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誰都可以看出,史仁的父親,肯定已經達到聖者的境界,若是能夠恢復神智,化解體內的毒素,必定可以成爲史家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到時候,王悲烈的族長之位,也就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王悲烈的眼中,卻是露出冷銳的神色,若不是看到凌飛羽站在一旁,恐怕已經採取一些極端的手段鎮殺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從遠處急速飛了過來,轟的一聲,落到了地面,將大地踩得向下塌陷。

    此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鎧甲,鎧甲上面,鑲嵌有七十二塊玉質的符籙,使得他渾身上下都被一層青色的火焰包裹。

    那是青火符甲,只有看守幽冥地牢的青火幽靈軍,纔有資格穿戴。

    這一位軍士,乃是青火幽靈軍的四大獄長之一“烽影”,無論是修爲,還是地位,皆不在王悲烈之下。

    烽影的身上,涌出驚人的熱浪,使得方圓數十里的溫度節節攀升,冷聲道:“族長大人,你是不是應該給本聖一個交代?”

    王悲烈的眉頭一皺,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四大獄長一直都是待在幽冥地牢之中,而且,絕大多數時間都是沉睡的狀態,很少會來到地面。

    獄長一旦出現在地面,那麼,也就必定是發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烽影道:“就在不久之前,有兩人手持族長的令牌,進入幽冥地牢,將關押在第一層,第二層,第三層的重犯,全部放了出去,造成巨大的動亂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本聖及時從沉睡之中甦醒,將絕大部分犯人抓捕了回去,要不然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王悲烈的眼珠子一轉,立即想到了什麼,厲聲道:“一定是那個逆子去劍墓宮偷走了族長令牌……不對,以他的膽量,根本不敢做出如此膽大包天的事,必定是有人在蠱惑他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一刻,王悲烈的腦海之中,驀地,想到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他的十七弟,王晉鎖。

    當初,就是王晉鎖將使用冥王血族和死亡邪氣煉製成的“死亡血丹”,送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王悲烈並不知道冥王血毒,只知道,使用死亡血丹可以讓史坤乾走火入魔,從而,無法威脅到他的族長位置。

    現在,既然王悲烈知道王晉鎖給他的死亡血丹,乃是由冥王血毒煉製而成,那麼王悲烈也就能夠斷定,王晉鎖必定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利用老夫,真是可惡。”

    王悲烈的心中,暗暗的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刻,王晉鎖、向正峰已經逃出鎮獄古族,穿過層巒疊嶂的叢林,來到一條墨黑色的冰河之畔,暫時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總算是逃了出來,我還以爲自己將會死在幽冥地牢。”

    向正峰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隨後,拱手向王晉鎖一拜,道:“多謝九皇叔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二皇子無需多禮,本王也只是奉血帝之令,救你脫離險境。只可惜,本王在鎮獄古族潛伏了近百年,今後,恐怕是無法再使用這個身份。”

    王晉鎖的一雙瞳孔,完全變成血紅色,十根手指的指甲不斷伸長,化爲了十根半尺長的銀色爪子。

    王晉鎖看了看自己的雙爪,咧嘴一笑,“不過,本王在鎮獄古族潛伏的這些年,倒是發現了冥王劍冢之中的諸多秘密。即便暴露身份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向正峰咬緊牙齒,原本一張英俊的臉,逐漸變得頗爲猙獰,發出冰冷而沙啞的聲音:“只可惜,半路冒出一個張若塵,若不是他,本皇子的身份又怎麼會暴露?也不知,那一隻怪物,有沒有將他殺死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只是一個小角色,真正厲害的人物是凌飛羽。當然,也已經不重要,最多十天之內,鎮獄古族和不死血族便會展開決戰,到時候,張若塵和凌飛羽都得死。”王晉鎖殘忍的笑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被向正峰提在手中的王頡,嘴裡發出低沉的聲音,逐漸甦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向正峰將王頡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晉鎖向王頡盯了一眼,道:“此人已經失去利用價值,沒必要再留他性命。不過,他的修爲已經達到五階半聖,體內的鮮血,必定是十分美味。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叔,向兄……原來你們纔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……怎麼會這樣,難道張若塵不是……不死血族……”

    王頡看到王晉鎖和向正峰顯露出不死血族的真身,嚇得渾身發軟,說話的時候,嘴脣也在發抖。

    向正峰蹲下身,用手拍了拍王頡的臉,邪異的一笑:“你跟你父親一樣,都是自作聰明的蠢貨。鎮獄古族落入你們的手中,對我們不死血族而言,真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向正峰的嘴裡,露出四顆尖銳的獠牙,有着猩紅色的血氣,從喉嚨中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殺我,我……我還有價值,我可以替不死血族辦事,我知道冥王劍冢之中的很多秘密,相信我……相信我,我肯定可以幫到你們。”

    王頡如同一隻癩皮狗一般,趴在向正峰的腳下,用舌頭舔着向正峰的鞋面。

    王頡心中的恐懼,使得他拼盡一切,也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向正峰重新閉上嘴巴,又恢復溫潤帥氣的模樣,摸了摸王頡的頭,笑道:“你畢竟是鎮獄古族族長的兒子,似乎的確是有一些價值,既然你如此聽話,今後,就跟着本皇子,做本皇子身邊的一條狗。”

    向正峰擡起頭來,向王晉鎖看了一眼,道:“皇叔,收一個五階半聖境界的人類奴僕,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。”“只要二皇子高興,收十個也沒問題。走吧!我們該回去了!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王晉鎖和向正峰展開銀色的雙翼,帶着王頡,飛離了此地,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幽冥地牢的動亂,已經平息下來,即便冥王劍冢受到了一些波及,也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就恢復如常。

    史家的祖屋,十分寬闊,暫時萬畝,挖有一座小型的湖畔,佈置有聚靈陣發,使得祖屋的靈氣格外濃郁。

    湖畔,一張玄冰牀上,史仁的父親,史坤乾,漸漸的甦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張若塵已經使用接天神木的力量,淨化了史坤乾體內的死亡邪氣,使得他的神智恢復清醒。

    只不過,史坤乾體內的冥王血毒,張若塵卻是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因此,史坤乾即便恢復了神智,也必須要調動全身聖氣,壓制冥王血毒,根本無法與人交手,與一個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盡力,史前輩體內的冥王血毒,只能你們自己想辦法清除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史仁露出一個感激的眼神,道: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隨後,史仁立即走進亭中,將史坤乾扶了起來,一子一父,似乎是在交談着什麼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已經走到遠處,伸了一個懶腰,無論如何,能夠幫到別人,總是一件身心愉悅的事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史仁走了過來,再次拱手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再次感謝張兄。”張若塵搖了搖手掌,笑道:“千萬不要那麼客氣,怎麼樣,史前輩的狀態,好一些了沒有?”

    史仁道:“父親的修爲深厚,足以抵擋住冥王血毒的毒性。只不過,冥王血族實在太過頑固,恐怕只有大聖出手,才能將它煉化。等到擊退不死血族,我準備帶父親去一趟武神山琅嬛宮,武尊大人與我爺爺是故交,應該會出手救治父親。”張若塵問道:“鎮獄古族多久與不死血族開戰?”

    “前期的籌備工作,已經齊全,應該最近兩天就會動手。除了兵部以外,到時候,儒道四宗、大地神殿、武市錢莊也會從旁協助。”

    史仁與張若塵,一邊走着,一邊講說。

    “根據兵部的情報,不死血族主要盤踞在中元郡的八城十二嶺。我們史家,主要是負責剿滅金雀城的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“金雀城,本是一座擁有四十多萬人口的古城,然而,卻遭受不死血族毀滅性的攻擊,城中的修士,不是變成血奴,便是化爲乾屍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足有七萬多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盤踞在城中,想要將它們全部剿滅,必定會有很多族人會犧牲。”史仁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的思索,問道:“既然各方人馬,都去剿滅八城十二嶺的不死血族。萬一不死血族,還有隱藏的力量,趁此機會,進攻冥王劍冢,豈不是很危險?

    史仁笑了笑,道:“這一點,張兄無須擔心。冥王劍冢能夠成爲囚禁冥王的地方,自然是有諸多厲害的手段,不死血族哪有那麼容易攻入進來?”

    “再說,到時候,族長和飛羽劍聖將會同時留守在鎮獄古族,足以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對鎮獄古族的族長,並不是那麼信任,但是,卻十分相信凌飛羽。

    有她坐鎮在冥王劍冢,的確是如同一根定海神針,除非是血帝親自駕臨,不然,誰來都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張若塵抿了抿嘴脣,做出決定,道:“既然有飛羽劍聖坐鎮劍冢,那麼,我倒是想與史兄,一起去圍剿金雀城的不死血族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