合起來,編撰了一本專門講述不死血族的書冊,叫做《血族密卷》。”

    “回到中央皇城之後,本聖尋找了儒道的各大藏書閣,卻並未找到《血族密卷》。倒是找到了一些相關的書籍,可以證明,當初明帝的確是下令,編撰《血族密卷》。由此可見,此事絕不是謠傳。”

    雖然說,當初在兩儀宗,張若塵向在場所有劍修,公佈了兩種識別不死血族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,那隻能用來識別,一般的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一些擁有特殊血脈,經過特殊訓練,通過特殊方式改造的不死血族,即便是聖者,也無法將他們判別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《血族密集》也就顯得尤爲重要。

    萬兆億點了點頭,道:“本王也聽說過一些關於《血族密卷》的消息,據說,不僅朝廷在尋找,不死血族也派遣出大批強者四處尋覓。”

    劍空子的眼珠子,轉動了一下,道:“最開始說出《血族密卷》的消息的人,乃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,林嶽。根據我們兵部的情報,那個林嶽,很有可能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張若塵卻很有可能與不死血族結盟,想要從他的嘴裡問出《血族密卷》的消息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根據最新從東域傳來的消息,在陰間,張若塵曾經殺死數位不死血族的半聖,其中,還包括一位嫡系皇族。因此,張若塵與不死血族結盟的可能性,可謂是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眼神一凝,道:“若是張若塵沒有投靠不死血族,那麼,另一位持劍人,向正峰,也就很有嫌疑。或許可以通過他,找出鎮獄古族之中的不死血族潛伏者。”

    兵部與鎮獄古族其實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,甚至有不止一位兵部的域王,坐鎮在鎮獄古族。

    因此,前兩天,張若塵與向正峰的那次交鋒的前因後果,萬兆億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向正峰之間,必定有一人投靠了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凌飛羽將張若塵帶回洞府,直接將他扔在地上。隨後,她的一隻雪白的玉手之中,拋出一隻小巧精緻的玉盒。

    “這枚枯木丹,你先服下。”她面無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玉盒捏在手中,忍住身上的傷勢,合手向凌飛羽行禮,道:“多謝劍聖出手相助,若非劍聖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,還沒說完,凌飛羽就將他打斷,道:“你不用謝本聖,兩枚枯木丹,一枚是一滴神血。救你一命,一百滴神血。總共加起來,是一百零二滴。你可以選擇自己給我,也可以選擇,本聖親自來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,抽搐了兩下。

    這位飛羽劍聖,果然是別有居心。

    不過,她報出的酬勞,並不算太過離譜。

    “原來我的性命,竟然值一百滴神血,劍聖大人倒是看得起晚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一百滴神血,已經可以用來賣一位九階半聖的性命。凌飛羽的心中,張若塵的性命的價格,居然也是一百滴神血,自然是有些昂貴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露出不滿的情緒,直接從空間戒子的內空間,取出一百零二滴神血,遞給了凌飛羽。

    就算不滿又能如何?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與凌飛羽討價還價,顯然是不現實。不如爽快一些,反而顯得更有風度。

    凌飛羽接過神血,用手掌托住,懸在半空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一股浩蕩的聖氣,呈現出來,化爲一片紫色的氣雲,籠罩在整個洞府。

    一百零二滴神血,猶如是血紅色的星辰,圍繞她的聖體旋轉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電母紫衣從凌飛羽的身上滑落下來,飛入進紫色的聖氣雲霧之中。

    失去電母紫衣的遮掩,凌飛羽的身上,也就只剩一件雪白色的貼身薄紗,將凝白色的仙軀,勾勒得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纖柔的香肩,性感的鎖骨,特別是胸前的酥峰,顯得極其渾圓挺拔,與纖細的柳腰,豐腴的**,形成一條極其強烈的曲線。

    繼續向下,則是一雙修長的**,大腿圓潤白皙,小腿瘦而纖細,給人一種極致的誘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僅僅只是向她看了一眼,就感覺到,全身的陽剛之氣,在小腹下方猛烈翻滾,化爲了一團火焰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這位魔教的聖女首尊,年輕的時候,必定是豔絕天下,媚惑衆生,絕不是一個冰冷的劍聖。

    在她的那個時代,任何同輩的男子見到她,恐怕也會感覺到自慚形穢,無法擡起頭來欣賞她的美貌。

    真是一個讓佛也要動心的魔女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在凌飛羽的控制之下,一滴神血,飛向懸浮在半空的電母紫衣。

    “哧”的一聲,電母紫衣將神血吸收。

    電母紫衣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玄妙的紋路,比高級銘紋還要複雜。隨着,電母紫衣吸收的神血越來越多,紋路也是越來越密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張若塵,已經強行收回目光,盯向電母紫衣,暗道:“原來她是要用神血來提升電母紫衣。”

    電母紫衣必定是具有神性,只要吸收的神血越多,自然也就越是厲害。

    電母紫衣具有的力量,恐怕比她的葬天劍,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電母紫衣將一百零二滴神血完全吸收,隨後,便又飛回到凌飛羽的身上,將那絕美曼妙的嬌軀重新遮掩。

    凌飛羽轉身過,向張若塵瞥了一眼,道:“現在,你應該知道,本聖向你購買神血的目的。怎麼樣?你想好要什麼了沒有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的那雙美眸,能夠清晰的看到一根根漂亮的睫毛,點了點頭,道:“倒是已經想好。”

    (待會還有一章,較遲,大家最好還是明早再看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