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再次來到劍冢中的那座巍峨的火山,張若塵踏入進陣法,進入乾坤神木圖的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立在整個世界的中心,撐起了天地,釋放出源源不斷的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神木的下方,開始參悟,九生劍法的第一招「太虛分光」蘊含的劍道規則。

    想要破劍,必須先要悟劍。

    劍道修鍊,本就是一攻一守,一悟一練,不斷積累,不斷參悟,最終才有可能成為逍遙於世間的絕代劍聖。

    「九生劍法一共蘊含九招,每一招分為九式,每一式有九種變化,每一種變化又是由九種劍道規則排列而成。看似只有九招,實際上卻是千變萬化。」

    第一招「太虛分光」,一共有八十一種變化,七百二十九道劍道規則的排列而成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縷白色的聖氣,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來,在他的身前,凝成一個淡淡的人影。

    人影持劍,雙腳開合,右臂彎弓,施展出了其中一種劍招變化。

    緊接着,人影消散,化為了白煙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又有一道聖氣飛了出來,一分為二,化為兩道人影,分別施展出兩種不同的劍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悟劍的過程,極其艱辛,並不是那麼順利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張若塵也會停下來,思考許久,才能將某一式的劍道規則參悟通透。

    半個月之後,張若塵的體內源源不斷的飛出聖氣,同時出現數十道人影,站在各個不同的方位,施展出各種不同的劍招。

    一些人影消散,緊接着,又會有新的人影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狀態,整整持續了三天,到最後,形成八十一道人影並存的景象,遠遠望去,顯得極其震撼。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目,自言自語的道:「初窺門徑。」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站起身,八十一道人影全部消散,化為八十一縷聖氣,飛回到他的眉心,融入進氣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雙手,隨即,一股強大的劍意,從掌心湧出。

    上方,響起「唰唰」的聲音,九百九十九片接天神木的樹葉,受到劍意的控制,飛落下來,凝聚成一柄樹葉巨劍。

    「太虛分光。」

    樹葉巨劍急速飛了出去,將虛空都衝擊得向外凸起,一直飛出十數里的距離。驀地,所有樹葉,全部分解而開,化為九百九十九道光梭,以三倍的速度,沖向地面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?每一片樹葉,擊向地面,皆會留下一個直徑五米的巨坑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劍,卻將那一片大地,打得千瘡百孔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皺眉,道:「與凌飛羽比起來,果然還是有很大的差距。」?凌飛羽施展出此招的時候,樹葉分開,可以爆發出十倍的速度,足以威脅到九階半聖。

    同樣的一招,張若塵施展出來,卻只能爆發出三倍速度。劍招的威力,也就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並不氣餒,若是,聖術級別的劍法,真有那麼好學,還能叫做聖術?

    當初,凌飛羽也是花費三年時間,才修鍊到大成,張若塵現在僅僅只是初窺門徑而已,當然是無法與她相比。

    「既然已經參悟透這一招的劍道規則,也就可以開始,嘗試破解這一招。」

    一連花費兩天時間,張若塵嘗試了各種方法,卻發現以他現在的劍道境界,根本無法破解聖術級別的劍招。

    九生劍法太過玄妙,蘊含的變數實在太多,即便是天賦異稟的劍修,研究一生,也未必能夠將它參悟透徹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才初窺門徑,想要破解九生劍法,無疑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「或許……可以去請教各位祖師,他們都是劍聖,對劍道的理解,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,說不定能夠破解這一招。」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立即走出圖卷世界,向滔天劍一脈歷代祖師的墓地行去。

    墓地位於一座八千米高的雪山之上,全是懸崖峭壁,又有一股無形的力量,籠罩住雪山。

    任何修士,來到此地,也必須徒步登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踩石梯,登山而行,走到半山腰的時候,看到了一座十丈高的圓形祭台。

    祭台的四方,分別立着一尊偉岸的石像,一共十六尊。

    有的石像,顯得威武壯實,給人一種金剛怒目的感覺;有的石像,卻是矮小佝僂,顯得格外蒼老。還有的石像,卻是一副儒雅的打扮,像是一位教書先生。

    「南虛生,司空青余,錢運算元……」

    十六個名字,排列在祭台上面,其中一些名字,張若塵在八百年前就聽過,乃是威震天下的劍聖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人物的名字,卻是太過古老,顯得頗為陌生。

    風雪中,張若塵站在祭台的下方,耳邊乃是寒風呼嘯的聲音,還有雪山上的萬千柄古劍搖晃的劍鳴聲。

    「弟子拜見各位祖師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十分恭敬,躬身向十六位祖師行禮。

    十六位祖師,終其一生,也在守護冥王劍冢,其中一些人更是戰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他們做出的貢獻,不知救了多少人的性命,功德無量,無論張若塵是不是他們的後輩傳人,也都值得一拜。

    祭台晃動了一下,一道道暗影,從中心的位置飛出,與十六尊石像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所有石像,全部都活了過來,猶如十六尊劍聖同時現身。

    一位十分儒雅的石像,伸出一隻手臂,微微一抬,道:「無需多禮,起來吧!」

    緊接着,另一尊石像,迫不及待的道:「張若塵,這幾天你有沒有思考清楚,為何會敗給葬天劍的那一位持劍人?」

    這一尊石像的陰靈,正是當日附身在張若塵的身上,與凌飛羽交手的那位祖師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思索,道:「弟子的劍道境界,雖然達到人劍合一,可是對劍道的理解,卻與葬天劍的持劍人相差十萬八千里。不僅如此,對方的劍招,也是精妙絕倫,老實說,弟子跟不上她的劍招的變化速度。」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與凌飛羽交手的第二天,就想出了破解之法。然而,那卻是在凌飛羽只用了五成力量的情況之下,張若塵才能破解。

    一旦凌飛羽施展出十成的力量,以張若塵心中的眼界,根本無法應付。

    那尊石像diǎn了diǎn頭,道:「境界上的差距,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彌補。但是,只要你肯努力苦修,倒是可以在短時間之內,縮小那種差距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道:「不久之前,弟子與葬天劍的持劍人又有一次交鋒,只可惜,弟子未能擋住她的一劍。」

    「近日,弟子一直在思考,如何破解她的那一劍。但是,她的那一劍實在太玄奧,速度太快,即便弟子已經悟透其中的劍道規則,卻還是無法將其破解。」?聽到這話,滔天劍一脈的十六位祖師,全部都來了興趣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祖師,顯得相當興奮,問道:「她使用的是什麼劍招?趕快施展出來,讓我們看一看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?張若塵的目光,向地上的厚厚積雪看了一眼,隨即,橫腳一掃,將一大片雪花捲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聖氣的控制之下,那些雪花,凝成一柄白色的劍,向遠處的崖壁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臨近崖壁的時候,雪花凝成的劍,直接分解而開,撞擊在崖壁上面,留下一個個深深的劍痕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劍,諸位祖師全部都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那一位顯得頗為儒雅的祖師,道:「這是九生劍法的第一招,太虛分光……,不對,不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有何不對?」

    「剛才你說,你與葬天劍的持劍人是在不久之前才交鋒。你怎麼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,將這一招劍法的劍道規則參悟透徹?」

    另一位祖師也有相同的疑惑,道:「你剛才施展出來的太虛分光,至少也有三分火候,應該是已經初窺門徑。即便是堪稱妖孽一般的劍帝,雪紅塵,他在年輕的時候,也不可能學得這麼快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猶豫了一下,還是說了出來,道:「實不相瞞,弟子得到了一件時空寶物,只要進入其中,可以獲得十倍的修鍊時間。」

    十六位祖師早就已經去世,僅僅只是十六道陰靈,還留在世間,因此,張若塵對他們,也就沒有什麼隱瞞。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?十六位祖師全部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同時也都替張若塵高興。

    畢竟,擁有一件時空寶物,足以讓張若塵走到同時代修士的前面,甚至,還能去追趕老一輩的人物。

    「哈哈!實在是太好了,既然你擁有一件時空寶物,那麼,你要追上葬天劍的持劍人,也就只是時間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只要追趕上她,一定要替我們狠狠的教訓那個丫頭。」?「對一個女子,怎麼可以如此粗魯?以我看,還是娶了她更好。征服一個女人,最上乘的手段,乃是征服她的心。」一位長得頗為風流俊朗的祖師說道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這位祖師,在年輕的時候,必定是一位憐香惜玉的風流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下方,出於禮貌,並沒有打斷他們。

    只不過,一些祖師發表出來的言論,卻還是讓張若塵的嘴角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(一diǎn之前,還有一章。還差幾百字,馬上寫好。)(未完待續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