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下來的一個月,張若塵進入瘋狂的修煉狀態,每隔三天,就會去挑戰一次凌飛羽。

    今日,已經是他們二人,第十二次交手。

    竹海的上方,涌動着混亂的劍氣流,發出“唰唰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劍氣流的中心,則是一男一女兩道人影,急速交錯,施展出精妙絕倫的劍法。

    “金斗朝陽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手中,有着一柄聖氣凝聚成的長劍,直指長空,散發出奪目的金色光華。

    一條劍氣匯聚成的洪流,圍繞長劍轉動,隨後,向前方的張若塵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站得筆直,向前衝了出去,手指向前一引,默唸一聲:“劍三。”最近一個月,既有凌飛羽與他陪練,又有十六位劍聖祖師的指點,張若塵的劍道境界,可謂是突飛猛進,已經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股強大的劍道氣勁,碰撞在一起,在一瞬間,成千上萬道劍氣湮滅。

    其中,一道三尺長的劍氣,穿破沉淵古劍的防禦,擊在張若塵右邊胸口,發出“嘭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劍氣的力量,透過流星隱身衣,擊在胸口位置,將他的肺部打得猛烈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強烈的疼痛感,從肺部傳來,使得張若塵的呼吸變得十分困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飛了出去,墜落回地面,沒有再繼續出手。

    “又是第六招,還是……差了那麼一點點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十分蒼白,調動聖氣,運至肺部,將傷勢暫時控制下來。

    一道細微的破風聲響起,隨即,凌飛羽從上空飛了下來,站在一層紫色的聖霧之上,形成無比美麗的幽影。

    “短短一個月時間,從最開始,你連本聖的第一招也擋不住,如今,已經能夠與本聖交手五六招,如此巨大的進步,實在是讓本聖相當驚歎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也難怪凌飛羽會給張若塵如此高的評價,要知道,這一個月下來,她可是見證了張若塵一步一步的成長。

    每隔三天,張若塵就會有驚人的進步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一直保持這樣的修煉速度,凌飛羽也頗爲擔心,終有一天,她會被張若塵超越。

    這樣的成就,看起來,似乎沒什麼了不起。

    然而,在同境界,凌飛羽曾經使用十六招,擊敗過一位劍聖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只要張若塵能夠擋住凌飛羽十六招,在劍道上的造詣,也就能夠與一些劍聖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修爲才僅僅只是一階半聖的張若塵,卻能擋住凌飛羽五六招,乃是何等高絕的成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一收,顯得傲氣凌雲,向凌飛羽盯了過去,道:“突破到聖境之前,我的劍道,一定會超越你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眸中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的道:“本聖的三百年修行,豈是你說超越,就能超越?你能夠與本聖過招,很大程度在於,空間和時間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劍道,你還差得很遠,千萬別被一時的成就衝昏了頭腦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你纔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,可知道,本聖已經修煉到何等境界?”

    劍修將劍七修煉到大圓滿,足以封爲劍聖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一代奇才雪紅塵,更是強勢將劍十修煉到圓滿境界,號稱劍帝。

    凌飛羽乃是三百年前,整個崑崙界的第一天驕,雖然,很少有人提她的劍道資質。可是,她乃是主修劍道,恐怕劍道境界,也已經達到極高的程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還是頗爲好奇,凌飛羽的劍道境界,到底達到何等境地?

    凌飛羽見張若塵沒有主動詢問,卻還是說了出來,道:“就在三天之前,本聖已經悟透劍九的最後一層境界,相信要不了多久,便能將劍九修煉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其實,還有一句話,凌飛羽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那就是,她能夠參悟透劍九的最後一層境界,與張若塵也有很大的關係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偷學她的九生劍法,其實,她也在暗暗參悟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正是她將自身對時間和空間的理解,融入進劍道,才悟透劍九的最後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炫耀,這是一種無恥的炫耀。

    換做別的任何一位劍聖,也肯定會相當內斂,絕對不會在一位低階半聖的面前,顯露出如此得意的模樣,炫耀自己的成就。

    然而,這樣的事,發生在凌飛羽的身上,張若塵卻是一點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小心眼,脾氣大,狂妄,蠻橫霸道,而且還十分傲嬌。女人的性格缺點,她幾乎已經佔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的容顏卻又是傾國傾城,身材完美,聰慧過人,天資絕頂,劍道成聖。女人該有的優點,也是佔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雖然,黃煙塵的身上,也有一些性格缺點,卻十分內斂,不像凌飛羽這樣張揚和狂妄。

    真不敢想象,凌飛羽年輕的時候,是一個何等難纏的角色?

    不過,她的劍道造詣,卻也的確讓張若塵感到頗爲震驚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的劍修,纔會明白《無字劍譜》有多麼深奧,越到後面,越是晦澀,想要提升一層境界,也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凌飛羽僅僅只是花費三百年時間,便將劍九修煉到大圓滿,如此資質,即便是與劍帝和女皇比起來,也是相差無幾。凌飛羽見到張若塵的臉上露出驚色,心中自然是相當滿意,面紗下方,嘴角一勾。

    隨後,她化爲一道紫色的流光,消失在竹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狂妄至極的女人,若是有一天,將她擊敗,也不知她能不能承受得住打擊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冒出一個古怪的念頭。

    不過,這個念頭,也只是一閃而逝。畢竟他和凌飛羽的差距實在太大,現在就想超越她,的確是有些好高騖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竹林之中,開始調息,恢復肺部的傷勢。

    最近一個月,他的進步,可謂是相當巨大,不僅將劍三修煉到大圓滿。

    而且,還將九生劍法全部學會,雖然沒有達到大成,卻也已經能夠隨心所欲的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也對真一雷火劍法和時間劍法的第二層境界“刻度八變”,有了一定程度的研究,正在穩步就班的修煉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一邊療養傷勢,一邊回憶剛纔與凌飛羽的戰鬥過程,總結在戰鬥過程之中的失誤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實力,再次遇到風禽那樣的對手,應該可以輕鬆取勝。我的境界,也已經完全穩固下來,倒是可以吞服聖元丹,衝擊二階半聖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半聖每提升一階,實力都會大幅度增長,張若塵自然也想獲得更加強大的修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色逐漸暗了下來,一輪皎潔的圓月,出現在雲層的上方。月光灑落在地面,穿透鎮獄古族上空的陣法屏障,使得整個世界都蒙上一層奇幻的色彩。

    王頡站在劍冢的邊緣,眺望頭頂上空的明月,還算俊朗的臉上,卻露出有些猙獰的神色,道:“就是今夜,一定要讓凌飛羽和張若塵,付出慘重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王頡的身旁,站着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。

    他的身材矮小,滿臉皺紋,只不過,白髮下發的一雙眼睛,卻是有着一根根猩紅的血絲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王晉鎖,乃是王家的一位族老,論輩分,即便是王頡,也要叫他一聲十七叔。

    王晉鎖的聲音,頗爲沙啞,帶有幾分蠱惑,道:“誰都看得出來,張若塵必定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然而,凌飛羽卻拼命庇護他,還將另一位持劍人向正峰關進幽冥地牢。也不知如今的鎮獄古族,到底是族長做主,還是她做主?”

    王頡緊接着雙拳,恨得咬牙切齒,道:“可惡的凌飛羽,不僅害得我被父親抽了三十打龍鞭,還讓我在族人的面前顏面盡失,無論如何,我也必須要報這個仇。”

    “以少爺一人之力,別說是找凌飛羽報仇,即便是對上張若塵,恐怕也沒有太大的勝算。”王晉鎖不緩不急的道。

    王頡將怒火,漸漸壓制下去,隱藏到內心深處,咧嘴一笑,露出自信的神色,道:“正是如此,我才必須要將向正峰救出來。所謂,敵人的敵人,便是朋友。正好藉助向正峰的手,除掉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王晉鎖卻是搖了搖頭,道:“張若塵的靠山是凌飛羽,有她的庇護,即便你將向正峰救出來,也根本奈何不了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還有別的手段,足以牽制住凌飛羽那個賤人。十七叔,難道沒有發現,今晚乃是月圓之夜?”

    王頡指了指頭頂上方的月亮,同時,又像是在暗指什麼?

    王晉鎖的雙眼一眯,笑了起來,道:“原來如此,少爺果然是聰慧過人,讓老夫佩服不已。在這月圓之夜,那人應該是已經化爲了一隻嗜血的怪物,若是將他放出來……哏哏……”

    王頡的眼中,露出濃烈的殺意,也發出陰沉的笑聲。

    隨後,王頡與王晉鎖走進劍冢,化爲兩道暗影,向幽冥地牢的方向急速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(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