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皎潔的月光,透過竹枝和竹葉,落在地面,形成影影綽綽的光斑。

    光斑的形態,猶如恐怖的鬼紋,又如猙獰的蠻獸,給人一種異常詭異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竹林中,吹起陰冷的寒風,所有靈竹的主幹都在搖晃,地面上的竹葉也被吹得掀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異常,立即停止療傷,豁然睜開雙眼,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沉淵古劍也察覺到危險的氣息,離鞘飛出,拖出一圈圈劍芒,圍繞張若塵飛行,顯然是在護主。

    “我感應到一股無比強大的邪祟生靈,正在急速靠近我們。”沉淵古劍的劍靈說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又是不死血族?”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如今的竹節山,有凌飛羽坐鎮,只要不死血族不是太蠢,應該是不會來闖。

    無論到底是什麼邪異生靈,張若塵卻還是保持高度警惕,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覆蓋方圓三十里的區域。

    任何風吹草動,也休想瞞過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團陰冷的煞氣,闖入進張若塵的精神力感知範圍,速度快得驚人,三十里,二十里,十里,九里,八里……

    沉淵古劍猛烈的顫動,發出錚錚的劍鳴,激盪出數十道劍氣,在竹林之中飛行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有如此的速度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,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,全身的汗毛都已經立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那團煞氣,闖入進張若塵一里範圍的時候,他立即捏出劍訣,輕喝一聲:“金斗朝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法,乃是九生劍法之中的一招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徑直飛了出去,散發出金色的光華,劃破夜空,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氣爆聲。

    古劍飛過的地方,所有靈竹全部爆碎,化爲粉末。

    就在沉淵古劍的前方,出現一團血紅色氣雲,不停翻滾,隱隱間,可以看見氣雲中心,竟是有着一隻人形怪物的身影。

    人形的怪物,全身長滿血紅色的長毛,嘴裏有着尖銳的獠牙,雙目瞳孔,散發出冰寒刺骨的煞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人形怪物的手掌,向前拍了出去,與沉淵古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要知道,沉淵古劍的一擊,足以擊碎一件百紋聖器,然而,卻沒有擊穿人形怪物的手掌,反而還被一掌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人形怪物的速度不減,衝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激發出流星隱身衣的力量,爆發出鸞鳳神印疾速,向右側橫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形怪物的速度卻更快,瞬間就衝到張若塵的面前,一爪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對方的修爲,顯然是已經超越半聖,豈是現在的張若塵可以抵擋?

    即便是九階半聖,與人形怪物的爪子輕輕觸碰一下,恐怕也是非死即殘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張若塵與凌飛羽的交手成果,終於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危機,張若塵卻是顯得鎮定自若,因爲他很清楚,只要能夠堅持一時半刻,竹節山中的強者,肯定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。

    因此,現在的他,能夠保住性命,就是一種巨大的成功。

    面對人形怪物的爪印,張若塵的身體,強行扭了一下,險之又險的避開心臟位置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人形怪物的爪印,擊在張若塵的左肩,與流星隱身衣碰撞在一起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冒出一粒粒火星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的肉身十分強橫,卻也相當不好受,橫飛了出去,一連撞斷七根靈竹,同時,嘴裏也是一連吐出七口鮮血。

    “何方邪祟,竟敢闖入鎮獄古族殺人?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聲音,從竹節山的頂峯傳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也是急速從洞府之中飛出,俯衝而下,趕去張若塵與人形怪物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然而,人形怪物卻根本不懼凌飛羽,再次向張若塵衝了過去,兩隻手爪同時伸出。

    手爪的前方,凝出兩隻三丈長的血氣爪印,帶着一股強大的腐蝕之力,向張若塵的頭頂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爪印還沒落下,張若塵身下的地面,卻已經開始向下塌陷。

    即便凌飛羽的速度再快,卻還是離得太遠,等她趕到的時候,恐怕也只能給張若塵收屍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,才能活命。

    他全身的青筋冒了起來,瞪大雙眼,大吼一聲:“沉淵。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了回來,懸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五條聖脈和三十六條經脈,源源不斷涌出聖氣,打入進沉淵古劍,終於是在電光火石之間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,沉淵古劍揮斬了出去,拖出一道半月形的光弧。

    這一劍,並不是硬碰硬,而是以千紋毀滅勁,擊在人形怪物的力量薄弱點,有着四兩撥千斤的精妙暗勁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強大的劍氣,破開人形怪物雙爪前方的兩道血氣爪印,將他打得先後倒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竹林的上空,一道刺目的白色光柱,從天而降,擊在人形怪物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人形怪物也是相當了得,竟是伸出雙手,凝聚血氣,將白色光柱擋住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葬天劍穿過白色光柱,破開了人形怪物身上的血氣。

    緊接着,整個竹林之中,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。

    一股強勁的劍氣波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,使得竹節山中的靈竹全部化爲齏粉,就連連綿數十里的山體,也都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痕。

    山中的防禦陣法,也擋不住凌飛羽的一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被強大的劍氣波,衝飛了數百丈遠,將沉淵古劍向地面一插,才終於穩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漸漸地,泥塵散去。

    只見,白色的葬天劍,插在人形怪物的胸口,將他死死的釘在地面。劍體上,涌出一道道雷電之光,漆黑的夜空都瀰漫着電紋。

    人形怪物卻並沒有死去,嘴裏發出野獸一般的厲吼,隨着他的掙扎,整個竹節山都在搖晃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強者,接連不斷的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看到鎮壓在葬天劍下方的人形怪物,所有人的臉上,皆是都露出古怪的神情。

    一位十分老邁的半聖,看到痛苦掙扎的人形怪物,神情頗爲複雜,道:“他都已經被關了這麼多年,怎麼又逃了出來?”

    “幽冥地牢的防禦何等嚴密,他怎麼可能逃得出來,肯定是有人故意將他放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史仁與史家的一羣族老,也趕到竹節山。

    史仁看到人形怪物,身形顫抖了一下,立即衝過去。只不過,葬天劍散發出來的劍氣,實在太過龐大,直接將他震飛。

    凌飛羽踩着一團紫色的雲彩,從上空飛落下來,站在人形怪物的身旁,向其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史仁跪在地上,滿臉淚水,帶着哀求之色,道:“劍聖大人,求你饒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面無表情,手掌已經按在葬天劍的劍柄上面,冷哼一聲:“本聖爲何要饒他?饒了他,讓他繼續去殺人?”

    凌飛羽對鎮獄古族的族內之事,自然是有一定的瞭解,已經大概猜出人形怪物的身份。

    史仁的雙手,抓入進泥土之中,心中無比痛苦,道:“他被關在幽冥地牢,從來都沒有出來害過人。今夜,肯定是有人故意將他放了出來,纔會發生這樣的事。”凌飛羽顯得很淡漠,道:“對他而言,活着反而是一種痛苦,爲何你還非要讓他活着?再說,本聖殺了他,今後就再也不用擔心有人會將他放出來,危害鎮獄古族。這樣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,王悲烈,也已經趕到竹節山,落到史仁的身旁,將他扶了起來,勸道:“仁兒,飛羽劍聖的話,也有一定的道理,或許,死亡對他來說,纔是真正的解脫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史仁的眼中,全是密密麻麻的血絲,大吼一聲,一掌打在王悲烈的胸口,身體倒衝了出去,不顧一切的衝向人形怪物。

    即便全天下的人都要殺他,史仁也要拼盡最後一絲力量,保住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因爲,衆人眼中的那一隻人形怪物,乃是他的父親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雙眸之中,閃過一道銳色,衣袖一揮,一道聖氣涌出去,落在史仁的身上,將他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史仁重重的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卻像是完全不知疼痛,再次爬了起來,又向人形怪物的方向衝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卻是王悲烈出手,打出一枚符籙,形成一座符陣,將史仁禁錮在了裏面。

    無論史仁如何嘶吼,如何攻擊,卻根本破不開符陣。

    王悲烈嘆了一聲:“仁兒,你必須先冷靜下來,千萬不能像你父親那樣走火入魔,畢竟,你將來還要接任鎮獄古族族長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聽到王悲烈說出這話,符陣之中的史仁,攻擊得更加瘋狂,嘴裏發出大吼聲。

    因爲有陣法的阻隔,沒有人能夠聽到史仁在吼着什麼。

    王悲烈的眼中,閃過一道譏誚的神色。

    隨後,他向凌飛羽望了過去,顯得頗爲惆悵,道:“其實,老夫很想保住他的性命,然而如今大敵當前,出不得任何差錯,稍有不慎,整個鎮獄古族都將蕩然無存。飛羽劍聖……請你送他上路吧!”

    王悲烈搖了搖頭,似乎有些不忍看到那一幕,於是,揹着雙手,轉過了身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嘴角,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“既然族長想要保住他的性命,晚輩倒是有一個保住他性命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黎敏攙扶着一瘸一拐的張若塵,走了過來,出現在了衆人的視野之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