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全部靜一靜。”站在祭臺頂端的一位師祖石像開口,頓時,其餘的祖師石像,也都立即閉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要知道,石像的位置越高,也就代表輩分越高。

    站在最上方的那一尊石像,必定就是滔天劍一脈的第一代祖師。

    第一代祖師的身形頗爲消瘦,鼻樑高挺,眉心印有一道深深的雷電印記,兩顆瞳孔中,散發出火焰一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一尊石像,卻也給人一種無比巨大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第一代祖師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你可知道九生劍法的來歷?”

    “弟子不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第一代祖師緊接着又道:“整個崑崙界,一共有四大劍道聖地,分別是太極道的劍閣,武市錢莊的武神山,雪柳江畔的萬香城,冥王劍冢的王家,稱爲劍閣、劍山、劍城、劍家。”“劍修只有在四大劍道聖地,才能學到聖術級別的劍法。其中,劍閣擁有《無字劍譜》,包羅天下劍法,乃是四大劍道聖地之首。”

    “冥王劍冢的王家,在萬年之前,也是無比輝煌,不僅誕生出十位劍聖,甚至還有一位劍聖之中的大聖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近些年,王家沒有誕生出頂尖的劍道天才,青黃不接,才逐漸沒落,在四大劍道聖地之中,只能算是墊底。”

    “王家一共有六種聖術級別劍法,六大持劍人各自修煉其中一種,並且,一代一代的傳承了下去。”張若塵問道:“爲何葬天劍的持劍人,同時修煉了九生劍法和九死劍法?”

    第一代祖師繼續說道:“其實,所謂的九生劍法和九死劍法,都是同一種劍法,叫做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實在太難修煉,即便是劍聖,也少能夠修煉到大成。所以,葬天劍一脈的祖師,纔將它拆分成三種較爲簡單的劍法,分別爲:九生劍法、九死劍法、九轉輪迴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破解九生劍法的第一招,說難也難,說不難也不難。我們滔天劍一脈的真一雷火劍法,其中有一招,便能將其剋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問道:“需要多久,才能煉成真一雷火劍法?”

    “真一雷火劍法並不比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簡單,即便是以你的天資,沒有二十年苦修,也休想有所成就。”第一代祖師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無奈的一笑,道:“弟子已經放話,三天之內,就可以破掉九生劍法的第一招。明天就是我與她約定的時間,看來是破不了她的劍法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第一代祖師又道:“老夫親眼見過你與她交手,當時,你用出了一招融入時間力量的劍法。若是,你能夠將真一雷火劍法的劍招與時間的力量,融合在一起,未必沒有機會,破解那一招。”

    聽到第一代祖師如此一說,張若塵也是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真一雷火劍法難修煉,並不是劍招就有多麼難學,而是劍法融入的劍道規則十分難參透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能夠學會其中的劍招,再融入時間印記,何愁破不了凌飛羽的九生劍法?

    接下來,第十六代祖師將真一雷火劍法的招式,傳授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第十六代祖師僅僅只是演示了一遍,張若塵也就學活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等到三遍演示結束,張若塵已經能夠完美掌控,真一雷火劍法的七十二種招式。

    “真一雷火劍法的招式,已經全部傳授給你,能不能破掉葬天劍持劍人的劍招,接下來,只能看你自己的悟性。”

    演練完招式,第十六代祖師便飛回了祭臺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再次進入乾坤神木圖,繼續參悟真一雷火劍法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下方,一道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半透明影子,從肉身分離出來,凝成另一個張若塵。

    那是半聖分身。

    只要達到半聖境界,皆能分離出一個分身,或者多個分身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的本尊與分身,分別演練九生劍法和真一雷火劍法,一攻一守,一連持續了五天。

    五天之後,張若塵走出圖卷世界,返回竹節山,挑戰凌飛羽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能夠破得了我的九生劍法?”凌飛羽盤坐在一條靈泉小溪的旁邊,一雙蘊含有紫色霞氣的秀目,打量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短短三天時間,張若塵又能有多大的進步?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遠處,雙手抱在胸前,道:“九生劍法博大精深,變數繁多,豈是區區三天時間就能破解。不過,在下卻還是願意嘗試一番,萬一僥倖破掉了呢?”

    凌飛羽輕輕點了點頭,緩緩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無形之間,一股龐大的氣勢,自然而然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,向張若塵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猶如是一片看不到邊際的汪洋大海,張若塵則是海上的一葉輕舟。

    隨便一道海浪拍打過去,似乎就能將張若塵撕碎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如此自信,本聖怎麼能不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沒有任何徵兆,凌飛羽的衣袖一揮,將旁邊的靈泉之水捲了起來,雙手開合之間,九百九十九滴水滴,凝聚一柄液態長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一隻玉手,向前一推,渾厚的聖氣,將液態長劍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液態長劍衝到張若塵的面前,立即分解,化爲一粒粒水滴,形成九百九十九道光梭,以十倍速度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就在凌飛羽出手的同時,張若塵也是一劍刺了出去,手腕一抖,頓時,呈現出九種劍招的虛影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所有水滴,全部都被沉淵古劍拍飛出去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,顯得行雲流水,猶如九個張若塵同時出手。可是,電光火石之間,九道人影卻又已經重疊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收劍,看着沉淵古劍上的水滴,露出一絲喜色,笑道:“太虛分光的變數的確很多,可是,最基礎的劍道規則卻只有九種。只需要九種劍招,也就能夠將他破解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一雙杏眸,露出一絲驚訝的光芒,道:“這是真一雷火劍法之中的招式,叫做九九歸一……”

    凌飛羽又立即搖了搖頭,道:“不對,你僅僅只是學會了招式,並沒有悟透劍道規則,只是藉助時間的力量,纔在一瞬間,將真一雷火劍法施展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如何,我終究破了你的這一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十分罕見的嫣然一笑,道:“張若塵,若是你與本聖生在同一個時代,恐怕本聖還真的未必是你的對手。可是,本聖畢竟走在了你的前面,即便你的天資再高,也休想追得上來。你能破得了九生劍法的第一招,又能破得了第二招嗎?”

    凌飛羽從來不服輸,好勝心極強,因此,立即又施展出第二劍,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碧海青天。”

    九生劍法的第二招,卻是大開大合,招式施展簡單,並沒有任何精妙可言。

    只見,凌飛羽以手爲劍,直接向張若塵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眼中,卻如同整個天空都壓了下來,既無法後退,也無法前進,甚至無法出劍抵擋。

    看似簡簡單單的一招,卻比“太虛分光”還要難破解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之下,張若塵只得再次施展出時間劍法之中的招式,倉促之間,揮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與凌飛羽的手臂碰撞在一起,卻根本切割不開電母紫衣,反而,一股強大的力量,通過劍身,衝擊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右倒飛了出去,撞擊在洞府的石壁上面,滑落了下去,半跪在了地上,以劍撐着身體,顯得極其狼狽。

    啪的一聲,頭上的發冠斷裂,長髮披散了下來。

    凌飛羽見到張若塵現在的模樣,纔是滿意的點了點頭,道:“短短三天時間,你的劍道,倒是進步了不少,堪比別的劍修苦修一年的成果。不過,你想要擋住我的一招,卻還是有些難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忍住身上的痛楚,緩緩的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若是別的人,如她這樣狂傲,張若塵肯定會相當反感。不過,凌飛羽的狂傲,卻讓他怎麼都討厭不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很清楚,兩人看似是在比鬥,實際上,凌飛羽卻是在教授張若塵劍道。

    並且,她似乎還有將九生劍法,傳授給張若塵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無論怎麼說,你終究還是破掉九生劍法的第一招,本聖也兌現自己的承諾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從空間手鐲之中,取出一隻玉質的小瓶,扔給了張若塵,又道:瓶中乃是一枚聖元丹,可以助你更快突破到二階半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一抓,接過了小瓶,問道:“多少滴神血?”

    “練劍一次,十滴神血。一枚聖元丹,也是十滴神血。你一共該給本聖二十滴神血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二十滴神血,交給了凌飛羽,便立即離開這一座洞府,前往劍冢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厲害的劍道奇才,若是能夠加入神教,倒是可以與歐陽桓爭一爭神子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用一隻潔白如玉的纖柔手掌,託着二十滴神血,一雙眼眸散發出深邃的光華。

    木家的人,不敢將張若塵帶回拜月魔教,那是因爲,他們不敢得罪歐陽桓背後的勢力。

    然而,凌飛羽卻是九大宮主之一,乃是有着強硬背景的人物。

    除了魔教的教主,在教中,還沒有她不敢得罪的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